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空间闯古代〕〔帝女曦和〕〔谋明天下〕〔深渊主宰系统〕〔七零甜妻撩夫记〕〔超维入侵〕〔恐怖修仙世界〕〔微缩纪元〕〔天降爱恋要不起〕〔我家总裁美如仙〕〔燃钢之魂〕〔从邪恶力量出走的〕〔荒原闲农〕〔我在漫威作大死〕〔末世之圈养万物〕〔错爱总裁:天降孕〕〔盛宠甜妻:老公,〕〔官梯〕〔沈浪苏若雪〕〔魂破九天秦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章 蛰伏3
    第二集蛰伏3

    北京,裕王府,白天。

    裕王朱载垕坐卧不安。满屋来回踱步。年仅四岁的儿子朱翊钧跑了进来,后面跟着大伴太监冯保。

    裕王:大伴。

    冯保:太子爷。

    裕王:听御医说,皇上有恙在身。时常夜不能寐。作为皇子,我几次三番,前往请安,求见皇上。俱不得召见。你有什么法子吗?

    冯保:太子爷。您也不要着急。皇上吉人天相,自有神灵庇护。

    裕王:大伴,你说什么呢!本王与皇上未尝谋面已经一十三载。给你说,本王想是不想。近在咫尺,却如隔万里。本王就想不明白,

    冯保:太子爷。你也不须烦恼。这都是方士郭芳那厮。他说,两个真龙不能见面。一旦碰面,必会相克。以前吧,皇上还不信。结果皇长子薨了,皇次子薨了!皇上为了保护太子爷你,把你早早地迁到裕王府。你看,虽然不曾谋面,但是皇上和你,不都是平平安安的嘛!

    裕王:这种鬼话,你也相信?

    冯保:太子爷。这种事情吧,信则有,不信则无。

    裕王抱起儿子,疼爱有加。

    裕王:父子亲情,乃是人伦。本王也希望天下黎民,都有此天伦之乐。骨肉相连,其乐永恒。

    家丁:内阁次辅高拱求见。

    裕王:请。

    高拱进来:见过太子爷。

    裕王:高阁老,免礼,请坐。

    高拱:前监察御史海瑞,因出言不逊,被皇上打入诏狱。海瑞这个人呢?出发点是好的,为国为民,不畏权贵。这次呢,他更加过份,居然连皇帝都骂。这下好了,身陷囹圄。他那个撅脾气啊,十二头牛都拉不回来。皇帝看他年愈七十,风烛残年,不忍伤害。他的家人整日哭哭啼啼,闹得老夫不得安宁。就请太子爷救他一救。

    裕王:海瑞,那是个清官啊!怎么?得罪父皇了?

    高拱:何止得罪?还大骂不止呢!

    裕王:这个老犟牛。人家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哎,他倒好。冯保,拿本王的帖子,到诏狱里面走一遭。就说本王说的,要他们好生照应。

    冯保:喳。

    辽东铁岭李家堡。白天。

    李如松在带领几百个百姓训练。动作规范,小有模样。

    李辅和王治道骑马走来,后面跟着几个随从,俱便衣打扮。

    王治道:兀那个少年,这是李家堡吗?

    李如松客气地:是啊!请问您是。。。。?

    王治道:我们是来找李成梁的。

    李如松:哦!那是家父。几位客官,所为何事?

    王治道:我们找李成梁。。。。

    李辅一摆手,说:我们听闻李大侠侠肝义胆,义薄云天。英雄无敌,特来拜访。

    李如松:客官来的不巧,家父不在家。

    李辅有点失望:那令尊到哪里去了?

    李如松:家父和家母在田野里劳作呢。

    李辅:不妨,不妨。

    王治道:就是一个农民。草包子,不见也罢。

    李辅瞪了王治道一眼,王治道赶紧说:在下失言。

    李辅:小兄弟可否带我们去见见令尊?

    李如松:我有军务在身,不能离岗。小五,你带这几个客官去见家父。

    那个小五跑了过来,,说:几位老爷,跟我走吧!

    。。。。。

    一行人跟着小五,来到李成梁劳作的地方。

    小五:李大叔李大叔,这几位老爷找你。

    李成梁走过来,拱拱手:请问客官,找草民何事?

