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丈光赠你〕〔灵植巨匠〕〔锦鲤少女捉鬼日常〕〔全职选手〕〔重生四七:无良军〕〔婚婚欲恋:亿万娇〕〔修仙小农民〕〔私密健身师〕〔爆萌宠妃:邪帝,〕〔嘿,魔法师〕〔都市阴阳仙医〕〔重生青春年代〕〔笙歌入九霄〕〔末日暗世之未来的〕〔非是故人来〕〔风起涟漪〕〔影帝,我宠的〕〔平行绝爱〕〔仙君,你家桃花好〕〔天才妹妹炼金日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八章 大仇得报,妥当善后。
    “灵缚,去!”林平轻啸一声。

    若兰岂肯坐以待毙,尖啸一声,舞动起千百根树根,朝林平甩开,林平不敢大意,往白马背上一跃,白马见势不妙,正要跑路,谁知道林平早已先一步落到它背上,后面跟着狂舞的树根,白马收起到了嘴边的脏话,赶紧带着林平左躲右闪。

    灵缚咒化作灵力绳索,穿透若兰的本体,直接将她真身缚住,被灵缚咒困住后,她周身法力,再不能用,若兰惨叫一声,从本体里脱身而出,跌落在地上。

    若兰才刚脱身而出,十余丈高的桂树就陡然轰然倒下,掀起大片泥土,千百根根茎也同时摔打在地上,发出劈劈啪啪之声。没了若兰后,这大树就完全只是一株脱离了土壤的,普普通通的大树了。再没有之前摧营拔寨,不可一世的模样。

    林平翻身下马,看着地上被灵缚咒捆绑住的若兰,若兰在地上努力挣扎,仿佛渔船上被网住的鱼,用鱼尾拍击着木板,寻求着那一线生机。林平就站在她面前,不声不响的看着她挣扎。

    若兰抬起头,露出半张美丽半张腐烂的脸蛋,用腐烂的眼珠盯住林平,扯着嘴角冷笑道:“小贼,莫要得意,终有一日,你也会如我这般,被人捆住,闭目等死。”

    林平摇了摇头,出声回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若兰听得此言,竟是叹了口气。仙途飘渺,尘缘难断,这大道能否真能追求得到呢?

    她抬起头,往天上望去,明月已经隐没于夜空之中,漫漫长夜终于过去,微薄的金光正从东方喷薄而出。

    天快亮了,若兰若有所悟地想道。

    林平手执狼毫笔,停在若兰眉间,最终还是问道:“可有遗言?”

    若兰转着头,往牛头山的方向望去,低叹一声尘缘难断。少顷,微微摇头。

    林平点头,灵力灌注,狼毫笔在若兰面前笔走龙蛇。收笔,若兰眉间蓦然出现一个殷红的“杀”字,正是狼毫笔里藏着的最强符篆——地杀符。

    地杀符从若兰眉间透体而入,若兰只觉真身慢慢腐烂,意识逐渐模糊,她往东方看去,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升起,若兰直视着那朝阳,自她出生起,因其一身玄阴,她就喜爱月华,畏惧朝阳,这是她第一次直视太阳,也是最后一次了。太阳也好漂亮,若兰最后的意识想道。

    林平看着若兰的真身从上到下,逐渐虚无,最后被一阵清风拂散,什么都不剩下。从此以后,他心有所感,知道树妖若兰再不存于人间了,她的一生在此走到了终结,至于以后她是再入轮回或是下到地狱,林平也管不了了。

    他抬起手,又是一道符篆出手,正是第三道符篆——离火符。离火符拍在桂树的树干上,顿时熊熊离火从桂树上升起,木火相生,火势汹涌。退开两步,避开那汹涌的火舌,见得偌大的桂树在火中渐渐化作灰烬,待到完全烧尽,他挥手灭去余火,他望了眼朝阳中破损残破的彭城,没有大仇得报后的欢喜,心中反而有些黯然。

    **************

    旭日初升,彭城却没了往日的热闹,只有哭声,喊声不绝于耳。林平立在城楼之上,看着毁了小半的西城楼和残破的民居,心中十分内疚。县令王大人正在街道之上,组织衙役,壮丁在抢救居民。林平连忙收起法力,从青石板搭建的楼梯下来,往县令大人走去。光天化日之下,若是让人见到他施展法术,他又不知如何解释,到时怕是十分难办。

    王县令安排了人手去挖石救人,又安排了一些人去抢救财物。忙得大汗淋漓,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喝上一口茶水。自打昨日半夜被闹醒了以后,他就一直忙个不停,又是安抚人心,又是安排那些伤者去医馆就医,一直到了现在,终于算是安排妥当了。他这也是尽人事,听天命。昨夜里地龙翻身(地震),城西毁了不少民居,连城墙都塌了一片,很多居民都在睡梦里被压在倒塌的屋子里,只有少数一些人才毫发无伤的逃了出来。现在都是天亮了,那些被压在屋子下的人,能出声呼救的早救出来了,其余的人怕是已经被压死在下面了。

