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真神〕〔嫁给断袖(重生)〕〔甜蜜军婚,兵王的〕〔英雄联盟之战场无〕〔路西法的羽翼〕〔银魂里的赤罗刹〕〔极品全能学生〕〔婚心计:老婆,别〕〔一步登天五步仙〕〔重生之魔帝归来〕〔嫡女重生:皇后很〕〔无敌炼药师〕〔一遇总统定终身〕〔幻兮儿〕〔让妲己看看你的心〕〔穿越八零:麻辣小〕〔乱世绝宠:皇上求〕〔重回一九九四做学〕〔帝少追缉令,天才〕〔腹黑萌宝:亿万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六章 先发制人,无肠公子。
    看着手中的《符篆初解》,林平不由得皱起眉来。这本符篆初解是清风留给他的书籍之一。

    昨晚上林平清风留下的书籍都细细看了一遍,一共七本书籍,一本是当归子留下的他的生平事迹记载,有价值大概是后面记载着的几门法术。

    另外六本中,五本是清风的心得体会,看样子清风真的很喜欢做笔记。最后一本就是这本《符篆初解》了,这符篆初解是当年当归子留给清风的,清风也一并留给了林平。

    当初月夜一战时,林平也曾用过清风在狼毫笔封禁的符篆之术。但是奈何用起来容易,学起来难,林平看了许久,仍是不得其门而入。再想也是无益,林平摇摇头,将《符篆初解》收起,寻思着买些朱砂,符纸回来练一练手,看能不能有所感悟。

    林平正要坐下修炼,这时白马从殿门中走了进来,嘴里还叼着一只肉乎乎的狗崽子。正是林平从明姑娘那里带来的小奶狗,如今过了数月,当初的小奶狗,如今已经长成狗崽子了,白色的毛发也开始变黄,看上去倒是一只小黄狗了。

    白马走到林平跟前,张开大嘴,将小黄狗扔在蒲团之上,冲着林平喷出一口白气,显露出它的不满。

    靠,你带回来的崽子,你自己不养,让白马大爷我来养?

    林平伸手接住小黄狗,放在大腿上,摸着狗崽子毛绒绒的小脑袋,露出讨好的笑容,恭维道:“白马大哥,这些日子我家狗崽子真是麻烦你了。”白马用鼻子哼了一声,懒得搭理林平,直接转身出殿。

    林平举起小黄狗,笑道:“不错不错,比前些日子要重上不少呢。跟着你白马大哥吃得好吧。”

    小黄狗挥动四肢,高兴地发出奶音般的“旺旺”声。林平张口欲言,忽然呆了呆,想起这都好几月了,都没给自己这个小弟取个名字,小声嘀咕,自我安慰道:“还不算晚,还不算晚,不过几个月而已嘛。”

    林平想了想自己在彭城见过的泼皮无赖的行状,装出一副街边泼皮的模样,将小黄狗放在蒲团上,哑着喉咙说道:“小弟,你跟了老大我许多日子了。老大我见你这些日子勤勤恳恳,想给你取个霸道的名字,日后在道上混,报出名来,也不会丢了我脸面。”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以后就叫狗子,如何?”小黄狗抬着头懵懵懂懂地盯着林平,漆黑的小眼睛里满是疑惑。

    “哦!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恩,倒也是,一条街上,叫狗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是不太好。那你大名叫林狗,小名叫狗子怎么样,这样你在外面混的时候,报出名号,大家都知道是我林平罩着你的。你要是同意,就旺旺两声。”

    小黄狗歪头看着林平,鬼使神差地叫了两声“旺旺”,还要再叫。林平连忙一把捏住它嘴巴,抱进怀里,说道:“够了够了,等会再旺,等会再旺。”

    把小黄狗往怀中道袍里一塞,小黄狗熟练的露出个狗头,左顾右盼。林平拍了拍狗头,笑道:“狗子,今天老大带你去城里逛上一圈,给你整点肉沫骨头,补补身子。”

