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你相逢今生缘〕〔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重生完美时代〕〔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七十年代:军〕〔重回儿时拐男神〕〔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恰红妆〕〔玄门之七宝归墟〕〔兽帝凰妃:废柴逆〕〔重生之宠妻有毒〕〔温宠入骨:老公深〕〔豪门晚婚:总裁先〕〔蠢萌小妻:席长官〕〔超级母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九章 寻幽探秘,患难相交。
    月鱼儿大呼小叫,急急忙忙地朝微光处游去。林平好整以暇,舒舒服服地坐在它背上,眼睛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这一人一妖,行了许久,终于到了那微光所在,定睛一看,皆被眼前景象镇住。

    放眼看去,眼前乃是一座雄伟肃穆的黑色山峰,不知其高,不知其广,皆是目所不能及。抬目往上,山峰隐于暗处不得见。山上表面有点点微光,乃是一些奇石异宝,与黑暗无声处,自发毫光。山势雄浑,晦暗神秘,于黑暗处,尤显恐怖。

    “这是,地府阴山么”月鱼儿打着颤,流着泪,压低声音道。

    林平低头对上月鱼儿惊恐的眼神,连忙压低声音,摸着它的鱼脑袋,耐心安慰道:“别怕别怕,肯定不是“幽冥背阴山”,咱们还在阳世呢。莫要想太多,自己吓唬自己。”

    说完他也有些害怕,只觉得此处死气沉沉,阴风阵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汗毛竖起,浑身上下处处不自在。

    他拍拍月鱼儿脑袋,说道:“要不咱们再去找找其它出口?”

    月鱼儿早被吓破胆子,闻言连忙点头,只觉得这家伙此刻尤其顺眼。它在水里静悄悄转身,生怕荡起一点水声,林平也被这小妖精弄的紧张起来,屏息静气,他俩就这么悄咪咪往回游去。

    游上片刻,离得远了,月鱼儿“咕噜噜”一声,喘上一大口气,使劲摆尾甩漆,抱头鼠窜。林平也是被吓得草木皆兵,生怕当真误入黄泉,吐出一口浊气,急促道:“速走!速走!”月鱼儿闻言,吓得连忙快上几分。

    他俩这一番狼奔豕突,足足游了有半个时辰。林平回头一看,再看不见微光,总算是觉得远了,连忙拍拍鱼头,让月鱼儿停下来。月鱼儿顿时动也不动,只把大嘴一张,就浮在水上呼气不停,想必是累得不行。

    林平连忙从它背上滑下,落到水里。此处河水甚深,他使了个轻身法术,露出上半身,摸着鱼头,衷心称赞道:“方才多亏了你,我两才能逃出生天。累坏了吧,快歇会儿,我给你扇扇风。”两手作势,就要给它扇风。

    月鱼儿瞪他一眼,心中暗骂林平狗屁不通,这地下河阴风阵阵,还闪个屁的风。

    “喂,你不是说你得了真传么,怎么把我带到阴山去了。你是不是想谋财害命,恩将仇报。”月鱼儿喘上一会,恢复了几分力气,拿眼睛瞪着林平,出声责怪道。

    林平低头看着大头鱼儿,苦着脸蛋,搓了搓手,试探道:“眼下且不说那些,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同你说。”

    “哈?你又想骗我,我倒要听听你这次要怎样狡辩。”月鱼儿哼了一声,不满说道。

    林平闭紧嘴巴,一眼不发,只拿手指了指前方。

    月鱼儿抬头一看,一座黑色山峰耸立眼前,微光点点。不是先前“阴山”所在,还能是哪里。它两只鱼眼往上一番,顿时吓晕过去。

    。。。

    。。。

    “喂!大头鱼,醒醒,醒醒!”林平曲折手指,弹着月鱼儿的鱼头,弹得噼啪作响。等到月鱼儿闷哼一声,似要醒来,他连忙把手藏到袖子里,换上一副慈爱面孔。

    “哇!牛头大哥,马面大哥,府君爷爷。都怪那个小道士,是他带我来的。我是无辜的啊,我是被逼的啊!”月鱼儿还未开眼,就哭天喊地,大声求饶。

    林平黑着脸,从袖子里拿出手来,朝着它脑袋,屈指狠狠一弹。

    “啊!”月鱼儿吃痛,下意识开眼往四周一看。只见自己躺在地上,脚下是地底暗河,抬头是黑色山峰,林平正站在旁边,背手昂头,目视前方,一副高人姿态。

    它这下总算反应过来,这山才不是什么地府阴山。

    “喂,刚才是不是你弹我脑袋了?”

