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宅囚心:冥婚老〕〔爵爷好凶猛:吻安〕〔98K借我一下〕〔朕的纨绔皇妃〕〔假面骑士之空我的〕〔六零军嫂有空间〕〔那些年,追过的女〕〔甜妻来袭:大帅,〕〔篮尊〕〔穿越从满级无敌开〕〔我是龙族老祖宗〕〔地狱狱卒长〕〔萌宝来袭,总裁爹〕〔天道最强锦鲤〕〔都市之神话仙尊〕〔图腾圣主〕〔无敌大邪魔〕〔最强召唤之万古一〕〔造个武器来玩玩〕〔九霄赤灵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四十五章 有失有得,尘埃落定。(第一卷终!)
    李秋雨提着剑,站在城中街巷,周遭的尖叫声,哭喊声不断传入他耳中,他转身寻觅声音踪迹,只见得四处火起,面前一个李家子弟冲上前来。他下意识想要提剑刺出,手臂上传来剧烈刺痛,只觉头痛不已,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等他醒来已是深夜,他还未睁眼,就闻到一阵阵药香,晓得房中香炉里正烧着凝神静气地香料,他睁开眼来,勉强起身,便看到有个小婢靠着软榻正睡着。认出是自己山中用惯的小婢,于是放下心来。

    掀开软被,赤足下床,穿着中衣,走到窗前。

    用手轻轻一推,窗户“吱呀”两声打开,于是混杂着秋雨的草木湿气的晚秋清风拂了进来,轻轻拂过他的脸庞,吹起他耳畔发梢。

    他不由闭上眼,深深吸上一口。

    这场秋雨,当真舒服!

    这时,一件软袍轻轻披在他的肩上,李秋雨转过头来,就看到一张如花似玉的笑脸,正是方才床边的婢女。

    李秋雨露出笑容,伸手把她捞进怀里。嗅着她发尖清香,问道:“香香,现在形势如何了?”

    婢女香香将手伸进中衣,一双纤手搂住他的背部,把头埋进他的怀里,轻声回道:“家族子弟二十余人,死伤过半,妖族又攻进城来,毁了大半城池,幸好老爷回来的快,将城中妖族肃清,不然公子今晚就得在野外露宿了。”

    李秋雨没理会小婢女香香的玩笑,反而问道:“只有我爹爹回来?李沐风和那妖族头首可有消息?”

    香香在他怀里扭了扭头,回道:“只看到老爷回来。老爷说等公子醒了,去郡守书房一趟。”

    李秋雨闻言失笑,伸手拍了拍香香的小翘臀,然后将她搂紧了些,笑骂道:“如此大事,怎不早说?你这小妖精就如此馋我?”

    香香抬起头来,看着心上人,眼神迷离,嘴唇微张,吐气如兰。

    “香香就想同公子多呆一会,公子便是不问,香香等会也要说的。唔~”

    李秋雨低头吻在她唇上,堵住她的辩解。

    润如酥,滑若锦。

    李秋雨这么想着。

    窗外的秋风又吹了一遭,两人才分开来。

    “我给公子着衣。”小婢香香拉着李秋雨来到铜镜前。

    “使个法术便能成的事,你偏要亲手来做。”李秋雨到镜前,笑着说道。

    “法术也能给公子着衣,却少了香香的心意。”香香给他选了一身淡白色长袍,又为他配上锦饰,将他长发折成发髻,用一黑色环形灵玉环住。

    左右看了一番,这才满意。

    李秋雨任她摆弄一番,等她觉得满意了,这才开口道。

    “你先上榻歇息,夜深露重,莫要着凉了。”

    “好,那我便为公子暖榻。”给李秋雨脸上扑了些美白灵粉,笑着说道

    “这可是我特意买的东海灵珠,你怎的磨了做粉?”李秋雨瞥了眼香香,笑着说道。看他神情,倒也并非如何在意。

    “那灵珠又不甚好看,我看它里面倒有几分水灵之气,便磨了给公子做粉用,免得公子便阳光晒到。”香香给他脸上又扑了些,不在意地说道。

    “嗯,若非听说是东海来的,我也未必会买下来。”伸手摸了摸香香的头,笑道:“我先去了,你早些歇息。”

    。。。

    郡守府,书房。

    “父亲。”李秋雨踏进房中,恭谨出声道。

    “来了?”李佰陆坐在太师椅上,手上正捧着着一本古籍,微微抬了抬眼。“坐吧!”

    “父亲唤我何事?”李秋雨轻轻坐下,出声问道。

    “明日派中李长老便会率派中执法堂弟子到此,此次妖族屠城,为父首当其冲,明日便会随执法堂弟子回山受审,想来免不了责罚。”

    李秋雨眉头一皱,不满道:“我等如此血战,派中竟然还要问责。此事皆因那李沐风而起,父亲为何不上书直辩?”

