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醉蒙蒙〕〔文字瞳〕〔本妃护驾,殿下快〕〔重生一股泥石流〕〔公元5019〕〔含苞待宠:帝少的〕〔斗罗大陆之十劫〕〔傲天圣帝〕〔医王心尖宠:风华〕〔王牌兵王的同居美〕〔DNF之瞎神主宰〕〔烈火麒麟〕〔封少的掌上娇妻〕〔姝途同贵〕〔限制级巨星〕〔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绝品神医〕〔龙刺兵王〕〔重生之无节操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七章 元神入画,女帝芳华。
    地底暗河,山巅石殿。

    林平四仰八叉,面部朝下,躺在地上。他闷哼一声,醒转过来,摸了摸脑袋,疼得龇牙咧嘴。想到自己还在险地,连忙翻身坐起,拿出狼毫笔,暗捏法诀,做好出手准备。

    姿势潇洒,动作凌厉,当真有几分样子。

    待他看清眼前景象,不由瞠目结舌,手上捏了一半的法诀也停了下来。

    大殿顶上数不尽的明珠齐放光芒,将大殿照得通亮。入目是十八根恢弘巨柱,粗有亩许,高有千丈,宛如高峰,撑起这一方大殿。巨柱上雕梁画栋,龙飞凤翔,百兽皆有,栩栩如生。

    如此雄伟大殿,在外面竟然看不出来,当真是纳须弥于芥子。

    四壁上浓墨重彩,勾勒出一个娇柔身姿,或一身银甲,高踞九天之上;或一袭红袖,泛舟四海之间。意态从容,洒脱俊逸。

    当真好个九天神女,四海仙客。

    林平宛如魔障,盯着壁画,一动不动,被这巧夺天工的壁画迷住心神。

    泥丸宫存于头颅之中,乃是人体最玄妙之所在,宫中有一灵台,乃是人体灵性所在,更是人族修士灵识孕化之地。

    人族修仙,一修灵识,二修灵力,三修肉身。灵识出于泥丸,灵力出自丹田,肉身归于脊柱。

    林平不过初入修仙大道,泥丸宫中本是一片黯淡,只有灵台之上,当归子传下的一卷“一气心经”偶放毫光。此刻泥丸宫内毫光阵阵,照出泥丸宫内拇指大小的林平元神。元神形如青豆,被这毫光照亮,似是十分舒服,慢慢舒展开来。

    呆立着的林平也是露出几分笑容。

    元神舒展开身形,忽然纵身一跃,跃出林平泥丸宫,一头钻进壁画之中。

    元神离体,林平闷哼一声,软软倒地。

    他元神入了壁画,顿时化作画中人。

    。。。

    只见一女子。红袖笑颜,江畔山巅昂首望月。

    斩波破浪,遨游四海。举杯邀月,风姿绰约。踏云乘风,只手挽月。入渊擒蛟,上天擒龙。扬名东土,举世皆知。羞煞天下男儿,当真恣意潇洒。

    麾下儿郎无数,身边娇宠如云。挥袖成风,举手招云。一动而惊天下,一怒而死英豪。号令东土,杀尽豪杰。睥睨天下,傲视东土。天下男儿,尽皆雌伏。

    傲立九天之上,虎视天下苍生。

    头戴帝冕,身披彩霞。高台凤阁,美酒美姬。软榻香闺,白玉美人。

    此间乐,不知今夕何年。

    遽然一剑西来,直入腹中。

    伸出青葱十指,按住斑驳石剑。

    浮生若梦,恍然若醒。千百年岁月闪过眼前,当年那个意态蹁跹的妖族少女哪里去了。

    软榻上血迹斑斑,凤阁外杀声阵阵。

    伸手招来一面镜子,低头看去,镜中人儿头顶帝冕朱缨犹红,朱颜不再。

    千秋女帝,万载犹存?

    轻笑一声,化作行云流风,破开万千伏兵,潇洒离去。

    身后万千呼声,汇成一句。

    “陛下!”

    静卧高台棺椁(guo)中,翩然离魂黄泉去。

    。。。

    林平元神被壁画弹出,再钻回他泥丸宫内。

    殿中寂静无声,气氛诡异。

    “唔~”月灵儿闷哼一声,从昏迷中醒来。

    看到林平烂泥一样摊在地上,暗骂这家伙心大,连忙去把他扶起,又是揉脸又是掐脸,终于把他弄醒。

    林平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模糊一片,看见面前月灵儿,抓住她的手,急切道:“陛下,是你么?”

    月鱼儿抽出手来,狠狠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恨铁不成钢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做大梦。”

    林平被他一掌拍得倒地,躺在地上迷迷糊糊道:“你是谁?我在哪里?”

    月鱼儿哀叹一声,坐在地上,“惨了,这道士被摔傻了。”

    林平使劲地拍了拍脑袋,终于清醒过来,顿时骂道:“谁给小爷我下绊子,给我脑袋里塞些什么玩意儿。”

    说完往旁边的月鱼儿一看,眼神不善。

    ”喂!你这道士自己没本事,可别冤枉好人。“月鱼儿从地上跳起说道。

    林平点点头,回道:“你这小鱼妖本事差劲得很,倒也没这个能耐。”

    月鱼儿嘟起嘴巴,撇过头去。

    从地上爬起来,林平把脑袋里的什么女帝,陛下抛到一边。出声问道:“小鱼妖,咱们现在是在那个大殿里面么?”

