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圣医〕〔我的校园传奇〕〔龙争虎斗〕〔美女总裁的绝品仙〕〔重生空间:王牌辣〕〔武灭阴阳〕〔萌鬼大主播〕〔豪门崛起:重生校〕〔重生到霹雳苦境〕〔冥海禁地〕〔都市至尊狂兵〕〔落升〕〔头号甜心:恶魔,〕〔天才萌宝来袭:腹〕〔草根女帝〕〔宠妻无度:陆少,〕〔少校,你的夫人又〕〔灰暗空间〕〔独域帝凰:枯神骨〕〔荣耀之路:国民校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平妖策 第三章 托梦显怀,西去寻真。
    林平安步当车,半个时辰后到了山中林家祖坟处。

    此处乃是丛林密处,松柏青青,青草幽幽,左近的高大古木,在阳光的照耀下,在地上上投出斑驳的树影。

    他深吸一口空气,只觉得心胸开阔,疲惫近去,欢喜道:“先祖真是为自己选了个好居处。父亲葬在此处,陪伴先祖左右,想必也是高兴。”

    寻到父亲坟前,林父的坟墓不小,因为这他和妻子的合葬墓。

    林父早有遗嘱,命林平将他夫妻二人合葬一处,同穴而眠。

    看起来要比其他的墓大上一些,墓穴前面立着一块石碑,正是林平所立,上书“显考林非老大人,显妣林氏太夫人之墓,不孝子林平立”。

    墓穴旁边他一年前手植的松柏,如今已经长得亭亭如盖。

    心中难受,看到墓上长了不少杂草灌木,连忙将祭品放在坟前。

    拔出鸳鸯刀,将坟墓上的杂草乱木除去,拿出火石,将它们一把烧掉。

    烧完杂草,在坟前摆放祭品。香烛黄纸,元宝轿马,还有米饭肉食分做两份,一一放好。

    一份给先祖,一份给双亲。

    洒了黄酒,又用火石将香烛黄纸,元宝轿马在坟前烧了。

    青烟弥漫,林平跪下磕头,默默说道。

    “请爹娘飨用酒食,孩儿不孝,不能在山上守孝,只好手植松柏于墓前,以尽孝道,惟愿爹娘泉下安宁。”

    这时,微风徐来,将香烛黄纸燃烧后的烟气送到林平眼前,林平只觉烟气入鼻。

    骤然间恍若坠落深渊,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烟气也随之弥漫到他口鼻之上。

    一阵恍惚,感觉到了一处朦朦胧胧的所在,四处都看不真切。

    他正迟疑不定,忽然看到父亲正站在眼前,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林平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他往前一步,抱住父亲,双手在空中划过,却是什么都没有摸到。

    “果然,我这是在梦中才能见到父亲。”林平忍不住留下泪来。

    ”乖,莫要哭了,打起精神来。爹爹这次回来时间不多,是有要紧事要叮嘱你的,你当心听着。“

    林父笑道,脸上笑意更胜,想必是今日看见了幼子,喜不自胜吧。

    ”是,父亲。“林平用手抹干眼泪,哽咽道。”父亲是有什么未完之事么,您跟孩儿说,孩儿定会帮您完成心愿。”

    林父摇了摇头,声音却开始变得凝重起来,缓缓道:”此番托梦于你,不是因为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只是为父担心你而已。”

    ”父亲请安心,孩儿日日早起练武,如今已承袭了父亲的职位,在彭城做了个捕快,平日里众同僚也与我友善,县令大人也甚是看重于我。父亲请安心吧。”林平强忍着眼泪低声说道。

    林父开怀笑道:“我知晓孩儿你勤练武功,身体健壮。虽然年纪尚小,但是也当能在人世间活的好好的。”

    声音严肃起来,道:“只是我今日要说的,乃是非人之物,你需得给我记牢了,听我的吩咐。知道吗?”

    林平点点头,说道:“孩儿听您的。”

    “好孩子,咱家院中,那棵老桂花树,已经成了精怪,最爱吸食男人精气,为父就是被它所害,你我父子才阴阳相隔。你赶紧找个机会,带了家中的金银细软,再将宅子封死,莫要再回彭城了。”林父盯着林平,一字一句道。

    林平只觉一股恨意直冲胸间,骂道:“就是这妖怪害了爹爹性命,我回去就砍了它,再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林父大骂道:“逆子,听不得为父的话么?那妖物是你敌得过的吗?你要我林家血脉断绝在你这里吗?”

