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Hi,我的萌系小甜〕〔极品上司萧旭〕〔燃钢之魂〕〔地狱诡事禁言录〕〔汉乡〕〔我的猫咪总裁【征〕〔神偷问道〕〔无脉修真〕〔释放的青春年华〕〔天路帝主〕〔带着龙珠到漫威〕〔灵气复苏时代的黑〕〔武林大暴君〕〔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武炼阴阳〕〔霸道总裁深深宠〕〔萌妻在左,懵夫在〕〔大城小春〕〔变身本职漫画家〕〔异能军嫂难搞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四十四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江朱低语几声,也不知说着什么,脸上又挂回了笑容,朝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道。

    “老阴比,还不出来收尸啊?”

    李佰陆从树后转身出来,仿佛刚到此地,笑道:“江统领,好本事,我这侄儿也是大派子弟,孰料竟被你轻易杀败。”

    “罢了罢了,遇见你这家伙算我倒霉,等我把尸体摸完就走。”江朱摆摆手,就要去拿李沐风身上储物袋。

    李佰陆亮出掌中亮银枪,笑道。

    “江统领,见者有份,我那侄儿遗物,岂能不留些给我,让我这个当世叔的,也能存个念想。”

    江朱闻言面色一板,正色道:“我与李沐风兄弟义气相投,李兄弟今日自刎于此,我只好取些遗物留作纪念。你若是当真想要,我便将李兄弟尸首留给你。唔!你看,还是个全尸。”

    李佰陆抖了抖枪花,笑骂道:“今日才知江统领竟然是我侄儿,侄儿,还不将宝物取来。”

    “也罢也罢,当我方才胡言乱语。李兄想要什么?我来拿给你。”江朱上前两步,笑着说道。

    李佰陆亦是上前两步,说道:“在下只取功法道诀,其余皆归江统领。”

    江朱听闻此言,把手往腰间宣花斧一搭,脸上似笑非笑,道:“老阴比,给你几分薄面,叫你声李兄。功法道诀?你倒是敢想。想摘桃子,可称过自己分量?”

    “妖孽,与你虚与委蛇几句,你便看不清形势。你率军犯城在前,杀我子弟在后,还敢猖狂,今日我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妖孽。”李佰陆脸上笑容消失,阴沉着脸,义正言辞说道。

    “我倒要看看你这老东西,哪里来的依仗,敢说出如此大话来。”摸出两把宣花斧,又换出妖马来,眨眼间便到李佰陆面前,巨斧高举,狠狠劈了下去。

    李佰陆如此也不含糊,尽展平生所学,将筑基修士的雄浑法力毫不吝啬地使出。道袍顿时鼓起,手中亮银枪更是白光大放,一枪拍退大斧,枪式一转,直朝江朱心腹去。

    江朱顺势将大斧倒折,一斧狠狠劈在枪尖,另一斧朝李佰陆脖颈处斩去。口中低喝道:“就这点手段,还敢大言不惭?”

    却见李佰陆腰间窜出一道金黄光光芒,一把缠住巨斧,一扯之下,江朱措手不及,巨斧被倒扯脱手。

    两人一番交手,各有损失,于是颇有默契地拉开身形。

    江朱在马上定眼一瞧,那金黄色光芒竟是个绳索法器,硬生生地缠住了他的巨斧。

    他虽然失了一斧,倒也不急,毕竟也去了对方的一个法器。将巨斧收起,从储物袋中掏出两把短戟来,嗤笑道。

    “你我再来做过。”

    李佰陆却是抖了个枪花,说道:“既然近身斗你不过,便让你这孽畜看看我李家家传正法!”

