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微商〕〔帝道独尊〕〔哈利波特之最后的〕〔九阳星主〕〔证道天途〕〔妻逢对手:苏少晚〕〔千万别惹我〕〔回到明朝当道祖〕〔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权少霸爱:宝贝,〕〔那一只小飞天儿〕〔诱妻入怀:夜少,〕〔木叶起航〕〔嗜血狂龙〕〔妃你不可:狂妄帝〕〔撩婚蜜宠:娇妻别〕〔重生之莽夫英雄〕〔邪王师兄诱萌妃〕〔都市之神话仙尊〕〔超能退伍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六章 从来好事多磨难,历尽艰险也成空。
    “阳兄听到什么了么,”林平传音问道。

    阳高摇了摇头,回道:“只听得外面打斗声渐小,想来快要分出胜负了。”

    林平心想你这听到的,还不如我,心中暗道一声可惜,想着外面众人还在混战。

    于是说道:“阳兄稍等,且让我用灵识探上一探。”

    阳高连忙紧张着问道。“林兄弟有把握么,可别让洞外之人发现有人窥探。”

    林平点头道,“放心,在下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因他元神尚在懵懂之际,曾在女帝画中历练过一遭,因而有了些玄妙之处,灵识探查之时,向来不被炼气修士察觉。

    于是慢慢将灵识伸出洞外,清楚看到洞外乃是两方人马,约有二十余位修士在林中打斗。

    一方人马只有七人,却是将另一方的十多人围在中间。而被围在中间的众人,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林平心中大骂晦气,原来那七人中竟然有两个熟面孔,分明是当日相争的羽杀君方羽和被林平暗算过的老七。这么说来,这七人身份就不必说了。

    定然是声名狼藉,恶名远扬,在炼气修士中凶名赫赫的“七鬼差“是也。

    而场中被七鬼差围殴的十多位修士,看装扮就知道是入谷来寻药的炼气修士。不知因何惹到了这群邪修,因而被七鬼差追杀。

    林平看了眼场中局势,不由暗暗心惊。场中十多位炼气修士,也有四五位炼气后期修为的修士,其余皆是炼气中期修士。但在这七鬼差面前,连反击都做不到,只能左右依靠,自保而已。

    “嘶~”只听得一名修士动作稍慢,被那老七一剑划破气管,当场毙命。

    林平看得暗暗皱眉,虽说修士想来看淡生死,但邪修乃是修仙界人人喊打之辈,若非林平修为不济,早上去一剑一个,将这七鬼差捅个通透。

    “林兄弟,形势如何?”阳高传音问道。

    “洞外乃是七鬼差,正围着十多个炼气修士在打。那群炼气修士聚在一起结阵自保,可惜那羽杀君是个用毒的,那群炼气修士这下怕是一个都走不了了。”林平收回灵识,连忙把洞外情况同阳高说清楚。

    阳高也是大惊失色,他久在城中活动,如何不知七鬼差的凶名。便是以前不知道,那日羽杀君追着众人打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该死,该死,这如何是好。若是被他们发现,我等今日怕是一个都走不得了。”阳高额头渗出汗来,想来是当真不敢对上七鬼差。

    ”阳兄,切莫自乱阵脚,那七人未必会发现我等在洞穴之中,且以静制动。“林平看到阳高慌乱,连忙出言警醒。

    ”林兄弟,多谢啦。“阳高冷静下来,继续说道。”我已经传音叫他们小心过来,若是当真被人发现,我等立刻出洞,朝西面逃去,西面修士众多,只要逃到人群之中,七鬼差必然不敢再追。“

    林平听得阳高所言,不由暗赞,好个祸水东引之策。

    大峡谷东西走向,西面正是十万修士入谷大道,林平等人只要跑上千百里,必然能遇到不少入谷修士。七鬼差再凶名赫赫,又岂敢到十万修士腹心之地。

    ”阳兄弟,林兄弟,洞外究竟何人?“包仁等人从洞内慢慢过来,传音问道。

    林平将情况向众人传音说明,场中七人简直吓得魂飞天外,本以为修仙大道近在咫尺,谁料到路上来了个索命阎罗。其中尤以裴三郎反应最大,一则他久在商会,消息灵通,知晓七鬼差何等凶残。二则三郎年少,又未曾吃过什么苦头,虽然被舅舅宁三送到谷中历练,但众人皆承他舅舅面子,并未让他吃了苦头。

