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鬼豪:邪妃祸〕〔神医弃女〕〔道在阴间〕〔驭兽狂妃:帝尊,〕〔鬼摸山〕〔魔情老公好心急〕〔我的传奇岁月〕〔校医是武林高手〕〔穿越八零俏宝妈〕〔樱花树下的真命天〕〔超神机关师〕〔黑巫师系统〕〔帝国神纪〕〔帝皇在世〕〔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宦海(科举)〕〔我的头盔有意识〕〔下一个人间〕〔武林盟主叶乙传〕〔都市主宰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章 蜇伏1
    蛰伏1

    公元1566年,明嘉靖45年。秋。辽东铁岭。已经40岁的主人公李成梁,还在家中务农。耕地,劳作。五个儿子都已经要长大,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

    而他的身外,大明朝正经历着南有倭寇,北有鞑靼虏寇的骚扰袭击。战事不断,武将战死沙场的事情屡见不鲜。国家正是求贤若渴,急需能人武将,匡扶社稷。

    辽东。七月的一天。白天。

    田野里,李成梁在劳作。

    树荫下,他的五个儿子在舞枪弄棒。

    王媒婆珊珊走来。

    孩子们:王奶奶好。

    王媒婆:好,好,好着咧。你娘呢?

    李大娘抱着老六出来:王干娘,您老怎么得着空,到我们这穷人家晃荡啊?

    王媒婆:李成梁家的。人穷不能志短。有钱人怎么了?高楼大厦晚上还不是睡二尺宽的地,鸡鱼肉蛋也还不是一日三餐?

    李大娘:话是这么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希望住的敞亮,吃的饱饭呢?

    王媒婆:你家李成梁,长得五大三粗,跟戏里说的张飞似的,会骑马,会使枪。。。。

    李大娘:有个屁用啊!家里穷得叮当响。要不是靠我喂猪喂羊补贴家用,过冬的棉衣都没有着落呢!

    王媒婆搓手:你说这也是,这么高高大大个汉子,楞是在家闲着。不提也罢。李成梁家的,上次你找我给你家大小子,保个媒,老身我硬生生地跑破了三双鞋!

    李大娘:生受你了!成没?

    王媒婆:你说,人的眼窝子怎么就那么浅哩,硬是说你们家穷。

    李大娘:这也怪不得人家。谁不盼着自己的闺女嫁的好呢!穷,穷怕了!不瞒王干娘说,做梦都想着吃顿肉咧!

    李成梁进来:今天就宰了猪吃!

    李大娘:去去去!那留如松定亲来着。

    李成梁出去。

    王媒婆:不瞒你说,老身今儿个,就是拉猪来着。

    李大娘惊喜地:成了?谁家的闺女?

    王媒婆:豆腐坊张四麻子的闺女,二丫。

    李大娘:闺女脸上没有疤疤点点的吧?

    王媒婆:河蛤怀里还剥珍珠咧。大事人,相貌还算俊俏,身条还算周正。

    李大娘:那就好。那就好。

    王媒婆赶着肥猪回家。

    孩子们愤怒地拦着不给她走。

    李大娘:这孩子怎忒不懂事理的呢?快让开,给你哥娶媳妇的。

    晚上,一家子围在一桌吃饭。孩子们默不作声。

    李成梁:如松,孙武兵法背到第几章了?

    李如松:回秉爹,儿子现在研究孙武兵法的谋攻篇。

    李成梁:好,我问你,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何解?

    李如松:不需要打战,而能使敌人投降,是最好的策略。

    李成梁: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那如果鞑靼精锐攻击我们,我们知道打不过他们,如何应对?

    李如松:对于我们李家堡,鞑靼不会大股攻击。他们顶多派小股力量袭扰,抢劫粮食作物。袭击者少,我们正面还击。袭击者众,我们则分散于四野,山区,对他们小股力量消灭。

    李成梁:如果你是辽东总兵官,如何面对鞑靼大军的攻击?

    李如松:鞑靼是游牧民族,每年的六月到十月,都要骚扰抢劫。为何呢?他们袭扰我中原,为的是抢劫过冬的棉衣,粮食,盐巴。如果我是辽东总兵官,我会上书朝廷,容许我大明百姓和鞑靼以货易货,开通马市,这样,大明轻松的得到了迫切需要的战马,鞑靼得到了迫切需要的棉衣和盐巴。

    李成梁:如松大了,有见地。那如何应对当下的局面?

    李如松:爹是说,如何应对鞑靼的进攻?

