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道姑捉夫记〕〔医妃惊世:邪王,〕〔九重眸〕〔暴裂世界〕〔天下第九〕〔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文艺女神改造计划〕〔欢喜记事〕〔光头武僧在都市〕〔绣满田园:山里汉〕〔武战苍穹〕〔神矛局特勤组〕〔九零军嫂有空间〕〔乱宋之水浒风云〕〔神级工业主〕〔带着系统闯三国〕〔绝世仙剑〕〔惹火枭妻:老公,〕〔空间重生:小军嫂〕〔英雄无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三章 玄门正法,剑光分化。
    李沐风与锦鲤斗上百来个回合,仍是不分胜负,不由得暗暗心焦。暗道:这妖孽胯下畜生不凡,飞天遁地,比我身法还要快些,一直逼我同他近身缠斗,若是这般斗下去,必是败多胜少。需想个法子除了他这坐骑。

    他之前怒极,只想着一剑斩了这罪魁祸首。结果一番打斗下来,发现对面妖物实力也是不俗。不由得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对策。他不愧大派修士,不论斗法和心性都是不差,眨眼间就看出这锦鲤不善身法,借着坐骑才能与他缠斗许久。

    锦鲤一夹胯下水马,水马蹄下生出些许水汽,顿时快上几分,躲过李沐风递过来的一招剑气。举戟劈头打下,带动空中水汽,月牙上水波涟涟,寒光闪烁,更添几分威力。正是锦鲤的拿手好戏,将术法融于招式。

    李沐风也看出此招不凡,不敢大意,连忙右手执剑,左手捏诀。剑戟相交,顿时一股大力传来,他单手执剑,险些没能握住剑柄。不敢迟疑,运转灵力,转动长剑,化去戟上大力,这时剑上传来一阵寒意,透肤入体,险些冻住他右手。

    锦鲤见得李沐风不支,不由大喜,大笑道:“大派修士,不过如此。看本将军如何取你人头。”说罢,戟上灵力再加三分,逆势回转,直冲李沐风头颅而去。

    李沐风心知不妙,连忙撤剑回身,使了个巧劲,荡开画戟,险之又险躲开这一戟。恰好法诀已经完成,左掌电光乱闪,正是门派秘传雷诀。

    雷诀还未发出,锦鲤胯下水马就已惊叫连连,锦鲤几乎控制不住。雷霆乃是天地至正至刚之物,更有荡妖涤阴,去魄除鬼之效。

    眼下李沐风掌中就有一道雷霆,几乎近在咫尺,水马灵智半开,骇得几乎失魂,若非锦鲤狠狠扯住它,早就落荒而逃了。

    李沐风也未料到这雷诀对水马的克制如此之大,哪里还会迟疑,掌心摊开,对准水马,怒喝一声:“去!”

    掌中雷霆光芒更盛,势若惊雷,直朝水马而去。水马再顾不得锦鲤号令,四蹄生出数朵水雾,慌忙往远处逃窜。但它速度再快,又如何能快过惊雷,方才动身,腹部就被雷霆打中,顿时电光连闪,直接从空中坠下。

    锦鲤虽是妖身,也被电得不轻,发觉爱驹下坠,正要去救。这时一道剑光杀来,他连忙停手,侧身躲过。

    所幸地上还有些手下,纷纷出手,终于救下水马,免了它摔做肉泥的命运。

    锦鲤见得坐骑未死,不由得放下心来。一拍储物袋,脚下多了张粉红手帕,滴滴溜溜转了几圈,化作三尺方圆,手帕上描金画线,勾勒出一方池塘,几片荷花。正是他姐姐赠给他的,用以代步的灵器——锦帕。

    平日里锦鲤嫌弃这锦帕太过脂粉气,因而并未拿出来用,今日丢了坐骑,这才无奈取出来用了。

    李沐风去了锦鲤胯下的水马,看见锦鲤脚下踩着一张粉帕,不由得哈哈大笑,嘲弄道:“好个红罗帐里的将军,胭脂堆里的英豪。”

