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之汉教大〕〔证道长生之路〕〔逆世魔尊〕〔繁花似锦度流年〕〔快穿撩人:失足bo〕〔我在煤矿卖煤的那〕〔逆流2004〕〔文娱大戏精〕〔网游之宅男的上古〕〔神级大道士〕〔极品小画仙〕〔逆袭:我会修真〕〔放开我的小白龙〕〔神域凰女〕〔天都妖逆〕〔盛世绝宠:纨绔小〕〔我的女儿是天神〕〔重生蜜爱:霸道祁〕〔我的绯色人生〕〔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七章 脱却金钩,我自逍遥。
    旭日,初升。

    山南郡仍有余震,火山仍在喷吐岩浆。

    哀鸿遍野,疮痍满目,一副末世景象。

    林平被草绳捆住,无知无觉,滑落江中,夹杂在乱木滚石之中,随波而下。

    荆江水波奔腾,倒卷而上,月鱼儿在江中勉强支撑,好不容易等到江水安宁下来,就看到上游江水裹挟着碎石乱木,奔腾而下。

    “山洪来了。”月鱼儿自语一声,吓得连忙逃命。

    这惊天动地的地动导致的山洪水势何等凶猛,它这微末道行的练气小妖哪敢正面相抗,能逃出来就算是老天爷保佑了。幸好它熟悉地形,好不容易寻了个水势安稳的支流处藏身,躲开这来势汹汹的一波山洪,看着死伤惨重的水族,心中又是侥幸又是难受。正要设法营救些鱼鳖虾蟹出来,蓦然看到林平仰面浮在江水之上,正被江水裹挟而下,载沉载浮,从它眼前掠过。

    月鱼儿心中挣扎了几番,始终是拿不定主意。暗暗思量,这当归观主乃是蚍蜉殿主当下一等一的敌手,杀了殿主手下还逼得殿主遣人致歉。不但如此,这人还是山南水族大敌,使百里水族不敢十数年上岸的大杀神清风的师弟,虽然它心里也对那些上岸食人的同类也没什么好脸色。可是这人也不是完全的坏人啊,也没有找过荆江水族的麻烦,自己去道观向他赔礼之时,他也不过吓唬一下,也没有难为自己。

    但是人族与妖族自古争斗不休,眼下这家伙不知何故落难,便是出手相救,他还未必承情呢。

    月鱼儿越想越是麻烦,幸好它是个乐天的性子,自我安慰道:“我等下把这家伙救出来,扔到岸上,再不管他,就算报了上次的恩情。没人知道是我干的,这不就行了么。”

    这么一想,顿时念头通达,高兴起来。看到林平要被冲得远了,急忙入了激流,去寻林平。

    半个时辰后,荆江暗河,月鱼儿黑着脸在水里吐着泡泡,看着躺在大石上昏迷不醒的林平,吐泡泡的速度气得快了几分。

    原来月鱼儿没料到水势如此之大,入了急流后便身不由己,好不容易用鱼嘴含住林平脑袋,却没法使力将林平甩到岸上去,只好随波逐流,结果就莫名其妙地到了这处地底暗河。

    它心中也是纳闷,这山南数百里水域,早被它摸得门清,哪有什么暗河。却不知这是山南地震之后,地壳变动,新造的暗河入口。

    月鱼儿却不会多想,只将这倒霉事情一股脑归咎于林平身上,将林平甩到石上,报了上次的一甩之仇后,就浮在水里吐泡泡生闷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黄瑜好不容易从晃动中清醒过来,起身一看,发现林平不见身影,入嘴的鸭子竟然飞了,到手的功劳就这么没了。再看到自己麾下左右将军正躺在地上,好似两具死尸,气得脑门发疼,青筋直跳,黑脸涨红,若不是后面还用得上它们,简直想痛下杀手结果了这两位。

    它暗骂一声“娘希匹”,吐出一口胸中浊气,勉强压下心头怒火,一人一脚,踹醒这两位。这一脚结结实实,乃是它含恨而发。泥鳅精吃了一脚,终于醒转过来,只觉腰间疼痛,似被大锤砸过,正想破口大骂,抬头遇上黄瑜黑黢黢的眼神,想起自己又误了事,顿时吓得发颤噤声。

