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小姐的贴身兵王〕〔在古代做皇帝〕〔官印〕〔万界疯人院〕〔民国之乱世婚途〕〔豪宠无限:恶魔少〕〔驭兽狂妃:魔帝宠〕〔六界商城〕〔最强军师之鬼才郭〕〔草莽年代〕〔王者荣耀:陆神有〕〔背靠诸天万界好修〕〔大时代之巅峰人生〕〔爵爷好凶猛:吻安〕〔旧梦深几许〕〔网坛巨擘〕〔千亿蜜宠:宋少,〕〔二次元收视比拼〕〔巨星来了〕〔都市之至尊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桥阳路 第27章 虎族诅咒
    九尾狐淡笑着点了点头,给了三剑虎一个肯定的眼神:“千真万确。”

    三剑虎冷哼了一声,一把揪起了冯路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小王八蛋,算你走运,老子给老九一个面子今天谁也不杀!不过怎么着,你肯定也得给我吃点苦头!”

    说着,三剑虎食中二指猛地捏住了宝剑锋利的剑身,噗嗤一下刺进了冯路后脖颈的皮肤里面。

    冯路本来钢为大难不死的幸运松了口气,这一下突如其来的钻心疼痛却再一次是他倒吸了口凉气,忍不住下意识惊呼一声:“我靠!”

    三剑虎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疑,指尖中的剑锋宛如在雕刻一块豆腐一般在冯路的脖颈上笔走龙蛇,切割着一块又一块肌肤。

    这种剧痛,是凌驾于饮血太岁的抵抗力和恢复力之上的痛。冯路的汗水都已经浸湿了衣襟,几度疼得险些两眼一黑昏厥过去,却都被更为剧烈的疼痛给硬生生疼醒。

    这一次,九尾狐就这么在一旁笑吟吟地抱臂看着,没有半点要过来阻止的意思。曹天和郭老道想要过来制止,却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剑虎才满意地收回了自己的宝剑,也不擦拭上面沾着的血迹便啪嗒一声收入鞘中。冯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脖颈上除了生不如死的血肉模糊之外,还多了一个模样狰狞的虎头纹身。

    三剑虎已经走到了九尾狐身旁,正欲转身离开之际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冲冯路大声喊到:“小子,劝你这些天不要动怒,不要吃肉,不要接触女的,否则的话,后果自负哟。”

    说罢之后,两个妖王便同时化作两缕黑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冯路出力地躺在地上,久久无法从刚才的剧痛中缓过来。曹凯想过来搀扶,却被他脖子后方的虎头纹身吓了一跳:“这...这是什么?”

    冯路心里一紧,心虚地问道:“曹凯,我脖子上有什么?”

    “一……一个可怕的老虎脑袋,就像纹身一样!”

    冯路眉头已然皱成了个疙瘩,心里阵阵愁眉不展。颜如玉却突然从纳魂戒中现身出来,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

    “冯公子,刚刚真的好险……我还以为……”

    “如玉,没事的。”看见颜如玉这番楚楚可怜的模样,冯路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伸手揩去她脸颊的泪珠,“我这不是嗨没死呢嘛,你哭什么。”

    然而,在他手指接触到颜如玉白皙肌肤的一刹那,冯路只感觉胸口猛地一震,脸颊四周开始逐渐生出深黄色的绒毛。

    颜如玉吓了一跳,惊得不小心瘫坐在地上:“冯公子,你……”

    “我怎么了?如玉你快说!”冯路心里一慌,焦急地问道

    “你的脸……好像要变成老虎的脑袋了!”

    冯路脑子里只感觉咯噔一声,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郭老道咬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三根封脉金针,噗嗤一声齐刷刷插进了冯路的脖颈上。

    冯路只感觉一阵冷意自脖颈处三根金针蔓延开来,整个身体都像堕入了冰窖般止不住地颤抖。

    但随着这种冷意加深,冯路脸颊边刚刚生出的虎毛却硬生生缩了回去,额头处已经初现雏形的“王”字也渐渐消失不见。

    冯路长出了一口气,急忙跑过去将郭老道搀扶起来:“师傅,你没事吧?”

    “我没事……”郭老道整个人都像苍老了十多岁一般,连连咳嗽不止,“小路,你脖子上那个纹身,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妖族诅咒。”

    “诅咒?”冯路微微一愣,不解道,“怎么个诅咒法?”

    “老辈子传说,妖族中若是修炼到一定境界的种族,都会开发出各自族群的诅咒术。譬如狐族可以诅咒其他人变成狐狸,狼族可以诅咒其他人变成狼。你这个症状,很有可能就是中了虎族的诅咒了!”

    “那,这个诅咒该怎么破解?”冯路脑子里猛地回忆起三剑虎临走之前,对自己“不要吃肉,不要动怒,不要与女人接触”的告诫,不由得深深打了个寒颤。

    郭老道无奈地叹了口气:“妖族的咒术向来神秘,凭我的实力,只能用封脉金针暂时抑制诅咒的力量,而撼动不了其根本。咱们赶快动身去昆仑山,祖师爷神通广大,说不定他有办法为你接触诅咒!”

    冯路只得无力地点了点头,不胜怜惜地看着一旁明显有些失落的颜如玉。

    自己不远来到凶险的秦王地宫,就是为了拥有足以干掉黑煞的实力,和颜如玉生活在一起。

    现在黑煞是干掉了,自己却遭遇到这等事情。一想到自己今后可能会变成一只老虎,冯路就感到不寒而栗。

    颜如玉似乎看透了冯路的心思似的,恬静一笑善解人意地说道:“冯公子,我相信您一定能解掉诅咒的!”

    郭老道在一旁掏出了一把银针,在已然昏迷不醒的曹天身上连刺了好几个穴位,将他刺得宛如个刺猬相仿。

    然而,这几道银针下去,曹天那原本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干枯的嘴唇也稍稍有了些许生机。

    郭老道抹了把汗,气喘吁吁地对曹凯说道:“你父亲的命,我已经用针灸保住了,把他带回去好生休养几天应该就没事了。我们两个今夜就要动身去广州。至于这三皇观的烂摊子,就只能交给你了。”

    曹凯坚毅第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今天发生的这件无妄之灾,让他这个平日里嚣张蛮横的小纨绔爷得到了不小的成长。

    郭老道收拾了收拾自己凌落在地上的法宝,和冯路一起打车直接去了火车站。

    在火车站,郭老道破天荒地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呆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冯路一时间也有些百无聊赖,一会这边买瓶水,一会那边看会报。

    然而,当他在洗手间中无聊地抽着烟之际,身旁却走来了一个笑吟吟的男子。

    “兄弟,来跟烟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冲喜新娘:残疾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