    锦鲤脸色羞红,他本就气量狭小,哪里还能听得对手这般奚落。直接收起锦帕,怒道:“本将军便是不用这灵器,也能取了你的人头。”

    李沐风险些笑出声来,这妖精竟然因为他一句话就收了自己的灵器,真是闻所未闻。

    挽了个剑花,讥讽道:“自寻死路,让你见识下什么叫玄门正法!”将剑一抛,手上不停,结出法印,使出玄门正法,飞剑凌空,轻鸣一声,化作两道剑光,倏忽一下,直朝锦鲤斩去。

    锦鲤大吃一惊,惊呼道:“剑光分化。”一拍储物袋,招出一面玄甲,滴溜溜转起,化作丈许,挡在身前。只听得“砰砰”两声,两道剑光斩在玄甲上,击得玄甲荡漾起层层土黄色波纹。

    挡住这两道剑光,终于稍稍放心了些。正要举戟杀过去,与李沐风缠斗,让他无暇再使出法术。听得身后破风之声,连忙把方天画戟一倒,挡在身后。

    只听得噗噗两声,飞剑入体,将锦鲤背部划出两道伤痕,连忙用戟打飞两道剑光,幸亏救得及时,不然怕是要被捅出两个窟窿眼儿。

    李沐风拿手一招,两道剑光倒转而来,在他周身急速旋转。

    锦鲤只觉背上一阵火燎,知道这是李沐风剑上带的火法,只要被他剑光刺到,伤处肌肤就会被中此火法。

    连忙起了水法,身后水汽聚集,化作三四头鲤鱼,在空中摇头摆尾,往创口处一撞。发出“噗嗤”两声,背上火法应声而破。

    李沐风冷哼一声,控制着飞剑朝锦鲤打去。心中暗道:这锦鲤术法寻常,遁法更是差得远,纵有宝物护身,若无其他手段,今日必斩了他。

    锦鲤见飞剑打来,连忙招出灵器——锦帕,同时挥动画戟,将剑光一一拨开。方才他用玄甲挡剑,结果被李沐风从背后暗算,眼下只好用画戟来挡,剑戟相交,灵力激荡,李沐风控制飞剑也要多费几分力气。

    剑光去了又来,锦鲤一面打开飞剑,一面驾驭者锦帕暗中朝李沐风靠近。

    之前他借着水马,与李沐风缠斗,两人(妖)剑戟相交,斗过百来个回合,当时还是他稳占先机。谁料去了水马之后,这李沐风直接扯开身形,施法御剑,一招功夫就让他见了红。

    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李沐风剑术不凡,若他精通术法,两人(妖)或能对攻一番。可偏偏他不善术法,因而成了眼下这般被动挨打的局面。若要扭转局势,非近身缠斗不可。只有让李沐风无暇施法,才有取胜之机。

    想到这里,心中也是怒极,若非伤了座下爱驹,哪里会打得这般窝囊。

    李沐风哪能看不出锦鲤用意,直接起了法术,化作一阵旋风,速度绝伦,直上青云。飞到他头顶,方才停下,手上捏诀,剑光顿时快上三分,剑上火光汹汹,犹如两条赤龙,从天际直落而下,朝他头顶打去。

    锦鲤连忙舍了方天画戟,招出玄甲,双臂擎住,大吼一声,举过头顶,周身灵力涌进玄甲,玄甲顿时厚上三分。

    只听得叮叮咚咚之声,两道剑光犹如啄木鸟啄木一般,不停地击打在玄甲之上,玄甲遭受不住,扛了十多下,慢慢皲裂开来。

    锦鲤大惊失色,哪里还敢再抗。收起玄甲,闪过两道剑光,连忙驾驭着灵器—锦帕往山上逃去。他遁法稀松平常,哪里还敢在空中同李沐风斗法。

    李沐风一口气御使着两道剑光击打玄甲许久,如今也是有些疲倦,他见锦鲤逃串,一拍腰间储物袋,唤出一柄代步飞剑,御剑追去。两道剑光比他身形还要快些,紧紧跟在锦鲤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