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迹异界玩网游〕〔恶魔大领主〕〔高能来袭〕〔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神尊〕〔这大侠我不养成了〕〔执掌星辰〕〔我能吃秘笈〕〔绝世冥皇〕〔骷髅来也〕〔我的王妃我的国〕〔全职法师〕〔九龙玄帝〕〔剑道纯阳〕〔狂乱〕〔三国如烟〕〔从洪荒归来的影子〕〔哈利波特之剑圣〕〔豪门秘闻,霍少喜〕〔都市之高压修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章茅庐夜话8
    北京城,李府。夜。

    又是一个夜晚。

    李如松:师傅,你再说说你的故事。

    徐谓一声长叹:不堪回首。

    李如松拨弄炉火,静静地聆听。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慢慢地,徐谓又顺着时光的隧道回到了从前。

    浙江绍兴府。白天。

    这一日,徐谓和越中九子一起聚会,喝得熏熏,脚步蹒跚,坈呛而回。

    徐渭回家,又一次见到一个壮汉,赫然坐在房中。许爱爱下首相陪。壮汉见徐渭回来,站起来道:姐夫回来了。我也回去了。

    许爱爱:不忙。来来来,我给你们俩介绍一下,这个是我表弟,张小杰,这个是你姐夫,徐文长。你姐夫现在忙着私塾的事情,在家少。表弟来了几次,都没见着。

    张小杰:姐夫,我是老早就认识的。越中十杰,大名鼎鼎,谁不熟悉呢?才子,大大的才子。

    徐渭:张小杰?表弟,不熟悉。

    张小杰:姐夫,你是名人,怎么能认识我呢?我爹是西街杀猪的屠夫张大胖子。你认识吧?

    徐渭摇摇头:不认识。我认识的都是读书人。什么杀猪的,杀牛的,杀人的,统统不认识。

    张小杰:是,是,姐夫是读书人。表姐,我看姐夫也醉了!我下次再来看你吧!我和姐夫也对不上光。

    许爱爱:嗯,也好。和你姐夫在一起,老闻着酸味。小杰,谢谢你给姐带来的猪心猪肺。

    徐谓:你就是没心没肺。人家才给你猪心猪肺。

    张小杰:那的话。只要爱爱姐喜欢,一句话的事。好了,姐,姐夫,走了!(说完,去了。)

    许爱爱:表弟拿回来的猪肺猪心,拿给伙房,晚上下酒。

    徐渭:这些事情,不要叫我去做。没的污了我们读书人的手。

    许爱爱:人家读书,做官,一天搂回几百两的银子。你读书?呸,整天是白吃白喝。我说,你这读书人就是个废物。伸手不拿四两,酱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你说,你读书,有什么用!

    徐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许爱爱砸书:今晚,你就和你的颜如玉一起去睡吧!

    许爱爱走进房间,扔出来他的书,他的被子,他的枕头。

    徐渭无奈地摇摇头,走了出去。

    。。。。。。

    酒店。晚上。

    徐渭,朱公节,陈鹤一起喝酒。

    陈鹤:徐兄,你说的张小杰,我知道。也就是个花花公子。仗着他爹张大胖子卖肉,家境殷实,坑蒙拐骗,坏事做绝。

    徐渭:我家娘子说张小杰是她表弟。

    陈鹤:那你更得当心了。张小杰看中的妇人,勾搭成奸,都是表姐,表弟。你没听人说嘛?表姐表弟一头睡。

    徐渭:他昨天到舍下,拿来猪心猪肺,娘子喜笑颜开。

    朱公节:女人就是眼浅。小恩小惠,就蒙蔽了她的心。他那哪是猪心猪肺啊?他那是狼心狗肺。

    陈鹤:兄长要小心了!以后少些外出,对嫂子多些温存。

    徐渭点点头。

    隔壁传来张小杰和人喝酒的声音。

    吴四:张大官赌场得意,情场也得意,大家今天使劲喝酒,浪费浪费他。

    张小杰:你们尽管喝,大爷我管够。

    吴四:丝玉坊的石小琴又玩腻歪了?

    张小杰:那些万人骑的货,也就是两天的鲜味。早翻篇了!

    刘宝:那张爷现在又物色上谁家的闺女?

    吴四:这你就不懂张爷了!张大爷不喜闺女,喜欢少妇。

    张小杰:嘿嘿嘿嘿,还是吴四好,懂我!就冲这,哥俩喝一个。

    吴四:张大爷喜欢少妇有味。

    张小杰:什么味,说对了,大爷我,明天在翠花楼,吃花酒。

    吴四:张大爷此话当真?

    张小杰:那当然。你张大爷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人和银子。

    吴四:少女之美,虽然亭亭玉立,清纯可人。然涉事不多,懵懵懂懂,不识闺房乐趣。而少妇则不然,少妇恍若成熟的桃子,令人垂涎欲滴。兼之身材丰满,婀娜多姿,风月尽享,美不胜收。我说的没错吧?张爷?

    张小杰:(拍手)不错,不错。这还有个典故。昔日三国曹操,特别喜爱妇人,不喜少女。我张小杰,就是曹阿瞒再世。

    刘宝:稀奇。何故?

