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你相逢今生缘〕〔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重生完美时代〕〔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七十年代:军〕〔重回儿时拐男神〕〔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恰红妆〕〔玄门之七宝归墟〕〔兽帝凰妃:废柴逆〕〔重生之宠妻有毒〕〔温宠入骨:老公深〕〔豪门晚婚:总裁先〕〔蠢萌小妻:席长官〕〔超级母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五章 黄虎大仙,决死一战。
    月半中天,彭城已经入眠。

    老宅小院,雾气蒸腾,远远看去,颇有些恐怖。

    桂妖若兰伸展开身体,沐浴吸食着清冷月光。

    好不容易修炼结束,连忙从怀中摸出一面铜镜。

    看着镜中人儿美丽的脸庞,摸着自己白皙粉嫩的脸蛋儿,险些落下泪来。

    哽咽道:“我若兰终于也有了这般美貌了,再不是那丑陋的模样了。”

    。。。

    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那天晚上若兰正躲在桂树之中自怨自艾,埋怨老天不公,没给她一个颠倒众生的容貌。想到这里,更是哭泣起来。

    这时一阵黄风平地而起,化作一个魁梧大汉落在桂树面前,大口一张,露出一嘴黄牙,喷出一股腥气。

    冲她咧嘴笑道:“美人儿,如此良辰美景,怎么一个人躲在里面哭哭啼啼啊?要不要好哥哥我陪你耍上一耍啊?”

    若兰被这大汉一句美人儿美得心尖儿直颤,往外定睛一瞧。

    只见一个彪形大汉,身高八尺,虎腰熊背,上身赤裸,只在胯间围着一块虎皮,就站在桂树旁边往里面瞧。

    她心中有点欢喜,回道:“你是谁的好哥哥,我可不认得你。”

    大汉听得这话,哪里不知道这桂妖也是个多情的,心中大喜,笑眯眯的说道。

    “哥哥我是牛头山上黄虎成精,在那山上称王,小妖们都叫我“黄虎大仙”,今日正巧打彭城经过,听得美人儿的哭声,心中不忍,这才一路寻来。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与哥哥说来。”

    原来这妖物乃是附近牛头山上的一头黄虎成精,自号黄虎大仙,已有数百年道行。

    这黄虎淫荡成性,平日里最爱美人,因而常常下山掳了女子回去奸淫,奸淫之后就一口吞了,搞得牛头山方圆百里的村名怨声载道,纷纷搬迁,如今已经是百里不见人烟。

    他也是个有心眼的,知晓西边有个当归观,观主是个有真道行的,因而不敢在这边生事。

    今夜也是凑巧,他在附近有个姘头,乃是狐狸成精,乃是前些日子才勾搭上,他在那里乐不思蜀,呆了半月,晚上才和那狐狸精依依惜别。

    结果经过彭城时,正好听到桂妖在哭泣,其声若缕,勾动他心中**,于是循声找了过来,想成就一番好事。

    若兰听他说是黄虎成精,心中更是欢喜,羞涩道:“奴家生得丑陋,心中悲戚,这才哭泣。”

    黄虎大仙听得她语含羞涩,心中**大动,心想这美人儿的声音这般动听,想必是生的极美,如此作态,怕是要试试我的情意。

    强忍住霸王硬上弓的念头,缓声劝慰道:“美人儿的声音这般好听,哥哥我一听就知道你我今生有缘,必成佳偶。便是你生的如猪狗一般,在哥哥我心中,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儿。”

    若兰感动不已,心想这莫不是良缘天赐,在我自怜自哀之时,给我送来一个如此善解人意,雄伟健壮的好人儿。

    化作一阵黄风,往那虎妖怀里一钻,嗅着那虎妖满身臊气,喜不自胜。

    羞道:“好哥哥,奴家名叫若兰,看到好人儿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前世的情郎。”

    一阵桂香袭来,他深吸一口,顿感香而不腻,就和这怀中美人一般。

    调笑道:“若兰若兰,可真是好名字。”

    张大嘴巴,正要一口亲下去,玉成好事,若兰仰起头,正要迎接他的痛吻。

    黄虎大仙低头一看,只见这若兰一头杂草一般的枯萎黄发,脸蛋更是粗糙得好像树皮一般,把他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化成原形。

    原来这黄虎大仙虽然好色如命,但是眼界颇高,一般的庸脂俗粉他都看不上眼。

    奋起一脚,将怀中女妖狠狠踹倒在地。

    骂道:“呔,你这丑货,竟然戏耍本大仙,快说,把我的美人儿藏哪儿去了?”

    若兰吃他一脚,差点送了性命,倒在地上。

    悲声道:“好哥哥,我就是你的美人儿啊。”

    黄虎大仙听得此语,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最终化为羞怒。

    终日打雁,却被麻雀啄了眼睛,终日泡妞,竟泡上了个丑女。我黄虎大仙的好色美名怕是毁在这里了。

    狠狠一跺脚,骂道:“胡说八道,我的美人儿怎么会是你这般模样。”

    化作一阵黄风,头也不回往牛头山去了。

    若兰看见刚认的情郎就这般跑了,趴在地上啜泣不止,哀声道:“你这个负心郎,你这个薄情郎。”

    眼睛都哭肿了,她擦干眼泪,发誓道。

    “我若兰定要变成第一好看的美人儿,一定要让你这负心郎回心转意。”

    。。。

    我们把故事线放回小院。

    若兰感慨道:“吸取了那人阳气后,又修炼半月,终于有了这般美貌。”

    看了看自己枯槁的双臂和侏儒的身体,感觉和她美貌容颜十分不配,愤恨地自语道。

    “待我吸取了更多阳气,定能化作那真正的美人儿,到时候再去牛头山上寻那冤家,看他还要怎么说。”

