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将择夫攻略〕〔月光如水照心扉〕〔终极美女保镖〕〔我的妹妹会时间停〕〔重生小俏娘:摄政〕〔砸中两个亿以后〕〔地球有个极品仙〕〔无敌辣条系统〕〔我是文娱巨星〕〔校草是女生:高冷〕〔恶魔校草,太过分〕〔剩女爱情路〕〔神道帝尊〕〔诸天破壁人〕〔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快穿:男神又苏又〕〔超品巫师〕〔我的世界编辑器〕〔探天而行〕〔召唤战姬的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二章 入十丈红尘,知贪嗔痴苦。
    一行八人远远逃走,只听得身后打斗之声不断。

    逃出数十里路,众人相视一眼,忽然放生大笑起来。

    “诸位,此地不宜再留了。七派收徒之期也不过大半个月了,我等暂且回城修养,顺便把手上的矿石出手。如何?”林平开口说道。

    “好。”众人看了看,皆是同意,毕竟此番虽然收获颇丰,每个人都得了不少矿石。但损失也是不小,阳高负伤,高庄失了灵器,林平也丢了不少灵符出去。再加上刚刚逃出生天,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需要好好休整一番了。

    “那七位,我等回城之后,各自备好丹药,灵器,符篆。等到七派发下任务之日,约在城中翠楼相聚。如何?”阳高说道。

    “阳大哥思虑周全,我等便约在那日上午相见。”众人纷纷称是。

    于是一行八人,重回旧路,沿着记号,一路回到当日跳下来的林子里。

    “诸位,随我来。”包仁朝众人拱拱手,当先一步,带着众人到了一处石壁处。石壁上藤曼横生,包仁抓住一根藤曼,笑道:“诸位,沿着藤曼往上爬,便是洞口了。这藤曼便是洞口处的藤曼长过来的。”

    说完直接抓住藤曼,爬了上去。

    众人也不多言,一人抓着一根藤曼,紧紧跟在他身后。

    爬了数百丈高后,头顶都是浓浓雾气。

    “大家缠在一起。”包仁拿出一圈绳索来,从上到下,众人依次缠在手腕上。

    又爬了几百丈高,包仁的声音的从上面传来。“到啦。”

    果然到了之前跳下来的洞口处,众人在洞口休整片刻,然后穿过黑黢黢的洞窟,再爬上来,总算从岩石裂缝中脱身出来,结伴回城。

    。。。

    林平回到城里,先去城中酒肆拎了一壶灵酒,这才回了私宅。

    坐在房间里,把储物袋的物件全都掏出来,耐心的整理家当。

    首先是符篆,此番入谷,水行符用了两张,送出去两张,还有四张剩下,神行符用去不少,只有两三张剩下,隐身符和狼毫笔中的火杀符还留存着,并未使用。

    然后是丹药,出城前出手了三瓶筑基期的丹药,还有九瓶剩下,祛毒丹还剩半瓶。另外则是买来的练气中期修士修炼用的归元丹五瓶。

    身上的武器则是狼毫笔,龟甲,鳄鱼皮甲,以及一柄火系飞剑法器。

    功法有恩师传下的一气心经,专门用来养练灵力。另外则是李沐风身上得来的赤木离火心决和一门雷法。

    杂物则是百多枚灵石,灵材铺里买来的《灵物全书》,师兄代恩师传下的《符法大全》,和师父留下的法术书和一些修炼心得。

    最后的当然是这次大峡谷之行的收获啦。

    得了百多枚矿石,皆是炼器的好材料,出手之后,大概可得三千多枚灵石,足够弥补林平此次花费。

    除此外,还有“芷草兰花”灵草药四株,被他连根挖来。

    当然了,还有林平最喜欢的四只小雀鸟,一出来就喳喳叫个不停,林平欢喜地给他们喂了些草籽清水。

    林平看着桌上众多宝贝,不由大感欣慰,仿佛仓鼠攒满了过冬的栗子。

    忽然拍了拍自己脑袋,摸出一个酒葫芦,拔开塞子,看着几只小蝌蚪在里面悠哉游哉地划水,不由暗暗皱眉。

    这群小蝌蚪着实麻烦,要不就喂了雀儿,省得老子操心。算啦,看它们这么傻,留它们一条狗命,等它们日后给我打工吧。

    林平把家当收起,往榻上一躺,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第二天,林平精神抖擞地出门。

