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之汉教大〕〔证道长生之路〕〔逆世魔尊〕〔繁花似锦度流年〕〔快穿撩人:失足bo〕〔我在煤矿卖煤的那〕〔逆流2004〕〔文娱大戏精〕〔网游之宅男的上古〕〔神级大道士〕〔极品小画仙〕〔逆袭:我会修真〕〔放开我的小白龙〕〔神域凰女〕〔天都妖逆〕〔盛世绝宠:纨绔小〕〔我的女儿是天神〕〔重生蜜爱:霸道祁〕〔我的绯色人生〕〔娇妻太撩火:腹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九章 舌尖美味,大头鱼儿。
    林平骑着白马回了观里,左手一棵灵树,右手一只螃蟹,就这么下了马。将螃蟹仍在石桌上,小心翼翼捧着灵树,在后院挖了个坑,将它移植下来。

    又找来狗子,让它给这灵树周围布上一层禁阵。奈何狗子太小,不能明白他的意思,差点一泡尿尿到灵树上。林平赶紧用脚将它划拉走,省的它来祸害这宝贝。

    安置好这灵树,林平总算有时间来处理食材。他心中早就有了主意,螃蟹烧汤,河虾的大钳子拿来烧烤。

    先从观里找出清风平日里炼丹的丹炉,一只手提了去江边洗净,盛上满满一炉子的江水,再将丹炉抱回观里。

    将那足有半人高的螃蟹和虾精的大螯洗净,先用盐腌渍了一番,再放进鼎里。正要去寻些柴火,转身一看,身旁已经拜访了一大捆木柴,狗子嘴里叼着根木柴,往地上一放,探头探脑望着丹炉。

    林平被这小家伙的馋样逗乐,一把把它抱进怀里,摸着它的狗头笑道:“你倒是机灵,待会给你块好肉。”

    林平招来一只火鸟,将木柴点燃,扔到大鼎下方。再移来石椅石桌,掏出怀中清风的修炼笔记,不急不忙的看了起来。狗子也学他坐在石椅上,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大鼎,目不转睛。林平一边看书,一边添火,也不着急。

    半个时辰之后,螃蟹被完全煮熟,丹炉里飘香阵阵。狗子伸出鼻子,使劲闻着鼎里飘散出来的气味,差点就想跳上去掀了丹炉盖子。

    林平伸手摸了摸它,安抚道:“别急,等会就能吃了。”狗子听得此话,连忙从椅子上跳下,不知去哪里寻了两个大瓮过来。林平哈哈大笑,将大瓮洗净,再开了丹炉,摸出他早已备好的大勺,盛得满满,分了一瓮给狗子。

    双手捧起大瓮,小小喝上一口,果然鲜香无比,是他尝过的最美味之物。自入了道观后,清心寡欲,只是偶尔才去城里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今日喝到如此美味的鲜汤,腹中馋虫顿时被勾起。

    举起大瓮,仰起头来,大口喝下这滚烫鲜香的汤汁。热汤入腹,烫得他脸皮发红,头顶冒出一股白气。

    不由得大呼过瘾,转头一看,之间狗子已经把头伸到瓮中去了。林平一手抓起它后腿,将它提起,笑道:“瓮中捉犬?”

    一人一狗吃到日落,才将这一只螃蟹吃完。林平本想给白马留上一些,奈何那白马整日里都不回道观,最终还是没能留下点什么给白马。林平又用火烤了大虾的大钳子,和狗子分而食之。

    白马在外面浪到半夜才回观里,看见满地的蟹壳虾壳,心中十分悲愤。靠,背着它吃独食,白马长声嘶吼起来,仿佛在控诉林平的无情无义。

    林平脱了道袍,只着中衣,凭虚御风,缓缓将江里沉去。

    江水浸体,林平只觉浑身清凉,舒服得长吁一口气,狗子从水里露出一个头来,脸上神色也十分愉快。

    原来这螃蟹毕竟是妖怪,体内精华十分充足,于修道之人的肉体补益颇大,林平吃了螃蟹不久,感觉体内热气纵横,林平被这热气刺激得脸面通红,下@体昂扬,火力全开。

    知道是这螃蟹太过滋补的原因,只是他乃是修玄闻道的,哪里肯做淫贼的勾当。连忙到这荆江里来泡个澡,去去火气。

    他看了看狗子,懒洋洋说道:“跟着老大我混,日后你定是狗中一霸。”

