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幕后黑手〕〔快穿之炮灰不约〕〔变身马猴烧酒吧少〕〔御灵之神妃医绝天〕〔龙血神帝〕〔崛起原始时代〕〔我的次元聊天室〕〔崇祯窃听系统〕〔迷雾纪元〕〔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夜深了,小心身后〕〔无上大道〕〔我被寄生了〕〔召唤梦魇〕〔帝国第一宠婚:甜〕〔大宋第一枪〕〔虫群法则〕〔最强军师之鬼才郭〕〔汉明〕〔舟行诸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三章 雄起3
    战神李如松

    第三章雄起3

    北京裕王府。白天。

    张居正带着裕王4岁的儿子朱翊钧读书。为了通俗易懂,他把古代帝王将相的经历编成图文并茂的小故事,编汇成册,便于理解。

    冯保冯公公,太监,是一直陪伴朱翊钧成长的大伴。当牛做马,伺候的无微不至。

    裕王,也是太子,朱载垕,30岁,方当壮年。当他看到侍女翠湖端水进来的时候,有点心猿意马。悄悄地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

    翠湖:太子爷,太子爷。

    太子把头靠在她的头上,默不作声。

    时间如凝住一般。

    太子妃李妃走了进来,咳嗽一下,两个入定般的人赶紧分开。

    翠湖:太子妃,奴婢,。。。。

    太子妃一摆手,翠湖赶紧一溜烟似的去了。

    太子妃:入秋了。给老师们准备的冬衣还没有做。给府中下人们的,也还没弄好。

    朱载垕:你看着办就是了。

    太子妃:福建巡抚已经在门房等你三天了。你还是不见?

    朱载垕:不是不见。是不能见。他提出的开放海禁,允许外国商贩入境自由贸易。被皇上否决了。转来求助于我。

    太子妃:放开海禁,也不是什么坏事。要是早放开,倭贼也不用偷偷摸摸的登岸袭扰。

    朱载垕:我现在还是太子,是听取意见,学习辅政的时期。国家大事,少碰,不沾。明哲保身,低调做人。

    太子妃:妾懂。他干嘛不去找首辅大人呢?

    朱载垕:找了也没用。皇上已经说了,不行。

    太子妃:你也要多出去走走。多多看看民风民情。多了解老百姓的疾苦。

    朱载垕:是。来人。

    家奴刘柱:在。

    朱载垕:备马。本王要和张居正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刘柱:是。

    大街上,白天。

    朱载垕和张居正并排而行。

    大街上人来人往,饿瓢遍地。

    张居正:太子爷,你看。流落街头的饥民越来越多了。他们大都是蓟镇和山西的。听说俺答又袭扰了蓟镇和山西。

    朱载垕:镇守蓟镇的总兵官是谁?怎么如此不堪?

    张居正:听说是王孟夏。此人刚愎自用,听不得不同意见。与鞑靼交锋,屡战屡败。

    朱载垕:你去拟个条陈出来,递给兵部,赶紧换了此人。蓟镇乃京城门户,不容有失。

    张居正:是。

    。。。。

    两人继续前行。

    前面人群中传来哭声。两人挤了进去。

    原来是一对母女因欠客栈房钱,客栈伙计逼迫母亲卖掉女儿。走投无路,抱头大哭来着。

    朱载垕掏出一锭银子,努嘴让家丁送去。

    李成梁牵马也走了过来。他皱眉思索,还是拿出二两银子送了过去。

    李成梁:大姐不要悲伤。我这里有二两多银子,解解难。

    想要买女孩的人是凌烟阁的龟奴柴豹。他看到到嘴的肥肉丢了,勃然大怒:你是那根葱?有你什么事?你看这满大街的饥民,你有这许多的银子拿得出来嘛!

    李成梁:救人一命,胜于你绫罗绸缎。都是天下苦命人,能帮则帮。不能帮就离得远点。

    柴豹:嘿,小子。你想找煸啊?

    李成梁:路不平,有人踩。理不顺,气则短。你倒好,和店伙计勾结,强买民女,还占理了?

    柴豹气不顺,拔拳就打,被李成梁轻轻一拨,便摔倒了两丈开外。众人齐声叫好。

    朱载垕走过来,拱拱手:英雄何方人氏?

    李成梁:辽东李成梁。

    朱载垕:太岳,好像听说过李成梁这个人。

    张居正:辽东巡按御史李辅,奏折。

    朱载垕:是了。你什么时候到的京城?

    李成梁:草民刚到。你们二位是?

    朱载垕:我是裕王朱载垕。这位张太岳,是我的师傅,也是我们家孩子的师傅。

    李成梁赶紧跪下叩头:给裕王殿下请安。给师傅请安。

    朱载垕:成梁兄从东北远来,一路辛苦。走,本王聊备薄酒,喝一杯?

    李成梁:恭敬不如从命。

    。。。。

    酒楼,三个人坐定。须臾,上了四五小菜,喝了起来。

    张居正:江湖传言,汝契英雄豪杰,杀得鞑子兵鬼哭狼嚎。可有此事?

    李成梁:弟乃农夫。耕耘土地,操持家务,至今已愈四十。本以为老于沟壑,终于农桑。月前鞑子攻我辽东,抢我乡邻。汝契也就是打抱不平,会同家子,痛击鞑子。

    朱载垕:你这不平打的好。要不,有谁知道辽东还卧着一头虎?

    李成梁:裕王过誉了。

    张居正:汝契可曾读得书?

    李成梁:平日除了劳作,就是习武看书。

    张居正:看得哪些书?

    李成梁:四书,五经,资治通鉴,孙武兵法。

    张居正:哦?不虚?

    李成梁:不虚。

    朱载垕:辽东总兵官王治道,治军如何?

    张居正:此人出身行武。单论武艺,还是没得说的。但是排兵布阵啊,攻城掠地啊,则不行。辽东,东边海西女真,建州女真。西边,土蛮。北部,俺答。强敌环伺。能有今天这个局面,已经苦了他了。

    朱载垕:汝契,辽东这么大一块地,要想治好,还真的难呢。

    李成梁:裕王,太岳师傅。辽东地域广阔,良田万倾。草民有个策略,叫恩威并举。对俺答,宜抚。对土蛮,宜剿。对东边的女真,则是剿抚同时用。

    张居正: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小祖宗,到我怀里〕〔怦然婚动:前妻不〕〔萌宝独一:霸道爹〕〔最佳女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火影之刷熟练度变〕〔重生后我嫁给了佞〕〔花式宠妻:傲娇总〕〔萌宝驾临:爹地,〕〔陆谨言花晓梵〕〔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妃撩不可:拐个王〕〔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