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护花高手〕〔桃运邪医〕〔王牌神医〕〔茹小果的茹果人生〕〔帝少的替婚娇妻〕〔最强单兵〕〔变身最强之病弱七〕〔神秘帝国之霸王再〕〔龙血武神〕〔九层仙莲〕〔重生之盛世闲女〕〔崛起复苏时代〕〔废柴的飞升方法〕〔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名震诸天〕〔日漫攻略者〕〔最后一个契约者〕〔封天帝尊〕〔八零后咸鱼术士〕〔一世魔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七章 虚虚实实,诡谲人心。
    “全死了。”林平话音落下,场中顿时陷入安静之中,众人面面相觑,虽未目睹现场惨状,但都生出几分兔死狐悲之意。

    还没等众人收拾好情绪,就听得洞外一声鬼啸,随即有人喊道:“洞里几位朋友,可看得痛快,何不出来共饮一杯佳酿。”

    洞中七人齐齐色变,裴家三郎瘫坐在地上,更是吓得战栗不止。

    “林兄弟,如何是好,他们可在洞外埋伏了?”包仁开口问道,众人慌乱间也纷纷看向他。

    勿怪众人惊慌失措,毕竟众人以为林平在场,能预先发现敌人动作,那还尚有时间出洞逃亡。如今洞外之人发声,而众人之前无所察觉,分明是已经被人围困在洞穴之中了。如今若是出洞,怕是要当先遭上暗算。

    林平心中也有几分畏惧,但他毕竟是有胆有谋之辈,知道必须先安定人心,于是开口直言道。“洞外已被人施了手段,隔绝内外,灵识探查不到洞外情形。七鬼差如此诡诈,切莫存了投敌心思。”

    看了众人一眼,见他们若有所思,继续说道。“诸位,若是投身邪修,便是留下性命,此后也只能存身污泥,天下间哪有还有立足之地。还说什么拜入七派,光耀门楣。”

    林平这话一说,包家兄弟立刻面容严肃起来。这两人早被林平看出是有家学的,若是敢投身邪修,莫说振兴家族,还要连累家族蒙羞。

    “林兄弟,不必说了。投身邪修,我兄弟二人誓死不为。”包仁看着众人,说给他们听道。“若是诸位欲降,现在就可以走出去,我就当没认识过诸位。”

    “笑话,你当只有你包仁有骨气么。”李庆拔出剑来,愤恨道。“莫说外面不过是几只人人喊打,只敢在大峡谷这种暗无天日之地找食吃的老鼠。哪怕是妖族修士杀来,我李庆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林平心中暗暗叫好,这李庆虽然跳脱嚣张,但果然是有几分骨气的。

    “阳兄弟,你怎么说?”林平转身逼阳高表态。

    阳高长叹一口气,无奈道:“本以为大道近在咫尺,谁料到竟不过镜花水月。我阳高活了三十余年,你等都不怕死,我又岂会怕了。只是可惜了我的一番心血。”

    “既如此,我等便出去拼杀一番,大不了舍了这一身皮肉。”高庄摸出木桩来,狠厉道。

    林平脸上也是露出狠色,他从怀中摸出贴身的狼毫笔,说道。“诸位,我这笔中有一道火法,凶悍无比,以我之修为祭出此法,练气期内少有人敌。此火法曾助我在练气九层妖修围攻之下,逃得一命。如今不敢说能敌过洞外之人,但也能为我等争取不少时间。”

    众人闻言大喜,只听林平又说道:“只是发动之时,我须全力以赴,不能轻动,诸位谁肯舍身,顶在我的面前。”

    林平话音落下,眼神却是直直盯着阳高。阳高看着林平,脸上露出迟疑之色,既是担忧林平虚言诓她,又不愿意放弃如此良机。

    “林兄弟,可有其他计策。非是在下不愿。。。”阳高话没说完,就被高庄打断。高庄捧着木桩上前两步,走到林平面前,直言不讳道。“要在下舍命不难,你能保证你所言不虚么,这笔中火法当真能逼退七鬼差。”

    “在下练气四层时,便借助此火法力抗练气九层的黄鳝妖修与他手下几位练气中后期的妖修,如今我修为五层,此火法威力更大,逼退七鬼差,在下信心十足。”林平挺直胸膛,指天立誓道。“若有一言虚假,愿横死野外,尸骨无存。”

    “好!那你说,我该如何去做。”高庄等着林平立下誓言,脸色平静下来。倒是阳高和李庆面露哀容。

    “洞里几位朋友,还没商量好么,是一个一个出来送死,还是一起出来送死啊?”洞外又传来鬼啸之音。

    林平对众人吩咐一番,设计妥当,然后哈哈大笑,嘲弄道。“我等商量好了如何送尔等上路。”

    说完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龟盾来,递给高庄,笑道。“拿好了,逃走了之后记得还我。”高庄看了他一眼,接过龟盾拿在手上,说道。“你很不错,算我欠你的。”

    七人这一番商量,也不过半柱香功夫。

    说完握紧龟盾,木桩,当先朝洞口走了出去,其余人连忙跟上,三郎也是从地上爬起来跟上。

    七人出了洞穴,并未遭到埋伏,林平一看,只见百步之外的树林里散列出七人。一人穿着不合身的大绿袍子,坐在树干之上,手上捧着一个人骨做的酒樽,看见七人严阵以待,正在放肆大笑。

    “哈哈哈哈,诸位兄弟,我绿袍说得没错吧,我只是在施了点隔绝灵识的小手段,然后喊了一嗓子。你看他们,吓得战战兢兢,还以为咱们在外面埋伏呢。哈哈哈哈,他们以为自己是筑基修士么?”

    越笑越放肆,看着林平他们七人一脸怒容,一口饮尽杯中鲜血,对着地上一人说道。“老三,你看他们也是七个人,咱们也是七个人,咱们七个人叫七鬼差,你说他们七个人叫什么?七蠢蛋么?哈哈哈哈。”

    树下犹如屠宰场,到处都是散落的残肢断臂,一个侏儒男子,二尺长短,面似婴孩,从一个尸体腹腔中抬起头来,手上拿着一个肝脏,随手丢掉,不满道。“你问我干吗,没看我在找心脏么。”说完又钻进尸体腹腔中去了。

    “二哥,不必问了,这几人我恰好见过。”羽杀君方羽,把玩着手上的青蛙皮手套,接过话来,说道。“那个一脸欠打的模样的,乃是福喜山李家弟子,名叫李若真。那两个白袍的,手段像是碧溪谷包家的。”

    绿袍一脸认真的听着,听道他名叫李若真,不由发笑。“好小子,你怎么不叫李是假。四弟,这小子诓你呢。”

    “小爷乃是山南林平,你且记下了。”林平嘴皮子犀利依旧,不落下风。

    绿袍笑嘻嘻的脸阴沉下来,把手中白骨酒樽往下一扔,阴狠道。“上个骨头这么硬的,被老子拆了他的骨头做了酒樽,这下又可以换一个了。”说完鬼啸一声,绿袍张起,带着重重鬼影,凌空朝着他们七人飞来。

    林平眼神扫过另外的几人,见他们并无相帮之意,不由大喜,传音道。“料理了这小子。”高庄闻言当即面色一狠,上前一步,扬起龟盾,就要硬接这一招。

    林平掌心暗握狼毫笔,灵力喷吐,暗道:就等你这小子送上门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爹地超级宠〕〔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重生医武剑尊〕〔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