    。。。

    。。。

    次日,林平早早整理,今天乃是林平父亲忌日,因而林平直接骑了白马出观,去祭拜父母了。

    拜完父母,又回了彭城老宅,将老宅收拾一番,再拜会了一下黑炭头,左大爷,甄郎中等人。

    他们都是城中小民,看见林平一身道袍,只以为林平入山当了道士,少不得又得劝上一番。

    什么捕快可是铁饭碗啊,什么县令大人看重于你啊,什么衙门津贴福利啊,还有几个阿婆非给他介绍姑娘。

    林平费了许多力气,才终于摆脱。之后又拜见了县令王大人,王大人自然知道他如今已入了道门,成了修士。

    连忙设茶款待,又旁敲侧击,打听清风之事,林平好不容易糊弄过去,只说清风出门寻药,过些时日才能回返,自己暂代观主一职。

    王大人听了这话,更是热情,非要林平留宿。林平哪里肯答应,找了许多理由,才终于脱身。临走前又和众位同僚捕快闲聊,众捕快以为他入山当了道士,也是打趣了他一番。

    林平出了彭城,终于轻松下来,今日里这般阵仗,着实让他吃不消,尤其是王大人的热情。

    他少年心性,本就不喜官场诡谲,今日若不是为了答谢王大人救援西城百姓之事,也不会特意来衙门拜见。当年当了捕快,也不过是为了完成老父遗愿。所幸那些时日与众同僚的关系还算融洽,怎么说都是一段悠闲的时光啊。

    。。。

    。。。

    林平快马加鞭,快到观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看到道观门前,有一只门板大小的,胖嘟嘟的胖头鱼。尾巴撑在地上,站在门前。林平用灵目术一看,竟然是个练气一层的小水妖。

    不由大怒,不得了了,上门寻仇,寻仇也就算了,还敢堵门,堵门也就算了,还这么光天化日,大大咧咧地站在地上堵门,这么堵门,你要是个厉害妖物也就算了,竟然只是个炼气一层的小鱼妖。

    林平扬手一挥,就是一只火鸟飞出,鱼精大尾一拍,连忙躲过,火鸟砸在地上发生一声爆响。

    林他见这胖头鱼躲过,正要接着出手。那胖头鱼忽然一下伏倒在地,鱼头砸在地上,梆梆作响。如此情况,可把林平给惊着了。

    他坐在马上,招出一只火鸟,浮在手上,高声怒骂道:“哈!大头鱼儿,你在使什么阴谋诡计?速速道来,不然小爷晚上就有鱼汤喝了。”

    说完用目光扫视了一遍胖头鱼,咽了咽口水。

    胖头鱼梆梆不停,听得林平高呼,这才终于停下。它昂起鱼头,还没说话,眼泪就哗哗哗哗的流了下来。内心大骂:混蛋,谁会用这种阴谋诡计,我五体投地的在磕头赔罪,你看不出来么?

    林平看它泪流满面,吓了一跳,差点将火鸟扔出去。白马也吓了一跳,连忙跳到远处。

    几乎压不住心中火气,林平大骂道:“大头鱼,你哭到远一点去哭,别在道观门口哭。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

    大头鱼终于止住眼泪,昂着头抽泣道:“我是来赔礼的,殿主大人说昨天螃蟹和虾子上岸惹到了你们,螃蟹被你杀了,虾子逃回了殿里,被殿主大人一口吃了。今天让我带了礼物来赔礼的。”

    林平这才反应过来,这殿主是新上任的,知道前任是清风斩了,又不知道清风已经踏剑东去了,因此才这么低声下气,被他杀了手下,还要派人上门赔礼。

    他哈哈大笑,做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昂着脑袋,拿眼睛瞥着大头鱼,问道:“你们是怎地知道是我杀了那螃蟹?”

    大头鱼内心大骂:你这家伙,满面杀气,不是你还能有谁?

    当然不敢说出来,只是小心翼翼回答道:“虾子和我们说的,说是个少年,穿了身道袍,使了个火法,把螃蟹杀了。”

    林平狐假虎威,趾高气昂地继续问道:“你们的蚍蜉殿主可有什么话要说?”

    大头鱼连忙回道:“殿主说,今后不会再有水族上岸寻食。只求真人海涵。”

    林平哈哈大笑,嘲讽道:“好个蚍蜉殿主,莫不是水龟修炼成精。你回去告诉它,就说真人允了。滚吧。”

    说完就下了白马,一挥袖子,转身向观里行去。

    大头鱼马上起身,收住眼泪,高声道:“小真人,小真人,这礼物还没给真人过目呢。”

    林平回过身来,盯着大头鱼,露出轻松的笑意,装腔作势道:“不必了,滚吧。我若是要什么东西,自然会让师兄带着我去你们殿里拿。”

    大头鱼被林平厚颜无耻模样惊到,支支吾吾道:“你你你你。。。。”

    林平打断它道:“你什么你,我师兄的本事莫非你们不晓得么?看什么看,小心我拿你做鱼丸。”

