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书瑾烟〕〔养尸家族〕〔无相进化〕〔隐婚契约:夜帝的〕〔同时穿越了99个世〕〔农女种田:山里汉〕〔农女有毒:王爷,〕〔古镜奇仙〕〔第一宠婚:顾先生〕〔逆天狂妃:禁欲王〕〔天神学院〕〔我的时空旅舍〕〔时空万界临时工〕〔末世的方舟〕〔我真的是游戏大神〕〔农女水灵灵:爷一〕〔金屋藏娇:妃常冷〕〔重生八零小军医〕〔我成了冥界首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九章 七派收徒,早做准备。
    初夏时分的夜里还是有几分寒意的,于是等到朝阳升起,月夜里的寒意便化作了清晨的薄雾和柳枝上的露水。

    清晨的露水带着微微凉意打在林平脸上,一下子就把他惊醒。他随手擦了擦脸,把有些湿意的长衫换下。

    净手,刷牙,洗漱。

    忙完这些的时候,整座启运城已经完全喧闹起来了。

    食物的香气混杂着小贩的叫卖声,在朝阳的初辉下,透过宅子的小墙和门板传到林平的感官里。

    这时候,刚刚起床不久的林平又有了几分恍惚,思绪回到了十六岁彭城那年。

    他知道自己这是想家了,于是自嘲地笑了笑,正了正衣冠,出了宅门。

    推开门,食物的香气更浓烈了,小贩们的叫卖声更近了些。林平顺着香气转了两道弯,然后他就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转两个弯就到了一条美食街。

    于是他安步当车,手上揣着碎银,脚下踩着树影,一个店一个店的吃了过去。

    这条美食街上的店面都很小,像是民居里小房间改造出来的,所幸味道颇佳。

    从街头到巷尾,煎饺,小笼包,稀粥,油条,馄饨,年糕,糯米糍。这一顿暴饮暴食,林平吃得过瘾。

    吃饱喝足,林平便晃晃悠悠地上街了。在锦春楼对面的茶楼大厅里,点上一壶灵茶,细细品味了起来。

    锦春楼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王掌柜脸上的笑,林平坐在街对面都看得分明。

    看来风波真的是过去了,他心中想道。

    这时一阵嘈杂声传入耳中,林平并未扭头,只是把耳朵支了起来。

    “那七鬼差当真又出来兴风作浪了?”这是个年轻些的声音。

    “嗯。前些日子七鬼差在灵雾大峡谷外围杀了一个采药的五人小队,被一个散修在高处看见。”这是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年纪了。

    “那七鬼差前两年不是踢到铁板,死伤惨重么,怎么这才两年又出来露头了。”

    “那当然是因为七派要收徒了,七鬼差这才露头准备杀人喝血。”那嘶哑的声音仍旧是淡淡的。

    “哼!这群邪修当真无法无天,城中这么多守备,长老会也不派人去管管。”一声闷响,林平眼角余光看到那少年郎一拳砸在桌上。

    “守备修士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且不说守备修士练气中后期的修为未必打得过城外的邪修。便是打得过了,人家凭什么出城拼命,凭每月发下的二十枚灵石么。”年长些的修士语气仍是淡然。

    “哥,守备修士有城中长老会做靠山,随便到七派请个筑基修士出来,不就成了。难道真像大哥你说的那样,城外那群邪修的靠山就在长老会里,就是七派中人。”那少年郎仍是不忿,压低着声音询问道。

    “闭嘴。”年长些的修士一把扯住年轻修士,扔下一块灵石就往外走。

    林平捻着杯子看着这兄弟二人离去,脸上露出疑惑神色,沉思道:七派收徒是怎么回事?那七鬼差就是邪修么?

    多想无益,不如直接去问。

    招手让小二过来,笑道:“你可知七派收徒之事?”

    小二连忙点头,但却是说起另外一件事,“客官也知道,城外百里有一道天堑,深有数十里,宽有数里,自东向西,横贯万里。”

    林平点点头,打断道:“我知道,灵雾大峡谷嘛,灵雾修仙界的名号不就这么来的嘛。”

    “对。”小二连忙奉承一声,继续说道:“峡谷常年雾气弥漫,便是筑基修士也不敢轻易入谷。只有每隔三年的夏季,东海海域海风入谷,自东向西,才能吹散谷中迷雾。”

    林平扬了扬眉,不解道:“为何是每隔三年,再说东海距此何止十万里,十万里之外的海风竟然能吹散大峡谷的迷雾?”

    “哎。客官我也是听人这么说的嘛。”小二一脸无奈,继续说道:“听说东海那边环境恶劣,每隔三年便有一场飓风上岸,这飓风吹到峡谷里,可不就吹散我们这边的薄雾了嘛。等到一个月后,海风减弱,迷雾重生,峡谷又是危险之地了。”

    “七派收徒与这大峡谷关系密切?”

    “客官猜对了。七派收徒便是由此而来,七派在城中发布入派所需灵材,城中修士便入大峡谷收集灵材用作入派束脩。啧啧,到那时十多万练气修士一齐入谷,那场面简直要吓死人。”

    林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付了灵石,再抛出一枚灵石到小二怀中,笑道:“多谢解惑。”

    小二熟练地收下灵石,露出讨好神色道:“客官您慢走。”

    不一会儿,林平已经在城中的中人商会了。

    找到了脸熟的三郎,林平直接说明来意,询问有关七派收徒的讯息和城外邪修之事。

    “小叔找我何事?”三郎一开口,林平就险些喷出一口茶来。

    “三郎,我和宁三哥还有你,咱们各论各的,我只比你大个两岁,千万别这么叫我。”林平把茶盏一放,连忙说道。

    三郎心中也不由窃喜,总算不用平白多出个长辈来。

    “三郎,你们这中人商会可有关于七派收徒和城外邪修的资料?”

    “平哥儿稍等会,我这就去商会里问问。若是有资料,我这就拿给你。”说完他就往回走,准备问人去了。

    林平茶还没喝完,三郎就拿着两个玉简来了,把玉简往桌上一放,得意道:“平哥儿,这两个玉简一个存写了七派近百年来收徒要求,以及收录之人。另一个玉简则是近百年来,城外凶名赫赫的邪修之人以及可能身份。这两份玉简都是我拓印下来的,平哥儿你直接拿回去就成了。”

    林平拿起玉简,灵识探入其中,略略扫过其中内容,心中十分满意。“有劳三郎你了,拓印玉简费了多少灵石,我拿给你。”

    “嗨!平哥儿别和我这么客气,日后小弟说不定也要求到你头上。”三郎大大咧咧,直言不讳。

    林平不由失笑,三郎如此坦言,他只好收起灵石,笑道:“三郎既然这么说,那我也不多言了,过几日找你喝酒。”

    林平拿着玉简出了商会,往城北的私宅里走。一路经过朱雀大街,再穿过小巷,终于回到家中。

    “珠儿妹妹,你在看什么?”朱雀街一座酒楼三楼,李伯楷李秋雨二人相谈正欢,李秋雨身后的婢女香香顺着另一个婢女的视线问道。

    “没看什么。”珠儿姑娘连忙扭过头来,收回视线,搪塞道。

    香香顺着她的目光,只看到街上人来人往。没奈何,只好略过此事。

    珠儿姑娘给李秋雨添完酒,又忍不住回头去看街上。若是林平能抬头看上一眼,想必能认出这珠儿姑娘便是山南相识的明姑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