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将择夫攻略〕〔月光如水照心扉〕〔终极美女保镖〕〔我的妹妹会时间停〕〔重生小俏娘:摄政〕〔砸中两个亿以后〕〔地球有个极品仙〕〔无敌辣条系统〕〔我是文娱巨星〕〔校草是女生:高冷〕〔恶魔校草,太过分〕〔剩女爱情路〕〔神道帝尊〕〔诸天破壁人〕〔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快穿:男神又苏又〕〔超品巫师〕〔我的世界编辑器〕〔探天而行〕〔召唤战姬的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六章 生旦净末,好戏开唱。
    山南郡,浮名山。

    浮名山直入云峰,山上林木青翠高耸,山势曲折婉约,奇谲瑰丽,左近山林密布,流水淙淙。虽然风姿绰约,堪称名山,但深藏高山密林之中,本来是一处人烟稀少所在。

    直到李家占了此处,开凿石阶,修建楼阁,作为家族所在,方才显露人前,一时间不知羡煞多少修士。

    山上雕梁画栋,楼台高阁,鳞次栉比,目不胜收。

    山南李家支系,乃是自五百年前某位在家族内斗中的失意者而来。他远离福喜山,偏居于此后,已经在此地传了十多代,这才有了山南浮名山李家支系。

    既然是李家支系,当然尊福喜山李家家主为宗主,虽然每隔数年便要备足礼物,往福喜山拜见宗主,但毕竟两地所隔颇远,因而关系并非十分亲近。

    这日,浮名山上,某处书房之内,李佰陆从太师椅上站起,走到窗前,远眺前方,似有心事。

    窗外秋阳正艳,草地之上,繁花开得灿烂,古木翠得逼人。

    这时,李秋雨面目严肃,迈过门槛,走进书房,在李佰陆身后站定。认认真真地施了一礼,而后问道:“父亲唤我何事?”

    李佰陆嗯了一声,转过身来,抛给了他一柄传讯小剑,回到太师椅上坐下,闭目凝神。

    李秋雨接过小剑,拿手一捏,认真的听了一遍,然后将小剑恭恭敬敬地放到书桌剑筒里,垂首肃立,等待李佰陆发问。

    “秋雨我儿,此事你觉得该当如何?”

    “回禀父亲,李沐风说山南水族即将大举入侵,攻伐山南地域,孩儿觉得他未免夸大其词。”抬头看了他父亲一眼,见他仍在闭目凝神,继续说道:“山南灵物贫瘠,远不如荆江。那恶蛟并非蠢人,岂会舍长取短。何况若他当真发兵,岂非撩动灵隐派虎须,他哪有如此胆量。”

    “妇人之见,蠢不可及。”李佰陆睁开眼来,缓声说道,不知是在评论李秋雨,还是在说李沐风。

    李秋雨抿起嘴巴,面色羞红,低下头去。

    李佰陆看他一眼,从袖子摸出一块玉简扔给他,说道:“莫要不服气,你再看看这个。”

    伸手接住,拿灵识一扫,险些惊得松开玉简。缓了一口气,方才说道:“胆大包天,当真胆大包天。听闻这锦鲤不过恶蛟手下一个将军,竟然做出如此恶事,莫非是奉命行事。”

    ”那李沐风胆量也是不小,妖族屠戮万余百姓,此等大事,竟然提都不提,若非我在城里安插了不少眼线,还要被他蒙在鼓里。莫非真以为能瞒天过海,亡羊补牢。“李佰陆摇了摇头,似是惋惜。“此事完了,我还得亲自去派中执法堂一趟,毕竟山南郡乃是我之治下,此事无法脱责。”

    “父亲久居山中,自打李沐风来了之后,家族子弟也被父亲召回山中修炼,此事当真是无妄之灾。”李秋雨不满道。

    李佰陆摇了摇头,似乎也是无奈,伸手从书桌上取出一封密信,抽出里面的信件,用法力递到李秋雨手上。

    李秋雨展开一看,竟是福喜山宗主亲笔来信,连忙郑重几分,细细看了起来。纸上不过寥寥数语,他却是一字一顿,认真琢磨,脸上神色既惊且惧。片刻后,收敛面容,折起信件,说道:“父亲,此事有鬼。”

    李佰陆点点头。

    李秋雨看他点头赞许,神色振奋,继续说道:“宗主修为高深,福喜山卧虎藏龙,为何非要父亲出面暗杀这李沐风,让他在此死得不明不白。再说李沐风能以一支脉子弟身份杀出重围,独领风骚,岂是易与之辈,更何况他已拜入灵隐派十多年,实力必定不俗。若是当真动手,未必真能擒杀此人。”