    大头鱼被这么一吓,又是哗哗哗哗大哭起来。

    林平算是看出来了,这鱼精别的不会,就会哭了。他暗骂一声,叹了口气,说道:“别哭了,跟我进来。”

    之前林平还担心这鱼精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是来赔礼,暗地里是来察看当归观的情况的。

    现在看来是高看它了,既然如此,那他就决定利用这呆头呆脑的大头鱼探一探那殿主的底细。

    林平入了观中,在前院停下。他没有带这鱼精去大殿,毕竟清风不在,他万事都得小心。

    大头鱼体型颇大,差点挤坏大门,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挤进门来。它方一进门,还未来得及喘息,就感觉一股沛然法力袭来,无可抵挡,两只鱼眼一番,晕了过去。

    林平看着偌大的大头鱼,一点点变小,最终化作一只手掌大小的胖头鱼。

    他丝毫不以为奇,清风临走前,早和他说过这当归观的玄妙,妖物进观之后,金丹期之下,必被化作修炼之前的原形,修为法力也会被封存体内。

    伸出左手,那巴掌大小的胖头鱼就在他掌心之中。掌心生出一片小水池,恰好淹没这胖头鱼。再伸出右手,一指弹在它白乎乎的鱼头上。

    胖头鱼吃痛,终于醒了过来。它开眼一看,一个偌大的人脸就在它眼前,以为自己眼花,连忙拿起尾巴,擦了擦眼睛,再次看来。

    林平把它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龇牙咧嘴,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低声自语道:“看样子今晚上的鱼汤的食材已经有了呢。”

    胖头鱼这才认出林平,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吓住,嗷嗷大哭起来。

    林平听不得她哭,喝道:“再哭的话,煮汤的水也够了。”

    胖头鱼听了这话,连忙收住眼泪,哀求道:“别吃我,我的肉最难吃了。最难吃了。呜呜。熬汤也不好喝,不好喝。”

    林平看见鱼儿上钩,不慌不忙地说道:“不吃也行。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了你,如何?”

    林平也巴不得赶紧送走这哭神,这哭个不停实在让林平糟心,比老宅隔壁的大娘们的絮絮叨叨还劳神。

    胖头鱼连忙点头。

    林平开门见山道:“把蚍蜉殿主修为来历都一一说来。若是有所隐瞒,我晚上的鱼羹就有着落了。”

    说完竟然鬼使神差地咽了咽口水。

    清风临走之时斩了那蚍蜉殿主鱼大嘴。算算时间,已经快一年了,这位新殿主到此也有些时日了,不但没有什么动作,而且还如此低身下气。

    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林平心中自然十分警觉。既然迟早要同这蚍蜉殿主做过一场,自然要早做打算,趁早收集些情报。

    胖头鱼迟疑着,不敢开口。

    林平知道这胖头鱼胆子小,懒得再在这胖头鱼身上浪费时间,笑眯眯说道:“再不说的话就到饭点了呢。马上你就要进锅了。”

    胖头鱼吓到流泪,吐出几个泡泡,一口气说道:“呜呜,殿主是练气后期的修为,本体是一只黄鳝,原来是在大王手下做事的,后来被大王派来当殿主,我本来是本地水族,殿主没带多少手下来,就把我抓来当手下了。呜呜,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林平黑着脸,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被派来赔礼道歉,自然是殿主的心腹。虽然只是条小杂鱼,但是真的很忠心呢,几乎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说呢。既然这样,只好拿来做烤鱼了。”

    胖头鱼看着林平一副要吃鱼的目光,颤抖几下,哭着说道:“我不是心腹啊,我全都说了啊,今日本来是鱼大人要来赔礼的,它怕被吃了,不敢上门,就让我来了。呜呜。我也怕啊。呜呜~”

    林平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妖怪原来是顶缸的。难怪什么都不知道。

    忽然反应过来,眼睛一瞪,大声骂道:“哪个混蛋败坏小爷的名誉,小爷又不是饿死鬼投胎,看到个妖怪就要吃了。”

    越想越气,简直想骂娘。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懒得再装模作样,伸手朝鱼儿头上一弹,问道:“吃过人么?”

    胖头鱼连忙摆头。

    林平嗯了一声,”看你这哭哭啼啼的样子,也不像是吃过人的。“。

    他正要把胖头鱼甩出去,忽然出声问道:“有名字么?”

    胖头鱼拿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才回答道:“我叫月鱼儿。月亮的月,鱼。。。啊~”

    林平懒得听它说完,随手将胖头鱼抛出观外。

    他心中感慨,终于安静了啊。挥了挥袖子,一步三摇地入了大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