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神狂后〕〔终极保安〕〔一念而深:帝少宠〕〔傲天圣帝〕〔极品道士闯都市〕〔了一〕〔亮剑之最强系统〕〔透视仙王在都市〕〔道岳独尊〕〔魏武侯〕〔春野小农民〕〔重生柯南当侦探〕〔封少,有点甜!〕〔原来老妈是魔尊〕〔如果还能这样爱你〕〔原始部落大冒险〕〔工业造大明〕〔私人科技〕〔娱乐之逍遥老爸(逍〕〔甜妻100分:陆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七章李如松进京6
    李如松进京6

    锦衣卫。白天。

    小旗甲:大人,他进来了。

    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挥挥手,小旗退下。

    李如松给指挥使刘守有磕头:卑职辽东李如松,参见指挥使大人阁下。

    刘守有:你叫李如松?

    李如松:是。

    刘守有:从辽东来?

    李如松:是。

    刘守有:兵部委你锦衣卫指挥同知。你知道锦衣卫吗?

    李如松:知道。

    刘守有:干什么的?

    李如松: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

    刘守有:锦衣卫,下到小旗,然后是力士,总旗,百户,千户,佥事,同知,指挥使。

    李如松:卑职手无寸功,还是从小旗做起。

    刘守有:你在辽东,已是都指挥同知。到锦衣卫当指挥同知,也只是平调,说不上升迁。

    李如松:卑职谨记,唯指挥使大人马首是瞻。

    刘守有:好吧。自今日起,你就是锦衣卫指挥同知了。恪尽职守,自律做人!

    李如松:是!

    李如松从指挥使厅堂出来,只觉得阳光明媚,心情舒畅。

    四五个锦衣卫围了上来:你就是新来的指挥同知?

    李如松点点头:嗯。

    锦衣卫小旗刘照:你是不是内阁首辅高阁老家亲戚?

    锦衣卫高升:你是内阁陈以静家亲戚?

    李如松:锦衣卫就是这样没大没小?没有一点高低贵贱之分?

    高升:呵呵,给我们摆起官架子了!

    一拳朝李如松面门打过来,同时,一个人用脚勾其腿,想给李如松一下马威。李如松灵活的躲开他的拳头,左手一挡,右手如风般的切下去。只听两人哎哟哎哟直叫唤。

    刘照:会家子啊?

    李如松:我在辽东,和鞑靼,女真大小数十战,斩敌逾百。要不服,再来一次?

    众人大惊:你是辽东过来的啊?怪不得身手了得。佩服,佩服。

    李如松:小弟不知轻重,得罪勿怪。

    高升:我们都当你是哪个达官贵人的裙带。进得锦衣卫,都要先杀他一个下马威。既然李兄身手不凡,军功在身,卑职们自是心服口服,走,大伙喝酒去。给新来的同知大人接风洗尘。

    几个人簇拥李如松往酒店喝酒。

    北京城。李府。晚上。

    李如松:娘,我回来了!

    李母:第一天去,就喝的一身酒气啊!

    李如松:娘,京城不比辽东,新官上任,你吃我请,应酬多着哪。

    李母:是,听说官场吃喝风盛行。看来,朝廷,地方,都是一样啊!

    李如梅:娘,爹当了副总兵官,也是天天吃吃喝喝。。。。。

    李母:不要和我提你爹!

    哈依娜:伯母,李老爷怎么伤你的心了?

    李母:没有,没有,他在辽东杀敌哪!

    李如松:母亲,,,,,

    李母一摆手。

    佣人李强:老爷,有人拜访。

    李如松:娘,我去看看。

    李如松出去一看,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李爷。洒家是东厂的黄四毛。我们东厂的提督冯公公说是

    要见您老。让我来知会一声。

    李如松:是秉笔太监冯保冯公公吗?

    黄四毛:正是。

    李如松:找我?

    黄四毛:正是。走吧?

