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丈光赠你〕〔灵植巨匠〕〔锦鲤少女捉鬼日常〕〔全职选手〕〔重生四七:无良军〕〔婚婚欲恋:亿万娇〕〔修仙小农民〕〔私密健身师〕〔爆萌宠妃:邪帝,〕〔嘿,魔法师〕〔都市阴阳仙医〕〔重生青春年代〕〔笙歌入九霄〕〔末日暗世之未来的〕〔非是故人来〕〔风起涟漪〕〔影帝,我宠的〕〔平行绝爱〕〔仙君,你家桃花好〕〔天才妹妹炼金日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四章 出城探险,八人小队。
    李季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他张开眼,仔细看了看,没看到那个恶婆娘,不由长吁一口气,庆幸自己留下一条小命。

    从地上起身,摸了摸身上,脸色不由一变,身上的储物袋还有其他的一些灵物都被人摸得一干二净。

    我可真是倒霉,这才几天,都挨了好几次揍了。

    摸着半肿的脸颊,一路走到好运楼。李掌柜连忙出来把他迎到楼里,拿来上好灵药,一边敷药,一边问道:“季承公子,这是怎么了。路上遭了恶徒么?”

    李季承咧着嘴,一拍桌子,骂骂咧咧道:“李掌柜,你还好意思问我,昨天我从你这儿拿了灵石才出门,就被一个黑衣人堵了。问我身上的灵石哪来的,我打死不说,她就一直揍我,把我在巷子揍得半死。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城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守备队全是瞎子么?“

    ”哟!公子,您可受罪了。可那灵石,我就是随手在前面拿的啊。公子,这灵石我真没动手脚,我坑谁也不能坑您啊?“李掌柜连忙撇清道。

    ”李伯,您是自己人,我能怀疑您么。我这一醒来,就来楼里,就是生怕那恶徒来找您的麻烦,特意和您说一声。我挨顿揍没事,楼里要是少了什么宝贝,那损失可大了。“李季承大大咧咧道。

    “公子您这话真是仁义。我这就去查下昨日进账的灵石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公子您先回宅中养伤,我晚上再去找您。“说完就派人去查去了。

    “查到了一定要和我说,本公子非给她好看不可。“李季承放了两句狠话,叫了两个小厮送他回宅中。

    。。。

    。。。

    林平一身天青色劲装,戴着斗笠,拍了拍放养在后宅里的毛驴,毛驴顺从地跟在他身后。等到出了宅子,林平挥袖关上院门,翻身上驴,毛驴便慢悠悠地往着北城门去了。

    穿过人流,走过大道,林平这一人一驴混杂在人群中,也算是有些显眼,毕竟骑驴的不多。等到了城门处,别人骑着妖兽骏马,风一般地出了城门,林平却是慢慢悠悠地晃了出去。

    出了北城门,再往东去百余里,便是闻名遐迩的灵物大峡谷。出城的修士大多是往那儿去。

    林平骑着毛驴出了城,却是径直往西走。走上半个时辰,林平就能看到远处的万壑群山。在白日里,那郁郁苍苍的群山更是雄浑壮阔,看着那苍茫林海,更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哈!“林平看着不远处的群山,怪笑一声,仰头倒在驴背上,盯着天上白云,倒像是回到了当初在路上的时候,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躺在驴背上笑看白云苍狗。

    行到山脚处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了。

    林平下了毛驴,在林子找了空旷处,去溪中捉了两条鲜鱼,起了篝火,有滋有味地烤了起来。至于毛驴,正在林中撒欢呢。

    林平吃干净两条鲜鱼,拍了拍手,把手在驴毛上抹了抹,然后摸着它脖颈,低头凑近,笑道:“相伴数月,终有一别,这一路有劳你了。“

    毛驴冲着他喷了喷气,歪着头,拿头去蹭他的肩膀。

    ”好啦!这深山才是你去的地方,我,也要去我该去的地方。“侧身让过毛驴,张开手掌露出一枚丹药来。

    笑道:“在城里给你找了枚启智丹,店家说,兽类吃了会聪明许多。你若是有修行资质的,说不定就有机会踏入修行之境。便是没有资质,也能让你聪明强健。“

    毛驴伸出舌头,舔下他掌心灵药,还想用舌头去舔他脸。

    林平站直身子,眼疾手快把住它的脑袋,笑道:“这可使不得。“然后低头贴在它脑袋上,低声道:”伙计,我该走了。“

    摸了摸它的鬃毛,松开双手,露出一个笑容,篝火映衬下,尤显灿烂。倒退两步,退入黑暗中,转身从怀中摸出张神行符,拍在身上,使出“御风术“,朝着东方,几个起落,就跑出了好远。

