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的补偿:哥哥不〕〔斩破军之镰〕〔最强特种兵之龙魂〕〔科学捅炸异世界〕〔重生之先声夺人〕〔贴身狂少〕〔半圣领主〕〔坏蛋也修仙〕〔六渡之逆斩苍穹〕〔科技图书馆〕〔怎么又是天谴圈〕〔一见倾心:盛宠嚣〕〔倾城女王爷:丑夫〕〔神魂丹帝〕〔文明之万界领主〕〔大首长,小甜妻〕〔后卫之王〕〔影视无限冒险之旅〕〔一心向你,一往而〕〔我的英雄学院之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冲九霄 第185章 凯旋而归
    :

    私人party以自助餐的形式进行,开得相当顺利,至少对林锦鸿来说是这样的,初步确定来新康县投资意向的有四个人,还有几个表示要考虑一下,这些人要么是冲着陆天极而去,要么是冲着林氏集团而去,反正没有人是因为冲着新康县的投资环境而去。林锦鸿也不在乎,新康县的投资环境没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能吸引这些港商那才叫做怪事呢。收了十几张名片,林锦鸿带着赫连琅玕和秋月赶来火葬场,要在那为赫连茗图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同时将赫连茗图的遗体进行火化,然后乘着沈氏集团那架商务机返回新康县,行程安排的有些紧张。

    赫连茗图的追悼会显得有些冷清,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赫连家族早已没落,到现在为止已只剩下赫连琅玕一个直系人员,旁支并没随着赫连茗图来香港,而是在内地。除了庙街的几个左邻右舍,以及林家一干人,基本上没其他人到场,眼看追悼会就要结束时,意外终于出现,也不知道萧大师从哪里得到消息,竟然带了一帮子人来参加追悼会,他带来的人也全都是看相算命、看风水之类的玄学者。

    追悼会顺利完成,三点一刻,良辰吉时到,赫连茗图的遗体被抬去火化。至始至终,赫连琅玕都没有哭过,一脸的冷漠,让林锦鸿看了担心不已,这样的性格,真的适合群居吗,去学校时又怎么和人交往,林锦鸿不禁有些头痛,想要改变赫连琅玕的性格,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赫连琅玕捧着骨灰盒,出了火葬场,正准备上车,见萧大师还在门口等着,林锦鸿有些诧异。“林公子,我想见见赫连小姐,跟她请教个问题可以吗?”萧大师来到林锦鸿跟前,问道。

    林锦鸿做了个请便的手势,赫连琅玕勉强跟着萧大师走到一僻静处,大约过了三四分钟,赫连琅玕一脸漠然的抱着骨灰盒回到林锦鸿身边,而萧大师满脸的苦笑,看来是没有问到自己需要的答案。“对不起,林公子,耽搁了您这么长时间!”说完让到一旁。

    林锦鸿笑笑,“萧大师说笑了,或许你不用问,将来也能想到其中的关键。”说着和赫连琅玕、秋月钻上了车子,豪华车队缓缓离开了火葬场。回到别墅,林锦鸿跟老妈孙晓梅道别,收拾了下前往国际机场,登上沈氏集团的商务专机,回湘省省城。

    香港西区警署警司刘文飞听说林锦鸿离开香港,终于松了口气,忙向香港警务处处长助理拨了个电话,说明了此事。刘文飞这几天实在憋坏了,自从那日前往丽嘉酒店见林锦鸿后,他就接到警务处长助理的电话,莫名其妙被疾声厉色的批评了一顿,并且要求马上放个假,等林锦鸿一行离开香港后,才准销假。刘文飞就是猪脑袋也明白,警务处长受到了林锦鸿的压力,警务处长才会注意上自己,给自己放假的。他不禁对林锦鸿的能量感到咋舌。这几天他密切的注视着林锦鸿的一举一动,直到刚才接到下属的电话,说林锦鸿一行乘专机离开香港,他才会如释重负,迫不及待的打那个电话。

    林锦鸿的离开,不止是刘文飞松了口气,也使得西区警署署长也松了口气,一时间,林锦鸿倒好像成了瘟神似的,个个巴不得他赶快离开香港。

    浅水湾a40座,陆天极接了个电话后,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看着坐在对面的儿子陆思睿,他冷然道:“从今天开始,你不得离开香港半步,也不准跟林锦鸿发生任何交集,明年让你接手陆氏天极。如果自认为做不到以上两点,直接跟我说明,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陆氏天极毁在你的手上。”见儿子陆思睿一直没有反应,便暗自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客厅……