    王县令喝上一口茶水,看着残垣断壁,心中愁苦起来,彭城此处已经干旱了近三月了,今年的秋粮必定是歉收了。自己好不容易才从郡里长官那讨来了些粮食,准备用在冬春之际赈济灾民。哪里晓得,祸不单行,竟然又碰上了地龙翻身这事,西城居民损失惨重,一屋子家当全都没了,仅仅能抢救些金银细和粮食出来,西城如今是住不得人了,后面如何安置这些人又是一桩难事,那些没了父母的小孩,就更是悲惨,怕是只能送到亲朋好友或是救济院去生活了。县里如今也不富裕,只能再写份折子请郡里拨粮拨物了。只是这份折子呈上,自己怕是要落个无能的称谓了。

    哎,父母官难当啊,想干些实事的父母官更是难当啊。

    “大人。”林平站在王县令面前,拱手道。

    “贤侄,昨晚上没事吧?”王县令被林平唤了一声,从思绪里出来,笑着说道。王县令在彭城为官八年,林平他爹也在王县令手底下当了八年的捕快,林平可说是在王县令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所以王县令一直把他当作子侄看待。

    “小子正是要和大人说些昨晚的事。”林平随即将昨夜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将妖物害了他爹性命到那妖物伏诛的前后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什么?昨晚上是妖物作祟?你把那妖物杀了?”王县令看着林平,惊声道。

    “正是小子昨夜莽撞,激怒了那妖物,害的城中百姓受苦。”林平内疚道。“等到小子成了修士,这才杀了那妖物,这便是真人送我降妖的狼毫笔,没有这支笔,小子也不能杀了那妖物。”说着掏出怀中狼毫笔凭空送到王县令手里。

    王县令瞪大眼睛看着那笔凌空一番落在自己手里,终于相信了。王县令虽然凡夫俗子一个,可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这人世间有修士存在。据说修为高深的修士,移山倒海,也不过等闲。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掌中的狼毫笔,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不凡之处,可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喜爱。他抚摸了好久才将狼毫笔还给林平,安慰他道:“既是为了降妖除魔,有所损伤,也在所难免,如今之计,只能尽力安排好百姓的生计。原先我还担心,郡里不肯拨下援助,现在既然知道是妖魔作祟,那郡里定然不能坐视不理,西城的百姓应当能安排妥当。稍后你去趟当归观,请真人写上一封书信给郡守大人,说明彭城情况,这样郡里的援助也能早些下来。”

    林平听得王县令有条不紊,将事情一一安排妥当,心中的内疚也去了些。又见王县令对妖魔修士之事毫不惊讶,甚至可以去信郡守,请求援助。心里暗暗思忖道:想必郡县之中,也是有修士存在的,甚至修士与官员守望相助,也不是不可能。

    林平想得不错,彭城不过山南郡下的一个小城。而山南郡也不过周朝的二十八郡中的一个郡而已。而周朝正是在灵隐派势力范围中。虽然修仙界和凡俗世界一向互不相扰,但是修士也不能坐视凡间妖物作祟,因此多会派遣门中年轻弟子为郡守幕僚,负责处理妖精鬼怪之事,护佑一方水土。

    东土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而其中的三江五湖更是人族修士发源之地,如今虽然辉煌不再,但也不容小觑。由七大派组成的灵雾修仙界更是独霸三江五湖,不容他人染指。灵隐派正是灵雾修仙界七大派之一。

    林平朝王县令一拱手,道:“事不宜迟,小子这就往当归观一行。”随即寻了正在城外吃草的白马,往西去了。

    清风真人正在观中修炼,忽然心有所感,张开双眼,只见一把传讯飞剑正悬在自己身前。他伸手一招,捏在手上,就听得这飞剑里传出他师父当归子大大咧咧的声音。

    “清风小子,我那新徒儿的历练可过了?”

    “禀告师父,徒儿已经施展水镜术看过,小师弟已经破道入门,过了历练了。”清风端坐着恭敬答道。

    “哦,还行。那小子表现如何?”

    “正如师父所言,小师弟孝义两全,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清风脸含笑意,恭敬答道。

    “你且详细说说。”

    “是,矢志报仇,可谓之孝;击晕好友,独战强敌,可谓之义;以弱谋强,临事不惧,可谓有胆;日趋百里,借宝破敌,可谓有识;单枪匹马,决死一战,可谓有勇;激将妖物,夺命一击,可谓有谋。”清风沉思片刻,侃侃而谈。

    ”嗯,还有么?“

    “只是有些年轻冲动,不惜性命。”清风停了停,还是说道。

    “嗯,你这师兄做得倒是有点样子。好了,我这边还要几日,你先指导他一二,到时我再去找他,将他收归门下。”忘归子叮嘱了两句,便断了传讯。

    清风点头称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