    李成梁:嗯。

    李如松: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如果鞑靼袭击我辽阳,首先,居城死守。等他一攻不得,三攻衰竭的时候,就是我们反击的时机。一要斩其首,打掉其锐气,二要夺其旗,消灭其精神。

    李成梁:嗯。如柏,如桢,如樟,如梅,你们也要勤读书,勤学武。

    几人:是,爹。

    晚上,卧室。

    李大娘:成梁,你都四十岁了!你醒醒吧!你自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一辈子,难道还要我们的儿子也和你一样,稀里糊涂过一辈子吗?

    李成梁:你不懂。

    李大娘:是,我不懂。你懂。整天舞枪弄棒,孙武兵法,能当饭吃啊?你知道乡里邻居怎么说你吗?傻子!傻子!你知道吗?20岁的时候,我有了如松,你就说你要当参将,30岁的时候,你说你要当游击!现在,你都40了,连个守备都不是!你还要耽搁我一辈子啊!

    李成梁:老婆,对不起。时世造英雄。就因为我有这个抱负,我才在这里坚守。我才日夜苦读,天天坚持习武。人活着,总得有梦想,是吧?

    李大娘:梦想?我一口气给你生了6个儿子,还能有什么梦想?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你老老实实的种好地。你看,如松都17了,该到娶妻的时候了!今儿个,王干娘已经拉走了猪,给张家作为聘礼。等天明,把家里的羊拉去卖了,我要给王干娘送去,谢谢她老人家给如松保的媒。

    李成梁沉默片刻:听你的。

    第二天白天,李成梁和二儿子李如柏赶着几十头羊,去赶集市。

    上午,茶亭。

    三个锦衣卫打马过来。下马,喝水。

    锦衣卫赵家福:此去辽阳,还要多远?

    茶馆老汉:少说还有二百来里。

    赵家福:俺答的骑兵来了。你们抓紧躲避。喂,赶羊的,抓紧躲避!不要喂了年把,给狗拖了!

    话音未落,十二个鞑靼骑马疾驶而来。看到羊群,高兴的哈哈大笑。

    远处,长城哚口上,袅袅青烟直上蓝天。

    李成梁:如柏,快,回去!鞑靼来了!

    远处,蒙古鞑靼精锐骑兵千余,正往辽阳进发。

    俺答对一众百长,拾夫长说:你们,各带所部,就近抢夺粮食。

    众百长:得令,大汗。

    百夫长分别带人分散抢劫。

    辽阳城外。兵丁林立,不断攻城。

    铁岭,等处,鞑靼骑兵四散抢劫。

    铁岭李家堡。

    李成梁和儿子李如柏把羊匆匆赶回。

    十几个鞑靼骑兵挥舞大刀,追进了李家堡。

    李如松提着长枪,骑着马,迎战来敌。

    李成梁取枪督战。

    片刻时间,十几个鞑靼骑兵被刺于马下。

    李成梁:儿子们,走,杀鞑子去。

    邻居,乡农在李成梁的招集下,马上有几百人,紧跟着李成梁。

    这一天,他们打出了李家军的旗号,杀死了一百多鞑靼兵。

    辽阳城外,鞑靼大营。

    哨兵:报。。。。。。。

    俺答:讲。

    哨兵:我部在铁岭城外,遭遇伏击,死伤二百余人,请求增援。

    俺答:铁岭,什么人?

    哨兵:李成梁所部。

    俺答:李成梁?没听说过!抓紧抢粮,少生枝节。

    哨兵:是!

    鞑靼军队撤退。

    李成梁和邻居在欢庆胜利。各种恭维的话都有,李大娘乐开了怀。

    年轻的乡邻四面八方赶来,要跟李成梁习武,以保卫家园。

    2

    辽东铁岭。晚上。豆腐坊张四家。

    张四和他媳妇在磨豆腐,他们的女儿二丫在烧水。磨在转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张四媳妇:我说当家的,你手脚麻利点,等会还要卤水点豆腐,豆腐出锅,才能睡觉,又要忙碌到三更天才能睡觉。

    张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张四媳妇:我说你怎么回事,跟掉了魂似的。又见到哪家小媳妇漂亮,魂不守舍的。

    张四:见着又能怎样呢?要钱没钱,要钞没钞。你呀呀个屁啊。我在想事情。

    磨坊里暂时平静下来,只听见磨豆腐的磨发出咯吱咯吱咯吱的声音。

    二丫死死的盯着火旺旺的烧着。

    夜里,漆黑。偶尔听到远处犬吠的声音。

    张四:孩她娘,真是奇了怪了!日了大天了!!李大傻子,地种的不咋地,武艺倒不差。你看他今天,跟疯子一样,见鞑子兵就杀,我的妈呀,吓死人了!

