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神级娱乐系统〕〔丞相保重〕〔都市之反生化〕〔神级登陆器〕〔荒野风声〕〔都市之全职抽奖系〕〔大戏骨〕〔灵魂环卫站〕〔白莲花掉马现场〕〔都市之无敌世间〕〔诡三国〕〔太虚禁区〕〔寻尸人〕〔甜妻来袭:傲娇帝〕〔丹武至尊〕〔重生之城市修仙〕〔快乐风男混漫威〕〔代孕甜妻总裁请接〕〔雷神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五章神机营4
    等李如松从山西大同回来的时候,那个对他们父子信任有加的隆庆皇帝,已经驾鹤西游,呜呼哀哉了!

    待到晚上,亲自登门拜访冯保。

    冯保现在是春风得意啊,不但提督东厂,而且是秉笔太监,掌印太监。和他在同一个战壕的,是内阁首辅张居正。再说了,小皇帝朱翊钧,又是他从小陪伴长大的,一直是大伴大伴叫不停嘴的。后宫的李太后,因为他对朱翊钧的照顾有加,李太后自是对他高看一眼,信赖有加。

    中国的官场,关系一定要捋清楚。一旦关系到位,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要鱼它就来鳖,要虾它就来鲳鱼。总之,你经常遇到意外惊喜。不是你运气好,而是你关系好。关系到位。

    一阵寒暄过后。

    冯保:子茂啊,既然京城为官,也无不可。提督神机营,担负着保卫京畿,保护皇家之重任。非同小可,不可掉以轻心。

    李如松:公公说的是。

    冯保:如今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你老弟也难得享受享受。整日打打杀杀,心惊肉跳,也不是过的日子。是不是?

    你啊,就安心在你神机营,训练,等大明需要你的时候,你要当仁不让。

    李如松:是。

    看李如松欲言又止,冯公公:子茂,你我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

    李如松:听说前日监察御史弹劾我爹,说他杀良冒功。可是真的?

    冯保:子茂啊!确有其事。你知道,你爹从一介布衣,六年时间,直接升到辽东总兵官。是,乱世出英雄,固然不假。但是,如果没有先皇帝的英明武断,没有张大人和洒家的鼎力相助,他,能爬得那么快吗?你知道,张大人,洒家,都是一心辅佐皇上的。不会计较个人得失。但是,朝廷里面的其他官员,可不这样想。他认定李成梁称霸辽东,私吞了辽东的所有好处。什么意思呢?你要送礼。京城这帮大大小小的官员,你都得送。一个也得罪不起。

    李如松:公公,那得送多少的银子啊!

    冯保:一年两季,中秋一次,过年一次。每次总得二十万两吧!

    李如松:这么多。

    冯保:不多了!对于洒家来说,那就算了。人家呢?千里当官只为财。你身在其位,必谋其政。这个政,不是你要管理的地方事务,而是要给京官的份例银。你不给,他就参你。

    李如松: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冯保摇摇手:不行的。哪些监察御史,常常是无事生非,捕风捉影。就拿你爹这事来说吧,明明就是无中生有,你爹也得自辩吧?好在朝中,有张大人,洒家是相信他的。如果长此以往,滴水穿石,假的也就真的成为了真的。你说,是不是呢?

    李如松:公公说的有理。那卑职禀报父亲,把银子送来就是。但是,公公,卑职父子对京城官员不大熟悉,这送礼的规矩又特别的多,您看。。。。。

    冯保:子茂啊!你这是难为洒家啊!洒家要是代你送了,那天你去禀报皇上,这结党营私的罪名,洒家可担待不起啊!

    李如松一辑到地:公公对如松父子,恩同再造。所作所为,自己承担,断无连累公公之理。

    冯保:既然说到这样,洒家就辛苦辛苦,代你解忧吧!

    李如松再次一辑:谢谢公公。

    。。。。。。

    大同府一农家宅院,白天。

    香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忙于刺绣小衫。一对鸳鸯戏水,逐渐成形。

    丫鬟小红忙前忙后,端茶送水。

    小红:太太,每天闷在家中,烦不烦啊?

    香袖:以前有刘守有这个老混蛋罩着,吃喝不愁。也不怕街坊邻居和猫吃狗唚的骚扰。如今,失去了大树荫蔽,一切都靠自己了。

    小红:难得如松大哥的帮助。虽然和我们无牵无挂,无亲无故,依然能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助。

    香袖:李公子人中龙凤。可惜奴家和他相遇太晚。遇着他,也是奴家此生幸事也。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太太了,奴家与刘守有已经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了。

    小红:那叫你什么_

    香袖:还叫小姐吧!。。。。。。唉!算了,叫姑娘吧!

    小红:是,姑娘。哦!对了,李大哥临行前的那个晚上,你和李大哥唧唧歪歪聊了两个时辰。做了吗?

    香袖:做什么?

    小红: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姑娘说,还能做什么?

    香袖呵呵一笑:除了那事,就不能聊点别的?

    小红:姑娘是有这个耐心吗?

    香袖:以前是没有。可你如松大哥和我约法三章。

    小红:李大哥说什么了?

    香袖:你李大哥说,从此以后,只能和他一个人睡觉。否则,

    小红:姑娘答应了?

    香袖:是啊!不答应他就走了。

    小红:姑娘怎么能答应呢?你这是引颈自刎,束茧自缚啊!这以后,你得失去多少欢乐啊!

    香袖:你当奴家还是醉风楼的花魁娘子啊!朝三暮四,暮鼓晨钟啊!

    小红:不是吗?

    香袖:时光荏苒,今非昔比。奴家也要收起本性,重新做人了!难得李如松对奴家有情有义。奴家也是不能负他。

    小红:那以前呢?

    香袖:以前什么啊!只往后。画地为牢,立地成佛。从今以后,改做红袖。还我闺阁之名,行我人伦之事。

    小红:好唉!好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太古龙神诀〕〔稻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