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的甜心:你好〕〔武魔录〕〔炎帝诀〕〔藏锋〕〔精灵外挂〕〔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亡灵骨灾〕〔空间之仙路逍遥〕〔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重生之潜龙腾渊〕〔守望先锋——重整〕〔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二十章 暗中媾和,转瞬三载。
    月鱼儿被抛出道观,立刻化作一条大鱼,摔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哎呦”。

    它恨恨地朝道观吐了个口水,然后立刻卷起礼物逃命似地走了。

    月鱼儿带着礼物回了江中,鱼精鱼大头迎上前来,就是一尾巴,怒斥道:“礼物没送出去,你怎么敢回来?”

    月鱼儿被这一尾巴拍得七荤八素,想起方才的险境,立刻泪流滚滚。鱼大头可没林平那么好说话,又是一尾巴拍下去。

    月鱼儿连忙躲过,吐出一串泡泡,一口气说道:“见到了个小道士,称呼清风是师兄,他说不要礼物。”再吐了个泡泡,略去林平对它的审问,继续说道:“殿主的条件他替清风同意了。”

    鱼大头正要继续教训这月鱼儿,听到这个好消息,长吁一口气,两只惨白鱼眼盯着月鱼儿,寒声威胁道:“记住了,今日是我上的岸。你一直在水里等我,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要是传出去什么,你就死定了。明白了么?”

    月鱼儿连忙点头,回答道:“知道了,鱼大人。”

    “好了,滚吧。”鱼大头接过礼物,赶紧去蚍蜉殿中报告好消息去了。

    啧啧,这蚍蜉殿里胆小如鼠,战战兢兢的鱼精到了殿外却是耀武扬威,颐指气使,不可一世。

    落日西垂,江面波光粼粼,月鱼儿从水中浮起头来,荡漾起一层金波,它看着江左那一座气势雄浑的大观,叹了口气,沉入水中,摇头摆尾地游走了。

    。。。

    鱼大头到了殿中,将这个好消息告知黄瑜,黄瑜终于安心下来。它对清风,实在是畏惧得紧,生怕哪一日清风心血来潮,入江斩了它的头颅。如今此事完美解决,它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不然的话,它今晚就要打包行囊,卷了这月给独角大王的供奉,亡命天涯去了。

    黄瑜去了心头大石,又恢复了殿主的威严,心里想着如何统治这百里水域,只是可惜殿下只有三瓜俩枣,看着十分寒碜。

    殿下有着五个妖物,左边两个妖物,一个是泥鳅成精,炼气四层的修为。另一个是水草成精,练气四层的修为。这两个妖物是黄瑜的左膀右臂,跟了它许久。

    至于右边三个,不说也罢,三条杂鱼,鱼大头,鱼大尾,鱼大乃,都是练气一二层的修为,是黄瑜任了蚍蜉殿主之后,在附近水域寻来的三只小妖,用来传递消息,整理宫殿。

    这百里水域,自然不只这些妖怪,只是有的妖怪,桀骜不驯,暗藏反骨,黄瑜不敢收下。有的妖物蠢笨如猪,不堪培养。

    他躺在殿上的大塌上,正在思考如何壮大势力,统治这一方水域。自打前任殿主被清风斩了之后,这百里水域就好像变作春秋战国之势,诸多练气妖物在这里争斗不休。

    黄瑜若是筑基修为,自然能凭借独角大王的任命,一统这百里水域。奈何黄瑜只是练气后期的境界,这百里水域的诸多练气妖物哪里肯受它节制,纷纷在外自立阵脚,就差打到蚍蜉殿来了。

    黄瑜心想,如今已经同当归观暗中媾和,接下来便是压服这些妖物,统治这百里水域了,只要每月的供奉能使大王满意,想必大王不会轻易撤了我这殿主之位。至于同当归观作对,那还是算了吧,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它这几个月来也收集了不少情报,如今心中已经有了计策。吩咐殿下小妖道:“你五个多多收些手下,过些日子咱们就动手。哼,我倒要看看,这山南水域,到底是谁的地盘。”

