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诱爱成婚,腹黑老〕〔隐婚甜蜜蜜:墨少〕〔仕者生存〕〔左承〕〔首长老公,上车吗〕〔韩少追妻:老公狠〕〔我的绝色美女姐姐〕〔八尾赤狐传〕〔大千劫主〕〔精灵之山巅之上〕〔九剑凌天道〕〔一世独尊〕〔我与胖橘不出门〕〔绝世神医:鬼帝的〕〔穿成宫斗文里的皇〕〔网游之女辅助〕〔宠妻108式:韩少,〕〔蜜爱100分:不良鲜〕〔摁住那个绿茶婊〕〔重生千金:国民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冲九霄 第180章 留一手
    :

    萧大师问话时双眼紧盯着赫连琅玕,显得有些期待,林锦鸿见赫连琅玕并没准备回答他问题的意思,只得苦笑着代劳:“萧大师,琅玕所学都来自家传,他爷爷赫连茗图也是精通玄学之士。”他边说边观察着萧大师的神态,见萧大师脸上神色变了数变,最后是满脸尊重,心中已然有数,恐怕这赫连茗图说得应该是真的,赫连家族在玄学方面有着超然的地位。

    “原来是赫连家族的子弟,怪不得,怪不得小小年纪便学识渊博,能认得白龙吸水的风水格局。”萧大师感叹不已,“请问赫连小姐,这个赫连家族有没有白龙吸水的原稿?如果有的话……”他讪讪的一笑,老脸发红,底下的话没有说下去,人家有白龙吸水的原稿,又关自己什么事情呢,为什么非得给自己见识一下。萧大师不仅是香港最为有名的风水大师之一,其人品也很不错,并没有像其他那些所谓的大师那样骄横。

    见赫连琅玕双眼看着其他地方,估计还不会搭茬,林锦鸿便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跟大家说说看,我对这个也很感兴趣。”

    赫连琅玕转过头来,很不满的瞪了眼林锦鸿,清澈的双眼就像一个无底深渊的黑洞,令林锦鸿心中一颤,刚想说让赫连琅玕说算了的。但赫连琅玕已然转过头,走到一个正在修理花草的园丁身旁向他说了几句话,相隔甚远,林锦鸿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那园丁匆匆忙忙的离开,不久,那园丁弄来了纸、墨、毛笔,身后还有个人拿着画架放在赫连琅玕的跟前。

    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她要干什么了,看来是要写白龙吸水的原稿。林锦鸿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有这么大的威力,赫连琅玕听了后根本就没反驳,乖乖的将一种上古秘法展示于人。看来自己以后要慎重一些了,有些事情还是要看她本来的意思为好。萧大师有些激动,激动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这是失传上千年的秘法啊,更何况他本来就是玄学大师,能见识这样上古秘法,可以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怎么能不令他激动呢。就好像一个男人,娶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女人一样,当然这种比方对萧大师来说或许是一种亵渎吧。

    林锦鸿三人来到赫连琅玕身后,见她架好画架,将纸铺好,开始提笔蘸墨,在雪白的纸上挥笔。不过几笔过去,她身后的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赫连琅玕好像不在默写白龙吸水的原稿,而是在作画,一副水墨山水画,笔锋圆润潇洒,没多长时间,白纸左上角便出现一处山峰。林锦鸿三人虽然不知道赫连琅玕为什么要画画,但三人都是有耐心的人,因此,一动不动的站着,各自认真的看着赫连琅玕的作画。

    林锦鸿边看边感叹不已,早先发现赫连琅玕的书法底子不薄,如果每日抽点时间练习,以她的天赋,假以时日,她必定会扬名书法界。现在发现,她水墨画的功底也很不错的样子,当然林锦鸿对水墨画涉猎不深,如果说在书法方面他已经入门的话,那么对水墨画就是还没摸到门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话不错,林锦鸿是外行,但不代表别人也外行。萧大师的艺术修养不错,他越看越惊异,不说别的,就凭赫连琅玕刚刚所表现的,就已说明她已登堂入室,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秋月做完中午的所有菜肴,出来准备邀请林锦鸿等人进餐厅用餐,但见林锦鸿三人都在看赫连琅玕作画,倒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轻轻来到林锦鸿身边,拉了下他的衣服,附在他耳旁轻声道:“少爷,菜已经做好,您看?”

