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狂兵〕〔诈欺猎手〕〔火影之两界成神〕〔都市之活了几十亿〕〔绝世驭兽之妃常凶〕〔天阿降临〕〔善良的恶霸〕〔叔,你别乱来〕〔大道本心〕〔都市小世界〕〔草根荣耀〕〔带着世界树去穿越〕〔我的皮肤强无敌〕〔清穿之王爷请跪好〕〔凰上在上,臣在下〕〔风起罗马〕〔一根竹子通三界〕〔入骨暖婚〕〔快穿之终极反派不〕〔美漫之BOSS入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生化帝国 第七十七章 瞌睡时送枕头?
    “陈老师,出事了。”电话里传来了郎阔成略带慌张的声音:“菌种丢了。”

    “什么?”陈峥一神色一凝:“你别慌,慢慢说,怎么回事?”

    郎老板叹了口气,开始了他的讲述。

    “这是上周发现的事情。‘种子站’在进行例行器皿盘点的时候,发现新菌种摇瓶组的一个锥形瓶报损了,但是复查的时候没有找到瓶子的碎片。种子站站长当时发现了问题,上报给了生产总监,但是那个王八蛋没有当回事,直接罚了那个制种工两百块钱了事。”

    “结果前天下午,安科的潘毅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需不需要雷洛菌素的高产菌种。我当时以为他是在故意恶心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郎老板的声音有些发抖,显然是气的不轻。

    “后来我就收到了他发来的菌种资料,所有参数几乎和咱们的高产菌一模一样,就连发酵工艺都丝毫不差。我这才意识到肯定是菌种出了问题,于是开始连夜排查,最后才发现那个瓶子的问题!”

    “我当时直接就报了警。”郎阔成显得有些悲愤:“不过警方也无能为力。咱们国家工程基因组不受专利法保护,这场所谓的‘盗窃案’也没有留下什么可靠证据。最要命的是,警方认为我们公司没有任何直接损失,最后干脆不了了之了。”

    “然后潘毅那个杂种又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如果我不要他的‘高产菌种’,他就要将菌种和工艺卖给山抗集团。这完全就是敲诈!”

    陈峥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显然是安科为了报复康达制药的“毁约”,使用了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将自己的高产菌种给偷走了。

    其实互相盗取菌种,在业内根本算不得什么新闻。几乎所有的菌种贩子的另一层身份都是菌种大盗。他们再为a厂家转让菌种技术的时候,通常都会尝试偷走a厂家的另一个产品,然后再卖给b厂家。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业内公开的秘密。

    纠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生物基因序列不受专利法保护。所以这种“几乎不会留下痕迹”的盗窃行为,一直以来都很难从法律层面予以界定。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国内独有的。全世界一百六十多个知识产权条约缔约国中,只有区区六个国家认可基因工程改造过的基因序列具备知识产权,而中国显然不在其中。

    所以,从90年代起,日渐兴起的生物发酵企业们,便开发出了五花八门的“防盗技术”来保卫自己最贵重的“资产”。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微生物本身就是肉眼不可见的微小生物,在专业人士的眼中,那些企业主采用的防盗手段,总能很快被破解。

    早年间偷盗菌种的手段还比较原始,常见的买通“内鬼”盗窃已经制备好的菌种冻干管或者沙土管之类的方式,基本已经行不通了。

    于是后来又发展出了偷窃生产肥料、检测残留的样品、废渣以及像郎老板这次一样,偷走还未清洗的摇瓶用器皿。

    到了后来,这种“物理盗窃”被彻底防范之后,他们又开发出了各种更加隐蔽的盗窃手段。

    例如在参观对方生产线的时候,领带或者衣角“不小心”沾上一些料液,或者鞋底踩上了一些准备销毁的废菌渣等等。

    再到了2000年以后,这些方法也已经被各大厂家所识破,盗窃菌种就进入了真正的“技术性”时代。

    在对方空调排风口出放置一块隐蔽的纱布,收集随空气排出的细菌孢子;通过污水取样口截获还没被降解的散落菌体。

    总而言之,随着防盗手段越来越精进,这些菌种贩子的偷盗手段也越来越高超。

    而安科生物从创业之初开始,就一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除了盗窃菌种之外,这家披着“高新科技企业”虎皮的败类公司,就一直在以各种手段侵害国内这些下游产业。即使到了2010年后,几乎人人都知道安科的所作所为,但直到陈峥重生之前,这家公司依然过得十分滋润。

    这是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安科已经拥有了大量的菌种资源,那些自身没有研发力量的小型企业,只能依靠安科才能获得廉价的新菌种。这种畸形的产业生态,虽然看上去十分和谐,但其实早已从根基上侵蚀了整个产业的未来,极大程度打击了整个产业的创新意识。

    听完了郎阔成的讲述,陈峥叹了口气:“冷静点,郎总。事情没有那么糟。”

    从十六年后重生回来的陈峥,显然早已预料到了菌种会有被盗取的风险,自然已经有了相应的防范措施。所以,虽然有些不爽,但是陈峥并没有那么慌张。

    “你让你的律师确定下对方将菌种卖给了什么人,或者打算卖给什么人,然后将他们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有办法解决。”陈峥沉声说道。

    郎阔成已然渐渐冷静了下来:“我最近已经将雷洛菌素的价格砸下去了一半,山抗已经撑不住了,就算他买到这个菌株,也没办法将成本压得更低,一旦我破罐子破摔将菌种再转手给其他人,那这个市场就算砸了。”

    “所以安科的目的显然就是敲诈我郎阔成,否则我把市场砸烂,他的菌种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郎阔成的声音有些忧虑:“只不过,我担心的是你那边。”

    陈峥一愣,我这边有什么问题吗?

    “陈老师,你看看昨天的x京报吧。”郎阔成叹了口气。

    不明所以的陈峥挂掉电话后,便立刻在附近的报亭买了一份报纸。果然就在第二版的上半页,一条显眼的新闻吸引了陈峥的注意。

    《天价菌种讹诈民企,受害业主苦不堪言》

    一抹诡异的笑容出现在了陈峥的脸上。将手中的那份“x京报”放了下来。看完整篇报道,陈峥的心中竟然没有半点波澜,反而有些想笑。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能够名正言顺将自己的“技术”孵化的契机吗?

    安科这算什么,瞌睡的时候送枕头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