    林平眼神扫过众人,包仁谋而后动,心思缜密,从他透露家传秘道,联合众人入谷之事就知道他是知进退,善决断之人。其弟包恕心性纯白,重义轻死,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棱角。高庄寡言少语,凡是向来以阳高为准,属于少有机心,重情重义之人。李庆虽然跳脱,但也知轻重缓急,更别说此人心中不知哪来的一股傲气,比林平更像个刺头。倒是林平小弟裴三郎,自小在商会历练,油滑世故,又未曾吃过什么苦头,倒是不知心性究竟如何。

    ”阳大哥,咱们这下可怎么办,那七鬼差的恐怖你也知道,万一被他们发现,我等哪里还能有命在。“三郎两腿有些发抖,靠着墙壁说道。

    这话一说,莫说阳高,便是林平也有些不高兴。

    话虽然是实话,但却不该说出来,场中众人,谁不比你清楚形势。这三郎平日里也是伶俐得很,今日遭了大事,却是慌不择言。

    阳高拿眼一横,低声喝骂道:”你想说什么,莫非要我等自缚双手,肉袒出降?“

    三郎这才反应过来,连连摇头摆手,瘫在地上,不敢再多言。

    “诸位,我等疲惫之身,如何能和他们斗。若是当真被发现,我等便往西逃亡。只要跑出千百里,他们就不敢再追了。”林平把之前阳高的祸水东引之计说出,众人这才缓了一口气,毕竟对上七鬼差,当真是有败无胜之局。“在下还有些符篆,且分给各位一张。”

    林平取出七张神行符来,分给众人,再留一张暗扣掌心。

    “多谢林兄弟/大哥。”众人纷纷道谢,毕竟入谷许多时日,大家身上的灵符也都用得七七八八,林平肯在紧要关头给众人分上一份符篆,算是对得住大家的信任了。

    “嘘~”包仁忽然竖起食指,让众人安静。

    众人靠着墙壁等上片刻,李庆终于忍不住,传音问道。“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林平默默将散出去的灵识收回,回道。“全死了。”

    七人一阵沉默。

    。。。。。。

    而此时此刻,林平口中去寻亲子的王朗王道长,正在专心致志的找着坟墓。

    他抬头一看,忽然怔住,口中喃喃道。

    “金光探底,金光探底。”

    只见烈日金光洒在一怪石嶙峋的石壁上,阴影在下方勾勒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倩影,那倩影手指微微指向一处深潭。

    王道长抹了一把眼睛,起了飞剑飞上半空,顺着手势去瞧,终于认定那处深潭。还要再看,那倩影却慢慢变幻,化作一个狰狞鬼怪,似在对他张牙舞爪。

    王道长纵然见识不凡,但也惊出冷汗来。

    御剑落到深潭附近,摸出一只黑色毛笔,往天上一抛,正要接住,只觉心神一阵动荡,心口一疼,毛笔直接落在地上,狼豪笔尖直直插在地上。

    “大凶之兆,大凶之兆。哈哈哈哈!”王道长用手按住心口,脸上却是露出疯狂笑意。“我找到了,哈哈,我王朗找到了。“

    还没笑上一会,就疼得跪坐下来。他紧紧抓住心口,脸上白得吓人,眼中却是红得发黑。一手撑在地上,喘息着怪笑道:”师父,你看到了么,你看到了么,我找到了。”

    他撑着站起,一把扯开道袍。只见他左胸处,血肉无存,空洞洞的左胸,只有几根肋骨横亘。王朗用手扒拉开一根肋骨,低头看着那半死不活的漆黑心脏,自言自语道。

    “你折磨我半生,害我受尽白眼,害我奔波劳碌,害我修为不得寸进,害我无力报恩师之仇。如今,到了此处,你也知道怕了?哈哈!你也有今日么?”

    王朗说完,那漆黑心脏顿时咚咚直跳起来,他伸手一把捏住自己的心脏,用力之大,简直是要把自己的心脏捏得爆浆。

    “你就在我心脏里好好待着,等我该死的时候,自然会带这你一起死。”

    硬挺着站起身来,把道袍重新系紧,喃喃自语道。

    “放心,这时间不会远了。”

    将地上黑色毛笔抄起放到怀里,掏出一柄传讯飞剑来。自嘲道:“本想亲自送宝上山,没料到已经撑不住了,只好求你这女娃一次。”

    将飞剑一抛,飞剑顿时直冲云霄,化作流光向启运城飞去。

    “此地风水甚佳,合该是我埋骨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