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之汉教大〕〔证道长生之路〕〔逆世魔尊〕〔繁花似锦度流年〕〔快穿撩人:失足bo〕〔我在煤矿卖煤的那〕〔逆流2004〕〔文娱大戏精〕〔网游之宅男的上古〕〔神级大道士〕〔极品小画仙〕〔逆袭:我会修真〕〔放开我的小白龙〕〔神域凰女〕〔天都妖逆〕〔盛世绝宠:纨绔小〕〔我的女儿是天神〕〔重生蜜爱:霸道祁〕〔我的绯色人生〕〔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一章无头公案3
    4月的北京城,早晚还是凉风嗖嗖。

    自打昨晚哈依娜告诉他,自己有孕在身后,原来千依百顺的妻子就再也不听他的话了!好话说了一箩筐,依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嘴巴可以亲,手可以抚摸。但是实质问题还是没有松口。她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一切为了孩子。

    其实,最近李如松有点烦躁。

    京城里出了无头公案,虽然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但是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第二呢,自己苦心把两个弟弟安插到锦衣卫,本意是想让他们混个一官半职,将来到了地方,至少还是个军官。不想刘守有小妾从中作梗,插科打诨,把他调去看家护院去了!

    李如松知道,他的弟弟必须靠自己打拼,自己埋头苦干,才能出人头地,有所作为。

    李成梁功劳很大,世袭宛替。但是它也是有限制性的,只对长子。所以李如松出道以后,就是指挥同知。然后在此基础上,立多少功,升多少级。起点不同,高度不同。

    虽然陈胜吴广发出愤怒的怒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还真是这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兔子的孩子会搬家。

    李如松腰佩长刀,在漆黑的夜晚,走在北京城的街头巷尾。希望能够找到些许端倪,如果能够破了这无头公案,势必名声大噪,誉满京城。

    一晚,两晚,三晚,。。。。。

    一直到八晚,都一无所获。

    李如松是个有心人,是一个性格坚毅,遇事果敢的人。他不会因为挫折,失败,而放弃不前。也不会因为胜利而沾沾自喜,居功自傲,放任自流。他时刻提醒自己,胆大心细,谦虚谨慎,为人低调。

    第九天晚上。

    李如松依然手握佩刀,巡曳街头。

    一队巡夜的士兵,看到他一个人大街漫步。觉得行迹可疑,一拥而上,把他包围。

    李如松亮出腰牌。哇,大官!

    士兵们赶紧陪礼,点头哈腰。李如松一摆手:算了!你们遇到什么可疑的人吗?

    带队的小头领:回禀大人,没有。

    李如松:你们巡视街头,主要遇到的是些什么人?

    带队的小头领又说:自打出了无头公案以后,卑职们就加强了巡逻。北京城大街上现在比较冷清。除了遇到长官你的锦衣卫,东厂的厂公巡曳,大街上基本看不到其他人。当然,也会遇到一些地痞流氓出来宵夜,也会遇到顺水摸鱼寻衅滋事的。

    李如松茫然走在街上。思肘若是遇到凶犯,真是上上大吉了!

    忽然耳畔响起叮叮咚咚的琴声。甚是悦耳动人。琴声忽高忽低。一会铿锵激昂,一会低吟浅唱。显然弹琴之人是心中焦灼,对于弹琴是心不在焉。

    李如松顺着琴音,走到一家酒肆。房内一盏油灯,被风吹得忽明忽暗。

    吱一声,李如松推开半关着的大门,默默地走进去,坐在墙角。

    忽然,弹琴之人快速急剧地拨划琴弦,啪地一声,一根琴弦断裂开来。弹琴之人索性双手使劲拍打琴身。忽地又猛烈站起,端起古琴,狠狠地摔在桌上。

    古琴顺着桌子,滑落到地上。那人绕过桌子,拿脚使劲地剁在琴身上:奴家,叫你跑,叫你跑。李如松,你这个臭小子,奴家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李如松大吃一惊:她居然认识我?

