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醉蒙蒙〕〔文字瞳〕〔本妃护驾,殿下快〕〔重生一股泥石流〕〔公元5019〕〔含苞待宠:帝少的〕〔斗罗大陆之十劫〕〔傲天圣帝〕〔医王心尖宠:风华〕〔王牌兵王的同居美〕〔DNF之瞎神主宰〕〔烈火麒麟〕〔封少的掌上娇妻〕〔姝途同贵〕〔限制级巨星〕〔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绝品神医〕〔龙刺兵王〕〔重生之无节操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十章 处处邪门,步步惊心。
    林平牵着月鱼儿的手,离地三尺,飘飘然到了山顶附近。他落到地上,松开手掌,回头说道:“前方形势不明,我且上前查探一番,你在此处稍等片刻。”

    正要上前,忽觉道袍被人拉住,停下身形看去。

    “那个,我们还是一起过去吧,真有事情也能互相照看。”月鱼儿看见林平回头,连忙松开抓着林平道袍的手,怯生生说道。

    林平笑了笑,道了声好,让她跟在身后。

    掌中生出几只火鸟,扬了扬手,将火鸟打到前方,只余下一只火鸟飞在面前三尺处带路。火鸟飞入前方黑暗,碰到阻碍,顿时散成一片,火光点点,好似暗夜天穹漫天星光。

    林平也不惊讶,再招出几只火鸟,飞到阻碍处,便停下来,火光大放,照亮前方。他目力极好,看清方才火鸟碰上的,原来是一方斑驳石壁,看起来颇为久远。石壁看上去有些普通,林平走近摸了摸,只觉手感冰凉,寒气入体,他连忙收手。招了只火鸟往石壁上一撞,火鸟顿时散开,火星零落。

    他呼了口气,知晓这地方怕是不寻常得紧了,心中犹豫要不要继续探查。古语有言,“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又有言,“见微知著。”

    月鱼儿从他身后绕前,摸了摸石壁,也被寒气惊到,连忙收手退了两步,躲到林平身后,惊讶道:“这石壁怎的这般冷。”

    林平却是脸色严肃,提醒道:“这里有些古怪,你呆在我身后,不要乱走。”

    月鱼儿本就胆小,闻言连忙点点头。

    林平抬头往石壁上方看去,只觉目光被黑暗阻住,不能看破。他有心看一看这石壁的高度,挥手招了几只火鸟,排成一排沿着石壁向上。

    火鸟一路往上,照亮石壁,林平抬头再看,心中震撼莫名。眼前这面石壁何止百丈高。

    火鸟飞得高了,忽然间,照出一个石雕鬼脸。这鬼脸狰狞恐怖,贴在石壁之上,像是大师精心研磨,耐心尽力,方才雕刻而出的一张壁画。这鬼脸石雕獠牙凸起,刺穿石壁,在半空中散着凌冽寒光。

    林平心脏一顿,竟然漏了一拍,他缓了口气,自我安慰道:竟然是个石刻,如此栩栩如生,险些把我吓住。

    他喘一口气,正要略过石壁鬼脸。

    忽然鬼脸微动,转动起碧色眼珠,往下方一看,看到林平凝神静立,竟然显露出疑惑表情,接着扯了扯嘴。张口吐出一阵阴风,如汤沃雪,火鸟顿时熄灭。

    林平袖子一摆,手上拿住狼毫笔,压下惊惧,凝眸屏息,严阵以待。想到月鱼儿,连忙伸手朝后面一拉,竟然拉空,转身去看,身后竟然空无一人。

    林平惊了一下,正要去寻。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凄厉鬼啸,夹着磅礴灵力,直击他识海。

    林平被这招打得措手不及,心神一阵动荡,引动先前伤势,张口吐出一大口血,险些站立不住。他连忙收束心神,运起恩师传下的《一气心经》,这功法果然玄妙,登时帮他稳固住了心神。

    那鬼啸之声凄厉绝伦,直击人心,正是石雕鬼脸所发,所幸未能持久。

    林平散去功法,他本想趁势遁走,奈何月鱼儿不知所踪,如今只好斗上一番。他大吼一声,起了火法,招出十多只火鸟,向那石雕鬼脸打去。

    火鸟汹汹而来,一齐撞向石雕鬼脸。那狰狞鬼脸被火光照亮,獠牙上红光流转,脸上神情似乎若有所思,只张口一吸,便将林平打开的火鸟全部吸进口中。它眼珠转了转,竟然张口吐出一只鸟来,然后就闭上双眼,看上去和普通雕刻再无区别。

    林平心中犹疑,这鬼脸修为不知比他厉害多少,但是出手破了他的法术后,竟然闭眼睡去,隐隐有罢手言和的意思。

    这鬼地方,怎的如此邪门。林平心中暗骂,想到小妖精,心中又开始担心起来。连忙使了御风术,招了个火鸟在前面探路,沿着石壁四处去寻,也不敢高声呼喊,生怕再招来什么厉害鬼物。