    眼中忽然迷离,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和那冤家在牛头山上双宿双栖,过上了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子。

    。。。

    林平趁着月色,弯腰伏下,一步一步的摸到自家大门,眯着眼睛往里瞧去,只见院中白雾弥漫,什么都瞧不清楚。

    摸了摸怀中的狼毫笔,又慢慢一步一步退走。

    白马在数十步外站着,昂着头,拿眼睛看着林平偷偷摸摸的过去,又鬼鬼祟祟的回来。

    十分不屑的喷了个响鼻,甩了甩马尾。

    。。。

    哎,这院里院外,一树一人,本来渊源深厚,哪晓得今日成了仇敌。如今,桂妖若兰贪图林平的阳气,林平又欲杀了这妖物以报父仇。真是解也解不开了。

    说起他们的渊源,这桂妖若兰原是野外不知名的一株月桂,因其香气清澈,百余年前被野外采药的林家曾祖母偶然发现,觉得此树不寻常,于是带回家中,手植于庭院之中,小心呵护长大,想用它来保佑儿孙。

    此树长大之后,果然开始显露不凡,长得十分高大,枝叶盖住了整个庭院和大半个房屋,而且树上桂花香气清澈怡人,远飘十里,经久不散,城中大半居民都知道林家院中长着一株百年月桂,因此金秋九月时节,多有上门求桂花者,林家也不推辞,多会送上几钱桂花。

    从此林家诸人,饮桂花酒,吃桂花糕,闻桂花香,将此树视作家中之宝。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月桂得了运道,在百年后生出一丝朦胧意识,顺着天性本能吞吐月华。

    它乃天生地养,从心所欲,行事但凭己心,秉性难明。

    及得十数年后,林家血脉单薄,只有老父幼子二人。

    为照顾幼子,林父耗费半生积蓄,谋得一个承袭的捕快之职。拳拳之心,感人泪下。好容易拉扯幼子长大,就被桂妖给害了。

    自从被黄虎大仙抛弃后,若兰日思夜寐,想着如何变得美貌。

    它懵懂中踏入修炼之道,只晓得损人肥己之法,它是月桂成精,又夜夜吸食月华,一身法力修为可说玄阴。

    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真让它想出一道法门,那就是吸食凡人阳气,再佐以月华,阴阳调和,一能滋阴美颜,二能精进修为。

    找了个机会,吸了林父阳气,害得林父驾鹤西归。林平守孝三月,子承父职。

    若兰得到好处,索性继续害人性命。短短一年,死在它手下的男子没有二十个也有十五个了。

    。。。。

    躲到百步之外,林平估摸着这里大概安全。

    掏出狼毫笔看了又看,仍是不得法门。

    看到白马在一旁摇头摆头,心想,这白马也不是凡物,等会儿靠这个不知道怎么用的笔,还不如靠这白马大哥呢。

    正要讨好一番,心中一动,左手扶着挎着的刀,大咧咧往旁边跨了一步,那白马瞟了林平一眼,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林平伸手拔刀,借着跨步之势,一刀朝藏身黑暗之处劈了过去。三更半夜,藏身暗处窥视,必不是好人。

    ”是我。“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呼,黑炭头左跨一步,轻巧巧的躲过了林平势大力沉的一刀。

    “林大哥,怎么是你?”林平收刀不及,幸好黑炭头已经躲开了。

    ”哼!我在此处等了你两晚了,你家这桂树有些古怪。“黑炭头臭着一张脸,从黑暗中走出来,他的腰间还插着一把砍柴刀。

    ”何止是古怪,这桂树已经成精了。“林平苦笑道。

    “这世上当真有妖怪?”黑炭头看着小院。转过头来,盯着林平道:“那你今晚回来,是来送死的么?”

    林平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说道:“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

    黑炭头皱了皱眉,一把抓住林平的胳膊,压着怒气道。

    “那妖物我都敌不过,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学了几天功夫,就抢着去送死了?”

    林平神情坚决。说道:”我功夫粗浅,比不上林大哥一半,只是那妖物害了我爹性命,我便是死也拉上她一起。”

    黑炭头松开手,叹气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能急在这一时。”

    林平掏出怀中狼毫笔,胸有成竹地笑道:“林大哥莫要担心,我刚从当归观回来,观中清风真人,赠宝助我杀妖。”

    黑炭头还是劝道:“何不请真人亲自前来降妖?”

    林平摇了摇头,说道:“那妖物和我乃是不共戴天之仇,真人给了我狼毫和白马,想必是要我亲自报此大仇。再说真人已经为我算过卦,说我此次降妖,必定一帆风顺。此事乃我家事,大哥还是莫要劝我了,回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黑炭头冷笑道:“果然胸有成竹,要我回去,是为了明日一早来为你收尸么。”

    “林大哥莫要如此看轻我。”林平叹气说道,忽然一个手刀砍在黑炭头脖颈处。这下以有心算无心,果然一举建功。黑炭头闷哼一声,昏倒在地。林平将他拖到暗处藏起,看着昏倒在地的黑炭头,低声道:“大哥莫要怪我,今晚小弟若是不幸死于此处,还要靠大哥你帮我葬在父母之侧呢。“

    转过身去,冲那白马弯腰施礼道:“白马大哥,小弟知你不是寻常马儿,今夜若是能帮小弟报此大仇,若是小弟不死,从今以后,小弟吃肉,绝不让你吃草。”

    白马嘶鸣一声,林平也不客气,他一跃上马,手执狼毫笔,白马四蹄飞动,向那浓雾冲去,一人一马,势不可当。

    ”妖物,受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