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供应商系〕〔二次元之幻想系统〕〔少年篮球说〕〔海贼之极限人生〕〔缔洛〕〔杀出个位面〕〔奇迹的召唤师〕〔初代主神〕〔我本善良之崛起〕〔金融帝国之宋归〕〔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废土女王〕〔招魂所〕〔最佳恐怖片导演〕〔封神问道行〕〔全能大风水师〕〔最强捉鬼炼妖系统〕〔猎龙皇〕〔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狂神刑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冲九霄 第170章 陈年旧案
    :

    遮打轩餐厅,是丽嘉酒店六大特色餐厅之一,主营各式各样的粤菜,也称粤菜府。粤菜现又称潮粤菜,由羊城菜、潮州菜和东江菜组成,是一种源于岭南一带的菜系,由于其影响深远,在海外以潮州菜为主的粤菜馆饮誉各地,因而粤菜成为外国食客心目中中式菜的代表,另外,粤菜也随着北上闯荡的潮汕人的传播为北方同胞所熟知,从世界的层面上讲,粤菜是中华八大菜系中最盛大的一派。

    遮打轩并不禁烟,但在这抽烟的人还是比较少的,林锦鸿虽想抽一根,但最终没点燃,只是将烟叼在嘴上,听着霍莱恩介绍遮打轩餐厅和粤菜的特点。听着一个英国人费力的介绍粤菜的特点,也是一种异样的享受,林锦鸿很喜欢这种享受。秋月手中拿着菜单,呆呆的看着叼着烟的林锦鸿,等霍莱恩颇具特色的介绍完成后,秋月才抿嘴一笑,报出了几个菜名。

    霍莱恩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眼秋月,敢情自己卖弄了半天,人家才是真正的内行,一出口点的菜便是几道粤菜的精华,也可以算是粤菜的代表吧。霍莱恩挥了下手,一名服务员忙过来,霍莱恩将秋月报的菜名跟那服务员重报了一遍,并要求加快上菜速度。其实,就算他不吩咐,那服务员也会明白该怎么做,住得起总统套房的又有多少人呢。“林先生,由于我们没有事先打过招呼,有些菜烧制的时间要比较长,所以上菜的速度会慢点,您见谅!您可以和小姐先喝杯红酒,或者抽支烟什么的。”霍莱恩怕林锦鸿等不及,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不要紧,反正有的是时间,霍莱恩管家,你也坐下吧!”林锦鸿笑道。

    霍莱恩忙摇了下头,“谢谢先生,但我是管家,怎么能跟主人同桌呢。”

    林锦鸿闻言悠悠一笑,“那好吧,霍莱恩管家,你先回去吧,我们这里暂时还不需要人。”霍莱恩还想说什么,但是林锦鸿挥了挥手,他只得离开。少了一个霍莱恩,就好像少了个大灯泡,至少秋月是这么认为的,眼前的两人世界,以前只在她梦中出现过,没想到今天却真实的出现在她的眼前,秋月痴痴的想着。

    可是还没等她高兴多久,两人世界又一次被破坏,这次的灯泡比刚才那个要亮很多,甚至让人感到刺眼。霍莱恩虽然是灯泡,但他一般会安静的站在一旁,就像透明的空气似的,就算自己真的跟少爷有些什么事,霍莱恩估计也会坦然的看着别处,就像是没看到吧。

    “林先生,很荣幸能在这见到你,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港岛总区警司刘文飞,想必林先生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刘文飞很年轻,看上去比林锦鸿大不了多少,已是一个总区警司,看上去前途无量,刘文飞身后还跟着两名便衣。刘文飞看了眼秋月后,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也不等林锦鸿说话,直接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身后的两名便衣也各自拉了张椅子坐下,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刘文飞、马文飞的,只知道这张桌子有人坐了,几位请吧!”林锦鸿淡然的道,视线始终没射向刘文飞身上,好像刘文飞不存在是的。

    “林先生,现在我怀疑你跟三年前的一桩命案有关,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回去协助调查。”刘文飞突然掏出自己的证件在林锦鸿的跟前晃了下,正色的道。其他两名便衣各自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林锦鸿,双手五指张开,凝在半空中,一旦林锦鸿有什么动作,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伸手向腰间掏枪吧。刘文飞说完,视线如利刃,刺向林锦鸿的双眼,想从林锦鸿的双眼中发现些蛛丝马迹,可惜他失望了。

