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醉蒙蒙〕〔文字瞳〕〔本妃护驾,殿下快〕〔重生一股泥石流〕〔公元5019〕〔含苞待宠:帝少的〕〔斗罗大陆之十劫〕〔傲天圣帝〕〔医王心尖宠:风华〕〔王牌兵王的同居美〕〔DNF之瞎神主宰〕〔烈火麒麟〕〔封少的掌上娇妻〕〔姝途同贵〕〔限制级巨星〕〔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绝品神医〕〔龙刺兵王〕〔重生之无节操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章 好爹好爷,搭桥铺路。
    “秋雨,你不日就要入门,来,你我再饮一杯。”李伯楷举起酒樽,冲着李秋雨哈哈笑道。

    “日后有劳师兄多多照拂。”李秋雨也不多言,双手捧杯微微示意,一饮而尽。

    “你我二人同源同血,我视你为亲弟,焉能不照顾你。来,你我同塌相坐,同桌而食。”

    陪坐在身旁的小婢连忙膝行退后,让出空位来。李伯楷动了动身子,让出一个身位来,还用手拍了拍。

    李秋雨见状不由有些踟蹰,只是对方一番好意,实在不好推辞。李伯楷等得久了,不由皱起眉,心中暗道: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还没入派就如此作态。要是日后修炼有成,岂不是第二个李沐风。要不是看在你爹脸上,少爷我今天能给你好脸色?

    幸好身后的婢女香香伶俐聪明,捧了杯酒递到李秋雨面前,暗暗给了个眼神。李秋雨也是聪明之人,连忙捧了杯移步上前,笑道:“方才有些醉酒,还请师兄莫怪。”说完又是一饮而尽。

    李伯楷等他喝完,这才起身抓住对方手臂,拉到身边坐下,笑道:“秋雨你果真豪爽,我一见你就知你志向高远。当日家主说要让你入派,我当场就请缨送你下山入城。”

    李秋雨听得此言,心中暗骂:我在福喜山呆了快一年,怎么不见你高看我一眼,我爹因荆江之事被派中责罚时,怎么不见你出声。今日如此殷勤,当我三岁小子不成,这般哄我。

    于是连忙摆手道:“师兄高看我了,高看我了,乡野小子,愚钝无知,愚钝无知。师兄出身世家,仍然如此勤奋修行,如今贵为筑基修士,仍是不骄不躁,实乃我辈之楷模。师弟心中仰慕,日后还要仰仗师兄照拂。”

    说完露出一副心悦诚服地模样,心中却是暗自嘲讽道:若非李沐风横死山南,能轮到你出头?看你是家主长孙,受家主器重,才陪你说些好话。不然就你这嚣张跋扈的东西,要不是有个好爷爷,我能忍着坐到你旁边?

    两人同桌而食,把臂相谈,惺惺作态,对面的婢女香香都看出二人的做作,只好低头忍者笑意。

    “秋雨啊,日后入了派中,诸多规矩,若是有不懂的,尽管来问师兄。”李伯楷吞下一口甘笋,摆出师兄的派头教训道。

    “哎,师弟一定唯师兄马首是瞻。”

    “当然啦,派中许多弟子身份尊贵,个个手眼通天,你入了派之后还要小心些,别惹到不该惹的人,不然师兄也保不住你。”

    “嗯,师弟一定谨言慎行,不给师兄添麻烦。”李秋雨忍着火气说道。

    这家伙当真靠不住,既然你保不住我,那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老大,还摆出这种派头来训我。

    李秋雨越想越是火大。

    这顿饭吃得两人心中都是有些火气,等到时机到了,李伯楷随口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他本就是狂躁易怒的性子,难得今日如此春风细雨地说了许多,谁料人家还一副不领情的样子,这火气就有些压不住。心中有火,于是直接甩手走人。

    李秋雨假惺惺的送到三楼楼梯处,看他走得远了,于是冷笑一声,“这三代子弟真是一个不如一个。”

    带着婢女香香和明珠正要离去,却被小二拦住。

    “客官,承惠七十七枚灵石。”那小二不知从哪摸出一块算盘来,敲得乒乓作响,然后张口吐出这句话来。

    原来那李伯楷说走就走,竟然连帐都没付。

    “什么?”李秋雨眉头皱起,脸色难看得不行。

    “承惠七十七枚灵石。”那小二也是有修为的,更难得的是胆子大,而且这事情他见得多了。于是把算盘一收,只不冷不淡地重复一句。言语中分明把李秋雨当作吃白食的了。

    李秋雨险些牙都咬碎,只觉得当着楼上众人,脸面都丢尽,心中大骂李伯楷十八次,然后愤愤地掏了灵石。

    那小二收了灵石,还不忘喊一声:“承蒙惠顾,客官下次再来。”

