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医宠〕〔救赎空间〕〔阴差大人,您的阎〕〔超能小农夫〕〔阴阳郎中〕〔冰山总裁的峨眉保〕〔武仙传承系统〕〔长生十万年〕〔我的好友是孙悟空〕〔万古最强宗〕〔疯狂小医生〕〔大唐仙医〕〔村官崎岖路〕〔武侠之侠客风云传〕〔快穿之戏精的自我〕〔重生之冠位暗杀者〕〔巡狩江山〕〔仕路红颜:美女记〕〔凤策凰权〕〔天道神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五章神机营3
    隆庆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北京城,紫禁城内,白天。

    后宫佳丽几百人,跪拜于佛像前。座前几柱檀香,雾气缭绕。乌烟瘴气。

    殿后,几十和尚颂经,梵音绵绵。

    乾清宫内寝室东偏房,隆庆皇帝已到弥留之际。

    高拱,张居正,高仪等文武百官,跪拜于榻下。

    隆庆皇帝:宣。

    冯保:皇上有旨,宣内阁辅臣高拱,张居正,高仪进殿。

    高拱,张居正,高仪,冯保,按序依次行于床前。

    帝坐于塌前,陈后,李妃站立于帘后。太子朱翊钧站立于帝侧。

    隆庆拉着高拱的手:又有劳你们了!太子年幼,尚不能理政。国之大事,由几位卿家作主。待其十八成人,再还政于他。后宫之事,悉听陈后,李后。冯保,宣旨。

    年仅十岁的皇子朱翊钧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趴在地上。

    冯保:圣旨。遗诏与皇太子: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礼部题请而行。你要依三辅臣并司礼监辅导。进学修德,用贤使能。无事荒怠,保守帝业。

    朱翊钧:是。

    众臣面面相觑。

    高拱还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皇帝挥挥手。

    众臣跪着哭泣:皇上。。。。

    冯保:皇上疲倦,众臣告退。

    五月二十六日夜。

    由于皇帝病情加重,众朝臣都在殿外陪伴。

    冯保低声地:皇上,皇上。。。

    隆庆皇帝:朕感疲乏。你们都退下去吧。

    众人叩首,拜别。

    就在这天夜里,年仅三十六岁的隆庆皇帝,带着无限的惆怅,离别了人世。把一个万里江山托付给他那十岁的儿子朱翊钧。

    。。。。。。

    偏殿,几位内阁大臣议事。

    高拱:先皇方当壮年,殴逝不足三十六,撒手西归,可叹可叹。

    张居正:先皇帝一向体弱。更兼遍幸宫女,妃嫔。不加节制。再辅以媚眼。掏空了身子。精尽而亡。

    高拱:皇上临终托孤,我等身居百官之首,须当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全力辅政。以后皇上的朱批,改为内阁的蓝批,知会百官及外省各部官员。

    。。。。。

    乾清宫。

    李太后:传经筵师傅

    张居正走了进来:见过太后。

    李太后:免。按照祖宗旧制,皇帝需要,举日讲,御经筵,读经传,品史书。

    张居正:禀报太后,臣已经安排。

    李太后:那就有劳张大人了。皇帝,你看张师傅不但要忙着内阁国事,还要负责皇帝的讲读。

    明皇帝朱翊钧:谢谢张师傅。

    李太后:你们开始吧。哀家也歇息片刻。

    张居正:今天我们品史书。说的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故事。太宗皇帝善于纳谏。有一次,有人给皇帝进献了一只黄雀。太宗皇帝十分高兴,爱不释手。忽然魏征求见。太宗皇帝措手不及,把黄雀藏于袖中。魏征禀报国事,看皇帝心不在焉,老是偷窥衣袖。心知有异。于是东拉西扯,滔滔不绝,一直讲了两个时辰,方才告退。太宗皇帝好不容易盼着他走了,掏出黄雀,已经奄奄一息。

    皇帝:太宗生气了吗?

    张居正:没有生气。太宗皇帝英明神武,睿智聪慧。不会因为玩物而怪罪臣下。正因为此,才有了贞观之治。繁荣了帝都长安,加强了国力。

    皇帝:太宗皇帝好棒。张师傅,我们会有万历之治吗?

    张居正:只要皇上努力学习,也是善于纳谏,你也会成为一代名君。

    皇帝:是吗?

    张居正从怀中摸出一个奏折,说道:皇上,这是内阁首辅大臣高拱呈给皇上的奏折。

    皇帝:张师傅,你读给朕听。

    张居正:奏折,进新政五事疏。。。。。。臣奏请皇上:御门听政,亲答奏请,面见辅臣,议处要事,廷臣所奏,经帝阅览后,具须发送内阁,杜绝留中不发,延误国事。

    皇帝:可朕才十岁,有些事情根本不懂啊!

    张居正:叫皇上现在处理国家大事,实在勉为其难。

    。。。。。。

    内阁。

    张居正:皇帝说了:朕方在冲年,尚赖文武亲贤,共图化理,与民更始。

    高拱:十岁皇帝,乳臭未干,何以治国?

