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醉蒙蒙〕〔文字瞳〕〔本妃护驾,殿下快〕〔重生一股泥石流〕〔公元5019〕〔含苞待宠:帝少的〕〔斗罗大陆之十劫〕〔傲天圣帝〕〔医王心尖宠:风华〕〔王牌兵王的同居美〕〔DNF之瞎神主宰〕〔烈火麒麟〕〔封少的掌上娇妻〕〔姝途同贵〕〔限制级巨星〕〔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绝品神医〕〔龙刺兵王〕〔重生之无节操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九章 道不同,人心异。
    青光散去,林平和月鱼儿在一片密林中现出身形。林平放目四顾,入眼乃是一片茂密森林,颇有几分眼熟。不由得长舒一口气,方才形势危急,可算是从那墓葬之处逃了出来。

    月鱼儿也是同样动作,她放开林平手掌,用手压着心口,心有余悸道:“幸亏你见机得快,把我喊醒,我又临危不乱,不然我俩肯定被那鬼脸抓起来了。”

    林平看她一眼,看她小脸蛋上满是汗水,脸上神色却是激动莫名,哪里不晓得这小丫头眼下正处在兴奋之中,看样子先前那般险境,非但未曾吓到这丫头,反而让她颇感刺激。

    “这小鱼妖平日里胆量颇小,没想到危难时刻竟然有如此胆色。这次若非她临危不乱,及时念出法诀,怕是我二人皆要折在里面。”

    想到此处,不由多了几分感激。一开口,说出来的全然不同。

    “小胖鱼,莫要得意了,那鬼物说不得已经盯上我二人(妖)了,那鬼物修为惊人,又知你得了墓冢遗宝,恐怕要四处追索你了。”

    月鱼儿本能得想还嘴,顶上两句,张了张口,却是没能说出话来,轻轻叹出一口气,无奈说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早点离开这里,躲到别处水域去?”

    林平察觉到她的落寞,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又捏了捏她的两个冲天小辫,露出个晦涩难言的笑容,安慰道:“你比我这臭道士好多了,我恩师如今下落不明,师兄身处险境,我被人追杀,不得不弃了恩师基业,准备背井离乡,去寻我恩师消息。”

    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日若非你这丫头救我一命,本道士如今已经喂了河蟹了。”

    月鱼儿大吃一惊,似乎也未曾料到他如此遭遇。听他吐露心声,为他难过之余也感受到了被人信任之感。

    这二人纠葛颇多,本来地底相逢,就是阴差阳错。月鱼儿畏惧林平实力,刻意疏远,林平想着人妖殊途,不欲多有纠葛。结果这一番地底之行,两人为了活命,不得不相互依靠,又一同逃出生天。二人终究都是良善之辈,虽然出身有别,但如何感受不到对方善意。

    月鱼儿抬起头来,看着林平,瞪大眼睛,认真说道:“小道士,你可莫要失了信心,我看你人品不错,将来肯定是能做出一番大事情的。”

    林平闻言,不由失笑,看她仍旧认真看着自己,只好认真回道:“知道了,小丫头,我这小道士一定如你所言,将来做出一番大事情来。”

    月鱼儿盯着林平,看着他黑色的眼眸,认真点了点头。

    相顾无言,唯有风声自林间过。

    二人仿佛当真有了些默契,竟然都未曾提起前路同行之事,似乎都做好了分别的准备。

    。。。。。。

    莲高寻了许久,直到夜深,总算在一处宫殿找到了江朱,见他正在饮酒作乐,不由大气,把手杖往地上狠狠一砸,骂道:“你这贼子,我已经治好了那‘锦袍小霸王’,我那孙女现在何处?”

    江朱举起酒樽,满饮一杯美酒,笑道:“莲老何必生气,如此良辰美景,何不与我共饮一樽?”

    说罢抄起酒壶,斟满一樽,一手拿起酒樽,送到莲高面前,面带笑容道:“晚辈前些时日多有冒犯,此刻以酒代罪,还请莲老满饮此杯。”

    莲高脸上气的发涨,这贼子杀他老仆,囚他孙女,此刻却是想一杯酒就打发了他。当真是强横霸道,无耻之至。

    手中木杖被他握紧,险些就想一杖打翻这杯美酒。

    江朱仍是脸含笑意,眸中神色却是渐渐冰冷下来。

    莲高心中长叹一声,伸手接过酒樽,正要饮下。却听江朱问道:“莲老,您是我妖族之中,难得的精通岐黄之辈。可愿过来我万妖殿中任职,为我妖族培养后辈。”

    莲高闻言一愣,随后却是冷哼一声,挺直脊梁说道:“女帝早已故去,更无血脉留存,如今哪有什么万妖殿。若是有朝一日,我妖族再出了一位妖帝,老汉自当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江朱却是微微摇头,反驳道:“女帝既去,我妖族自当再推举一位妖帝出来,不然岂不是要被人族再欺压上千年万年。”

    “哼!妖帝岂是这般好做?”莲高一口饮尽美酒。

    “酒也喝了,话也说了,我那孙女,你还不放么?”

    江朱神色似是有些萧瑟,随手唤了个小妖过来,让它去领人过来,举起酒壶,昂首喝尽,将酒壶随手一扔,大笑一声,大步离去,只余莲高一人在殿中惊疑不定。

    片刻后,一稚龄少女,看来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从殿外冲进殿内,一头冲进莲高怀里。莲高也是喜不自胜,缓缓摸着孙女头发,老怀告慰。二人还不及相叙心绪,就见自殿外走进一昂扬大汉。

    这大汉身高九尺,腰大膀圆,面容凶恶,手上执着铁索,拖在地上哗啦作响,他狠狠一揉鼻翼,冷笑道:“两位,大哥让我送尔等一程,我已为尔等选好风水宝地了。”

    “江朱,你这贼子,言而无信,汝必被天雷加身,尸骨无存。”莲高怒发冲冠,破口大骂道。

    “你这老不死的,敢辱我大哥。”大汉狠狠一抖铁索,这铁索顿时化作一条玄蛇,吐出猩红蛇信,显露一嘴毒牙,带着一身腥气,“咻咻”两声,冲这爷孙二人而去。

    莲高虽然老迈,但也鼓足余勇,一拍腰间葫芦,这葫芦顿时化作喷泉,喷出一汪酒泉来,将那玄蛇腥气冲散,挥动掌中木杖,觑准时机,一杖狠狠打在玄蛇七寸之上。

    玄蛇哀鸣一声,听得大汉心中痛惜,连忙将玄蛇收回,那玄蛇顿时重新化作铁索缠在他上身。细细一看,先前还炫黑的铁索如今已经部分泛白,看起来颇为怪异。

    “老不死,伤我灵蛇铁索,拿你头骨来补。”大汉咬牙切齿,掌中现出一杆丈八蛇矛,亦是玄黑,唯有矛尖幽幽泛碧。

    莲高毕竟年迈,不能持久,从药囊中摸出一把毒药,朝大汉一扔,就带着孙女莲花往殿外逃去,还不忘一杖打崩大殿。

    大汉一杆扫落毒药,扫清落石,连忙衔尾追击而去。

    月深露重,三人一前一后,渐渐去得远了,连声音也听不到了。

    大殿外面,江朱不晓得哪里又拿来了一壶美酒,依着一株桃花树,歪着脑袋,又咽下一口苦酒。随后倒执酒壶,醇香美酒便从壶嘴落下,落在泥地之中。

    “相识一场,好走!不送!”

    寂静月夜之中,只余”滴滴哒哒”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稻香〕〔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