    费了许多唇舌,终于将白马骗到,带着林平去了一趟附近的城里。林平在城中转了一圈,买足了符纸和朱砂,又带着狗子下了顿饭馆,给它点了许多肉沫骨头。一人一狗吃饱喝足,狗子熟练地钻进林平胸口道袍里,露出一颗狗头,四处张望。

    林平给白马打包了些肉食酒水,出了城,在城墙脚下的草地上找到了吃着野果的白马。

    白马看见林平,一撩前蹄,把它刚刚采来的青涩野果踢飞。大嘴咬住林平手里打包的肉食酒水,急吼吼地大吃大喝起来。

    林平也是无奈,白马桀骜不驯,根本不去马厩,店家也不会让一匹马入内吃饭,所以只好打包给它吃了。

    白马吃得痛快,回去的路上也格外有劲,蹄下生风,把路上草地踩出无数个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林平回了观中,又恢复了一成不变的苦修生活,白日里抽些时间学习符篆之术,晚上就在殿里潜心修行道诀和法术。

    。。。

    。。。

    春去秋来,一晃就是秋天了。

    秋风瑟瑟,林平一身道袍,他打开道观大门,看着观外落叶萧萧的古树,不禁有些感慨。

    自清风走后,他便开始闭观修行,到了今日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里,林平收获颇大,不仅修炼到了练气二层,还学会了许多小法术,虽然威力都不甚大,但总算是有了一些手段。只是可惜,符篆之术还是止步不前,仍是没能成功画出一张符篆。

    当归观闭观近一年,林平虽然很少出门,但是白马一直在外游荡查看,或许是因为清风那日杀上一番的原因,荆江附近都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来兴风作浪。

    直到今天,白马来报,说荆江上游似有水怪出没,林平不敢大意,带上狼毫笔和清风留下的三道神行符,骑上白马往上游去,狗子如今还是太小,就没带它出来。

    他骑着白马,一路沿着荆江,溯流而上。白马行了数十里后,在荆江旁的一个小树林旁停下,喷了口气。

    林平和它朝夕相处,已经默契非常。知道白马是在说这林子内有古怪。它不敢大意,下了白马,一人一马都放轻脚步,往林子里走去。

    林平运气灵力,灌注在双眼和双耳里,这是他新学的小法术,可以让修士耳聪目明,查到到附近的妖气。林平修为不足,如今只能看到百步之内的妖气。

    树林草木茂盛,遮人耳目,这法术用在此处正是再好不过。他放目四顾,果然看到林子内部妖气弥漫。

    心中有数,里面妖气虽多,但却杂而不纯,远不如他的灵力来的精纯。须知这灵力若是精纯,那使出的法术威力便会极大。里面的妖气如此杂芜,说明里面不过是只小妖罢了。

    虽然知道里面是只小妖,但是林平仍然不敢大意,若是吃了对方的法术,怕是也要去了半条命。他暗暗盘算,决定先发制人。

    朝白马比划了个诱敌包抄的手势,白马瞪他一眼,恨恨地点点头,绕到另一边诱敌去了。

    他则稍稍摸近妖气之处,藏身树后,查看形势。

    林子里开出一块空地,空地上有一间茅草屋,屋檐挂着些鱼干鸟肉,茅草屋旁边开出一块菜地,稀稀落落种着些白菜。

    屋子里妖气弥漫,想来妖物已经占了这屋子许久了,屋子主人这一家怕是已经遭了毒手。

    林平藏身树后,默默等待,不一会儿,只见一匹白马从树林里一跃而出,停在屋子外面,发出一声长嘶。

    林平掌中生出一缕真火,化为一只火鸟,眼睛看着草屋,准备一招灭敌。

    只见一只殷红的大钳子一下刺穿草屋大门,接着一只磨盘大的河虾就探头探脑从草屋里走出来。

    那河虾妖怪浑身翠绿,唯有一双大钳子通红无比,头上两只绿豆小眼左顾右半,头前两根虾须左摇右摆,十分机警,上半身被一层翠绿色背壳护住,胸部四对前足咔嚓作响,腹部微躬腹下几对泳足发力,将它撑住,扇形的尾部拍在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扬起一片灰尘。