    “先等等吧!”林锦鸿点了下头,道,“先看看琅玕在画什么!”秋月点头,遂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赫连琅玕作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纸上的画也已完成了大半,崇山峻岭,林木郁郁葱葱,山间小溪缓缓流动,好一副宁静的画面。赫连琅玕终于放下了笔,凝视着自己作的画,良久,才又提笔,在画面左上角空白处题字:白龙吸水。四个字如龙飞凤舞,配合着整幅画,竟然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气势,原来的宁静被破坏殆尽。赫连琅玕并没就此停手,她在画的正上方标示了北方以确定四个方向,在八个方位标注了八个卦位,同时将画面分成十二个等份,每等份便代表着一个地支,最后在画的正下方写下十个天干,形成一个圆形。

    萧大师从一开始便很仔细的看着赫连琅玕的一举一动,期间脸色不停的变化着,有时喜悦,有时疑惑,有时茫然,直到天干圆形的最后一个“癸”字落笔,他突然仰天大笑,激动不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白龙吸水,我终于学会了白龙吸水!”笑了几声,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方才醒悟自己失态了,忙不好意思的笑笑,向赫连琅玕和孙晓梅连声说了几十遍谢谢,“夫人,没想到此行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收获,不虚此行啊。我迫不及待的想将刚才所领悟的白龙吸水进行验证一番,然后帮夫人改进这别墅的格局。”

    赫连琅玕放下笔,撇了下嘴,漠然的去洗手,孙晓梅微微一笑,命人收好那副赫连琅玕所作的画,道:“萧大师,不急,做什么也要先吃完饭啊,空着肚子可会影响思维哦!”

    萧大师点头不迭,“对,对!夫人说得不错,先吃饭要紧!”说完朗声一笑。孙晓梅向他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向别墅的餐厅而去,秋月也忙跟上去上菜。

    林锦鸿站在一旁,等着洗完手过来的赫连琅玕,道:“对不起,下次如果自己不喜欢的话,你可以拒绝我。还有,下次洗手不要去游泳池那边,去里面的洗手间。”

    赫连琅玕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两人进了别墅,一个女管家领着两人进了餐厅,眼前的餐厅不是很大,主体全由白大理石建筑,嵌花的地板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柔和的光芒,天花板上绘着金碧辉煌的藻井,围护着中间的一盏大型淡紫色水晶宫灯,闪光的棱柱在洁白色的光芒,照射下熠熠生辉。四面的墙上装着几面镜子,相映成辉。中间摆着一张红木制成的长方形木桌,桌子上铺着绣着金边的白色桌布,桌上的金、银、玻璃器皿闪闪发光,桌子四周摆着一排的淡金色的木椅。

    老妈和萧大师正在谈论着赫连琅玕,秋月正站在一旁,见林锦鸿两人进来,秋月遂离开餐厅,估计是去上菜了。而老妈和萧大师也停止了谈论,萧大师起身向林锦鸿微微笑了笑,“公子、赫连小姐,来啦!”萧大师虽然是香港上层社会名流,一些士绅名流以请到萧大师来家做客为荣,可是在这里,萧大师的地位显然没什么优势,不说孙晓梅和林锦鸿,便是赫连琅玕也可以无视他的存在。试问,这个世界上,谁还有能力摆下白龙吸水这个风水格局呢。

    林锦鸿也向他点了下头,“萧大师不必客气,请坐,请坐!”说完和赫连琅玕并排坐在一起,萧大师也依言坐下,没多久秋月带着一帮女佣上了一桌菜以及两支红酒。

    “秋月,你也坐下吧!”林锦鸿指了下自己一旁的座位,笑道。席间,萧大师频频向赫连琅玕搭茬,想讨论一些玄学方面的问题,可惜赫连琅玕不是闷头吃饭,就是充耳不闻,好像根本没听到萧大师的问话似的,林锦鸿经过刚才那一事,也不搭腔。

    吃完饭,萧大师说是要回去验证白龙吸水格局,然后等成功了,马上过来帮忙改进这里的风水格局,孙晓梅再三挽留无果,便只得任他去了。赫连琅玕从餐厅里出来,拉着林锦鸿,绕着别墅逛了一圈,最后又重新回到别墅,来到一楼厨房旁边的那个书房,“有没有铜钱?”赫连琅玕突然歪着头,向林锦鸿问道。

    林锦鸿愣了一下,“要铜钱干什么?”问完见赫连琅玕撅着嘴没有解释的意思,苦笑一声,“好了,我去问一下老妈,这些东西应该不难找吧!”

    赫连琅玕又补充了句,“年代越久越好,外圆内方,要求没有破损的,总共七枚。”林锦鸿点头出去向老妈孙晓梅询问,孙晓梅一听说是赫连琅玕要用到,立马重视起来。遂一连拨了几个电话,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几辆车先后进了别墅,七枚古铜钱送到林锦鸿手上,林锦鸿和老妈再次来到书房,见赫连琅玕正趴在书桌上,显然已经睡着。母子俩见状相似一笑,各自摇头,赫连琅玕虽然各方面都表现的很惊人,但终究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萌宝来袭:总裁爹〕〔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