    转过石壁,便看到一排石阶,石阶左右两只镇守石兽,由洁白玉石制成,形似白虎,有数丈高。这两只石兽历经无数岁月磋磨,仍究威势不减,火光映射之下,周身白光湛湛,神目如电,尤为传神。

    石兽身后是一扇玄石大门,大门宽十数步,高有数丈,门扉紧闭,月鱼儿正偏着脑袋,把耳朵贴在石门缝隙处,两只小手在大门上摸来摸去,口中念念有词,十分古怪。

    林平颇为讶异,这小妖精之前还胆小得很,现在却是胆大包天,莫不是无知者无畏。

    他轻轻咳了一下。

    “小道士!来这边,快来。”月灵儿转头看见林平,连忙招呼他过来。

    林平踱步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月鱼儿左顾右盼一番,随后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小道士,我跟你说,这里有古怪。”

    这还要你说,刚刚我还被个鬼脸弄得吐血呢。

    林平翻了个白眼,然后歪着脑袋睨她一眼。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月鱼儿不甘示弱地回瞪了林平一眼,接着抓了抓头上的冲天辫,苦着脸说道:“我跟你说,刚刚有人在我心里说话,叫我到门里面去,然后我就稀里糊涂地走到这里了,差点就进去了,你说古不古怪。”

    这还真他娘的是有些古怪。

    “那你怎么没进去,是不是害怕?”

    “不是,门关了,我在找开门的机关。”

    林平被噎了一下,只好换个方式问道:“你知道门后面有什么么?”

    月鱼儿脸色茫然,摇了摇头。

    “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执搏挫锐,噬食鬼魅。”林平张口念出一段古文,月鱼儿脸色更加茫然。

    林平指了指两只石虎,说道:“你看,白虎守门,阴风阵阵,说明此处可能有邪祟鬼魅存在,也可能此处本就是一处陵墓所在,只是此地乃是大山之巅,我还从未听过有人将陵墓建于山巅的。”

    摇了摇头,接着道:“不管如何,这山上实在危险,咱们现在虽然离不开这里,但是也不能胡来。”

    月鱼儿却是面色潮红,一把拉住林平袖子,激动道:“我听过,我听过,天底下所有的妖族都听过。是大妖,大妖就是葬在山巅的,因为那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

    林平咬了咬唇,似是有些难以想象。

    大妖者,乃是妖族天骄豪杰之辈,从亿万妖族同辈中脱颖而出,位位皆能横压一时,个个堪称妖族柱石。

    如此风流人物,它的陵墓竟然就在眼前,林平只觉恍然若梦。月鱼儿却是激动的快要跳起来,连忙用手去推石门,只想着入内一探究竟,最好还能得到大妖遗泽。

    石门被她推动,发出难听的“吱呀”声。林平被这声音惊醒,压下心头贪念,一把拿住月鱼儿的手,斥道:“不要命了!如此莽撞,万一里面出来个厉害鬼物,该当如何?”

    月鱼儿甩开林平,怒冲冲回道:“你莫要诓我,我一路过来,哪看到什么鬼物。里面说不就有我妖族大妖遗泽,你是不是想独吞。”

    林平摆了摆手,耐心说道:“方才石壁上出来个鬼脸妖物同我斗了一番,然后隐去不见,那鬼物修为高过我不知多少,如今你又说此处是大妖陵墓,足以证明此处大有问题。若是稀里糊涂,中了算计,你我今日说不得就丢了性命。”

    “可我听到有人在我心里说话,说不定就是大妖英灵不灭,传话给我。”

    “也可能是那鬼物使的手段。”

    “哼!”月鱼儿瞪林平一眼。

    林平摇摇头,这小妖精心思不坏,就是有点傻。这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若非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哪里肯跟你多费口舌,早就一拳敲晕带走了。

    正要上前再解释一番,让她趁早丢了入内一探的心思。

    门前两只白虎石兽忽然齐齐吼叫,声若惊雷,石门“轰隆”一声,竟然也应声而开。左边那只白虎一口咬住被虎吼声震得迷迷糊糊的月鱼儿,直接往门内一丢。右边那只白虎也是一口咬向林平,林平大吃一惊,正要动作,结果对上白虎视线,神思混沌,竟然晕了过去,运了一半的法术自然也就散了。白虎跳将过来,一口咬住林平,正想往门内一扔,忽然脸色变幻,似是十分恼火,奈何形势所逼,只得恨恨地把林平扔进门里。

    林平和月鱼儿被扔到门里,大门顿时“轰隆”一声关上。两只白虎跳到石阶两旁,又变做两只白玉石虎。

    暗河山峰之巅,复归于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稻香〕〔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