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弃妇带〕〔拿不动剑只能靠画〕〔大周九千岁〕〔BOSS大人,心尖宠〕〔帝国宠婚:厉少,〕〔看剑气的往里走〕〔重生之影后又忘了〕〔重生之隐婚天后〕〔画圣〕〔嫡女萌妃:至尊妖〕〔古蜀国密码〕〔剑逆江湖〕〔医圣小农民〕〔三国战纪之汉家风〕〔人民币玩家系统〕〔重生之前方高能〕〔我家有个洛天依〕〔真武狂龙〕〔剑芒凌霄〕〔数武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四十一章 厉兵秣马,决战在即。
    次日,荆江水底宫殿。

    “走了个小的?”江朱躺在榻上,懒洋洋问道。

    “是的,不知哪个贼丕掳走了那小娘皮,我寻到天明也没寻到踪迹,这才回来。”大汉立在殿下,小心翼翼道。

    “当真无用,回去后你自去领罚吧!”江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似是懒得再听。

    大汉脸色一白,畏惧地缩了缩肩。

    “也罢,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给我听仔细了,给我将那锦鲤全须全尾地给我送回金角宫中,可明白了?”

    大汉连连点头,大声道:“明白了,明白了,我这将那锦鲤送回宫去。”

    抬脚就要走,却被江朱一把扯到塌下,抬头就看到江朱恶狠狠的面目,不由得悚然一惊,不晓得哪里惹怒了这笑面虎。

    “这锦鲤事关大计,本来是要你昨夜连夜送走,结果你天明才回,若是路上出了差错,我让你一身皮肉不存。滚!”

    大汉冷汗淋漓,手足并用,狼狈不堪的跑出门去。

    出了大殿,擦了擦额头冷汗,心中不由暗暗憎恨。抖了抖身上铁索,径直带人去找锦鲤去了。

    。。。。。。

    山南郡郡城,郡守府宴客大厅。

    李佰陆大马金刀,坐在厅中客座。李秋雨背负长剑,侍立在侧。主座上,郡守大人李二坐在主座之上,却是有些坐立不安。

    这李佰陆今日领了二十余位家族子弟来此,说是来帮手,更像是来问责的。

    “佰陆兄,浮名山距此颇远,有劳世兄一路奔波劳累,且饮一杯新茶。沐风侄儿我去派人去唤他过来了。”李二举起茶盏,恭维道。

    李佰陆笑道:“有劳贤弟款待。”说罢举起杯盏。

    李二也是笑了一笑,正要饮下这杯新茶,却听李佰陆说道:“只是听闻郡中百姓先遭祸患,又遇妖孽,伤亡数万,为兄心中悲痛,着实喝不下这新茶。”

    李二脸色一僵,随即化作悲痛,将茶盏放下,语有深意道:“世兄贵为修仙之人,竟然如此关心世俗凡人。真是让我这山南郡守又羞又愧。”

    李佰陆闻言不由脸色僵了僵,正要开口,身后李秋雨已经忍不得了,直接开口责问道。

    “世叔莫要话里有话,须知此事已经传到灵隐派中去了,我浮名山李家在地繁衍生息数百年,我父难道还问不得么?”

    “目无尊长,给我噤声!”李佰陆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

    这下非止李秋雨讷讷不敢言,厅中的其他子弟更是屏气静声,不敢稍有逾越。

    李二哪里看不出来这父子二人在此唱着双簧呢。正恼怒间,只听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世叔果然治家严谨!”李沐风大笑两声,自门外进来。身后还跟着二十余位练气修士,皆是郡中修士,想来也是领命而来。

    众人见他一身淡青色鹤氅,腰缠玉佩,手持佩剑,正是十足十的灵隐派内门弟子打扮。

    李沐风把佩剑执起,先向厅上坐着的李二鞠躬行礼,而后朝着李佰陆深鞠一躬,口中道:“此番祸事皆因我李沐风自骄自大,还请世叔莫要为难二叔。”

    李佰陆看他手中灵隐派弟子佩剑,心中明白过来。于是笑道:“都是血脉兄弟,自当相互照应,沐风你多虑了。”

    李沐风轻笑一声,道:“那侄儿就放心了。”转过身来,看着厅中众人,继续道:“闲话已叙,那在下就直入正题了。”

    “昨日我追杀那锦鲤到了荆江,结果却被一江豚所阻,自言是恶蛟座下副统领,筑基初期修为。昨夜我已向门中传信,说明原委,坦白过错,只等门中执法堂弟子前来。”