    月鱼儿昂着头,不理他。

    林平无奈道:“好了,小鱼妖,算我不对。”

    月鱼儿转过头来,瞪他一眼,开口说道:“本姑娘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

    林平连忙点头,顺着她的话说道:“是是是,小鱼妖你大人大量。那咱们现在是在哪里?”

    月鱼儿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底气不足地说道:“咱们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在外面被一阵吼声震晕,醒来后就看到你躺在地上。喂!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不也什么都不知道么?”

    林平叹了口气,心想这小鱼妖果然靠不住。

    不理会月鱼儿的大喊大叫,起了法术,给自己和月鱼儿加了两个土甲术。发现灵力比往常活跃许多,施法速度也比之前快上不少,他哪里知道自己方才奇遇。

    豪气冲天道:“跟在我身后,便是龙潭虎穴,我今日也要探上一探。”

    月鱼儿嘟了嘟嘴,心想你这家伙又在放大话,但还是乖乖跟在他身后。

    两人把大殿探了一圈,只见到殿中立着高台,高台之上阴阴沉沉,看不清楚。林平不敢冒失,带着月鱼儿又绕回了原地。

    林平回过身来,对月鱼儿郑重说道:“殿外那两只玉虎将我两擒住,扔到殿内。它们居心为何,咱们也不清楚。这大殿高台之上,我看有些玄机,你是和我一起上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月鱼儿点点头,说道:“我本事太差,怕拖你后腿,我就在这里等你。加油。”表情郑重,掷地有声。

    林平歪着嘴巴笑了笑,知道这小鱼妖害怕,说道:“那好,你在这里等我。有事就大声喊我。”拍了怕她肩膀,给她再加上一层土甲。

    月鱼儿脸蛋有些羞惭,低头讷讷了一声。

    林平暗中捏好法诀,小心往高台那边走去。看到石殿墙壁上的壁画,皱了皱眉,暗中思量道:“这壁画上的女子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我认识么?”

    摇了摇头,抛下念头,万般小心地靠近高台。

    高台由不知名的黑色石头所造,底下是一道道的石阶,石阶高有三尺,蜿蜒着通向高台之上,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道。

    林平踏上石阶,足底踩在石阶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响。他嘘一口气,用力踏下,大步往上而去。

    身后扬起一片灰尘,慢慢遮蔽住他身影。

    高台之上,并不甚大,四周立着玉柱,放着毫光。

    正中,则是摆放着一座白玉棺椁。

    林平脸色严肃,踏步走上高台,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当真看到面前的白玉棺椁,也难免有些紧张。

    想着到底如何是好,前面棺椁里当真是大妖遗骸,还是另有玄机。若是不开此棺,能否找到出口,逃出此地。

    心中正迟疑不定,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林平大吃一惊,下意识发出法诀,掌中七八只火鸟生出,正要出手。忽然想到这是小鱼妖声音,连忙收住,硬生生将灵力收回。灵力在他体内激荡,险些震得他吐血。闷哼一声,坐倒在地。

    ”小道士,你怎么了。“月鱼儿看着林平痛苦地哼了一声,连忙上前扶住他。

    林平摆摆手,示意无碍,略过月鱼儿的问题,告诫道:“以后不要偷偷跟在我身后”。月鱼儿低下头,心想还不是担心你。林平继续说道:“很危险,我刚才差点出手伤了你。”

    月鱼儿抬起头,冲他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看到面前玉棺,低声问道:“这个真的大妖的棺椁么?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啊。”

    林平心想你这小鱼妖终于也肯动动脑子了,点了点头,回答道:“殿外有两只玉虎守门,墙上有一个石雕鬼脸,看起来都像是此地镇守。鬼脸放我们通过,玉虎抓我们进来。看起来他们都希望我们在里面做些什么。”

    停下来想了想,继续说道:“此地倒像是大妖陵寝,只是殿外镇守之人,取我们的性命不费丝毫之力,却非要让我们进殿。不像是真正的守墓之人。”

    “也许他们是被抓来守墓的呢,你知道,守墓这事可不好找人。”月鱼儿插嘴说道。

    林平恍然大悟,说道:“殿外玉虎,像是师兄曾和我说过的精怪,玉石成精,寿命悠长。至于那个石雕鬼脸,看起来像是精修鬼道的,能避免陵墓主人被孤魂野鬼惊扰。难怪特意放我们入内,想必是让我们羞辱遗骸,替他们出一口恶气吧。”

    摇了摇头,对月鱼儿说道:“里面是你妖族前辈,你若是有心大妖遗泽,可以拜上一拜。”说完站起身来,负手转身,背对棺椁。

    月鱼儿乖乖地走近棺椁,恭恭敬敬伏地跪下,口中低语,念念有词。

    “前辈,我从小到大一直被其他的妖怪欺负,修行了好多年,也没有什么本事。每天就在水里游来游去,总是担心其他的妖怪想吃我。想逃得远一点,又怕碰到人族的修士,一剑把我杀了炖汤。现在又被两个老虎抓进来,惊扰到您睡觉。您老人家在天有灵,求您不要介意,如果可以的话,把我俩送出去。您别看他是人族修士,其实他心地很好的。”

    林平耳力甚好,背对着她,听她絮絮叨叨,嘴角扬起,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稻香〕〔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