    回到城东李家大宅,李秋雨仍是愤恨难平,看了眼怀中的储物袋,又是心疼起来。

    山南贫瘠,他可不比那些世家子弟,这袋中的灵石都是他一个子一个子的攒起来的啊。

    身后两个婢女,看他脸色难看,也不晓得如何安慰,只好亦步亦趋,紧紧跟在身后。

    进了房门,李秋雨还没来得坐下,就看到他爹静坐在榻上。立刻激灵一下,就像兔子见了老虎一样,正要请安,就看到他爹摆了摆手,让身后的两个婢女退了出去。

    等到房门闭上,李佰陆这才开口道:“听说你才来一天,就和三代子弟们弄出矛盾。”

    李秋雨正要开口辩解,李佰陆只是横了他一眼,他就连忙跪下,不敢说话了。

    “这也是难免的,他们排着队地等着入派名额呢,结果看到你一个远得不能再远的旁支子弟直接拿了名额,自然对你敌视。”李佰陆继续说了下去。

    “只是这个名额是我替你挣来的,拿得理所应当,拿得名正言顺,你不必估计那些纨绔膏粱的想法。等你入了派,你看他们还敢不敢给你脸色。等到你成了筑基修士,到时候,家主也要拉拢你我父子。”

    “是。孩儿明白。”李秋雨抬起头来,认真答道。

    “嗯。这才像话,有点我当年的样子了。”李佰陆难得对他露出些许笑意,赞许道。

    李秋雨闻言也是感动,“父亲,山南之事,如今了结了么。”

    “嗯,你也知道,那日方长老带着执法堂弟子到了山南,为父就被拘禁回派中了。等到执法堂堂主查明经过,便给为父判了个不轻不重的判罚,让为父去看守矿脉一年。如今一年已过,为父便恢复自由了。听家主说你在城中,为父便直接来寻你了。”

    “爹爹为孩儿辛苦了。”李秋雨顿首道。

    “不必如此,也是我没料到竟然是方长老带人来,若非有他暗中施压,我也不必在矿脉枯耗一年。”李佰陆感慨道。

    “那方长老是特意为李沐风来的?”李秋雨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他是李沐风的师父,所以这一年也不算是冤了。”李佰陆毫不在意地说道。

    李秋雨倒是完全沉默下来,毕竟此事实在不光彩,只是他实在没有立场去说什么正义之类的话,或者说他还没能像他爹一样面白心黑。

    “起来吧。我问你,什么时候到的福喜山,还有,怎么又多了个婢女。”李佰陆换了个话题问道。

    说到这个,父子二人都轻松起来。

    李秋雨起身坐下,笑道:“城中不是大乱么,恰好遇到明珠,她刚失了亲人,一无所靠,我便收在身边调教了。至于福喜山,却是家主派人到家中来请的,我便将家事托付给了管家,带着两个婢女来了。”

    “嗯,李峰会毕竟一家之主,还是有几分信用的,我虽然被罚,但他倒是把你安排妥当了。”说起当代的李家家主,当着李秋雨的面,并未显露出什么尊重,反而随口点评起人品来。

    李秋雨心里也不知什么感受,以前虽然和父亲不亲近,但心中却是景仰的。如今虽然亲近起来,却发现父亲的形象未必算得上正面。

    “父亲还回山南么?”

    “你还不知道么,方长老正在那边和恶蛟斗得厉害,我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自找麻烦。”李佰陆似乎有些意兴阑珊,随口解释一句。

    “罢了,你就在城中候着吧,等到初秋,七派收徒之时,你入了派我们再说吧。”

    “是,父亲这是要去福喜山么?”李秋雨连忙起身相送。

    “嗯,去找李峰会谈上一谈,总得给你找个像方长老那样的好师父。”随口说了两句,就要离开。

    “对了,七派收徒之际,向来是城外邪修肆虐之时,你近来少些出城。“说完就直接离开。

    李秋雨等他走了,这才回到榻上,就看到踏上放着一个包裹,他打开一看,里面放着近百枚灵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稻香〕〔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