    “你说我坏话了?”林平仍是昂首望天。

    “嗯。。当然。。没有啊。”月鱼儿支吾两声。

    “你没有说我坏话,我怎么会弹你呢。你肯定是记错了。”林平昂首望天,手指在背后做了个弹指的动作。

    月鱼儿看得一清二楚,它摸着脑袋,气呼呼地道:“我记起来了,刚才是狗弹的我。”

    林平转过头来,看它一眼,无奈地说道:“罢了罢了。不管是哪个俏郎君弹的你,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

    月鱼儿气得险些歪了鱼嘴,正要反驳。林平连忙打断,说道:“你可知我刚才发现了什么?”

    “发现什么了。”月鱼儿的思维果然被林平一句话带走。

    “我知道这山是怎地来的了。我以前曾经在杂书上看过,地动会导致高山下沉,平原升高。你看这山,虽然深埋地下,可是山上却有一些朽烂的树根。”林平引经据典,侃侃而谈。

    “你知道吧,没有太阳,树木是长不大的。说明千百年前,这山一定是在地面上,后来地动了,这山不知怎的就沉下来了。”

    他思索许久,终于想通地底下为何会有一座高山,于是连忙弄醒月鱼儿,就是为了在人前显摆一番。此时得偿所愿,真是春风得意,美得上天。只可惜听众只有一个小妖精,而且这个小妖精还一头雾水。

    月鱼儿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什么太阳,什么树木,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玩意儿。

    “等等,你现在说这些话还有什么用,逃命之前你怎么不说。现在鬼都知道这不是地府阴山了。”月鱼儿觉得自己智力受到侮辱,恼羞成怒地反问道。

    林平暗暗骂娘,无奈道:“罢了罢了,我不同你争。”

    。。。

    。。。

    “咱们既然被困在这里了,我想上山看一看有没有出路,你要不要一起。”林平跳过方才话题,问道。

    “当然要去,不然你找到出口,一个人偷偷跑了怎么办。”月鱼儿说得理直气壮。

    林平以手抚额,摆摆手,无奈说道:“那你快点变换人身,我在前面等你。”说完就一马当先,往山上走去。

    慢悠悠走到半山腰,听到背后有人喊了一声“喂!”,于是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

    “喂!干嘛走这么快。”

    只见月鱼儿化作人身,约有十一二岁模样,一袭红衣,头上扎着两个冲天辫,正气呼呼地看着他。

    林平打量她一番,哦了一声,转身向山顶走去。

    山间小道之上,万籁俱寂,唯有二人行走之声。周边漆黑一片,偶尔有几点微光,乃是山上奇石自明。月鱼儿胆子颇小,顾不得先前恩怨,连忙紧紧跟住林平。

    林平看她跟上,笑了笑,指尖生出一盏明火,摇曳不定,驱散周边黑暗。使出灵目术,眼中荧光亮起,四处查看一番,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只有山顶藏身暗影之下,让他看之不透,暗暗心惊。

    散了法术,林平回头说道:“山顶有些玄妙,我带你直接过去。”伸出手来,摊开掌心,放到月鱼儿面前。

    “喂,干嘛这么殷勤?”月鱼儿连忙把手藏住。“你不要以为你殷勤一下,救命之恩我就不要你报答了。”

    林平只觉颇为好笑,这小妖精又精明又糊涂,又单纯又复杂,弯得下腰也抬得起头,真不是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亦或者两者皆是。

    ”这是为了感谢姑娘方才一路相助之恩,若非姑娘背我过来,在下哪能如此轻松。“说完从道袍上撕拉扯下一块布块,悬于空中,执起狼毫笔,笔走龙蛇,一蹴而就,送到她手上。

    月鱼儿接过来,打开一看,上书“月姑娘救命之恩,不敢或忘。若有差遣,定当听从。山南林平手书”,顿时喜不自胜,小心翼翼折起收好。

    林平伸出手来,说道:“山顶形势不明,我且带你上到附近,然后我再上去探查一番。”月鱼儿高兴的嗯了一声,把手放进林平掌心。

    林平轻轻握住,使出御风术,带着月鱼儿,御风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