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瞳狂妃之妻上霸〕〔晋末凶兽〕〔网游之剑履山河〕〔魂动九天〕〔重生八零:媳妇有〕〔乡村神医〕〔鬼帝毒宠:惊世狂〕〔总裁,夫人造反了〕〔明月万里照汉关〕〔东宫侍妾(重生)〕〔嫡女嚣张:鬼王独〕〔霸道总裁宠翻天〕〔乱世佳人〕〔只要,欢喜就好〕〔当个明星〕〔花香浓〕〔我!网恋教父〕〔这样的我你怕了吗〕〔我的工作是花钱〕〔子昭传之体坛大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升棺发财 28.第28章 :祖坟地
    见林老已然熟睡,而且我又睡不着,便翻开了另外一本书《尸术》。.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前面是对尸体的一些鉴别方法,确认尸体的死亡原因,死亡时间等等。

    因为尸体对比于骨骼,鉴别方式要多样,而且容易得多,主要讲的是尸检的方法及一些常见的问题和相应的处理办法。

    不过这些并不是这本书的重点!

    仔细读下来之后,这本书的重点是选地,养尸,控尸。

    这一下子吸引了我的兴趣,因为之前我哥有提过养尸地。

    书中还利用几页的纸张,手绘画出了最佳阴宅地的山形,其中最佳的有四种。

    第一:受壁谢恩。

    第二:坐山狮子。

    第三:形飞虎。

    第四:形虎山下。

    这四种为古代达官贵人最佳的建墓选址,有详细配了山形图。

    可以理解为这也是摸骨匠讨生活的一种方式,他们这种选址的专业性比一般的风水先生可强多了,在选墓地上比风水先生的价钱要高,而且更受欢迎。

    只是除了这四个地点之外,还有一种地点是捡骨葬最爱的,那便是‘天地五气洞穴’。

    这就是养尸的绝佳地点,天生的天地五气是养尸的基础条件。

    捡骨匠选好地后,将尸体弄到这种洞穴里,保持尸体不坏,并且牙齿和指甲头发继续生长。

    到达一定年限之后,将这种尸体挖出来,卖给炼丹的道士,可以换一笔钱。

    以前的道士炼丹,其中有一种丹叫做黄丹,就是用人去炼的,但是用活人显然是不行的,所以这种养尸地养出来的尸体就成为了上上之选。

    又或者如果是未婚的男女尸体,可以将其卖给配阴婚的人家。

    这其实也是捡骨匠的另外一种讨生活的方式,但是也选这种地,可以将自己的先人给埋进去养,只要尸体不腐不坏,就可以福萌后代,很多的达官贵人也会要求捡骨匠选这种‘天地五气洞穴’。网.136zw.>

    不过这种洞穴非常稀少,可遇而不可求,一旦一名捡骨匠找到了这么一处宝地,那他的活计将一辈子无忧。

    这本书的后面也有一张手绘的地图,其中的一座山也被特地的标注了起来。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莫非又是一张藏宝图?

    后面看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倦意上来,就睡着了。

    凌晨的时候,睡梦中似乎听到了哭声,因为是做梦,所以也没在意。

    翻了个身之后,发现那哭声还在,顿时精神了不少,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竖起耳朵一听,这声音有点耳熟,仔细辨认,这是我嫂子的声音。

    我一咕噜坐了起来,才发现我嫂子,我哥哥,还有我爷爷都在我房间内。

    他们三个都围在了林老的床边,我嫂子仍旧在低声的哭泣,我哥一直安慰着她,让她别哭。

    “怎么啦,这是,这一大早的……”我下了床,几步就走到了林老的床边。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冒起,我转头看向林老,林老闭着眼睛,安详的躺在床上,只是少了点什么……

    我猛吃一惊,少了我那熟悉的呼噜声。

    “师傅!”我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探鼻息,没了!

    师傅死了!

    “师傅……”我喊了一声,然后眼泪就涌了出来。

    我记得上一次如此伤心大哭是爷爷失踪的那时候了,只是这一次,我深深的感受到了离别,是那种天人永隔的伤感。

    虽然与林老相识没多久,可林老却对我打心眼里好,这是我们一家人,特别是我,我能深深感受得到的。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哥和我嫂子拉都拉不住,我趴在林老的身上哭,我摸了他的后背,依旧还有体温。

    难怪昨天林老会那么怪,把两本家传的书留给我,我怎么会那么笨,没想到这些呢?

    哭了一会,我爷爷将一个小布包放在我的面前,然后说:“这是你师傅留给你的。.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那布包,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张信用社的存折,然后还有一条项链,这项链是用红绳系着的,挂着一颗牙齿,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牙齿。

    爷爷这才开口说:“昨天你师傅就感觉自己要走了,所以就在客厅里跟我交代了一些事,这存折是他这些年的积蓄,说是留给你的,还有这牙齿是僵尸的獠牙,戴在脖子上,一般的脏东西是不敢靠近你的身体的,这可是好东西,你可千万保管好了。”

    我颤抖的拿起那存折,轻轻的打开,眼睛眨眨,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三万块!