    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驴叫,林平嘴角向上。

    ”大峡谷,我来了。“

    灵雾大峡谷横亘数万里,深有百里,谷中常年雾气弥漫,筑基修士也不敢轻易入内。每三年,便有飓风自东海而来,吹散谷中雾气。

    此刻,数万里外的东海飓风才刚刚登陆。

    月夜,大峡谷旁的一处河道旁。五六人正围坐在一道篝火旁,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浓雾弥漫的峡谷,一边讨论着什么。

    三郎无聊地拿着树枝捅着篝火,不一会儿就起身走动,四处张望。

    ”三郎,你约的那个画符师还没来么。“人群中走出一个身高九尺的昂扬大汉来,开口询问道。

    三郎还未来得及开口,那大汉又开口道:“三郎,你与此人约的什么时间,我等都已将行程商量完了。“

    三郎挠挠脑袋,无奈道:“我已经和平哥说清了宿营地点,他说晚上回来寻我们。“

    ”这小子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修士乜着眼说道。“还要我们队长等他,真是看不清自己身份。怎的不学学三郎,大早上就到队长院子外候着。“

    三郎面皮微涨,心中又羞又怒。

    大汉扬了扬手,那年轻修士立刻闭嘴。

    ”不过些许小事,何必多言。他既然敢深夜独行,想必是有几分本领的。若是有本事,那我阳高又岂会没有容人之量。“拍了拍三郎肩旁,肃容道:“三郎是宁老哥的子侄,也就是阳高的后辈,你们给我小心些说话。“

    “嘿嘿!是。队长。”年轻修士面上惶恐,心里却是得意。他与这阳高相处数载,自然晓得这阳高话中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呵斥他是假,容人之量是假,什么子侄后辈,自然是告诫这三郎的。

    “来者止步。”河道一个高个修士从暗处走出来,出口道。

    林平也从暗处走出,手上还握着什么,笑道:“在下林平,正是与诸位约好同行的画符师。路上遇到些麻烦,迟了片刻,还请阳队长海涵。”

    “林大哥,你可算来了,担心死小弟了。”三郎看到林平连忙招呼道。

    阳高也开口道:“既然林兄弟到了,还请过来商谈。高老弟,你也回来吧。”

    “好。”林平笑着应了声,然后扯了扯手上绳索,拖着一条翻白眼的黑鳞死鱼走了过来。

    死鱼压在河道旁的草地上,一路沙沙作响。篝火旁本来坐着六人,看到如此景象,纷纷站了起来。

    三郎也是吃惊不已,连忙上前接过绳索,看着地上死鱼,吃惊道:“林大哥,你路上还顺手宰了条黑鳞鱼?”

    林平笑了笑,说道:“本来能早点到的,结果被这畜生缠住,只好料理了他,再来此地。”

    场中顿时安静下来,个个拿眼去看阳高。

    林平也笑着看向他。

    少顷,阳高轻笑一声,道。

    “林兄弟,果然实力不凡,难怪敢月夜独行。如此实力,此番探查大峡谷,林兄弟还要多出些力气。”

    他这么一说,场上众人都暗出一口气来。

    这林平上来拖着一条妖鱼,未必没有下马威之意。不过阳高乃是众人中唯一的练气七层修士,隐隐是众人之首。他既然开口称赞,分明是顾全大局,果然是如他之前所说有容人之量。

    林平哈哈一笑,向众人做了个揖,说道:“在下路上耽搁,有劳诸位久候,在此给诸位赔礼了。听说这妖鱼味道鲜美,便请诸位喝份鱼汤。”