    将亮银枪往天上一抛,双手使出个法诀,骈指一点长枪。这长枪顿时长上三分,周身化为赤红,犹如活了过来。

    他用指一点江朱,长枪顿时从空中刺下,眨眼间就冲到江朱面前。

    江朱本想用短戟挑飞长枪,不料长枪速度快上三分,躲过短戟,一枪将他身上胸甲刺个通透,又在眨眼间抽离,重新回到空中。

    他低头看了看胸甲,道:“这才有几分意思。”把胸甲一脱,露出虎背熊腰的上身,夹了夹胯下妖马,拿着短戟,直接朝半空中的李佰陆杀了过去。

    李佰陆虽惊不乱,远遁开来,同时指挥空中亮银枪朝江朱杀去。

    不过如今江朱已经有了防备,数次都将亮银枪打退。好不容易中了一次,也不过划破了他皮肤而已。

    李佰陆心中不由感慨,这妖物一身血肉,比甲胄还强上三分,当真刀剑难伤。心中对玄门雷法不由更多了几分热切。

    两人且战且退,片刻间又去得远了。

    。。。

    林平靠着观内围墙,听得外面打斗声远了,大着胆子往外面看了看。只见观外不远处狼藉一片,血迹斑斑,一具尸首仰卧在地,目视苍天。

    他眼力颇好,看到尸身上储物袋仍在,不由长吁一口气,咬牙跳出了观中。干脆利落地使出御风术,来到尸体近前。

    只见这人面目清秀,双目微开,面上神色竟有几分轻松愉悦,脖颈道一道血痕,鲜血早已流尽,只余一抹暗红。一柄缺口处处的染血利剑靠在他肩膀上,剑柄还握在他手中。

    这便是方才举剑自刎的那位豪杰么,当真可敬可叹。

    林平朝左右看了眼,并未察觉到有人窥视。于是低首鞠躬道。

    “前辈胆气过人,晚辈心中十分仰慕。今日所作所为,实在情非得已,还望前辈海涵。若是前辈有未了之心愿,还请前辈托梦,晚辈力所能及,必不推辞。”

    伸手摄来储物袋,又在他身上细细摸索一番,正要脱身,看见他掌中佩剑,咬了咬牙,伸手去拿。只是此剑被他紧紧握在手中,林平竟然掰不开。

    “前辈放心,日后若有机会,此剑我必带回灵隐派中,为您建一座衣冠冢。”林平低语道,说是说给地上尸首听,倒不如是让自己心安。

    说完轻轻一拉,竟然轻易将剑取出。

    “前辈,晚辈必言而有信。”用道袍把剑卷起,往腰上一别,拍了拍怀中储物袋,熟练使出御风术,干净利落地朝着与打斗相反的方向跑去。

    李佰陆回到此地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他与江朱一番苦战,几乎分不出高下来。两人打到最后,皆有罢手之意。

    于是不约而同的往此处来,准备各凭本事,抢到什么算什么。因为江朱的妖马在打斗中被他所伤,是以才能抢先一步,回到此地。

    “混账!是谁?偷去了我的雷法!”李佰陆发现储物袋不知所踪,不由大怒,哪里还有高人姿态。

    见到地上尸身仍在,只是宝物皆失,不由将火气撒到尸首身上。

    “废物东西,死便死了,连宝物都看不住。长房有你如此废物,焉能不绝?”一脚狠狠踢飞尸体,直撞到大树才停。

    “百般谋算,你这老狐狸也不过白忙一场。”江朱晚他一步,看到李佰陆未曾取得储物袋,不由出声嘲弄。

    李佰陆握枪横他一眼,面色铁青,破口骂道:“江朱,你若再敢出言不逊,你我就再做过一场。”

    江朱哈哈大笑,嘲讽道:“李大家主还是朝着尸体发脾气吧,在下哪里有空陪你玩耍。”拍了拍胯下妖马,直上云天,离了此地。

    李佰陆本想离去,看见不远处道观,不由心血来潮,心中难免有了些猜测。

    一个起落,直接落在殿中,在殿内探查一番,果然在墙角处发现一块布帛。这布帛分明是道袍一角,李佰陆摄来布帛,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三江五湖,相聚之地。”

    “当归观主林平,你可当真有胆!”李佰陆低语一声,掌心生出火来,将布帛烧尽,火光映衬下,脸上阴晴不定。

    观外不远处,几只蚊蝇“嗡嗡”几声,落在李沐风尸身脖颈处,吸吮起鲜血来。远处跑来几只野狗,闻着血腥气,赶到此处,迫不及待地啃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稻香〕〔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