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神级娱乐系统〕〔丞相保重〕〔都市之反生化〕〔神级登陆器〕〔荒野风声〕〔都市之全职抽奖系〕〔大戏骨〕〔灵魂环卫站〕〔白莲花掉马现场〕〔都市之无敌世间〕〔诡三国〕〔太虚禁区〕〔寻尸人〕〔甜妻来袭:傲娇帝〕〔丹武至尊〕〔重生之城市修仙〕〔快乐风男混漫威〕〔代孕甜妻总裁请接〕〔雷神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四章偶遇2
    非止一日,三人到了杭州府。

    杭州府,白天。

    李如柏,赵廉,胡夏三人着便衣,打马进城。

    三人来到一家客栈住下。

    夜半时分,李如柏一袭黑衣,出了客栈,来到巡抚衙门。

    大门口,车水马龙,热闹非凡。送礼的,拜见的,找门路的,托关系的,有的候在门耳房里,有的干脆蜷缩在墙角。

    有的厚着脸皮和守门的套交情。

    李如柏来到僻静处,看四下无人,翻墙而入巡抚大院。

    李如柏小心的避开巡逻的衙役,靠近正堂。

    里面。

    许一山:你们温州,库银账面八十三万九千二十五两,实际上呢?还不足十万两。你说,这么大的亏空是怎么回事?如果给钦差大臣查到了,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温州知府:大人。这个实际上不是亏空,是卑职把它送到银庄生息去了!一年,少说也有二十万两的利息啊!这些,都是卑职代大人做的。卑职知道大人两袖清风,爱民如子。清茶淡饭,为江浙百姓操碎了心。卑职感激涕零,每日都以大人为楷模,日省吾身。

    许一山: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就是有些肮脏小人,唯恐天下不乱,胡言乱语,诽谤本官。想我清清白白,堂堂正正,何惧之有!造福桑梓,疏浚河流。农民有其田,商贾有其铺。江浙鱼米之乡,富甲天下。还要如何?

    温州知府:大人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卑职们敬佩有加,皇上也是再四表彰的。

    许一山:好了!抓紧回去,把库银从银庄抽回补上。

    温州知府从袖子中抽出银票送上:大人,这是您的一年利息。请您笑纳。

    许一山:国家百废待兴,待本官呈送皇上,也给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温州知府还欲多言,许一山摆摆手:老弟台不须再言。本官上奏之时,不会忘记你的功绩。

    温州知府:多谢大人抬爱。

    许一山端起茶杯:请用茶。

    温州知府立即知趣告退。

    盖官场有个潜规则,端茶送客。如果你还厚着脸皮,啰嗦不停,你是下级,什么后果,不须明说。

    。。。。。。

    须臾,一个富翁抱着一个大的包袱进来。他打开包袱,露出一大堆的银子。

    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大人开恩,饶恕小儿罪过。

    许一山:起来说话,怎么回事。

    富翁:小人是嘉兴府人氏,名唤田七的便是。祖辈传下来一幅宋朝李嵩画作(明皇斗鸡图),价值连城。小儿田贵知悉以后,到处炫耀。被老夫狠狠责备一通。不想此事传到嘉兴知府耳中,先是托人一百两银子购买,被小民婉言谢绝。后来小民的儿子就被人以通倭罪名拿进大牢,还说要秋季问斩。小民求告无门。特来向大人禀说详由。

    许一山:画呢?

    田七从背后解下包袱,呈上去。

    许一山:画是好画。不会是赝品吧?

    田七:小人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许一山:你看看,就祖辈传下来的一张纸,就要了你儿子性命。值吗?

    田七:求大人开恩。

    许一山:画留下。银子拿回去。稍后找师爷给你一个便条,去嘉兴府领人。下次低调做人,不要吵吵闹闹,闹得天下皆知,不好。去吧!

    田七:谢谢大人,再造之恩。

    。。。。。。。。

    余姚县令谢景添进来。

    县令给长官叩首:参见大人。

    许一山:钱塘大潮,古今皆有。动若脱兔,静如处子。然钱塘江大堤一直为地方百姓垢病。不知道谢县令有无良策,以减少百姓苦痛?

    县令:卑职已经呈文上司多次,具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为今之际,须当大建钱塘江大堤,加宽堤坝,加高河床。纵使它万马奔腾,到我钱塘江大坝,也会柔弱无力,温顺如羊。如此则保护良田,造福百姓。

    许一山:好!此等利国利民,本官举双手赞成。待本官奏明圣上,提请工部,绘制图本。立即施行。

    县令:多谢大人。

    。。。。。。

    李如柏正看得入神。

    只听门吱呀一声,走出一丫鬟。

    李如柏迅速躲入偏远的房间内。

    那想紧跟着,就有一妇人进了房间。吓得李如柏赶紧钻入床底。放下床单。

    妇人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好像心神不宁。又好像在等什么人。

    李如柏大气也不敢喘,只看到两个腿靠在床边。

    半晌。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妇人:怎么这么久啊!让奴家好等。

    男:老爷又安排了一些事情。再四叮嘱。

    妇人:你最近每次都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不喜欢奴家了呀!

    男:怎么会呢!看你那可人的浪劲儿,我巴不得连人都化在你身上。

    妇人:嘁,奴家看你是银样蜡枪头,管看不管用了!

    男:要是平时,还真的给你说着了!今天啊,可不一样了!

    妇人:怎么啦?