    张居正:那首辅你上的折子,意思是。。。。

    高拱:老夫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张居正:您还说,要皇上御门听政,亲答奏请,

    高拱:十岁孩童,字都不识,何谈国事。如今大事已定,只有冯保,比较啰嗦。

    张居正:冯公公?

    高拱:阉党冯保,把控东厂。现在更是驱除孟冲,自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我等行事,怕其祉肘啊。

    高仪:不如找御史台参他。

    高拱:老夫看行。

    张居正附和。

    。。。。

    乾清宫。白天。

    朝堂之上,礼科都给事中陆树德,吏科都给事中雒遵,工科都给事中程文,在高拱的授意下,一起弹劾冯保。

    一场宫廷内斗针锋相对。

    。。。。。

    夜里,冯保密会张居正。两人不时点头,好像在谋划什么大事。

    。。。。。

    后宫,夜里。

    冯保叩响慈宁宫大门。

    李太后:谁啊?

    宫女:回禀太后,是提督东厂的冯公公,说有要事禀报太后。

    李太后:让他进来。

    。。。。。。

    李太后:高阁老真是这么说的?

    冯保:是的。当时,奴才提出,大事须奏请皇上和太后。高阁老说,十岁皇帝,乳臭未干,何以治国?更加荒唐的,是高拱想要废除皇帝,另立番王啊!

    李太后勃然大怒:先帝大行这才多久,就不把我们孤儿寡母放在眼里。走,找陈太后评理去。

    慈祥宫。

    李太后与太子一起,述说着首辅高拱的不是。

    李太后:姐姐,你看。先皇驾崩才几日,就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陈太后迟疑不决:论理呢,高阁老不应该如此目无皇上。藐视哀家。但是妹妹,你要知道,高拱现在是大权在握,权倾朝野,羽翼丰满。要想扳倒他,不容易。

    李太后:自古以来,都是一朝君主一朝臣。如今,少主登基,少不得,我们也得换换新,朝中站着我们的人,我孤儿寡母才能安然无恙。

    陈太后:妹妹既然如此说,做姐姐的听你就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李太后:谢谢姐姐。冯保,拟旨,叫高阁老致仕,回家养老。内阁首辅由张居正担任。

    冯保:是,太后。

    。。。。。。

    第二天早朝。百官聚集乾清宫。

    高拱踌躇满志,站在首位。指手画脚,指点江山。大有一展宏图之志。

    冯保进来:圣旨到!

    高拱:现在是三辅臣理政。那里来的圣旨?莫名奇妙。

    太监王溱: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大学士高拱,专政擅权,强夺朝廷威福,不许皇帝主专。不知他要何为?哀家母子三人,惊惧不宁。高拱著回籍闲住,不许停留。钦此。

    高拱:你这个阉货,不经内阁,哪里来的圣旨!

    李太后陈太后缓缓走了进来:哀家草拟的圣旨,可还作得了数?

    高拱:两宫太后,先皇可没有下旨,要你们后宫干政啊!大明祖训,后宫人等,不得干政。

    冯保:来人!

    东厂厂卫十六人进来:在!

    高拱面如死灰,冷汗直流,伏不能起。

    冯保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张居正扶起瘫坐在地上的高拱:高阁老,太后娘娘的懿旨,也是圣旨。

    高拱:张居正,你们沆瀣一气,对得起英魂不远的先帝吗?

    李太后:姐姐,你看看,他如此嚣张跋扈,冥顽不化,那里还有我们姊妹过的日子。

    冯保:把高拱押下去,逐出京城,永不录用。

    李太后:首辅就是张居正吧!礼部尚书殷士谵补进内阁。其他的事,你们议吧。虽说朝廷改成了蓝批,但是重大事情必须要给咱们姊妹知道。毕竟,大明,还姓朱。

    百官:是。

    张居正谦卑地:恭送两宫太后,祝两宫太后金安。

    冯保朝张居正挤挤眼:这以后,就是你我的天下了!

    。。。。

    冯保是恨透了高拱。虽然高拱走了,回了原籍山西洪洞县。

    冯保暗中找人潜伏山西洪洞县,花钱找了一个叫做王大臣的人,举报高拱贪污腐败,在家乡鱼肉百姓。

    幸亏吏部尚书杨博,御史葛守礼多方打点,张居正也感做人不要步步紧逼,最后由张居正出面,才告一段落。高拱也得免于难。

    。。。。。

    最倒霉的是内阁次辅高仪。他听说高拱因为得罪冯保,被冯保恶人先告状,掉了乌纱帽,打回原籍山西,惊恐莫名,居然悬梁自尽了!朝廷为了顾全他的脸面,说他是暴病而亡。

    什么暴病?脑梗死?还心肌梗塞?

    我还就呵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顾轻舟司行霈〕〔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农门娇宠:养个包〕〔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