    林平也不是无理之人,也不愿与众人闹僵。只是初来咋到,偏又惹到了这阳高。若是还不显露出几分实力来,等到这阳高在众人中地位稳固下来,岂不是要任他揉扁搓圆。

    至于林平所说的路上遇到些麻烦,自然也是真话,路上便是被这妖鱼缠住,林平直接拍了张水行符,然后凭着鳄鱼皮,直接近身用狼毫笔把这妖鱼一笔捅死。

    本来是把这妖鱼尸身收在储物袋中,听到那阳高言语后,这才直接把尸身拿出来,直接拖着尸身露面,然后被藏身暗处的高姓修士发现。

    阳高和林平都是知晓轻重之人,两人各让一步,场中气氛这才融洽起来。

    “林兄弟,这两位乃是我袍泽兄弟,高庄,李庆。”众人围着篝火坐下,阳高便介绍起了他两位同僚。

    高庄乃是方才叫破林平行踪的高个修士,练气六层修为,比林平还要高上一层,怀里捧着一截木桩,面无表情地朝林平点了点头,便算是认识了。

    李庆乃是之前跳得欢的那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修士,练气四层修为,腰间挎着柄飞剑灵器,朝林平昂了昂脑袋,算是打了招呼。

    “三位我早见过了,昔日我入城之时,还是阳兄为我制作的身份木牌。”林平眼神扫过二人,微微点头,最后看向阳高笑道。

    “难怪林兄弟有些面熟,我还以为是我看错。”阳高也有些没想到。“这两位同道是包仁,包恕,乃是同胞兄弟。”

    林平看向这二人,微微点头示意。这包仁包恕倒是长得相似,皆是白衣白面,一人练气五层,一人练气四层。而且林平也曾见过这两人,林平正是那日在城中茶楼听得兄弟二人密谈,才知晓七派及邪修之事。

    “这位乃是王朗王道长,道长一手堪舆地术,此番探查还要仰赖多多。”说完朝着他微微拱手。

    林平闻言,总算晓得原来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宝贝儿,连忙也拱了拱手。

    王朗年约四十,一身黄色道袍,蓄着一把长须,修为也有练气五层。朝着众人拱拱手,摸了摸长须,笑道:“此乃互助互利之事,贫道定全力而为。到时候贫道探查地下灵脉,还请诸位同道帮衬左右,免得贫道被妖兽一口吞了去。”

    这老道诙谐幽默,众人都被他逗乐。

    “诸位,明日寅时,我等现在是在距启运城三千里外的无虑河道附近。此地有一小道,路上少有妖兽,可直入谷中。此道少有人知,明日还要有劳两位包兄弟带路。“阳高忽然掏出一副地图,指着地图安排起来道。

    ”明日我兄弟二人带诸位入谷。“包仁点点头,郑重说道。“不过也请诸位发下毒誓,此事不得泄露出去。“

    阳高点点头,郑重说道:“诸位,丑话不妨说在前头,我等在此立誓,我等此次探查所得,一丝一毫不得泄露旁人。路上所得,众人见者有份。“

    阳高,高庄,李庆,包仁,包恕,王道长,林平,裴三八人齐齐点头,同时发下毒誓来。

    毒誓发完,众人难得放下戒备来。

    ”入谷之后,我等一路探查灵脉及地势,务必探清灵草可能生长之地,以及谷中的一些小道,暗河。“阳高看着王道长说道。

    ”阳兄弟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王道长微微颌首。

    林平看着阳高不动神色的掌控住场上局势,不由暗暗警惕。

    ”入谷之后,谷中妖物,皆由我兄弟三人出手料理。两位包兄弟护持好道长便可。“阳高顿了顿,看向三郎。”至于三郎。“

    裴三郎正在那边料理着鱼,张着耳朵听着,连忙开口道:“舅舅已经将‘迷镜‘借给我了。“

    原来宁三家中有件宝贝叫做‘迷镜‘,虽然是件灵器,但效用却是不俗。这宝贝能生出一团迷雾来,掩盖踪迹,隔绝灵识探查,在这浓雾弥漫尚未散开的峡谷中,堪称好用。

    “好!”阳高拍了拍手,看向林平,笑道:”林兄弟,此次入谷,可备了什么。“

    林平笑了笑,从怀中掏出八张神行符来,笑道:“诸位,你们都知道,我是位画符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