    林平不敢顶嘴,只好劝道:”父亲,那妖物害了您的性命,孩儿怎么能一走了了,杀父之仇,焉能不报?孩儿若是走了,哪里还算得上人子呢?再说了,若不除了那妖物,不晓得城中有多少人会受了害啊。”

    看林父还要骂他,赶紧又说道:“孩儿一定不会莽撞,等会就去寻有道行的道士来降妖。好不好?”

    林父只是摇头,叹气说道:“既然你不听为父的话,一心要去寻死,为父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吧。”

    舐犊情深,林父纵然身死,也为他操心不已。为了打消他报仇的念头,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只可惜林平不明白他的一片苦心。

    林平双膝下跪,拜倒在地,哭泣道:“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父亲为妖物所害,我若不能报此大仇,是为不孝。妖物左近,皆是亲邻好友,我若走了,他们若被妖物所害,是为不义。妖物生于我家庭院之中,我若一走了之,害的城中不宁,彼时幼子失怙,老妪丧子,贫妻寡居,是为不仁。如此不孝不义不仁,孩儿便是活上百岁,又有什么用处呢?”

    林平不过十六岁,不敢说饱读诗书,手不释卷,但他自小聪慧,又爱思考,这些话平日他也未曾想过。

    今天直抒胸臆,发肺腑之言,竟然惊得林父说不出话来。

    林父双目含泪,片刻后才高声道:“好好好。为父养了个好儿子。为父甚是欣慰,你只管去寻得道高人,便是不敌那妖物,也不过是我父子团圆九泉之下。”

    随即又低头叹道:“时间不多了,你且去吧,须得切记莫要凭血气之勇,千万要珍惜性命。”

    林平流泪不止,说道:”孩儿谨记。”

    林父低头掩面,挡住双眼,不让林平看到他落泪,转身挥手道:”去罢,去罢。”

    天旋地转,恍然间醒了过来。青烟袅袅,将欲散尽。

    秋阳当中,树影斑驳,虫鸣鸟叫,林间微风拂起他的鬓发。林平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双手紧紧捏成一个拳头,胸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终于知道父亲为何会病逝在床榻上,他也明白了之前他为何会晕倒在家中。

    都是那妖物作祟,先害了他父亲性命,又来害他,他没有告诉他父亲,是怕父亲不得安宁。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林平此刻只想手刃仇敌。

    奈何那妖物无影无形,非是他能力敌,又想到亡父九泉之下,仍是不得安息,托梦显怀,劝他远去他乡,只为保住他的性命。

    悲从中来,一跃而起,拔出鸳鸯刀,一刀劈在大树上。

    悲声道:“生不能尽孝身前,死不得安息九泉。我若不诛此妖,报我父之仇,安当人子?”

    想到要寻得道高人,只觉毫无头绪,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哪里知道高人在哪。

    忽然想起在昔日在堂上当值时,听过县令大人言及。

    彭城西去百二十里,有大江,江水湍急,名荆江,荆江左,有大观,观中真人修为深厚,能降妖伏鬼,乃是真神仙,言中颇有结识之意。

    想到此处,不由开怀,收拾一番,抹了眼泪,拜别亡父,径直往西去寻。

    也许真是天道有情,林平欲寻的那处道观,观主不但是有修为的,而且还高深得很,若是真能求得观主出手,那妖物怕是活不过第二天。只是会有这么顺利么。

    。。。

    。。。

    大江奔流去,入海不复归。

    荆江水势雄浑,水面更是宽有里许,雨水充沛之时,荆江多会冲破河道,冲入平原之地,将下游百里一片泽国。

    十多年前,有一落魄游方道士到得此地,忽然大叫一声,说此地乃是福地之所在。

    在荆江左百余步外凭空起了一座道观,又在观前立下石碑,从怀中掏出一只狼豪,挥毫泼墨,写出“当归”二字,入石三分,其字殷红,不可久视,视之失魂。

    高声笑道:”哈哈,如此福地,被我当归子占了,我弟子半月后就到此地。到时候还请诸位牛鬼蛇身,山精水怪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接着怪叫一声,耍宝似的,将那狼毫往荆江投去,江水为了一顿,随即波澜不兴,好似湖面一般。