    王治道:听说你武艺高强,鞑子闻风丧胆,可有此事?

    李成梁:草民一介武夫,只有一身蛮力,鞑子如何怕我?

    王治道:月前俺答犯我辽东,听说你们杀死一千多鞑子兵,可有此事?

    李成梁哈哈大笑:以讹传讹。实际上是打死两百多鞑子兵。

    王治道:大人,我说是吹的吧?

    李辅:二百,也不少了!鞑靼自诩草原上的雄鹰,凶猛无比,几个农民,却杀死那么多鞑子,也是奇迹了!

    李成梁:几位谈吐不凡,也是有缘。如果不弃,请到舍下喝杯水如何?

    李辅:正有此意。

    。。。。。

    李成梁家草棚下,王治道,李辅,李成梁围桌而坐。

    李辅:当今大明,正处多事之秋,李英雄为何能够安居于乡野,是想效法诸葛孔明,要当今圣上三顾茅庐吗?

    李成梁肃然而言:大人言重了!草民何德何能,自比诸葛!

    王治道:李大人,既然大家都说李成梁功夫出众,李成梁,咱们就来比试比试。如果你胜了我,我保荐你做个将军,如何?

    李辅:正合我意。不知道李兄弟可肯屈尊?

    李成梁:比试可以。如果草民侥幸,大人有个失手,几位官爷还得饶恕小人则个。。

    李辅:不会,不会。王兄弟,手下让着一点,千万不可伤了这位李爷。

    王治道:好好好!李兄弟,保证不伤害这位李爷。

    李辅:如此甚好,点到为指,不得伤了和气。

    李成梁:来人,抬两杆枪来。

    不一会,四个人抬两杆枪进来。

    李成梁:这是我平昔使用的长枪。长两丈有余,重八十来斤。老爷,你请。

    王治道走过去,拿起枪试试,摇摇头,:有点沉。我不惯使枪,给我换把刀吧!李爷,你这枪多重?

    李成梁:这枝重八十四斤,那枝重一百二十八斤。

    李成梁拿起那枝重一点的长枪,随手便比划了一下。

    不一会,有人拿来一把大刀,王治道:武器的轻重不能代表技艺的高低,李爷,请。

    李成梁:请。

    李辅走过去,两手用力,方把剩下的枪拿起来。

    两人战成一团。李成梁枪法娴熟,如行云流水。纵然王治道武艺不凡,还是败下阵来。

    李辅连续高呼:好,好,好。

    众人复围桌喝茶。王治道兀自不服,喃喃自语。

    李辅:李爷武艺超群,祖上哪里?

    李成梁:草民祖上本是陇西,唐时,为避安史之乱,举家迁移朝鲜。我祖李讳英,复内附于大明。先祖以军功,辍升铁岭卫参将,世袭罔替。

    李辅:失敬,失敬,原来是将门之后。然则为何不出来为官,却甘愿清贫于乡野?

    李成梁:草民自小时,家父就战死于沙场。生活简朴。没有钱到京都,变更官引。

    李辅:一纹钱难倒英雄汉。可叹,可叹。

    李辅从身上摸出五十两纹银,复掏出昨晚受贿的银票,说:这五十两纹银,是我自己资助你进京的费用。这几张银票,我也不知道多少,是辽东总兵官王治道资助你们的军资。。诺,就是哪位。

    李成梁赶紧跑上前去,连续叩头:草民不知道您是总兵官大人,多有得罪,请您恕罪。

    王治道:罢了,罢了!那位是户部左侍郎,代天子巡视辽东的巡按御史李辅大人。还不见礼?

    李成梁惊讶的目瞪口呆,赶紧跑过去给李辅叩头:草民拜见大人。

    李成梁:孩子妈,赶紧杀鸡宰羊,款待贵客。

    李大娘:做你的梦去吧,那是给如松娶媳妇用的。

    李辅,王治道相视大笑:客随主便,客随主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渡鸭之宴〕〔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引凤决〕〔我的老师是神算〕〔农家子〕〔总裁的贴身特助〕〔神级无敌系统-苏城〕〔大明小书生〕〔人间极乐〕〔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