    稍顷,看清黄瑜眸中凶光渐去,正想出言讨好两句,就看到新任右将军水蜘蛛化作一个妖娆美妇人,哭哭啼啼,挺着两只大白兔,一把抱住黄瑜大腿,故作哀戚道:“多亏大人援手,不然妾身哪能醒转过来。”

    泥鳅精心中大骂无耻淫(x)妇,被踹了一脚,还能这般说,如此卑躬屈膝,淫色媚主,真是无耻之极。

    黄瑜却是又惊又喜,这水蜘蛛姿色不俗,在它手下也有许多时日了,平日里总是不假辞色,一副高冷模样,如此却是这般卑躬屈膝,楚楚可怜,腹下淫(x)虫不由得大动,若非还急着去寻林平,早就按捺不住,胡天胡地,乱来一番了。

    勉强稳住淫(x)虫,微微笑着,带着赏识与赞赏,耐心安慰了水蜘蛛几句。转头换上一副黑脸,看向泥鳅精,大声呵斥道:“混账东西,还不入水带人寻那小贼,再敢坏事,仔细你的皮。”

    泥鳅万念俱灰,不敢造次,闷头应了一声,心中带着十分哀伤,垂头丧气地入了荆江。

    哎,殿主雄才大略,孰料沉迷美色,我乃殿主心腹,手下第一爱将兼第一狗腿,被夸做左将军,威震山南数百里水域,竟比不过区区两个大白兔。

    嗨,只恨爹娘没给我生了两个大白兔。

    *************

    荆江,水底暗河,林平苏醒过来,忍着头痛,微开双目,入目一片漆黑。

    “啊!我眼怎的瞎了?”大叫一声,惊慌失措,险些从青苔密布的青石上滑落。

    “你没瞎,是我瞎了。”月鱼儿从水里露出头来,黑着鱼脸说道。

    “哈!”林平听见声音,不由得喘了一大口气,指尖一搓,看见指尖生出的一盏明火,终于放下心来。再循声望去,就看到一只胖头鱼儿浮在暗河之中,露出鱼头,脸色不善地盯着他。

    “是你啊,大头鱼儿。你怎的也在此处?对了,此乃何处?”

    看见这胖头鱼儿,林平不由得轻松几分,这鱼儿知根知底,心头的大石总算去了几分。

    月鱼儿瞪了瞪他,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来,又特意强调了它为了救林平,受了多大风险,所以才被冲到此处。

    林平从黄瑜手下逃出一命,高兴得很,虽然被困暗河,但比之之前的凶险,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了。

    “在下晓得,姑娘救命之恩,在下定涌泉以报。”心中暗暗好笑,这小妖倒是单纯善良。

    月鱼儿似是怕他反悔,连忙趁热打铁,接住话头,说道:“你是堂堂观主,在山南也是算得上人物的,说话可得算数,莫拿话诓我。”

    林平险些笑出声来,忖道:这小妖当真有趣,这话接的,不知道还以为它这是特意等着我醒转,来邀功拿报酬的呢。

    咦,它不会真的是这么想的吧。我的名声已经差到连个小妖都不信了么,难道它知道我喜欢埋伏偷袭的作风了。想到这里,脸上笑容不由得渐渐消失。

    “晓得了,救命之恩,我记下了,等下就写在我袍子上。日后你有事来寻我,我定不会推辞。”说完哀怨地看了月鱼儿一眼,接着扭了扭身子,指尖生出明火,去烧那草绳。

    月鱼儿点点头,似乎就是在等林平这句承诺,干脆利落地说道:“那我就先走了,日后我有麻烦了再来寻你。”说完沉下水去,不见踪迹。

    林平被月鱼儿这开门见山的一句话噎住,果然就是为了等我这句话呢,颇为落寞地摇了摇头,继续用火去烧草绳。还没烧断,就看到水里钻出一个胖大鱼头,两只鱼眼盯着他,带着惊慌失措,鱼嘴微张,带出一串泡泡,说道:“我,我迷路了,这儿好像出不去了。”

    “啪嗒”一声,被水浸湿的草绳终于被火烧断,落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