    张四媳妇:可不是吗!他杀死了那么多鞑子兵,可不是跟鞑子兵结了仇吗!人家能让他?是,咱村的庄稼户是保住了收成。,可跟鞑子兵结了仇,以后还有安生日子过呀?

    张四:可不是!

    张四媳妇:昨儿个,王媒婆来说亲,

    张四:哪府上的?

    张四媳妇:还哪府上的,呸呸呸!说大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腰!像我们这样的小人小户人家,那个大户人家能看上你!送给人家,也只能做个填房。运气好的,是个二房,运气不好的,做个七房八房,看你的死脸往哪搁。

    张四:我就是哪个随口一说,用的着那么火爆脾气吗?

    张四媳妇:就是李成梁家的。托王媒婆给他家大儿子李什么什么松说合。他们家哪个大小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我就怕他跟他那个死老爹一样,死脑瓜子,读书读书不行,种地种地不行!

    张四:那你回了?

    张四媳妇:也没一口回绝。我就说等等看。我们家二丫还小,才十六,还不懂事,过年后再说。

    二丫:娘,我看如松哥挺好的。

    张四媳妇:当家的,你看看,女大不中留,我就说的吧?你懂什么?一个大小伙子,读书不好好读书,种地不好好种地。能有多大出息?至少,去学个杀猪吧,不学杀猪,学宰牛吧,也成。有个手艺,将来也好养家糊口。

    二丫:娘,艺不压身,是不假。你呀,就是不懂人家的志气了!如松哥将来是要当大将军的。

    张四媳妇:屁!老娘还想当皇后娘娘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自己是哪块料。

    二丫:娘,你是一碗清水,看到底了。要不,你就答应李大娘,把我嫁给如松哥得了!

    张四:不行!李成梁一家子杀死那么多鞑子兵,人家能放过他吗?那是诛连九族的大罪,我们就不淌这个浑水了!

    二丫:娘,我。。。。。

    张四媳妇:你什么?小孩子家家,急吼吼的,就想嫁了?闺女,要嫁,我们也得嫁个靠谱的人家。

    门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疾驰而过,张四麻溜的吹灭灯。。。。。

    北京城。西苑。白天。

    嘉靖皇帝卧在床上。

    掌印太监陈洪,忙前忙后。

    陈洪:皇上,奴才给你讲事?

    嘉靖点点头。

    陈洪:今岁啊,雨水来得足,托皇上你老人家的鸿福,两湖,山东,河南,河北,又丰收了。足足增产两成啊!

    嘉靖笑着点点头:老百姓有吃了!

    陈洪:山东巡抚请旨,问去岁老百姓欠缴的税赋是否追缴?

    嘉靖:免!

    陈洪跪下叩头:谢皇上!

    陈洪:鞑靼俺答犯辽东,总兵官王治道重伤,参将吴江、游击江桐兵战死。

    嘉靖:恤!

    陈洪叩首:老奴代战死的吴参将、江游击,和其他战死沙场的士兵们,给皇上叩头,谢皇上恩典。

    嘉靖摆摆手:罢了!

    陈洪:锦衣卫线报:这次啊,俺答在辽东,也没有讨着什么好。听说啊,在铁岭,有个农民叫李成梁,就是带着一帮泥腿子,斩杀鞑子兵一千多人。鞑靼兵锐气顿失,粮食没抢到,兵丁倒折损不少,这不,狼狈而逃了。

    嘉靖:赏。

    陈洪:这帮人,是该赏。皇上啊,这些人,用好了,就是我大明的擎天柱。用不好,就是我大明的心患呢。

    嘉靖:用。

    陈洪:皇上英明。关键是怎么用?

    嘉靖:拟旨:着户部左侍郎李辅为巡按御史,巡视辽东。便宜行事。

    陈洪:喳。

    嘉靖:陈洪。

    陈洪:老奴在。

    嘉靖:今儿个太子来请过安了吗?

    陈洪:太子请安后,就回去了。

    嘉靖:太子说什么了吗?

    陈洪:太子再四恳请老奴转奏皇上,说他想看看皇上,想当面给皇上请安。

    嘉靖一声长叹:朕何尝不想吾儿啊!父子舔舐之情,朕也是有啊!但是方士郭方说,上天有言,两个真龙不能相见。朕是不相信,但是朕的长子,次子都相继薨逝了啊!

    陈洪:皇上,为了大明社稷,那还是忍着,不见了吧。

    嘉靖:苦了朕的儿子了!

    陈洪:皇上,皇上。。。

    嘉靖已经发出呼呼的酣睡声。眼角挂着一颗大大的泪珠。

    陈洪给皇上盖好方巾,摇摆着头,叹了口气:官家也不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太古龙神诀〕〔稻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