    定睛仔细一看,她不是别人,原来是香袖。

    李如松:七奶奶,

    香袖转过头来,满是愤怒的脸庞立即变成惊讶,变成惊喜。

    满腔的柔情,暗恋,痛苦,失望,忽然都变成了惊慌失措,羞涩不安。

    香袖:你,你怎么在这里?

    李如松走过来,拾起地上摔碎的古琴:半夜三更,发什么脾气?是指挥使大人又在外面应酬,无暇顾及你的感受了吗?

    香袖:不,不,不。夫君忙于公务,又有大姐姐卧病在床。无暇,无暇顾及。

    李如松:是啊!最近出了个无头公案,刘指挥使和东厂的冯公公,都被皇上拉去一顿好骂。限令一月结案。你看,这都夜已三更,还不得回去。

    香袖:长夜茫茫,奴家倍觉孤寂,本来约了姐妹聊天,不想她又偶遇风寒。

    李如松:子茂愿陪姐姐。

    李如松走到她的对面坐下。安慰她道:指挥使大人英雄豪杰,公务繁杂。待你若掌上明珠,爱之惜之。

    香袖:不说他,说说你自己。听说你大婚了!

    李如松:是的。

    香袖:你大婚前,奴家曾去你府上,看望于你,顺便给你带些婚庆薄礼。然你府中下人无礼至极,居然将奴家拒之门外。

    李如松:不知者不怪。子茂严令家中门丁,大凡携带礼物的,一律不得入内。

    香袖:这样啊!后来你的浑家出来,言辞更是无礼。

    李如松:哦!那倒是她的不是了!您是长官眷属,不要睚眦必报,才好。

    香袖:奴家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你回去以后,没人向你禀报吗?你就不想看看奴家所送给你的是什么礼物吗?

    李如松:多谢奶奶好意。子茂愧不敢当。

    香袖: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奴家身上所穿的衣物。

    李如松:奶奶说笑了!奶奶所爱之物,卑职浑家断不敢收。

    香袖淡淡地:这件衣裳,是子茂把奴家从东厂抱出来时,奴家所穿的。

    李如松:奶奶那是何意啊?

    香袖发怒道:那本是奴家心爱之物,给你弄脏了!

    李如松站起来,深深一辑:那倒是得罪了!子茂鲁莽匹夫,冒犯奶奶,饶恕则个。

    香袖:奴家本想,洗洗算了。抑或弃之,抑或赏赐于下人。那知奴家从此以后,居然念念不忘,你说咋办呢?

    李如松:一介霓裳而已。奶奶怎如此小气!想当初,子茂只想带奶奶早点脱离东厂,又见奶奶晕厥,事急从权,抱着奶奶急回。不想奶奶因一衣物寻子茂晦气。子茂如何不委屈伤心!

    香袖:你这个傻子。

    香袖抓住李如松臂膀摇晃:奴家从此不能放下了!

    李如松:何至如此。一衣物耳。

    香袖不知道他是装痴卖傻,还是故作糊涂。于是,顺水推舟:你看,

    香袖指指胸部,又指指腹部,腿部,说:这,这,这,都打皱了!奴家如何穿得!

    李如松扯了扯她的胸部衣服:哪,哪,在哪呢?

    忽然,李如松感觉到一股寒气直逼后脑勺。心中暗叫不好,硬生生地一把拨开香袖,急速向旁边一跃。同时拔出腰刀,回击过去。

    两人翻翻滚滚,快刀对快刀,一个急攻,一个急守,叮叮当当,恶斗三十回合。

    香袖:下去吧!

    哪个人居然是个奴才,架住李如松快刀:主子有命,下次再打。

    李如松惊奇地望望香袖,意思是说,真的吗?

    香袖冷淡地:下去吧。李公子是锦衣卫同知。

    那人抱拳作辑:得罪,莫怪。

    黑暗的夜色中,两个魁梧的汉子抬着一袭绿色小轿,走进屋内。

    香袖:如松,奴家先走了。

    香袖给李如松行了一个万福,满脸是依依不舍,满脸是柔情蜜意。

    两个轿夫扶着香袖,上了轿子,一溜烟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