    男:我偷了老爷的仙丹。你看。。。。

    妇人一声尖叫:啊!(小声地)你倒霉了,敢偷老爷的命根子。

    男:老爷现在是自顾不暇。没有心情玩这一口了!快,倒水给我。

    妇人:老爷怎么了?

    男:京城里来了两个钦差大臣,说是来查老爷的。老爷现在是兢兢业业,勤勉有加。

    妇人:查老爷什么啊?

    男:管他呢!我已经兴奋起来了,快。

    妇人:你不说,我不给你。

    男:怎么这样磨磨唧唧。说老爷贪污腐败。

    妇人:老爷一心为民,任劳任怨,辛勤忙碌,还坏事了?

    男:也许得罪了什么人吧!(一把将妇人推倒在床,褪下其衣。李如柏只看到衣服一件件落下,紧跟着床就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

    好久,妇人:嘿,今天还真的厉害。要是往日,你早就流出鼻涕,呼呼大睡了。

    男:那是。三两银子一颗呢!

    妇人啊啊叫个不停:达达,使劲,哎呦!你还要干死奴家啊!受不了了!歇歇。

    男:你也有这一天啊?以前,老说我不如你的意,今天,老子我非要干死你!

    妇人:说你咳,你还就喘上了!要不是老爷的仙丹,你早就鼻涕一把,泪一把了!还好意思说嘴!

    男:那不是我岁数大了嘛!你看我都五十好几了!你呢,才二十八。女人三十赛如虎,男人五十趴地鼠。

    妇人:我呸。你勾引奴家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是鼠啊?等上了你的贼船了,你就成鼠了!你当初的大话呢?你不是说一天可以十遍的嘛?

    男:哼!以前,老子是怕你!甭说十遍,两次,就要了我老命了!现在,老子可不怕你,一晚上就一次。

    妇人:你想得美,今天不做三次,你甭想走人。

    男:哼!老子就一次!

    妇人:三次。

    男:哼!老子就一次,搞得你到天亮!

    妇人不屑一顾:惬。

    床咯吱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

    妇人:五太太头上的金簪子,奴家也要一个。

    男:你个下人,要戴那样的簪子,人家准说你是偷的。

    妇人:管他怎么说呢!六太太才做的红棉袄,奴家也要。

    男:嗯。

    妇人:奴家弟弟想在巡抚衙门里谋个差事,你也要挂在心上。

    男:那来这许多事!

    妇人:答应不答应?不答应,就下去。

    男:容我想想。

    妇人:想什么想,巡抚衙门,除了老爷,不就是你许管家说的算吗?

    男:那也要告诉老爷啊!再说,钦差大臣还没到呢!老爷都小心翼翼的,我能那样高调做事吗?

    妇人:下去,下去。奴家重新找人。

    男一声叹息:小玉,你什么都好,就这一件不好。老是在我最要命的时候,提这要那。

    妇人噗哧一笑:等你收了家伙,偃旗息鼓,大军撤退,奴家到哪里找你。你们男人呀!既想着女人的色,又想着不付出,到哪里找这样的好事呢?

    管家:是是是。你这样的直来直往,我也喜欢。不像六太太,和我杂七杂八。

    小玉:好呀!你还敢勾引六太太,瞧奴家不告诉老爷,打断你的狗腿。

    管家:嘿嘿,还没勾着呢!

    小玉: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我说许管家,你都七老八十了!你有那个贼心,你有那个身体吗?六太太一晚都要五六次,你那一抖就喘不过气来的老腿,还能站起来吗?

    许管家:呵呵,我也就是想想,看着美妇,还不给人咽口口水吗?

    男人,尽管他是有妻有妾,如果他遇到使他心悦的女人,还是色心顿起,不管不顾,排除万难,冲锋陷阵,在所不辞。

    这就是本色男人。本色本色,本来就色。

    所谓色胆包天,色壮狗胆,就是如此。

    哪怕色字头上一把刀,稍不注意砍下来。

    。。。。。。

    巡抚衙门。夜。

    打更的敲板子,已是三更时分。

    管家累得在床上哼哼。

    李如柏不耐再等,从床下爬出,一跃而出。

    管家:好像有个人。

    小玉:你魂不守舍,老眼昏花了!再来,再来。

    管家: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他奶奶的,这什么鬼仙丹,怎么到现在还兴奋着!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小玉端来开水:来,喝口凉茶,也许能败败火。

    管家端起水就喝:不管用。

    小玉:奴家终于知道,什么叫勉为其难了!

    管家:放你的屁!这叫欲速则不达。

    小玉:你这是遇色,得而复失。

    管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好了吧!

    小玉:古往今来,繁华喧嚣。男人无不是色中饿鬼,好汉莫能过美人关。

    管家:不要婆婆妈妈了,快给我谢谢办法。

    小玉笑吟吟的:我那几件事都答应吗?

    管家:答应,答应。

    小玉:不反悔?

    管家:不反悔。

    小玉: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拉勾。

    小玉摸出红枣,给管家吃下。立即生效。

    管家:你怎么知道解药。你。。。。你。。。。

    小玉:何必说得那么明白呢?

    管家:我知道了!这府里还有谁是你的相好?

    小玉:放你娘的屁。老娘清清白白,和谁上过床?你不要清口白牙,到处嚼舌根子。

    管家:是,是,是。你还是黄花大姑娘。清白的很那!

    小玉:那是。老爷天天用药,就是奴婢服侍的。能不知道吗?

    小玉理理头发,摇着手帕,径自去了。

    管家望着她离去: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太古龙神诀〕〔一念情深,万念婚〕〔稻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