    “此事皆因妖族挑衅而起,妖族率军破城,李沐风战死城外,李郡守自刎城中。为父便是此地主人,自然要回派中受审。执法堂堂主向来公正,只消查明经过,知晓我迫退妖首,必不会为难于我。”李佰陆摆了摆手,语气淡然,似乎毫不在意。

    李秋雨听得李沐风及李郡守二人皆死,不由一愣,房中于是陷入难言的安静。

    片刻后,李佰陆开口打破沉闷。

    “你如今修为情况如何?”李佰陆放下手中古籍,淡声问道。

    “孩儿如今已经将练气八层境界巩固下来,接下来便是水磨功夫,想来还需一二年功夫,便能够突破到九层境界。”李秋雨细细说道。

    “嗯,山南毕竟贫瘠,你二十五岁便有如此修为,也算是勤奋了。”李佰陆随口称赞一句。

    我今年二十三岁,父亲,你这都不记得么。

    李秋风微微低头。

    “明年派中会有一个入派名额,宗主已答应我,举荐你入派修行。”

    李秋雨吃惊地抬起头来。讶然道:“怎会?族中数年才能得一个名额,福喜山子弟上千,宗主怎会举荐我?”

    李佰陆摆了摆手,面容严肃。“此事与你无关,你知晓是为父为你讨来的好处便是了。且退下吧,好好休整一番,明日随我回派中,我为你介绍些派中俊杰,日后你入派了,也知晓些顾忌。”

    李秋雨愣了愣神,心中有些感动与内疚。

    父亲为我如此冒险,孩儿一定勤奋修行,光耀我浮名山李家门楣。让您知道,我李秋雨,不逊色于男儿!

    脸上露出几分感动与内疚,朝他深深一礼,出了房中。

    。。。。

    。。。。

    “好大的雨啊!”林平把靴子从泥地里拔出,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把腰上的道袍缠着的破剑又捏紧了些。左右看了眼,原野上既无火光,也无山洞,于是他只好又埋头向着东方又走了下去。

    逃亡路上,林平不敢轻用灵力,恰又偏逢大雨,只好冒雨行路。

    深夜中,原野上,漆黑无人的古道,泥泞不堪的山路,野兽在山洞里安眠,飞鸟在巢穴中避雨。

    林平,一脚泥泞,一身残缺道袍,一口缺口残剑,孤身一身,在这暗夜中往东行去。

    。。。

    远处的某个山洞中,燃着几堆篝火。熊二百无聊赖地往里面扔着柴火,熊大表情凶恶地站在洞府前守门,似乎漆黑的野外随时会跳出一只黑熊似的。黄虎靠着软垫,正在闭目养神。

    。。。

    更远处的荆江里,黄瑜正收拾行囊。白日间,锦鲤被送回金角宫养伤,然后江朱率二百禁卫妖军杀入山南,到了夜间,却只见几个残兵回来。他哪里还不晓得这一仗又是输了,锦鲤回宫,江朱失踪,此地如此又轮到他做主了。

    只是此刻他哪里还肯当这要命的当归观主,正在收拾细软准备逃命呢。

    左将军泥鳅精和狗头军师黑衣小妖(就是之前沼泽地,在林平面前假冒黄瑜的那位)正候在殿外,黄瑜背着行囊出来,左右一瞧,正要出发,猛地发现不对。把泥鳅一把扯到身前,低声骂道:“水蜘蛛呢?我那美人儿呢?”

    泥鳅讨好着说道:“属下怕她泄露风声,所以没同她说。”

    狗头军师黑衣小妖也上来劝道:“是啊,殿主大人,不可沉溺美色啊。”

    黄瑜气得简直牙疼,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俩龟孙。你们特么就这么当小弟?你们想当魏征,不问问劳资想不想当唐太宗?(等等,好像乱入了。)

    抬腿欲走,可心中淫(x)虫作祟,犹如猫抓,偏叫他难迈出那一脚。

    娘希匹,我还没透过呢。

    转了个身,直朝着水蜘蛛居住的后殿走去。身后两个小弟相顾一眼,无奈跟上。

    还未走到殿前,就听到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声音传来。

    黄瑜呆立原地半晌,险些当场落下泪来。

    锦鲤辱我,小弟坑我,林平打我,都不及你绿了我。

    彼苍天者,何薄于我!(化用诗经)

    “殿主大人,我听出来了!这是水蜘蛛的声音,她就在里面。唔唔唔~”泥鳅精突然冲到黄瑜身边,压着声音,兴奋的说道。

    狗头军师黑衣小妖连忙上前捂住泥鳅嘴巴,拖着他往回走。

    黄瑜压下打死泥鳅的冲动,缓缓伸手擦去眼角泪痕,掉头去了。

    。。。

    白马同狗子正在一处林中休息。突然狗子从梦中惊醒,抬头一看,只见一匹一瘸一拐的水马,悄咪咪地走到他们面前。狗子正要犬吠一声,只觉得脑袋一疼,就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被一个黑衣女子抱在怀里,胯下正是他的白马叔叔。他抬起狗头一看,顿时就认出她是那匹水马。

    乖乖!水马成精,筑基妖修。

    狗子咽了咽唾沫,缩了缩脑袋,顺从地让她摸着狗头。

    。

    。

    。

    第一卷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神级无敌系统-苏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