    李沐风说道这里,昂起头来,仍是气度不减。

    “只是此刻执法堂未到,我李沐风仍是派中内门子弟。今日请诸位来,正是要杀透荆江。诸位虽是家族子弟,但既受门派庇护,自当随我出战荆江。若是胆敢临阵脱逃,我认识诸位,派中执法堂诸位师兄弟可不认识诸位。”

    众人听到这里,皆为他风度折服,纵然受责在即,仍是不慌不忙,一副名仕风范,果真不愧大派弟子。

    “遵令!”李沐风身后跟着二十余位练气修士齐齐喝道。李沐风把眼往李家子弟修士处一瞪,李秋雨怕惹恼了这厮,连忙带头应声。

    李沐风又扫了堂下一眼,见众人听令,这才满意。将佩剑收好,又给李佰陆行了一礼,道:“世叔,侄儿职责在身,多有冒犯,还请海涵!李家家族子弟还请世叔带队,你我二人左右合击,将那荆江杀个通透!取了那妖孽人头,报我山南百姓之仇。”

    李佰陆端起杯盏,饮了一口,笑道:“沐风你果真将才,便按你说的来,世叔便为你做一回先锋大将。让那妖族见识下我山南修士风采!”

    ……

    “统领,殿外已整军完毕。”一个心腹侍女走上殿来,小声说道。

    “来啊,给我着甲。”江朱大喝一声,殿外侍女心腹连忙进殿,扶他起身,给他披上细鳞鱼甲,又为他整理头饰,将一顶暗红头盔戴上,再将一块猩红披风披上,这才屈膝告退。

    江朱用手弹了弹胸甲,满意地点了点头。心腹连忙从殿上取下两把宣花大斧,送到面前。

    他接过手来,将大斧左右斜插于后腰,一脚踹翻榻前矮机,虎步走出大殿。

    殿外早有亲卫牵来妖马,江朱踩在亲卫背上,跨上妖马。

    只见殿外此刻两百名披甲禁军,皆是练气中后期妖物,便在独角大王的金角宫中,也是一等一的强军。

    江朱把手一扬。

    “杀!杀!杀!”百名妖物顿时齐喝三声,气势雄浑。

    他把手往下一压,场下顿时鸦雀无声。

    江朱把猩红披风一扬,大声道:“大王有令,命我等即刻攻下山南,此阵本该由前将军锦鲤大人统领,只是大人被人族修士偷袭重伤,是以命我总揽此事。此次攻伐山南,百无禁忌,绝不留手。大王有令,破城者,赏筑基丹一粒;取李沐风首级者,赏筑基丹一粒;血战不退,一马当先者,赏筑基丹一粒。筑基大道,就在眼前,若有迟疑不定者,阵斩当场。杀!”

    “杀!杀!杀!”这三声高呼简直破金裂石,底下妖物们听得赏赐如此丰厚,恨不得当下就杀入城去。

    江朱面无表情,夹了夹马肚,小步向前,身后亲卫拱卫左右,身后两百披甲禁军踏步跟上。

    这一行人马,出了荆江,全力散开妖气,顿时卷动风云,带着一片刺骨妖气,直朝山南郡城而去。

    锦鲤躺在榻上,正被两个禁卫抬着回宫,还未行了多远,就见到荆江中马厮妖喝之声不绝,初始还不觉有异,等到荆江上风云卷动,哪里还不晓得这般动静。

    他连忙起身道:“烈蛇,发生何事了,为何江边风云涌动,究竟是何人用兵?”

    烈蛇也就是那大汉,闻言翻了翻白眼,敷衍道:“将军自回宫去养伤,管那许多干嘛?”

    锦鲤却是大怒,狠狠一拍软塌,大骂道:“好大的狗胆,敢敷衍本将军,给我滚,本将军亲自回去查看。”

    抬榻的两个禁卫只觉肩膀一沉,连忙扎下脚步稳住,听得吩咐,连忙转向。

    烈蛇冷笑一声,抖动身上铁索,铁索顿时离身,将锦鲤捆在榻上。冷笑道:“若非你自有用处,老子现在就剐了你的鳞。”

    说完横了眼抬榻的两个禁卫妖物,这两个练气妖物顿时打起哆嗦来,险些站立不住。

    “我来给尔等引路,若是脚步慢了,我便帮你去了双脚。”

    禁卫妖物连忙强打精神,跟上去了,只有锦鲤在榻上破口大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