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书瑾烟〕〔养尸家族〕〔无相进化〕〔隐婚契约:夜帝的〕〔同时穿越了99个世〕〔农女种田:山里汉〕〔农女有毒:王爷,〕〔古镜奇仙〕〔第一宠婚:顾先生〕〔逆天狂妃:禁欲王〕〔天神学院〕〔我的时空旅舍〕〔时空万界临时工〕〔末世的方舟〕〔我真的是游戏大神〕〔农女水灵灵:爷一〕〔金屋藏娇:妃常冷〕〔重生八零小军医〕〔我成了冥界首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八章 蚍蜉殿主,无胆匪类。
    荆江长有万里,更有无数支流,世间人不知其源头,更不知其终点。

    恶蛟本是荆江一个小小水妖,后来得了运道,成了金丹妖物,于是占了荆江在大周朝的这一段水域,自号独角大王,在此作威作福。

    又分封了许多殿主,一来可以心腹镇守地盘,拱卫左右,二来每月里还需给它按时奉上宝物,作为朝贡之物,三来可以离间属下,让它们为了地盘陷于内斗。

    至于山南郡一块的水域,本被它划做禁脔,建了一座蚍蜉殿,作为行宫所在。直到当归子在山南郡荆江左立了一座道观,压服于它。独角大王斗他不过,只好弃了此处行宫,暂避风头。

    它被人驱逐,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不敢亲自来寻仇,怕引来当归子报复,于是派了个筑基期的心腹爱将鱼大嘴去寻当归子徒弟清风的麻烦。这鱼大嘴在山南郡里干得风生水起,压得清风不敢妄动。恶蛟十分满意,于是赐了这百里水域给它,让它担任蚍蜉殿主一职。

    直到前些日子传来当归子晋级元婴期的消息后,独角大王心中忧惧,本想招了鱼大嘴回来,让了山南郡这百里水域给清风。

    奈何前些日子鱼大嘴的属下来报,蚍蜉殿主鱼大嘴被清风一剑给斩了。

    这下可愁怀了独角大王,直接动手杀了那清风肯定是不行,那清风是当归子的爱徒,若是害了他性命,怕是第二日就被当归子寻上门来报仇了。只是爱将被人斩了,若是不做些姿态,恐怕属下会有怨言,收集宝物时也不肯尽心用力。

    这山南水域也不能让了,这蚍蜉殿主一职还得找个心腹去担任。否则岂不是被人打了左脸,还要送上右脸。到时候独角大王哪里还有脸面在修炼界里立足。

    于是召集了麾下心腹,独角大王麾下诸妖听说蚍蜉殿主被人一剑斩了,一个个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纷纷请命去当蚍蜉殿主,要为鱼大嘴将军报仇。结果听到是元婴真人的徒弟之后,又纷纷推辞起来。这个说腰不好,最近不能出远门,那个说腿不好,最近不能打斗。

    独角大王在上面看见手下如此丑态,真是气得青筋直跳,一挥大袍,直接回了寝宫。

    哎,这些筑基妖怪如此推辞也是无奈之举。那鱼大嘴乃是筑基中层的修为,又是大王心腹爱将,手上不知多少宝贝,结果听说一照面就被清风斩了,独角大王麾下厉害妖物早就当上殿主了,如今手下的这些妖物修为实力宝物都不如这鱼大嘴,哪里还肯出头。殿主之位固然吸引这些筑基妖物,但这个蚍蜉殿主的风险着实太大。

    独角大王正在寝宫恼怒之际,有手下来报,有个练气后期的黄鳝精毛遂自荐,愿意去做那蚍蜉殿主。恶蛟虽然看不上这练气小妖,但形势如此,只好招这黄鳝精入了寝宫,耳提面命,勉励它一番,赐了一件灵器,就让它走马上任了。在独角大王看来,这黄鳝精能撑上三年两载就谢天谢地了。

    这黄鳝精当然不是鲁莽之辈,这么多筑基妖物避之不及的殿主之位,它却主动请缨。还是因为它殿主之位带来的好处,对它这等毫无跟脚的练气期的小妖而言,诱惑实在太大。与之相对的风险,它只能寄托于清风看不上它这练气小妖而不会动手了。

