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书瑾烟〕〔养尸家族〕〔无相进化〕〔隐婚契约:夜帝的〕〔同时穿越了99个世〕〔农女种田:山里汉〕〔农女有毒:王爷,〕〔古镜奇仙〕〔第一宠婚:顾先生〕〔逆天狂妃:禁欲王〕〔天神学院〕〔我的时空旅舍〕〔时空万界临时工〕〔末世的方舟〕〔我真的是游戏大神〕〔农女水灵灵:爷一〕〔金屋藏娇:妃常冷〕〔重生八零小军医〕〔我成了冥界首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四章 屠刀在手,命不由人。
    半月后,林平请人去往中人商会去信,信中言及为谢宁三半月前奔走之事,特意在城北锦春楼中设下晚宴,请宁三及三郎赴宴,时间便是在三日后酉时。若有不便,可回信细谈。

    三郎本在商会一楼接待客人,接了请柬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央了会中相熟的朋友暂代他在接待客人,便捧着请柬精神百倍地往他舅舅宁三家中去了。

    宁宅地处城北,宅院也有两进,乃是先祖传下,如今已经两百余年了。宁家香火不旺,宁三父亲同两个哥哥皆死在斗法之中,家中长辈只有个老母尚在。

    宁三膝下也只一个幼女,乃是发妻所出。其后纳了几房小妾,日夜间多有耕耘,亦不能有所出。无可奈何,便对小妹所生的三郎多有提携。

    三郎常年往来此处,也不多讲究,到了大门前,径直敲起门来。敲门声传进宅里,仆人连忙去开了大门,见到门外是三郎,连忙引了进来。

    三郎入了书房,看到舅舅正在看着账簿,知道舅舅是在查着家中占股的几家店铺的收益。

    宁家在城中繁衍数代,自然有些人脉本钱,城北的几家酒楼茶铺便有宁家几分干股,每年坐等分灵石便是。只是可惜那些售卖丹药灵器,妖兽典籍的商铺,最是暴利不过,尽皆被七大派及世家垄断,连汤水残渣都不留他们一口。

    于是按捺下心情,寻了椅子坐下,自斟自饮。喝完两杯冷茶,才听得宁三收好账簿说道。

    “三郎,寻舅舅何事?”

    三郎从怀中摸出请柬,递到书桌之上,喜形于色。

    “舅舅,那林平遣人送了请柬送到商会,说是不知舅舅居处,因而请我转交。”

    宁三不慌不忙拿起请柬拆开,细细看了,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见三郎在那探头探脑,便将请柬递回,笑骂道:“过些时日便要及冠了,怎的还如此毛躁。那林平年岁与你相差无多,比你沉稳十倍。”

    三郎没心没肺地接过请柬,一边看着一边反驳道:“那林平一看就是个世家子弟,又是在外游历惯的,侄儿打小就在这城里百里方圆转悠,哪能比得?”

    等到看完请柬,继续说道:“您看,前些日子舅舅为他奔波一番,他便递来请柬,请舅舅往锦春楼赴宴。侄儿便是想学他,又哪里许多灵石同他一般挥霍。”

    宁三被这外甥逗乐,笑骂道:“你便只能学这个?稍后我回信一封,你给我送到。”然后接着说道。

    “你看那林平半月后才来请柬,想必是调查了一番我等,知我宁家在城中名声尚佳,这才请宴。不然今日送来便不是请柬,而是上次的酬资了。你日后在外闯荡,若能学会识人,谋而后动,便不算舅舅今日这番教导了。”

    三郎皱了皱眉,认真思量一番,若有所得,缓缓点头,而后问道。

    “我一直未曾问过,舅舅您也不差灵石,为何还做这商会中人,劳心劳力,还常不收酬劳?”