    林锦鸿依旧淡然的道:“刘警司,我劝告你一句,升官是好事,但只想着去升官而干着没脑子的事情,恐怕不但不能如愿以偿,还要引火上身哦!”说着,伸手去口袋里掏工作证。

    两名便衣显然不知道林锦鸿动作的含义,忙将手按在腰间,秋月突然站起来,冷然看了两名便衣一眼,幽幽的道:“你们最好不要想着掏家伙,不然你们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声音虽小,但字字重若千钧,敲打在两名便衣的胸口,不知何时,刘文飞的身边多了一个人:安天,他冷冷的看着安天。他站位的角度很刁,进可攻,刘文飞的整个后背都暴露在他的眼前,他能神出鬼没的出现,自然也能一招制服刘文飞;退可守,他那个位置可以极快的闪身在林锦鸿身前。刘文飞愣了愣,他没想过林锦鸿的保镖会这么专业,他知道这次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了,完全没达到自己心里预期的目的,自己严重低估了林锦鸿。

    林锦鸿慢悠悠的掏出一张工作证,扔在刘文飞面前,面无表情的道:“刘警司,我希望你下次出现在别人面前时,最后先查查清楚,打扰别人吃饭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刘文飞看了眼跟前的工作证,愣了下,新康县县委书记,他竟然是一个县委书记,怎么可能,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难道真的是我弄错了?刘文飞不可置信的想着。他缓缓的吸了口气,平复下心情,“林先生,真是对不起,这是一场误会,希望林先生不要放在心上。打扰两位的吃饭时间,这餐我请,就当给林先生两位赔不是吧。抱歉!”说着,向自己两名手下使了一眼色,微微一躬身,离开了遮打轩餐厅。

    林锦鸿看着刘文飞的背影,心里一丝淡淡的冷笑,就算杀了人又如何,一个警司能查得了自己吗,不过,不管怎么说,身后有根尾巴吊着总不是件好事,看来得找个人敲打下这个家伙了。

    丽嘉酒店门口,刘文飞三人各自点了根烟,刘文飞悠悠叹了口气,道:“算了,三年前的那件案子,就这样结束吧,我们将眼光看向别的案件上,不要为这悬案挣扎了。”

    “刘sir,刚才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好像来头很大的样子。”刘文飞的其中一个手下边说边帮刘文飞打开车门,自己和另外一个同伴分别钻上驾驶座和副驾驶座。

    “来头大不大不去管他,反正不是我们所能惹的人。”刘文飞说完仰靠在座椅上,眯着眼。脑海中出现三年前的那件案子,那时候自己还是个总督察,有一天,在自己的辖区内出现一件凶杀案,在一家夜总会的包厢中,死了七个人,其中有三人是亚洲内臭名昭著的大毒枭,其他人都是有前科的混混或是黑社会成员。令人奇怪的是现场并没多余的打斗痕迹,每人都是一招致命被扭断脖子而死,可见凶手的身手之高,手段之狠辣。

    刘文飞在现场并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一连几日过去,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在上头的催促下,他便草草的结了案,随意找了个香港黑帮老大做了替死鬼,交代过去。因此他也从总督察升到了警司,刘文飞虽然这么做,也没什么歉疚感,毕竟这些人都是该死之人,但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件案子,在结案后,他找了两个可靠的手下,对这件案子秘密展开调查。

    可惜一连两个月,案子就像进了死胡同,正当刘文飞要绝望,放弃这件案子的时候。在他辖区内再次发生了件大案,一个内地出逃的贪官在香港逗留一夜,没想到当夜就在酒店被人拧断了脖子。作案手法与之前的案子如出一辙,而且令刘文飞庆幸的是,酒店大厅的一处秘密监控设备没有被毁掉,里面有一个陌生人的背影,根据刘文飞的判断,这个背影很有可能就是杀人凶手的背影。就这样,这个背影深深的留在了刘文飞的脑海中。

    当昨天晚上刘文飞看到林锦鸿时便觉得有些熟悉,后来看到林锦鸿的背影,他将林锦鸿的背影与脑海中凶手的背影不由自主的重叠在一起,越对比越像,最后他感觉完全吻合,便决定今天来探探林锦鸿的口风,只是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这显然不是他所期望的结果,究其原因,显然是自己在潜意识中已将林锦鸿当成了凶手,而且事先也没有调查林锦鸿的背景和来历,就冒然行动。同时刘文飞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件案子上头也不想再查下去,自己随便抓了个人顶替才会被升职,之所以上头不想再查下去,那是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情形,很复杂,会引起众多纠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