    。。。

    春去秋来,日升日落。一转眼又是两年。

    对于荆江百里的百姓来说,最大的事情就是当归观主清风外出寻药,观主如今是刚刚弱冠的林平林真人。

    林平一袭道袍,端坐大殿之内,正在为观中香客解签答惑。

    他朱唇皓齿,端坐蒲团之上,一副潇洒闲雅的姿态。

    那些因为清风外出而悲伤落泪的深闺怨妇感觉又找到了新的寄托,纷纷结伴前来观中烧香。

    林平现在总算是知道清风为什么总是在人前装出一副高深莫测,世外高人的样子了。实在是因为稍稍和善一些就要被这些大婶们给一口吞了啊。

    喂,大婶,有话好说,要符我给。什么?求子!不好意思,在下自小肾虚,元阳亏损,您还是去找和尚们吧。

    好不容易用了几张静心凝神的符篆才从这群深闺怨妇的手下逃出。

    因为每月只在旬日开观,招待香客居士,发些静心凝神的符篆,再给她们解解卦签,所以开观的时候,来往的香客总是十分多。

    待到日后之时,林平终于忙完,挥袖关了观门。

    林平随意地往蒲团上一躺,微闭双眼,思绪放空,轻轻说道:“又一年了啊。”从清风东行之日算起,到了今日,林平已经在观中待了三年了。

    黄瑜忙着整合山南水域,一直没来寻他的麻烦。黄虎大仙则一直少有露面,林平几次三番去寻它的踪迹,都没能找到他。

    幸好林平的修为一直高歌猛进,前些日子刚刚突破到了炼气四层。

    这也多亏了红林果的帮忙,红林果就是林平从螃蟹精手下夺来的灰色小树上结下的果实,林平也是问了师父当归子才知道的这果实的名字。

    这红林果在修炼界里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只是能帮炼气期的修士修为精进几分而已。

    说到当归子,不知他被什么事情缠住。只偶尔发个传讯飞剑,问问林平的修为境界,指导一下林平的修炼。若非当年不是被这当归子强行收入门下,林平还以为哪里得罪这个师父了。

    林平躺在蒲团之上,伸手在空中虚画,片刻后,空中一张符篆成型,闪了一闪后,又破散开来。林平不开眼,也知道又失败了。他叹气道:“这虚符之术,当真太难。半点头绪都无。”

    原来林平方才是在尝试符篆之术中的虚符之术。

    符篆之术,有实符,有虚符。实符是指将符画在草木,兽皮,灵纸之上。虚符是指将符画在虚空之中,引而不发。这虚符之术画出符篆的威力未必比实符要强上太多,但其他的强处却着实不少,且不说虚符之术不须各种材料,再说还能临阵画符,不必和实符一样担心用完就没。

    林平学习这虚符之术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手上没有材料,他如今只能用些朱砂,宣纸,附上灵力,画出一张张静心凝神的凝神符。

    这凝神符拿来送给香客,倒是够用了。但是能拿来斗法的符篆,林平一张都没能画出来,并非是由于笔力不足,而是因为没有材料能给他尝试。

    害的他差点把后殿的灰色小树给挖了拿来造符纸了。

    再说说白马和狗子,它们两个还是老样子,白马跑得更快了一些,狗子长得更大了一些。至于实力,没看出来,狗子除了吃得多,什么都不会,小时候的禁锢之术一次都没见它用出来过。

    林平正躺在地上神游天外,这时传来一阵拍门之声。声音甚是急促,想必门外之人遇到了急事,这才星夜到来,大力拍门,丝毫顾不得礼节了。

    挥手开了观门,懒洋洋起身,端坐蒲团上,出声道:“何事?”

    观外之人,还未入大殿,就高声悲呼道:“贤侄,贤侄,快救救我家小女吧。”林平听得呼声,只觉心绪不宁,似有大事发生。他深吸一口气,缓住心神。立刻起身出殿,大踏步迎上。只见明员外和他管家二人,正急急往殿里来。林平一把握住明员外手臂,问道:“出了何事?”

    明员外悲呼一声,两行清泪落下,颤声道:“贤侄,贤侄,小女不见了啊。”

    林平用力一拉,急促道:“怎么不见了的?”明员外握住林平双手,哆哆嗦嗦,老泪纵横,只是一言不发。

    林平见他沉默,心中大急。幸好这时老管家接过话来,将前因后果一一道出。林平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明姑娘如今已经芳邻十九,明眸皓齿,美不胜收。

    明员外三年前就想为她寻一门好亲事。奈何明姑娘看来看去皆不满意,这一来二去,就拖到了现在。明员外这才着急起来,要求明姑娘必须选中一位郎君成亲。明姑娘不肯接受,于是离家出逃。

    明员外得到消息,带人去寻,但是找到明姑娘时只看到一阵黄风平地而起,将明姑娘裹挟而走,黄风中传来一声大吼,叫他们去寻清风观观主林平,让他今夜务必前来牛头山上,不然牛头山中的枯骨又要多上一具了。

    明员外见管家说完,哀求道:“求贤侄救救小女啊。”

    之前一言不发,乃是因为实在难以启齿。此事明显就是针对林平设下的陷阱,林平若是去救,恐怕自身也会陷进去。

    林平听得管家说完,出声说道:“员外不必担心,且回家中等候,在下这就去牛头山救人。”

    长啸一声,白马从后院一跃而出,林平纵身而起,跨上白马,就往牛头山而去。

    眨眼功夫,林平的身影就没入黑暗之中。明员外大为意外,起身朝管家说道:“林观主如此急公好义,真是及时雨啊。”

    管家连连点头,可不是么,比你这当爹还急呢。

    这时传来一声犬吠,狗子从后院里跳出来,冲这两人“汪汪”两声,然后连忙冲出大殿,跟着林平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