    湘省省城机场,周猛开着一辆宝马来接林锦鸿三人,上车后直奔新康县。明天,秋月将陪着赫连琅玕离开新康县前往岭南,择期将赫连茗图的骨灰安葬在赫连家族的祖坟里。

    天润园里灯火通明,宝马进了天润园,周猛缓缓停车熄火。门口,丫头正在秋思和宋清清的搀扶下站着,看到林锦鸿第一个从车中钻出来,丫头便甩开秋思和宋清清两女的手,向林锦鸿跑来,两人一阵拥抱,接着一个深情的吻,丫头的情绪有些高昂,双手环着林锦鸿的脖子,懒着不肯下来。周猛好像没看到眼前的一幕,径直低头看着鞋尖。

    周欣怡看到脸精致的如陶瓷娃娃似的赫连琅玕从车上钻出,而且手中还捧着一个骨灰盒,顿时一惊,这才从林锦鸿身上下来,“哥,她是谁喔,好漂亮啊!”说着,看到一脸漠然的赫连琅玕手中的骨灰盒,眼中有些黯然,显然她以为赫连琅玕是因为死去亲人而难过,才会如此的一脸漠然。她的同情心一下子爆发,准备上前安慰一下赫连琅玕。

    但被林锦鸿拉住了,为她介绍道:“她叫赫连琅玕,刚失去唯一的亲人--她爷爷,以后就跟我们住在一起了。秋月,先帮琅玕安顿好骨灰盒,再带她好好洗把脸。”

    秋月点了下头,在前头带着赫连琅玕进了客厅,周猛已经将那辆宝马开回车库,骑着他的单车离开了天润园。林锦鸿搂着丫头的腰肢,向宋清清两女笑了笑,然后进了客厅。丫头撅着嘴,还在没安慰到赫连琅玕而感到不高兴。林锦鸿只得解释道:“琅玕她性格有点冷淡,不喜欢别人触碰她,如果你贸然抱着她,她挣扎时踢到你怎么办!”

    丫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我骗你这个干什么!”林锦鸿无奈的苦笑着,“怎么样,咱们儿子这几天乖不乖啊,有没有踢你。”他忙岔开话题,盯着丫头的还不见一丝隆起的肚子猛看。

    丫头果然不再讨论赫连琅玕的问题,羞涩的道:“才一个来月呢,怎么知道是不是儿子,而且现在又不会踢人,真笨!哥,这几天在香港玩得好吧?”

    林锦鸿捏了下她的鼻子,“傻丫头,我是去香港玩吗,整天与各式各样的人斗争,不知道有多辛苦呢。”两人边说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林锦鸿又问了下罗非有没有来过天润园,周欣怡点了下头。

    罗非那天回到新康县后,便在县招待所住下,当天晚上来过天润园。由于现在的三溪镇还是由程海履行镇党委书记的职责,罗非回不回三溪镇还要等这次的县委常委会议开过之后才能确定,如果县委常委会议通过高新区设立的决议,那么罗非将出任区党委书记。

    两人聊了一阵,赫连琅玕和秋月各自洗过脸回到客厅,秋月和宋清清进厨房上菜,晚饭早已做好等着。丫头对于林锦鸿刚才的解释,似有些不信,便向赫连琅玕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旁,可是一脸漠然的赫连琅玕径直在林锦鸿另一边的位置坐下,对丫头的招手置若罔闻。丫头狠狠的瞪了眼正向自己看来的林锦鸿,后者无奈苦笑。

    吃过晚饭,惬意的和丫头一起坐在泳池旁,享受着徐徐凉风,秋月和秋思两女穿着泳装在泳池中像是两条美人鱼,虽然穿的泳装很正式,没有露点,但两人完美的娇躯还是被勾勒的一览无余,林锦鸿大饱眼福。宋清清,还是老样子,站在丫头椅子后不远处,捧着一本书,借着灯光看书,林锦鸿倒是让她回客厅里看书,但她说外面凉快,客厅里是有空调的。林锦鸿只好随她去了。而赫连琅玕则安静的躺在一旁的靠椅上,仰天看着星星,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林锦鸿突然向丫头道:“丫头,要不你也下水玩一会儿吧,天气热,水里凉快点。”

    丫头慵懒的道:“才不要呢,坐在这里舒服。哥,是不是你自己想下水哦,故意找个借口拖我下水,哼,是不是看看不过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