    李如松:烦劳公公带路。

    出了门来,两乘小轿,健步如飞。

    紫禁城内。冯保正凝视桌上的字,自我欣赏。李如松和黄四毛悄悄地进来。

    李如松:拜见冯公公,给公公磕头。

    冯保:起来吧。(眼睛兀自盯着桌上的字帖)

    李如松走过来:此行草若宋时米芾的手迹。

    冯保:说说看。

    李如松:米芾行草,笔法变幻多姿,以倾侧取势,流畅婉美。

    冯保:米元章,笔法转换多姿,有放纵倾侧之态。这,你也能看出来?

    李如松:略有所知。米芾昔日家贫,自幼写壁,悬手而书,才能如此颐指气使,纵横如意。

    冯保凝视他片刻:好好好。自洒家入宫以来,还没一人与洒家聊得书法,如此投缘。走,聊聊去!

    。。。。。。

    两乘小轿,七拐八弯,来到一户毫不起眼的农家。进来以后,才发现是个酒肆,虽然不大,倒也精致得很。

    两人进来,酒保:冯公公请。

    冯保只是点点头。酒保带两人走进里间的一个雅座。隔帘是一个绝色美女在弹着琵琶。

    冯保走过去,挥了挥手,那美妇立刻知趣的离开。

    冯保:如此拙劣,也敢登大雅之堂。

    冯保在一尊古琴前坐下,轻轻地拨弄丝弦。果然声音铿锵有力,时而激昂,时而如凌空击杀。

    一曲而罢,如痴如醉。

    冯保:如何?

    李如松:与妇人果大不同。

    冯保微笑:哪里不对?

    李如松:妇人弹奏,有靡靡之音,软弱无力,听起来想睡觉。听公公琴音,有种高山流水,杀伐决断,高亢激昂之感。

    冯保走过来,拉住李如松的手:知音啊!知音难觅啊!洒家在宫中几十年,第一次和一个人有知遇之感。来,喝一杯。这里的酒,有老酒,刺喉。也有绵绵如水的绍兴女儿红。你想喝什么?

    李如松:卑职想喝那种呛鼻子的烈酒。

    冯保:为何?

    李如松:军旅风范。

    冯保:这点,洒家和你不一样。洒家不喜欢那种刺喉咙的感觉。

    李如松:公公提督东厂,指挥那些桀骜不驯的人员。在下偏居辽东,也是带兵打战。两个都是带兵的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

    冯保:说得好。洒家长住宫中,受不得日晒雨淋,风吹日冻的。所以这烈酒也就勉为其难了。而兄弟一贯仗剑江湖,自是一腔热血豪迈。

    李如松和冯保窃窃私语。

    冯保:内阁张居正向皇上举荐,说辽东李成梁李如松父子刚毅骁勇,俱备大将才。我今天偶闻你已经到京,并且去了锦衣卫。就想看看。没想我俩一见如故,恍如隔世的世交。

    李如松:公公看到,是否太过失望?

    冯保:不,不,不,果然名副其实。今天听说锦衣卫几个小杂毛还想欺负于你,被你收拾得服服贴贴?

    李如松:公公大门不出,小门不迈,如何知道此等些许小事?

    冯保:你不知道我是干嘛的吧?

    李如松:您是专门给皇上写圣旨的秉笔大茄啊?

    冯保:还有呢?

    李如松摇摇头。

    冯保:洒家还是提督东厂的厂卫冯公公啊!

    李如松:这倒忘了。公公恕罪。

    冯保:自家人,哪里话。以后,你我多多照应。你们父子呢?使劲杀敌,多给张大先生争点光。毕竟,是洒家和张先生极力保荐的。

    李如松:多谢公公栽培。卑职父子定当克勤克俭,马革裹尸,在所不辞。

    冯保:张大先生没有看走眼。你们家确实是人才辈出。

    李如松:公公过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顾轻舟司行霈〕〔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