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升级系统〕〔神剑至尊〕〔渣男要洗白[快穿]〕〔万古金身〕〔宋少的亿万新妻〕〔独占娇妻:闪婚老〕〔我的绝美鬼夫〕〔蜜宠田园:农门娇〕〔头条天后:君少,〕〔我创造了巫师〕〔超级神仙抽奖系统〕〔福星高照农家郎〕〔口袋逗游〕〔圈里的大神都爱秀〕〔医妃在上:九爷,〕〔豢养人类〕〔剑叩天门〕〔重生七零俏娘子〕〔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一章 锦袍金冠,自作聪明。
    翌日,天蒙蒙亮,启明星高悬东方。

    黄瑜站在蚍蜉殿内,战战兢兢。

    前夜,他还是持王命,御山南的蚍蜉殿主,守土一方,大权在握。麾下将军能征善战,手下群妖似虎如狼,数百里水域内,说一不二,一呼百应。

    他志得意满,带着手下群妖在牛头山下围攻小贼林平,却落得损兵折将。虽然败了一场,他却毫不气馁。又纠合手下将士,终于又在当归观前拦住小贼,逼得他孤身逃命,最终被他擒住。

    只需取了小贼人头,再献于大王,他便能加官进爵,荣宠更盛,还能得到无数练气期妖物垂涎不已的筑基丹。为了独占功劳,他更是心狠手辣地除去了手下两位能征善战的两位将军。

    谁料竟然遇上山南地动,竟然让小贼死里逃生,当真可恨,直气得他险些怒骂苍天。

    如此劳而无功,他还未曾想好如何糊弄过去。就收到独角大王传令,命他速速带着林平人头回宫述职,吓得他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好不容易挨到凌晨,终于想好如何糊弄过去。这时手下来报,说大王麾下前将军,小舅子锦鲤将军已经带兵入殿,命他速速前去拜见。

    黄瑜听到这个消息,吓得心惊胆战。害怕独角大王已经知道他劳而无功,让林平逃走一事,因而特意派了小舅子星夜兼程,来阵斩他这无能殿主。

    奈何如今锦鲤将军到了大殿,他哪敢在人家眼皮子地下逃跑,只好鼓起勇气前去拜见。

    锦鲤将军头戴束金冠,身披锦鱼袍,虽然一路奔波,仍是威风凛然。

    他雄踞在大殿座椅之上,看着殿下战战兢兢的蚍蜉殿主,不由得十分轻视,哼了一声,出声道:“黄瑜,我且问你,山南郡你是不是了如指掌?”

    黄瑜一怔,心道:这小子怎的不问小贼林平之事,反而问起山南郡。

    锦鲤见黄瑜呆立不语,以为是故意轻视于它,脸皮抽动,一拍矮塌,大骂道:“好你个黄瑜,竟敢如此轻视本将军,莫非以为本将军杀不得你。”招出方天画戟,就要一戟捅了黄瑜。

    黄瑜吓了一跳,哪敢惹这瘟神。连忙跪倒在地,讨好求饶道:“将军,小人方才正在想着山南地形,因此才呆了一下啊。这山南地形,我早就铭记于心。山川河流,险关狭隘,更是犹如掌上观纹啊。”

    锦鲤哼了一声,收起方天画戟,也不唤黄瑜起身,直接吩咐道:“那边好,等会你便为本将军坐下前驱,带着本将军直扑县郡都城,本将军要将这山南郡杀个血流成河,鸡犬不留。”

    黄瑜听得胆战心惊,心中大骂这瘟神蠢笨如猪,暴虐无度。

    这事要是当真做了,怕是第二天就要震动人族修真界,引来大派残酷报复清洗。到时候自己肯定要陪着这瘟神下地狱,天下虽大,却是逃也逃不掉了。

    想到这里,连忙出声道:“将军,属下虽然熟悉山南地形,但是山南地动不久,想来地形变化颇多。”看见锦鲤脸色不善,连忙补充道:“不过属下手下有一能士,乃是山南本地水族,更是属下心腹手足,堪称贤能,属下愿意将他举荐给将军,以为前驱。”