    张小杰:这与曹操的性格有关。曹操喜欢攻打别人的城池,不喜爱自己重新建造。你看看三国,曹操自己建造了什么城池吗?没有。同样的,他不喜欢娶亲。他打下一地,那地方的大将的老婆,就归曹操了。为何不喜娶亲呢?麻烦。

    吴四:所以,张爷您整日就穿街过巷,物色新宠?

    张小杰:非也,非也。有时还帮老爹送肉。那府上需要猪肉了,老爹会让我送去。

    吴四:这种事,哪是你张大爷做的呢?忒面子。

    张小杰:这你就不懂了!这穿堂过户,谁家有漂亮的娘子,我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刘宝拍手:妙,妙。

    吴四:大爷最近看到哪家有漂亮娘子了嘛?

    张小杰:后街许家。

    吴四:就是招上门女婿的许家?

    张小杰:正是。

    吴四:听说许家闺女比较正派,不喜招蜂引蝶的。

    张小杰:那是以前。现在张大爷来了,她还不乖乖张开双腿吗?

    吴四:如此,张爷已经得手了?

    张小杰:那是!你张爷是什么人?

    。。。。。

    隔壁,徐渭怒气冲天,紧咬嘴唇。气得浑身发抖。

    。。。

    吴四:听说许家,也是家境殷实,如何会被张爷拿下呢?

    张小杰:这有个诀窍。投其所好。慢船摇撸捉醉鱼。许家是富户,本是看不上我。但是我有时间啊!我天天去和她说话聊天,再加以小恩小惠,说些风花雪月的事,让她啊,心里直痒痒。有空呢,亮出那个家伙。这妇人啊,吃不得捧,你多奉承她,给她一些便宜,一来二去,就行了!加之我垮下神物,床上工夫了得,要勇有勇,要谋有谋。她啊?早就骨酥体麻,一任你摆布了!

    吴四:张大爷一席话,胜过诸葛亮。不愧为花中豪杰,色中饿鬼。

    张小杰:你敢骂我?

    。。。。

    徐渭晚上回家,怒火攻心。

    许爱爱小心地帮他脱衣。

    徐渭:你做的好事!

    许爱爱:妾身做错啥事了?

    徐渭:何止是错事?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们老许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许爱爱也勃然大怒:妾做错了什么?你说清楚!不要在外喝了猫尿,来家发酒疯。

    徐渭:那张小杰和你什么关系?

    许爱爱:表弟,怎么啦?

    徐渭:表弟?表床上了吧?

    许爱爱做贼心虚,嚎啕大哭:你天天在外喝酒,家里什么也不问。表弟来帮衬两天,你又来埋汰人。这日子没法过了!拿起徐渭的书本,衣服乱摔一通。

    许爱爱:俗话说,捉贼捉赃,抓奸抓双,你抓到了吗?

    徐渭默然。

    。。。。。

    说到这里,李如松看到,徐师傅的脸涨得通红。愤怒的焰火仿佛要烧掉世上所有的猥琐与奸诈。

    李如松知道,师傅是彻底的失望,绝望。

    万籁俱寂。火盆里的火就要熄灭。李如松已经歪倒在床,发出轻微的打呼声。

    徐渭拨弄着火苗,火焰发出啪啪的响声,眼前又回到了从前。

    。。。。。

    浙江绍兴山阴县。

    一小厮趴在墙头上往里偷看,看到张小杰进入了许爱爱的房间,赶紧跑出去报信。

    徐渭,陈鹤,朱公节,姚林快速回去。

    丫鬟匆忙大喊:姑爷回来了!

    房间内,两人正搂抱成一团。

    听到丫鬟的喊叫,急忙穿衣。张小杰急忙藏于柜中。

    四人冲进去,

    妇人佯装睡醒:今天回来早啊?怎么不喝完猫尿再回来?

    徐渭四处寻找。拉开柜门,张小杰滚了出来。四人上去拳打脚踢,张小杰鬼哭狼嚎。

    徐谓连续几个耳光,打在妇人的脸上。这回真的奇怪,她居然不吵不闹。

    陈鹤:休了她吧!

    徐谓失望的点点头。

    妇人趁人走后,抱住徐谓的大腿:相公,求求你,饶奴家一次吧!奴家一时糊涂,被奸人骗奸。实在是非奴家本意。奴婢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徐谓:你,你,你,气死我了!

    妇人:官人。求求你不要休了奴家。奴家要是被你休了,也无颜回去娘家。唯死而已。

    哈哈,妇人忽然之间变成了烈妇。说不定将来还想要立贞节牌坊呢!

    。。。。。

    夜里。

    许爱爱酣睡如泥。

    徐渭几次拿刀欲刺,终究胆小放下。

    当他再一次拿起刀来,许爱爱朦胧醒来,一看夫君拿刀在手,惊恐万分:徐文长杀人了!徐文长杀人了!

    徐渭怒气冲冲,一不做,二不休,挺刀猛刺。

    丫鬟惊醒出来,看到妇人满身是血,惊呼:姑爷杀人了,姑爷杀人了!

    一家惊醒。

    于是乎,他们合力把徐渭绑起来送到县衙。

    火盆里的火熄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成精后,大佬们抢〕〔把守相爱共此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恶魔宝宝:禁欲总〕〔人间极乐〕〔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八零:王牌特〕〔总裁太坏,娇妻要〕〔重回八零,泼辣农〕〔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