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书瑾烟〕〔养尸家族〕〔无相进化〕〔隐婚契约:夜帝的〕〔同时穿越了99个世〕〔农女种田:山里汉〕〔农女有毒:王爷,〕〔古镜奇仙〕〔第一宠婚:顾先生〕〔逆天狂妃:禁欲王〕〔天神学院〕〔我的时空旅舍〕〔时空万界临时工〕〔末世的方舟〕〔我真的是游戏大神〕〔农女水灵灵:爷一〕〔金屋藏娇:妃常冷〕〔重生八零小军医〕〔我成了冥界首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十二章 世事难言,福祸自知。
    夕阳西下,当归观里。

    林平睁开惺忪的眼睛,只看见一张硕大的马脸就贴着他的脸,那鼻息喷在他的脸上,林平只觉得脸上忽冷忽热。

    恍惚间,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那马脸侧面,翻身而起,骂道。

    “嗬!哪里来的长脸妖孽,敢来吓唬你小爷,沙包大的拳头见识过么?”

    白马吃了林平一拳,歪歪扭扭的晃了三四步,才终于站定,又晃了晃脑袋,这才反应过来。

    啊!本白马大人就凑近看了看你,就莫名其妙吃了一拳头,还被你骂了一通。这特么,还有王法么,还有天理么,本白马大人今天不把你撞个筋断骨折,俺就是你生养的。

    喷出一口白气,一声长啸,四蹄纷飞,朝林平撞了过去。

    林平心虚不已,又看了附近,发现自己原来是在清风真人苦修的草棚里。

    看见大殿,不由灵机一动,心中有了主意。白马红着眼睛朝林平撞来,林平心里发虚,赶紧运起灵力,双足飞奔,躲过了白马势大力沉的一撞,出了草棚,往外墙处跑去。

    一边跑,一边道歉道:“白马大哥,白马大哥,小弟错了,小弟错啦。”

    白马发力太过,来不及收力,一头撞断草棚的木头柱子上,又跑了好几十步,才终于停下来。草棚受了白马一撞,木柱崩断,顿时不稳,发出“吱呀呀”的声音,随即轰然倒下。

    林平停下脚步,看着倒塌的草棚,吓了一跳,这可是真人的草棚。你都敢拆,不怕真人用剑砍你么?

    白马停下来,只觉脑壳颇为疼痛,恼怒的想道:好小子,你还敢算计我,让我去撞这么硬的木头柱子。接着又得意的想道:不过,嘿嘿,本白马大人脑壳硬得很,你这小小算计注定没什么用。

    四蹄发力,又是不管不顾的朝林平冲了过来。

    林平心中骂娘,不敢迟疑,左脚踏地,直接跃到墙上,接着一跃到上,跳到大殿顶上,方才停下。往下一看,白马果然站在下面,抬着马头看他。他长吐一口气,双腿一盘,直接坐下。

    暗道:还好白马还有点理智,不敢撞了大殿,不然晚上可能就有马肉吃了。

    白马在下面气得直转圈,这大殿太高,它跃不上去,林平是踩在院墙上才跃上去的。它看着自己的四个蹄子,又看了看林平的两只脚,只觉得上天不公,俺四个蹄子怎么踩在院墙上啊。

    林平坐在大殿顶上的青瓦上,说道:“白马大哥,小弟错了,小弟认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要不你也打我一拳出口气,成不成?”

    白马哪里肯放过他,气愤的想道:打你一拳,俺倒是得有拳头啊。哎,等会儿,你小子是不是在嘲笑俺没手,你小子就是在嘲笑俺。你不用说了,俺决定了,俺要一头撞死你。

    殿顶地下,一人一马正在对峙,气氛凝重得很。

    清风真人踱步从殿里走出来,拿起大水缸里的破葫芦瓢,不急不慢的舀起半瓢水喝了,又用袖子里摸出个锦帕擦干净嘴角,把破瓢往缸里一扔,说道:“进来!”

    林平从殿顶跳下,整了整衣袍,就要进殿。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哎,白马呢?转过头去一看,白马轻巧巧越过院墙,出去耍了。这下子林平可算知道这白马的胆子有多大了,清风真人的话就当耳旁风一样。

    入了大殿,清风真人一本正经坐在蒲团上,闭目凝神,见他来了,也不说话,只是拍了拍左侧的蒲团,林平心中有些发虚,在蒲团上坐下。刚刚这一番大闹,真人也不知道会怎么责罚他。清风看他坐下,开口道:“小师弟,恩师方才有过吩咐。”

    哎,等会儿,小师弟?谁?

    “小师弟?喊我么?”林平打断清风,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清风再绷不住一本正经的表情,一把搂住林平,哈哈大笑道:“不然呢,这儿还有第三个人么?”

    等会儿,我有点乱,这怎么回事,我怎么就成了你师弟了。我可没拜师啊。

    林平一脸懵逼地看着清风真人,说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清风用手指了指他的脑袋,说道:“你进到灵台里就知道了。”

    林平把意识进到灵台里,就看到灵台上一卷道书赫赫发光,醒目无比。林平脸上神色变幻莫测,似喜似悲。知道这是当归子的手段,只是这种抢人一样的拜师是怎么回事啊。修真界的大修士收徒弟都这么霸道的么。

    林平回过神来,心中气恼,一指头戳晕,然后给套功法,这就算收徒弟了?

    张口道:“真人,这道法能拿出去么?”

    清风嘿嘿一声,怂恿道:“只有师父能拿出来,等你看到他,不妨问问他能不能拿出来。”

    林平叹了口气,知道这是没得选了。看了眼清风,暗道:你时而一本正经,时而颇不着调,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啊老哥。

    清风真人看他情绪低落,安慰道:“小师弟,恩师对你颇为满意,狼毫笔和白马恩师已经留给你了。恩师姿态飘逸,洒脱不羁,修为高深,对门下弟子也颇为爱护。你入了恩师门下,定不会受了委屈。”

    林平又叹了口气,低声吟道:“一身道袍脏兮兮,脸上神情笑眯眯。逢人就是一指头,戳完就跑真刺激。”

    清风被林平一首打油诗噎住,半响才故作不悦的反驳道:“师父可不是随便就给人一指头的。”

    林平也被这不着调的清风弄得脑壳痛了,合着你想了这么久,就只能反驳这个?

    林平只能上了这条贼船,虽然船长和水手长看起来都很不靠谱。

    他站起身来,躬身行礼,说道:“师弟林平拜见清风师兄,多谢师兄开导。”只是声音低沉,颇有郁结之气。

    清风真人哈哈大笑,起身抓住林平小臂,扶起林平,殷勤说道:“小师弟,快些免礼。你我师兄弟二人,不必在乎这些俗礼。快快坐下,快快坐下。”

    “师兄也坐。”两人把臂同坐,林平看着这丰神俊朗的清风师兄,心中郁结之气也稍去了些。暗自思量道:师兄姿态不凡,想来入了这师门也是无有什么害处。

    两人如今是师兄弟,自然心态不同。清风急切道:“师弟,可有什么疑惑,快说出来,让师兄指点指点你。”

    林平哑然失笑,没料到这师兄竟还是个好为人师的性子。

    “师弟恰好有些疑难想问师兄。”林平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