    宁三抚了抚长须,斟酌良久,方才言道。

    “你须知商会中我也有些股份,因而虽说是中人,但却无人敢当真使唤我。再有去商会寻中人的,多是新近入城的修士,在城中并无甚么熟人。若遇到些有天份便又此时困窘的,舅舅常常不收酬劳,不过闲时落子罢了。”

    顿了一顿,看三郎仍是不解,于是解释道。

    “三郎,你莫看这启运城虽大,可大派占去五分,世家又占去四分,只余一分给我等这些城中土著。我等稍有踏错,便要被打压一番,这数十年来,舅舅不知看到多少积善之家,从家财万贯到片瓦存身,其中几番天定,几番人为,谁又可知。你莫以为家中这些年存了多少灵石,每年店铺分红舅舅大多寻名目主动送到上面。别人笑我怯懦,我却知,过年之前是要宰头肥猪的。舅舅我天资太差,修行四五十年,也不过勉强练气七层修为。既然当不成杀猪的利刃,只好尽力不当一头肥猪了。”

    三郎听得满脸愕然,几番张口欲言,却是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总算他还有几分悟性,勉强平复心情,低声问道。

    “舅舅的意思是若要保家族绵延,往上须取悦七派及世家,往下要交好如林平那般的少年英才。”

    宁三满腹失望,这外甥自小城中长大,接人待物都算不差,修道天资也有几分,本想日后能叫家族托付于他。今日看来,终究是少了一份短刃在手,血溅当场的胆气,只能勉强守成。

    好比院中百花,园中百兽,平日里看起来无差,但终究是少了一份桀骜不羁,争强好斗之心。

    宁三脸色难看几分,揪着胡须沉声说道:“三郎,你忘了最重要的一事。”

    三郎一面懵然,似乎还在想着那番“杀猪”之论,脱口问道:“什么事?”

    “刻苦修行,去争那筑基大道。做那杀猪的刀!做那分肉的人!”

    。。。。。。

    黄昏时分,锦春楼上。

    锦春楼高有五层,楼中栋梁皆是云雾峡谷百年凝香木,楼中内部更是处处雕梁画栋,精心修饰,在城北也算是小有名气。

    四五楼专供筑基修士,门派子弟及世家膏粱,一楼用做大堂,并无隔间,二三楼用屏布隔成数十隔间,隔间皆有法阵,可隔绝内外,供练气修士宴饮所用。

    林平早几日便在三楼订了一间眼界开阔的临街隔间,请酒楼备上一份宴席,选中几个菜式及一坛灵酒,再让酒楼酌情添些菜式,凑足十二道菜肴。宴席花费二十余灵石,林平留下姓名,付了五枚灵石以作订金,便抽身回去了。

    三日后,林平换上新装,早半个时辰在三楼隔间等待客人前来。这一身新装倒皆是凡间之物,也不过费些白银。

    林平静坐隔间,远眺城中,饮着热茶,心中安定。

    在荆江旁做了三年的当归观主,帮他养成了这不缓不急的气度,又经一番磨砺远行,这气度愈发成熟,已不必去刻意维持了。

    将将时辰到了,便听得有人掀开珠帘入内,林平看了眼门外天色,正将酉时。这宁三如此知礼,今日想必不会一无所获,想到这里,林平脸上多了些笑意。

    果然宁三掀开珠帘,见林平已在榻上,脸上笑容更盛,大笑道:“有劳老弟久候。”

    林平从塌上起身,笑道:“此番是为多谢宁兄前些日子为我奔波。”

    朝宁三行了一礼,又朝三郎点头微笑示意,准备在前面引二人先行坐下,宁三一把抓住林平胳膊,亲切道:“林兄弟切莫如此客气,同坐同坐。”

    于是三人坐定,宁三看了三郎一眼,三郎连忙从袖中拿出一个锦盒,起身放到林平榻上,口中道:“些许薄礼,以谢主人今日款待。”然后退了几步回榻。

    林平笑了笑,看了眼锦盒,然后说道:“客人礼重,唯恐今日招待不周。”

    说完拍了拍手,顿时门外侍女次第入内,为三人榻上摆上瓜果菜肴美酒。这宴席本就算是开始了,只是林平未料到宁三此番送来如此礼物,虽然未曾打开,但看这锦盒精致,就知内中礼物费了些灵石。

    于是林平拍了拍手,招呼侍女过来,让她请位优伶入内弹曲。

    三人分榻而食,宁三更是舌灿莲花,频频祝酒。林平自然也是妙语连珠,连连举酒,于是宾主尽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