    国家实行火化已经二十多年,林老没了收入来源,竟然还攒下了三万块,可以想象他是怎么省下来的。

    可却将它留给了我,一个非亲非故,仅仅在上吴村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子。

    而这僵尸牙,我见林老一直戴着的,应该是他的护身符,昨晚他睡觉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发现他没戴,想想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

    林老曾经说过,哪怕是坟头土或者棺材之内的,只要带有棺材中正主的气息,只要正主凶悍,其他的脏东西闻到正主的味道,就不敢靠近。

    这僵尸的獠牙,也不知道林老是哪里得到的,但对道上的人来说无疑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宝。

    爷爷也是愁眉不展,他说:“昨晚的攀谈当中,你师傅的意思是要将自己的尸体葬在祖坟地里,告诉了我大概的位置,并且说你有地图。”

    “地图?”我猛然一怔,赶紧掏出那两本书,同时翻开最后一页,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

    猛然想起,《尸术》当中对于福地的挑选,那祖坟地应该是在这这本书中的才对,所以我把《尸术》中的地图给爷爷看,爷爷点了点头,应该跟师傅交代的地方差不多。

    “你师傅无儿无女,你这命还是你师傅救的,所以你得给你师傅养老送终。”爷爷继续说,我连连点头。

    林老虽然是下关村的人,但是无儿无女,而且是捡骨佬,所以也没多少人跟他走动,而且此刻又在华侨农场,是我们上吴村临时的安置点,所以下关村对于这事不管。

    至于我们上吴村的人,碍于我爷爷的关系,答应为我师傅办丧事,直接在农场为我师傅搭起了灵棚。

    我哥哥操办法事等事宜,我则是守在师傅的身边,而我爷爷则是拿着那张地图去寻找师傅家的祖坟地。

    师傅的棺材只放了三天,然后出殡的那天,让所有人都回去了。

    是我和我哥轮流背着他的尸体到达的祖坟地。

    这一座山平时很少人来,因为太深山了,但是和黑烟石山却是同一条山脉的。

    当我和我哥背到目的地的时候,我俩差点累趴下了,我哥背了五分之四的路程,我只背五分之一。

    期间师傅的尸体是不能落地的,在哪里落地就要在哪里葬,所以没到祖坟地是不能放下的。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刚蒙蒙亮,那是一处不起眼的小峡谷。

    是两块大石头中间的缝隙,看着像是一线天!

    路也没修,到处都是小石子,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被绊倒!

    在其中的一块大石头下,真有一处坑洞,甚是隐蔽。

    刚到洞口,就听到呜呜呜的风声,甚是吓人。

    而且洞口的风很大,吹得人很凉,可谓精神抖擞。

    “小凡,这得你自己背进去。”爷爷在我身边说:“你师傅有跟我交代,里面有一口空的棺材,是他老早就准备好的,让你把他放进去,需要注意的是,你必须带着这个僵尸牙才能进去,进去之后不要出声,也不要让你师傅的落地,还有里面的其他棺材你不要去动!听到没有。”

    “听到了,爷爷。”我咬了咬牙齿,其实心里很害怕,但是我又不能不进去。

    所以背上我师傅之后,一手拿着手电筒,然后就踏进了那个黑乎乎的洞口。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爷爷他们也没确定到底这个洞口是不是?万一这个洞口里面是猛兽的巢穴,那我不是死翘翘了。

    里面就是一个山洞,旁边还有好多的碎石,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只是我刚一进来的时候,貌似有东西往洞里的深处跑,而且不是一只,好像是一群。

    其实我很怕,很不愿意往里走,但是我不得不走,背上师傅的尸体已然冰冷僵硬,搞得我的背凉飕飕的,而且奇怪的是,一路上我的阴骨也没反应,都不产生阴气来护体。

    我沿着坑洞一直往里走,整个坑洞无比的宽阔,却只有我的脚步声和呼吸声,而且还有回音,除此之外,只有我一束手电筒的光芒。

    走到最里面之时,突然一个九十度的拐弯,然后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

    整个坑洞是在一个大石头底下,然后这大石头有很大一部分是埋在地里的,而此刻眼前是一个石室,石室大概有上百平米的样子,是从这块大石头的中间直接凿进去,挖出来的一个石室。

    我拿着手电筒一照,整个石室分好多层,如同巨大的台阶,一层层往上。

    最上面的一层只放了一个石棺,然后往下有的是一个,有的是两个,我猜想放在同一个台阶之上的,应该是相同辈分的人。

    然后地板上的这一层,前面已经有十几个石棺了,但是这些石棺都已经上了盖子,显然里面有人了,而且应该是师傅的先人。

    最外面有一个开着盖子的石棺,那应该就是师傅为自己准备的石棺。

    我背着师傅就往那边走了过去,到了石棺边上,我低头一看,棺材空空的。

    我小声的说了句:“师傅,我们到了,我这就将您放进去,您安息吧!”

    然后我就轻轻的蹲下去,背靠着棺材,将我师傅的尸体给放了下去。

    师傅很瘦,可能不到九十斤了。

    说来也怪,原本师傅的身躯已经僵硬了,我还担心放入棺材的时候放不平。

    谁知道一放下去,师傅的身躯好像软了一样,自动平躺了下去,原本僵硬的手臂竟然平放下去了。

    扑通一声,我朝着师傅跪拜了下去,拜了四拜之后,我说:“师傅,您安息吧,每年的忌日,我会给你烧纸的。”

    说完我起身,准备抱起那棺材盖盖上,正当我弯腰的时候,突然整个石室内响起了怪声!

    咔咔,咔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