    顿了一顿,一锤定音道:“此人乃是福喜山年轻一代领军人物,此信若非哪个胆大妄为之人伪造,那么内中必有隐身,浮名山虽欲亲近主宗,但并非想做他人掌中利刃。”

    “嗯,不错。”李佰陆难得笑了笑,解释道:“此信并非伪造,家主曾与我密谈,让我监视李沐风和山南郡守李二。”

    说完嗤笑一声,说道:“那人身为二房子嗣,纵然以宗主身份执掌家族数十年,仍究是不放心这些长房血脉啊。若他知晓李沐风前途尽毁,想必会很高兴吧。唉,同室操戈,为人笑耳。”

    李秋雨叹了口气,说道:“原来宗主是怀疑他是长房血脉,难怪如此,他越是不凡,宗主便越是不放心。血溶于水,那又如何,仍旧要争权夺利,杀个血流成河。”

    “莫要伤春悲秋。我已回讯给李沐风,说我等明日便出发,到时郡守府里相见。你打点行囊,备好丹药,明日便随我一同下山。”李佰陆虎着脸说道。

    “去干嘛?”李秋雨疑惑道。

    “哼!荆江水族胆敢屠戮人族,若不还以颜色,岂不让水族笑我山南无人。还有那当归观主也消失在荆江之中,若是遇见,也一并杀了。”李佰陆把眼一横,杀气四溢。

    李秋雨连忙点头称是。

    。。。

    。。。

    几个时辰后,已是深夜。

    锦鲤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心里又是庆幸又是难受。

    女妖一直在宫内守着,看他醒来,连忙殷勤问道:“将军可好些了,可要去寻郎中再来看看?”

    锦鲤微闭双目,面容悲戚,摆摆手道:“不必了,退下吧。”

    女妖点了点头,轻声:“小妖告退,将军好生歇息。”说完放轻脚步小心退了出去。

    锦鲤闭上眼睛,偏过头去,算是应了。

    卧在床上,高枕软被,宫内焚着名贵的檀香。心里却是又羞又恨,偏又重伤,起身都难。闭上双眼,耳畔似乎传来小妖们的奚落之声。

    啧啧,大王殿下前将军,领军一方,结果丢下兵将。只带自己人马上岸,却被一个筑基修士杀得大败,麾下儿郎几乎死绝,若非被人所救,自己也难逃一死。真是笑死了,笑死了。

    他抿住嘴唇,险些落下泪来,想到日后的那些奚落嘲讽,心中又怒又怕,只想一死了之。一掌拍下,谁料被人拿住手掌,睁开眼一看,正是江朱挡住了他。

    “江统领今日当真威风,寥寥几语就逼退了那大名鼎鼎的李沐风。深夜不眠,是特意来笑话我这败阵之人(妖)么”锦鲤自杀被他撞破,心中羞恼,出声讽刺道。

    “将军,胜负不过一时,何必在意。属下心中一直担心将军,在殿外候了许久,就等您醒来。再说了,您是大王敕封的前将军,正统领,我不过区区一个副统领。李沐风也并非是被我逼退的,乃是他被将军耗得外强中干,属下带来的又是大王禁卫,兵强马壮,不敢相斗罢了。”江朱好言好语地劝慰道。

    锦鲤点了点头,暗道确实如此。

    心中有些安慰,说道:“江副统领有心了,你我日后还须多加亲近。”

    哈哈,你还有日后么,在人修眼皮底下杀了数万人,你躲得了李沐风,躲得了灵隐派么。江朱心中发笑,做下如此蠢事,连栽赃嫁祸都不用了,真是会给我等省事。

    “将军说的是,属下唯将军马首是瞻。”故作忠心,随后假模假样道。“之前将军不在此处,卑职暂领大王禁卫两百妖兵,如今将军回来了,卑职这就将妖兵交还给将军。”

    锦鲤摇摇头,落寞道:“你是禁卫副统领,统领大王禁卫军许久,同他们相熟。此时我重伤难愈,妖兵还是你先带着吧。”说完摆摆手,闭目躺下,江朱连忙告退。

    他出了宫门,走到无人的庭院中。庭中燃着灵木制成的火把,发出几下噼啪响声,火光照在江朱脸上。

    扯了扯嘴角,自语道:“好戏就要开场咯!”

    说完迈步走入阴影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