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之汉教大〕〔证道长生之路〕〔逆世魔尊〕〔繁花似锦度流年〕〔快穿撩人:失足bo〕〔我在煤矿卖煤的那〕〔逆流2004〕〔文娱大戏精〕〔网游之宅男的上古〕〔神级大道士〕〔极品小画仙〕〔逆袭:我会修真〕〔放开我的小白龙〕〔神域凰女〕〔天都妖逆〕〔盛世绝宠:纨绔小〕〔我的女儿是天神〕〔重生蜜爱:霸道祁〕〔我的绯色人生〕〔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四章偶遇3
    巡抚衙门后宅。夜。

    李如柏摸到许一山卧室外,透过小洞,看到巡抚还在看书,批阅地方呈报的公文。

    五太太进来:老爷,夜已三更,早点休息吧!

    许一山:这几篇地方呈上来的公文,我还要抓紧批阅一下,忙完了,再睡。

    五太太嘴一撇:老爷,您白天下到田头,给老百姓借钱,送种子,借耕牛,谁说你的好呀!

    许一山:官吏,就是天下百姓的奴仆。给老百姓多做点事,做点好事,也是积些阴德。洪武皇帝说得好,一天,为百姓多做一件事,那一年,就是不得了的事情。古人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五太太:爷,您以前好像说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许一山:嘘,禁声。

    五太太立刻会意:老爷,你不能这样辛苦了!你看你都瘦了一圈了。你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累死的呀!

    许一山大声:做官,就得为老百姓着想。累死了,也值。

    。。。。。

    李如柏深受感动,跃墙而出。

    许一山:走了?

    五太太点点头:走了,彻底走了。

    许一山:东厂,锦衣卫都神通广大,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就是不知道,他是东厂的,还是锦衣卫的。

    五太太点点头:做官也如此小心,古往今来,稀奇稀奇。

    许一山:你懂个屁!小心驶得万年船,走,春宵一刻值千金。

    五太太:老爷,您还是省点力气,去应付钦差大臣吧!这个,锦衣卫才来看看,你就忙得屁滚尿流的。要是真的钦差大臣来了,您还不累得爬不起来啊!

    许一山:要真的是钦差大臣来了,反而不这样累。

    五太太:哪又为何呢?

    许一山:钦差大臣,来了,黄货开道。晚上眠香阁一送,溜之大吉。

    五太太:那能行吗?

    许一山:他是人吧?人都贪财。他是男人吧?男人贪色。钱色开道,无所不吃。

    五太太:爷,您真行。这官场秘诀,您是炉火纯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走,睡觉去!

    许一山:春风一度,那管他雷霆万钧。

    五太太:雨露三滴,任由你晴天霹雳。

    。。。。。

    杭州府。白天。

    李如柏在茶馆,戏园,到处都是歌颂巡抚许一山爱民如子的佳话。

    这让年轻的李如柏陷入了沉思,许一山,到底是个爱民如子的清官,还是十恶不赦的贪官?

    如果是个贪官污吏,难得老百姓的到处歌颂。

    如果是个清官,锦衣卫的指令如何完成呢?那也是自己的眼见为实啊!

    这,可是个棘手的差事。

    。。。。。

    酒楼上。白天。

    李如柏三人坐在楼上,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怅然若失。

    邻座,走过来一个妙龄少女,绝色佳人,后面跟着两个丫鬟,再后面,跟着四个小厮。

    丫鬟春红:你们四个,到楼下候着。

    四个小厮立即下楼。

    丫鬟秋菊对李如柏三个人说:你们三个,到楼下吃去。没有看到小姐上来啊!闲杂人等,须当回避。

    李如柏三人依旧吃饭。人家毕竟是皇城根过来的。那时候,比谁有钱,要到苏杭。比谁官大,要到京城。

    秋菊:喂,说你们哪!没听到啊!

    小姐:算了。让他们吃吧!

    秋菊:小姐,你会上当的!

    小姐:上什么当?

    秋菊:你看,你的漂亮的容貌,清秀的身子,给这些粗蠢的男人看了下酒,不是吃了大亏吗?

    小姐:说什么呢!爹爹让奴家低调做人,真诚待客呢。

    春红:他又不是贵客,又不是高官侯爵,如何需要巴结。

    小姐:天下事情,顺其自然。不要勉强。待人接物,亲切和蔼,做人根本。

    秋菊:我就是看他们不顺眼。好像还是外地人。

    小姐:外地人就不是人啊!不要再说了!奴家自有分寸。

    秋菊:外地人都不是好人。

    胡夏:姑娘怎么说话呢?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入耳呢?外地人怎么了?外地人就不是人啊?

