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神,夫人逃婚了〕〔盖世牛人〕〔太师千岁,别惹腹〕〔特工娇妻:总裁,〕〔鸿蒙九幽诀〕〔重生军嫂美如花〕〔第十九层地域〕〔天神鬼差〕〔妙影别动队〕〔容少以貌娶人〕〔锦绣农女:捡个将〕〔篮下我为王〕〔玄幻阅读系统〕〔一抹柔情倾江南〕〔王者荣耀之国服无〕〔深渊主宰系统〕〔绝品盲技师〕〔旅人书〕〔摇曳花瓣爱落泪〕〔神界红包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追爱:高冷娇妻不好惹 第十五章我长得和她很像么?
    十分钟后……

    白冰溪看着远处的霓虹灯火,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打破宁静,轻声问到。

    “我长得和她很像么??”

    “嗯?”

    “我长得和你爱人很像么??”

    “为什么这么问??”

    顾凉翎偏头看向她,不答反问。

    “我与你素不相识,你却救了我。”

    “还有在审讯室里,第一次见我时候的异常表现。”

    还有他今天下午见面时,他看她的眼神,那分明是久别重逢后,恋眷的目光。

    透过她看他曾经的恋人。

    还有下午他情不自禁的吻。

    她知道他不是个随意的人,否则,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有前仆后继的女人对他投怀送抱,他怎么会无动于衷。

    她正因为知道,所以她能理解他。

    所以不会去计较。

    还有他晚饭时候示意江桥坐她的位置。

    其实当时她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是没表现出来。

    他所有的举动都在证明着。

    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的爱人和她长得很像。

    顾凉翎知道在她失忆的条件下,他的这些举动可能会让她觉得奇怪,但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你分析的还挺缜密的。”

    顾凉翎轻笑道。

    她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正常女人不都会觉得他对她有意思么。

    她到好,还觉得她长得像他爱人。

    还挺可爱。

    不过,顾凉翎看着她的脸,她长得的确没怎么变化,不然他也不会第一眼就认出她来。

    只是,脸上少了些婴儿肥,精致了不少。不过,还是那么漂亮。

    顾凉翎心里暗暗想着,不知道是自己是不是印证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古话,自从遇见她后,他就觉得其他女人都没有她好看。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笑了笑。

    白冰溪看着顾凉翎看着她的脸在那里傻笑,心里忍不住叹道:“这怕不是个傻子吧,看着她的脸都能傻笑。”

    她没有再问顾凉翎关于他爱人的事,只当他是不愿意回答。

    顿了顿,便说道:“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救了我。”

    “以后只要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忙。”

    顾凉翎看着她那一脸真诚的模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他还是应了下来,帮忙倒是用不上她。

    可以为以后相处的制造机会嘛。

    听到顾凉翎答应下来,白冰溪便松了一口气。

    她不想欠着别人的,可以给她感谢的机会就好。

    “那b国那边……?”

    “没事了。”

    顿了顿,像是怕她多想,又补充道:“你不用担心了,已经没事了。”

    “嗯,谢谢!!”

    白冰溪再次说道。

    顾凉翎为她做了这么多,现在她除了说谢谢也做不了什么了。

    “嗯。”

    顾凉翎看她又望向远处的城市,美丽动人的大眼睛中闪着细碎的光亮,像一颗颗耀眼的钻石,那是城市中的灯火映射的光。

    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视线移至她手腕处。

    果然,纤细白皙的手腕处,一圈淡紫色的淤痕,显得尤为刺目。

    下午时候,他没控制好他的情绪,手中的力道也没了轻重。

    抓着她的手腕的时候,失了力道。

    看着那淤痕,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悔意。

    忽然,被白冰溪手腕上方的一道疤痕吸引了目光。

    淡淡的,细细的,但是很长。

    顾凉翎的目光,变得格外幽深。

    瞳孔慢慢失去了焦距,像是在回忆什么一般。

    那道疤痕是白冰溪在救他的时候,被刀子划下的。

    他记得,那时候,她手臂上的伤口很深,一个大大的口子,血涓涓的流淌着,不断的滴落在地下,止都止不住。

    不一会儿,地下便是一滩血,不住地向四周蔓延。

    当时的他吓坏了,那时的他除了父母车祸现场见过那么多血以外,还没见过那么多的血。

    那时,他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觉,像是有百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心。

    颤抖的撕下身上的衣料,要给她包扎。

    可手软的像是没有力气一般,裹都裹不住。

    急得眼眶猩红,泪像不要钱一样只往下掉。

    他以为流那么多血一定会死掉的。

    可她一把夺过衣料,一只手熟练的缠上手臂,紧紧的绷住伤口。

    动作娴熟的像经历过数百次一样,波澜不惊。

    苍白的小脸上,满是镇静之色。

    黛眉狠狠地蹙着,脸上冒出细汗,痛的咬紧牙关,却没有喊过一声。

    她瞥了他一眼,脸上满是嫌弃,不耐烦的说道:“一个男生,哭什么。”

    说完,又瞥了他一眼,似是解释道:“还死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