    林平用灵目查看这妖怪身上妖力波动,心中有了底。这妖怪不过是练气一层的修为,比他要低上一层。

    那河虾妖怪左右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用两只绿豆小眼睛盯着白马,两只大螯一张一合,发出咔擦擦的响声,腹下小足发力,朝着白马杀去。

    白马一身实力全在跑路上,哪里肯同这虾精打斗,四蹄发力,带着虾精就朝林平而来。

    林平观察了一会儿,没能看着这甲壳妖怪浑身上下有什么弱点,只好朝着虾精的眼睛下手。

    他从树后现出身来,口中轻道一声:“去!”掌中火鸟便如疾风一般,朝着虾精的眼部而去。

    那虾精能从万千水族里脱颖而出,也不是个没脑子的。头上两根长须一直在风中飘荡,这两根长须乃是它最大的本钱,只需将长须轻摆,就能察觉到灵气动荡。

    林平刚一出手,它就察觉到了,连忙拱起腹部,一跃到了十步之外,躲开了林平的火鸟暗算。

    林平一见那虾精止步躬身就觉不妙,他高喝一声:“爆”火鸟在空中,发出一声爆响,火花四溅,虾精没能料到这招,躲避不及,在空中被爆炸波及,又没能躲开四散的火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炸飞在地。

    林平正要痛打落水狗,再来一招火鸟术,来个碳烤大虾。

    谁料茅屋处一声爆响,林平转头看去,只见一只半人高的螃蟹妖怪从屋内破门而出,身披玄色背壳,一对大鳌漆黑无匹,四对雄足坚挺粗壮,两只拳头大的眼珠盯着林平,露出恼怒之色,张口吐出一只水箭,接着高举大鳌,向林平横行杀来。

    林平措手不及,他本想暗箭伤人,谁料遭了这个螃蟹精暗算。只得发出一招火鸟术,随即熟练往后一滚。火鸟和水箭一撞,发出噼啪爆响之声,接着水箭撞散火鸟,击在林平方才藏身的树上,发出轰隆一声爆响,粗大的树干直接被水箭打得粉碎,吱呀一声,上半部直接倒伏下来。

    他狼狈的躲过这一招水箭,从地上一跃而起,熟练地使出御风术,立刻身轻如燕,在树林里飞奔起来。他一边跑还不忘回头看上一眼,发现那螃蟹精果然追不上自己,这才放心。

    他跑出树林,就听见一声马鸣,就看见白马也在飞奔,屁股后面跟着一只虾精。虾精一躬一跳,竟然能紧紧跟住白马。

    他恼羞成怒,打不过那螃蟹也就算了,你这手下败将也敢追杀过来。扬手就是一只火鸟,接着转身朝那虾精杀来。那虾精正追得兴起,长须抖动,发现火鸟飞来,连忙灰头土脸得躲过,又看到林平杀过来,它哪敢同林平斗法,赶紧掉头逃命。

    林平正要追杀一番,出了胸中这口恶气。谁料螃蟹精横行而来,林平运起灵气一看,发现这螃蟹精已经是炼气三层的修为了。这下哪敢再追,连忙调头跑路。

    螃蟹精出了树林,虾精连忙冲它诉苦。螃蟹精看到自己的小弟被揍得如此之惨,也不肯善罢甘休。又带着虾精向林平追去。

    这一追一跑,就是一个时辰,林平和白马这才终于摆脱了那两个妖怪。一人一马士气低落的回了道观,白马自去了草棚休息,林平坐在蒲团上,心情十分低落。

    他本想着苦修一年,今日出关要大杀四方,谁料到被个螃蟹追得像丧家之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