    秋菊:外地人就不是人,怎么啦?你们外地人来到我们杭州城,还想怎么着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胡夏:呵呵,姑娘你是什么南北?你再横,也不就是一个端茶送水的丫头?我呸!

    秋菊:丫头怎么啦?丫头我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你呢?天天吃人家剩下来的剩饭剩菜。

    胡夏:我还就不明白了!你在人家吃剩饭剩菜,怎么就知道大爷我也是吃人家的剩饭剩菜呢?

    秋菊:因为你长得不美,穿的狼狈。

    胡夏:姑娘你是穿着整齐,可你是个奴婢啊!

    秋菊:奴婢,要看是谁家的奴婢!皇帝家的奴婢是大人。我这个奴婢,在你眼睛里,就是一个公主。

    胡夏哈哈哈大笑:公主?你还真的是抬高自己了!

    秋菊:你。。。。。

    小姐:算了!和一个浑人,有什么狡辩的!

    秋菊拍拍手,楼下四个小厮冲上楼来:谁活得不耐烦了,找打!

    秋菊朝他们一指:就是他们。把他们抓进大牢,要用大刑。看他们还强词夺理,蛮横狡辩。

    小厮:是!

    小姐摆摆手:不怪他们。你们下去吧!

    小厮佯佯下楼。

    小姐走至窗前,往旁边不屑地一扫,与李如柏忽然四目相对,心头大振。仿佛是久未见面的亲人,温馨而浪漫。

    心里忽然猛烈跳动:好帅的男人!

    小姐急忙转过头去,理了理思绪。走至角落,摆弄衣诀。觉得不妥,干脆坐下弹奏古筝。曲声高亢激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李如柏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李如柏拍案叫绝。

    秋菊:不懂装懂。滥竽充数。

    春红:这位客官,你若是能说出此曲的妙处,小女子敬你三杯。若是说得错了,请你们立即夹着尾巴,滚下楼去。

    李如柏:在下鲁莽,打饶了姑娘们的雅兴。听姑娘此曲,让在下不由得想起辛弃疾的沙场秋点兵,兵戈相交,战马嘶鸣,黄土遮天,斗转星移。十足的战场激烈。

    小姐拍手叫好:好,好,好!我说的吧!茫茫人海,终有知音。足下可否共饮一杯?

    秋菊:小姐,你是贵人,如何与草民厮混在一起?

    小姐不理睬她。

    李如柏纳纳地:在下鲁莽。其实在下根本听不懂小姐的高雅大作。

    小姐呵呵一笑:无彷。只须意会,不须言传。请兄台这边一坐。

    李如柏走了过去:如此叨扰,在下无礼了!

    小姐:请问兄台哪里人氏,何以到杭州府呢?

    李如柏:不才祖籍陇西,后移居朝鲜,内附大明。居于辽东铁岭。实不相瞒,在下忝居锦衣卫千户。来杭州公干来着。

    小姐:啊!你是锦衣卫?看你相貌堂堂,果然来头不小。小女姓许,家父许一山。

    李如柏:原来是巡抚千金。怪不得如此超凡脱俗,美貌动人。就连丫鬟,也是语气豪迈,压人一头。

    小姐一呆:这你也知道?丫头平时宠坏,语气粗鲁,这里谢过。

    李如柏:刚才我就纳闷,谁家的丫鬟,何来底气如此充足,霸道?

    小姐:李大哥可否与小妹共饮一杯?

    胡夏:是二哥。

    小姐:小妹冒昧了!李二哥!

    李如柏:小姐家世显赫,甘与草民共饮,实令在下受宠若惊。

    小姐:李二哥可否识得辽东总兵官李成梁?

    李如柏:正是家父!

    小姐:小女许佩佩,早就耳闻辽东李成梁,勇猛无敌,骁勇善战。不想今日得见哥哥,也算有缘矣。

    李如柏:贱民草莽耳,有辱姑娘清听,不胜惶恐。

    小姐:公子何必太谦!令兄李如松,身居锦衣卫同知,英雄大名早已满华夏矣。如今更是提兵东北,扫荡群魔。威猛之声望,直逼乃父。哥哥可是如柏?

    李如柏:正是在下。

    许佩佩:哥哥名气虽不如令兄,然坐怀不乱柳下惠,也已经广为传颂了!

    李如柏一惊,暗想,坏了!我是来查访许一山的,怎么和他的女儿勾搭上了呢?一拍大腿,直喊糟糕。

    李如柏:不才有事在身,告辞。

    许佩佩:哥哥,何必如此着急,些许小事,着小厮们料理。

    李如柏:打扰小姐清修,无礼之极。

    说罢作辑而去。

    许佩佩:你们,差点误事!此等人物,乃人中龙凤,岂能失去。快,命人跟着,马上报我。立刻回府。

    丫鬟们: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