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世纪篮球狂潮〕〔红运当头〕〔总裁,夫人造反了〕〔婚姻游戏:总裁,〕〔小饭馆〕〔忘川归处:带上女〕〔原来我是玉皇大帝〕〔巫师亚伯〕〔诸天之主〕〔全职猎人之诺亚之〕〔位面宇宙〕〔禅修聊天群〕〔繁花落地终回眸〕〔晴雯的如梦令〕〔无上征服系统〕〔斗破苍穹之万界主〕〔随身空间好种田〕〔婚不择食〕〔重生女医暖军婚〕〔我不是小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升棺发财 第179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就是整个洞壁的土非常的实,密度非常大,被炸药给压实了,从而炸出来的空间就是盗洞了,而且这炸药的声音又不大,威力掌控得刚刚好,真是高啊。

    我了个去,月兰也微微汗颜,以前那些墓,估计她都是用铲子打出来的,她转头看着我,略显汗颜,怪不得这老头子敢如此自信,跟我们宣战,说看谁手快。

    如此看来,我们还真快不过他们。

    如此反复又放了三次炮之后,二子捞出了土。

    老者见土里有青砖屑,脸上洋溢起兴奋的笑容,他激动得说:“到了,碰到墓壁层了,二子,你小心一点。”

    “嗯!”二子便接起了长长的钢钎,那钢钎是钛合金的,月兰的那个包里也有这种,一个是质量轻,但是硬度非常好。

    在到达墓壁外层之后,就用这种钢钎,一头是扁平的尖端,另外一头的圆锥形的尖端,中间的柄是中空的,但是受力强度非常大。

    二子将一条打满绳结的绳子系在旁边的松树干上,另外一头则是垂到了盗洞里,拉了拉,确认结实之后,二子就拿着钢钎下了盗洞。

    钢钎大概有两米的长度,竖立着往下,一般到了墓穴上方,都是用这种钢钎,或者撬棍,还有铁锤,直接把墓壁给砸通。

    古代的墓壁要嘛是青石,要嘛是青砖,然后用糯米和石灰混合物给浇筑成,堪比水泥。

    钢钎的尖端,准确无比的扎入砖与砖的缝隙当中,只要找到一个口子,那么就是突破口了,很容易就能打通盗洞,进入墓穴。

    墓壁层要是青砖铸成的,最少的是四层,多的可以达到三十六,甚至是六十四层,如果真遇到这种三十六或者六十层的,那可得小心了,一个是太厚,人力根本就打不穿。

    另外一个是层数太多,很容易在层与层之间设置火油或者火酸,甚至是其他的机关。

    所以对付这种层数高的墓壁,一般是用特制的炸药。

    二子下去之后,老者就拿着一个手摇的吹风机往洞里送氧气。

    我了个去,他们上来之前,肯定是把这些工具藏在了下面的哪个地方,与我们分开之后,便火急火燎的赶过去拿工具,这不我们才摸上山,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打盗洞了。

    盗洞为细长型的,在底下是没多少氧气的,而打钢钎是体力活,一动起来,身体便是剧烈的运动,耗氧特别大,老者送风其实是送氧气,还有给干体力活的二子扇风降体温。

    洞里传出来细微的铁钎与砖石的碰撞声,老者边摇吹风机边读者洞里的二子喊:“二子,还有力没有,没有的话,你上来望风,让你哥下去。”

    “没事,还能打一会。”二子的回声。

    但是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整个盗洞如同一口喷吐的枪一样,喷吐出几米高的大火。

    巨大的气浪将老者掀飞出去五六米,在地上翻滚!

    “爹!”望风的老大见老者在地上挣扎,赶紧就冲了过去!

    “别管我,救二子。”老者喊了一句。

    这时我和月兰对视了一眼,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你们!”老大吓了一跳,被我们的突如其来都整懵了。

    我们快速的将那条绑绳结的绳子往外拉,但是绳子轻飘飘的,显然二子已经落入洞里了,而且是这么大的火,火苗如龙,冲天而起,窜起两三米高。

    “二子。”那老者哭喊着要冲过去,老大则是死死的抱着他。

    我和月兰对视了一眼,赤练火裹紧全身,把老者和老大都看懵了。

    我走到洞口,那火势虽然旺,但是我却感觉不到温度,因为赤练火比那火更旺。

    我蹲下去之后,两手两脚的攀着洞壁,一点点的往下,下去之后,呼吸相当的困难,整个盗洞已经半通,有一股气体从洞里串出,一出洞口就燃烧成大火。

    二子已经全身冒火,烧得黑乎乎的,我一手拉着他的一条腿,然后快速向上攀爬。

    拉出来之后,月兰和老大则是拿着一块巨大的帆布,不透风的那种,一下子就盖在了那洞口之上,而后快速铲土,往洞口上盖,以便彻底熄灭火势。

    旁边的几棵松树已经被大火烤得啪啪响,再晚一点,只怕真的会烧起来,引起山火。

    “二子……”洞口的火被扑灭了之后,老者和老大哭喊着扑向了二子烤成焦炭的尸体,两人在旁边大哭,如哭丧考妣。

    我们则是在洞口查看,虽然火灭了,但是从缝隙中依旧有刺鼻的味道在往外冒,我和月兰对视一眼,我说:“这样不行,得彻底把这个洞口给堵死,不然这气体一旦泄露太多,被监测到,会有人来这里的。”

    “那我们多挖点土,把这个盗洞彻底填了。”月兰说话的同时,已经将那帆布及帆布上的土全部用铲子给弄到洞里去了。

    我们两个赶紧铲土,往洞里送,甚至到最后,直接把盗洞口两边的土给往里挖,费了半个小时,才将盗洞给填上了。

    但是整个地方却挖出了一个大坑,痕迹很明显。

    挖个坑难,填个坑更难,我和月兰已经全身湿透。

    转头看去,老者二人已经将二子的尸体装入到一个大袋子里了,老大给抗在了肩上,而老者转头看向我们,愣了许久才说:“今日之恩,老头子记下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一个人背着工具箱,一个人扛着二子的尸体就下山去了。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我叹了口气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叫不见棺材不落泪,咱们已经提醒过他们了,他们却以为咱们要独吞这个斗,贸贸然就打盗洞了,非得死一个人才退缩。”月兰也感叹道。

    “走啦,别管他们了,我们得去找公蜧的藏身地了。”我转头对月兰说。

    “等等,你不觉得这个斗很可疑吗?怎么会突然冒出那么大的火?”月兰问我。

    “这可能墓里有大量的沼气或者其他可燃气体,二子在打通盗洞之时,可能是钢钎与墓砖擦出了火花,点燃了这些气体。”我说。

    月兰一脸的莫名其妙,显然我说的她也不大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