    说罢一头拜倒在地,生怕这瘟神不答应。

    锦鲤舔了舔唇,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便用他吧,滚吧。”

    黄瑜如蒙大赦,顾不得这锦鲤态度恶劣强横,连忙出了大殿。

    鱼大头正在殿外候着,听见黄瑜被锦鲤训得狗血喷头,不由得暗暗高兴,幸灾乐祸。

    看见黄瑜出来,连忙换上一副悲戚面容,正面迎上,正要表一波忠心。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黄瑜一把抓住,顿时疑惑不解。

    黄瑜出了大殿,看见鱼大头一副狗腿姿态,连忙抓住他。

    好家伙,就是你了。

    “大头,你天资聪颖,本殿主在此三年,多亏了你拾遗补缺,才有如今山南水域大好之局势。你就是本殿主的心腹肱骨,贤臣干士啊!”

    鱼大头纳闷不已。好家伙,平日里你对劳资呼来喝去,拳打脚踢,就差把劳资晾成鱼干了,今天怎的对劳资如此殷勤。

    “如今本殿主有一桩大富贵要送给你,那殿上乃是大王麾下锦鲤将军,筑基修为,他姐姐更是大王爱妾,可谓是前途无量。锦鲤将军初来山南,正缺一位向导,本殿主特意将你引荐过去,你可得好好表现啊。”

    鱼大头迟疑一番,心想:方才你在里面被骂得狗血淋头,我要是在他手下做事,岂不是要被他剥皮抽筋。

    支吾两声,“殿主,那个。。那个。。。能不去么?”

    黄瑜沉下脸来,露出细牙长舌,阴沉着喝道:“滚进去。”

    鱼大头哪还敢迟疑,连忙屁滚尿流地进了大殿。

    。。。。

    。。。。

    李沐风踏剑而行,掠过山南地界,看见地上一片狼藉,犹如被狗打翻的菜盘子一般。地上灾民携老扶幼,排成一列,沿着大道向郡城县城逃难。

    他只视若未见,沿着荆江顺流而下,查看一番,没能收到耳目传来的消息。本想回郡城继续等候,想到当归观主清风,不由得折向往当归观而来。

    他在空中看到观前围了许多灾民,有的躺在地上,犹如行尸走肉。更多的是朝着观内磕头求救,哭哭啼啼,愁云惨雾。灾民哭声或大或小,观内仍是毫无反应,但他们只管哭哭啼啼,就是没一个敢破门而入的。

    李沐风冷哼一声,骂道:“真是蠢笨如猪,无可救药。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只为求什么狗屁仙人出手相助。既不敢掀了这道观,又不敢离开这地方自寻生路。只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虚无缥缈的仙人身上,须知他们也是身不由已,哪里有空来管你们的死活,当真可恨可怜。”

    说完隐去身形,收了飞剑,落在观中。

    殿外愁云惨雾,他才懒得去管。径直入了大殿,左顾右盼一番,竟然毫无稀奇之处。他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当归观如此威名,当真虚有其表。

    寻了个蒲团坐下,看见矮塌上有一帕手绢,工工整整折好。

    他取来打开一看,顿时笑出声来,自言自语道:“好个当归观主,好个林平,愚不可及,当真愚不可及。”

    正要放回原处,忽然心血来潮,嘲弄地笑了笑,自语道。

    “你这小子,有心无胆,那就让我金笔书生,来帮你改上一改。嗯,这句不用改,这句也不用改,改了这句就可以了。”

    挥手使了法术,抹去一行笔迹,从怀中掏出一只金灿灿毛笔,模仿绢上笔迹,写下几个字来。收起笔,看了看笔迹,又从头读了一遍,只觉得天衣无缝,不由得十分满意。

    仔仔细细地折好,重新放回榻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