    荆江底,蚍蜉殿。蚍蜉殿本来是被当作独角大王的行宫来建的,因而修得高大巍峨,富丽堂皇,如今宫殿仍然高大,只是殿内冷冷清清。独角大王当年败走之后,这宫殿就被废弃了,后来鱼大嘴将军来了,又将此殿修葺了一番,只是仍比不得当年。

    不久前,鱼大嘴将军又被人给一剑给斩了,手下群妖于是四散而逃,逃跑前还不忘到蚍蜉宫内洗劫一番。等到黄鳝精带了手下来上任的时候,就只看到空空荡荡的一座衰败的蚍蜉殿了。

    这一日,一条两丈长的黄鳝正张着大口,悬浮在蚍蜉殿的大殿内吞吐灵气。

    只见这妖物全身表皮金黄,皮上几圈淡金色花纹灵光闪烁,显露不凡,头前两根长须更是金光灿灿,卖相不俗,眼眸似开似合,让人忘之生惧。这妖物不是现今的蚍蜉观主黄鳝精黄瑜,还能有谁。

    自打它到了蚍蜉殿后,平日里深居简出,只在殿中修炼。除了每月里,指挥手下几个妖物给独角大王送上些供奉,几乎是足不出户,怕的就是招来清风。

    这时,一只鱼精慌慌张张地进了殿中,带着哭声道:“殿主,殿主,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黄瑜停了修炼,面露不愉道:“何事如此慌慌张张?”

    鱼精生怕这黄瑜一不高兴,就吞了它,竹筒倒豆子一般,赶紧回道:“虾子和螃蟹偷偷摸摸去了岸上,结果碰上了当归观的道士,螃蟹被那道士杀了,它丢了一条钳子,侥幸逃了回来。”

    黄瑜大惊失色,尾巴一甩,直接卷住鱼精,拖到身前,咬牙切齿道:“当真是当归观的道士?可是那清风?”

    鱼精被尾巴卷住,差点吓晕过去,还没来得及回答。黄瑜又自语道:“定不是清风,否则虾精怎么逃得回来。”这么一想,终于稍稍镇定下来,尾巴一甩,将鱼精扔出殿外,命令道:“快带了虾精过来。迟了要了你的小命。”

    鱼精被甩得头晕目眩,听了黄瑜命令,连忙卷起鱼尾,朝自己的鱼头噼噼叭叭就是几下,终于把自己拍清醒了,赶紧去寻虾精了。

    鱼精带着虾精入殿的时候,黄瑜正在殿内等着它们。鱼精和虾精赶紧恭恭敬敬地伏在地上,等着黄瑜发话。

    黄瑜眯着眼睛,伸展开躯体,围着它两转了一圈,然后在虾精身边停下。殿中顿时安静无比,只听得水流声。两个趴在地上的小妖怪,吓得哆哆嗦嗦,唯恐黄瑜恼怒,一口吞了它们。

    黄瑜见它们怕得极了,才终于出声道:“虾精,把情因后果,一一禀告,若有隐瞒,你知道后果如何。”

    虾精早被吓破胆子,咕噜咕噜,吐出几个气泡,将事情一一说过。

    这虾精就是个不同寻常的,虽然是练气期,但是说不出人言,更不要说化作人形了。那螃蟹也是如此,所以这两个妖怪才走得亲近。毕竟其他的妖怪都掌握了一门外语,就他俩没掌握。

    黄瑜听虾精说完,心中有了计较,问道:“可有隐瞒?”虾精连忙摆头,黄瑜于是大口一吸,将它吞下。

    鱼精看见黄瑜一口吞下虾精,两只白眼一翻,当即晕了过去。黄瑜大尾一拍,将鱼精拍出殿外,吩咐道:“明日你带上些礼物,去观中向真人赔礼。就说我已处置了那虾精,今后再不会有水族上岸寻食。”

    鱼精被黄瑜拍出殿外,刚刚醒转,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留住小命,就听到黄瑜吩咐,差点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连忙用尾巴拍了鱼头几下,终于清醒过来,流泪应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