    他露了这一手,没能听到想象中的叫好声,不由得颇为无趣,撇了了嘴,不知道在嘟囔什么,没了耍宝的兴致,紧了紧身上的破道袍,又往他处去了。

    “当归观的故事就是这样。”茶肆掌柜摸了摸因为唾沫横飞而有些干燥的嘴唇。

    林平盯着茶肆掌柜,一脸不信的样子,仿佛在说,我年纪不大,但是我不傻。

    茶肆掌柜被他看得老脸通红,辩白道:”真的,这些都是真的,附近百里哪个不晓得这个传闻,大家都说当归观就是这么来的。就是那个破落的游方道士,用手一招,就这么起来的。”说着还伸出右手,冲着茶肆外面,这么比划起来。

    林平抿了一口茶水还是不说话,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奇怪,茶肆掌柜明白这个脸色的意思,意思是故事很好,白痴才信。

    掌柜终于忍不住,但他不敢冲客人发火,于是朝着店小二骂道:“小皮,你来给这个小客人说,当归观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是不是他娘的一招手就是一座道观,再一招手就是一个大美人。啊呸,说错了说错了。”

    茶肆掌柜说顺了嘴,把自己的人生愿望也说出来了,茶肆众人听得哄堂大笑。他羞得没脸见人,躲到后堂去了。

    ”小客官,当归观可不就是这么来的么。您年纪轻,不知道这故事,我打小听着这故事长大的呢。说得有头有尾,活灵活现的。”店小二小皮笑着说道。

    ”过了半月后,果真有他的弟子,到了观里?“林平迟疑道。

    心里感觉既荒唐又真实。不是他不肯信,实在是这也太厉害了些,和他想象中的画桃符,泼狗血的得道高人形象不符。对,画桃符,泼狗血的才是得道高人。

    ”那还有假,半月后就有一个年轻道人入了道观,就是如今的观主清风大菩萨。“

    小皮一边给他添茶一边说。

    ”就他一个人进去了?其他人没进去看看。“林平还是有些不信。

    这高人也太未免高了些,高得他有点害怕。若是个画桃符,泼狗血的高人,他还能帮着杀杀黑狗,端端狗血,磨磨朱砂讨好一下。这么高的高人,他就是想拍马屁也够不着啊。

    ”嗨。您还别说,玄乎着呢。别人都进不去,就大菩萨进得去,大家伙只好围在外面等着他出来呢,结果大菩萨进去了半个月,大家伙都以为他饿死在里面了。结果好家伙,宝光大放,都冲到天上去了,抬头一看,大菩萨正在天上打坐呢。厉害,真厉害。”小皮啧啧称奇,唾沫横飞道。

    林平用手盖住茶水,挡住他的唾沫,嫌弃的看了看他,疑惑道:“那儿不是个道观么,怎么你叫他大菩萨。”

    小皮奇怪地看着他,疑惑道:“我打小这么叫的啊,我奶奶也是这么叫的,菩萨不是道观里的么?“

    林平喷出一口茶水,朝小皮抱了抱拳,佩服道:”皮哥说得是,小弟喝足了茶水,这就走了。有时间再来找皮哥聊天。”

    在桌上排出九枚大钱,拿起鸳鸯刀,跑出了茶肆。

    阿皮莫名其妙,冲着后面的掌柜喊道:”掌柜的,菩萨不是在道观里的么?”

    这时茶肆外面传来一阵大笑,笑得酣畅淋漓,阿皮正在纳闷,茶肆里的众人也一起大笑起来。

    刚刚羞红了老脸的掌柜从后面出来,骂道:“你他娘的还问是不是,是他娘的死对头呢。”

    “啊?和他娘有什么关系?”阿皮大惊失色,以为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茶肆众人笑得更加大声,还有边笑边拍桌子,边笑边摸肚子的,这是个笑得肚子痛的。店里一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林平强忍笑意,付完账赶紧跑出了茶肆,等到出了茶肆,想到阿皮那句“大菩萨”,终于是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时茶肆里众人也哈哈大笑,经久不绝。

    林平笑得肚子痛了才停下来,他摸了摸笑得发痛的肚子,笑骂道:“茶肆里面笑得比我还放肆,搞得我笑得停不下来。”

    想到“大菩萨”和小皮那无辜的样子,还没笑出声来,肚子就痛了起来,眼泪都挤出来,赶紧捂住嘴巴。

    看他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是方才的店小二好笑呢,还是他自己好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