    在城北各处灵材铺子里,分别出手十多次,将手上矿石全都压价出手,半天功夫就得了近三千枚灵石回来。

    由不得他不小心,七派收徒愈近,城中又涌入好多搏命的修士的,如今城中当真是龙蛇混杂,秩序混乱。这三千枚灵石,抵得上练气后期修士一年辛苦,若是不小心泄露出去,怕是今天晚上就有几十号人要来关顾他的小院子。

    。。。

    大峡谷,无虑河。

    王朗王道长坐在大石头正在长吁短叹。

    “我不是说此事事关重大么,怎么就来你一个人?”王道长拍着石头,不满道。“我才多少年没回山,师徒一脉落魄得只能派出一个弟子来了?”

    一个黑衣女子,俏立在王朗面前,神色不满道。“师叔你常年在外探险,不知道如今形势危急,掌门师叔知道你到了城外,特意派弟子迎您回山。”

    “什么?”王朗王道长大吃一惊,急切道。“掌门师兄不是让你来探查此事的?”

    “正是。”女子朝他点点头。

    “糊涂。”王道长气得站起,指着山中方向,大骂道:“此事何等重大,我追寻十多年,终于查出遗迹就在大峡谷之中。如此大事,他竟然视若无睹?我不惜隐藏踪迹,在此地经营数年,这才终于找到入谷小道,你们竟然全不在意?”

    “师叔这话不是第一次说了。莫说掌门不信,连我也是不信的。”那女子冷眼看他,开口反诘道。

    王道长面色羞红,气愤道:”谁知道大河底下竟然是个空冢,害得老道在那白费了许多功夫。”

    “何止是师叔,掌门派出的门中十八位少年俊才不也是陪你消磨三载。”那女子得势不饶人,言语越发尖锐起来。“所以这次掌门师叔,只是让我请你回山修养。”

    “徐茂才,你就这么教女儿的?”王道长羞愤不已,只好隔空骂起了女子他爹。

    “师叔,你再敢对我父不敬,那就休怪做师侄也对你不敬了。”女子把柳眉一横,回击道。

    “呵呵!师兄也不信我了么?”王郎落寞一笑,看着女郎,无奈摇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王朗也有这么一天,竟然被一个小娃娃当面训斥。”

    “你回去吧。告诉掌门师兄,我王朗一定会寻到遗迹,到时候,我倒要让你们看看,我王朗究竟本事如何。”

    “师叔。”那女子还要再劝。

    “不必多说,我王朗今生若是寻不到遗迹,死也不得瞑目。”王朗大手一挥,背过身去。

    女子无奈,只得告退。抛出一柄代步飞剑,说道:“侄女会在城中主持派中收徒一事,师叔若是有事,还请传讯于我。”

    “不必了,我王朗比你多活几十年,还不至于求到你这丫头。”

    女子无奈摇头,御剑破空而去。

    “呵!王郎啊王朗,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女娃儿,你也要这般置气。“坐在石上摇头叹气,看着手上跋山涉水,开石挖河的老茧,气愤道:“你这老匹夫,修行百余年,毫无寸进,仍困顿于筑基期。”

    他从石上跳下,落在河边,指着河中倒影,怒骂道:“内不得压服世家,外不能扬名七派。蹉跎百年光阴,如今修为连二十多岁的娃娃都比不过。你这老贼,到底何用,当真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他跳进河里,狠狠打着水面,披头散发,大喊大叫,有若疯狗。

    “呜。呜。”他一屁股坐在水里,忽然放声大哭。“师父,徒儿无用啊,无用啊。你的仇,徒儿报不了啊,报不了啊。我没用啊,没用啊。”

    以手掩面,嚎啕大哭不止。

    天空间下起雨来,哗啦哗啦,洒在小河上。

    雨幕中,王朗抬起头来,双眼通红,咬牙切齿。

    “只要找到妖帝遗迹,就能找到天下至宝。到时候,师兄有宝物相助,一定能报此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找到,我一定要找到。”

    “我要去找,我要去找,我要去找到它。”王朗呢喃两句,从水里爬起,跌跌撞撞,朝着那日他们走过的小径。

    ps:

    入十丈红尘,知贪嗔痴苦。

    入十丈红尘,知贪嗔痴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