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别跑〕〔御天帝主〕〔特种兵王〕〔我是垂钓者〕〔绝品神医〕〔英雄联盟之惊天战〕〔女妖投喂手册〕〔超级乡村神医〕〔鬼眼保安〕〔爬上叶尖〕〔逐天大帝〕〔最强屠龙系统〕〔山海术士传〕〔名声财富系统〕〔斗破之传奇再起〕〔我的吸血王子〕〔极品全能学生〕〔探灵社之天地玄门〕〔万古神龙变〕〔女神的特种保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番外31】 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
    司徒葵也有点好奇魏子扬的方法是什么。

    顾瑶曾经是魏子扬的师傅,他了解她的所作所为也是合情合理。

    魏子扬说:“也算不上什么好法子,所以我想问问行不行得通。”

    “说说看。”

    魏子扬看了顾晗玄一眼,说:“上一次金粉和顾瑶的驱使我都没有中招,或许是因为顾晗玄的镯子现在在我身上的缘故,既然镯子有能力跟她抗衡,或许可以将镯子的力度放大。”

    闻言,顾熙说:“镯子的确能抵抗外界的一些不好的事物,可这灵镯是小玄的血十年才养成的,放大它的力度,你是想说人手一个?”

    魏子扬摇头,“不是,我知道人手一个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意思是,我跟顾晗玄结过血煞,他可以驱使我体内的灵镯,我看过他下的界,如果他的界从我的身体里传出,困住整个京都,或许灵镯可以发挥它的作用,让顾瑶的那些把戏暂时失去勇武之地,这样一来,您和尊主大人是不是就能把她抓住?”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只是……

    司徒葵笑了一下说:“你知道京都有多大吗,下界围住整个京都是不可能的。”

    “那就缩小范围,把她引去一个地方,这样不就可以了?”

    司徒葵和顾熙相互看了看,都没说话。

    顾晗尧看了他们半晌,看出了他们忧心的事,对着魏子扬说:“他们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魏子扬身体上的伤还没有痊愈,辰力也没有恢复,如果这时候做这种事,对他的消耗岂止一二。

    魏子扬只想着快点解决的顾瑶,没想过自己能不能承受,更没想到他们首先担心的不是事情能不能成,而是他的身体。

    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在心底蔓延,有点感动。

    昨晚他还说这不是他的家,现在就连尊主大人都开始担心他了,的确有点大发。

    魏子扬呲牙笑了笑说:“这事筹备起来不是还得几天吗,这段时间我一直跟龙姑姑练功,说不定过几天我就突飞猛进了呢。”

    所有人:“……”

    这夸张的话在顾晗玄面前说惯了,脱口而出也没顾忌他们的感受。

    突飞猛进,这事儿是这么容易突飞猛进的?

    “我的意思是说,我这几天一定会跟龙姑姑好好练功的,我只要养好身体应该就没什么事,劳心劳力的人是顾晗玄。”

    顾晗玄看着他,没说话,心里却想:的确,劳心劳力的人的确是他,不过他更喜欢为他们两个人之间劳心劳力。

    顾晗玄拉着他说:“他们也说了不行,你就别想了。”

    顾晗玄之前已经拒绝了他这个提议,是魏子扬不甘心,一个劲的念叨,所以他才带他下来说说看。

    顾晗玄拉着他正准备走,顾熙突然开口说:“可以试试。”

    闻言,司徒葵微怔,“你说真的?”

    顾熙点头。

    “你觉得顾瑶真的会轻易上当被我们引过来?”

    “我们不行,但是有一个人,一定可以。”

    顾晗玄转身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并不觉得顾熙口中的人指的是他,但是,是魏子扬也不可以。

    他拉紧了魏子扬的手,大有一种“你们敢让他去引,我就死给你们看”的架势。

    司徒葵看了他一会,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可是……”

    顾熙说:“没什么可是的,这件事他本来就有责任,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我相信顾瑶回来的目的一定不只是你和我。”

    司徒葵和顾熙的话没人听得懂,顾晗尧兄弟俩习惯了默默的听着不闻不问,但魏子扬不习惯这个。

    他问:“你们说的人是谁啊?”

    司徒葵看着他笑了笑说:“你应该还没见过,灵族的掌家,龙泰。”

    ——

    魏子扬的提议被接受了,这是顾晗玄没想到的。

    他不想让魏子扬受伤,也不想看着京都的人每天生活在困扰当中,两只之间必将抉择,这对他来说却是二十年来作难的一道选择题。

    为了那天做准备,魏子扬成了所有人照顾的对象,龙秋水不凶他了,只是抓着他练功,顺便传输灵力给他。

    司徒葵把他照料的跟亲生的没什么区别,顾晗玄更是无微不至,半步都不离开他身边。

    更可笑的是,他们居然弄来一只猴子……

    魏子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赤鱬对视许久。

    “噗。”魏子扬没忍住笑出声,“这猴儿大哥,该不会是来陪我玩的吧?”

    顾晗玄坐在他身边说:“它叫赤鱬,原本是只灵兽。”

    “灵……兽?猴儿?”

    “吱吱吱吱!”小赤朝他呲了呲牙。

    魏子扬不怕它,笑呵呵的摸了摸它的脑袋,“猴哥,你好,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

    第一次见到赤鱬的人,各个都好奇,但是像他这样不怕他,还把它当成小孩一样拍头的,他却是第一个。

    算年纪,它都能当他老祖宗了,这个人崽子!

    赤鱬挥开他的手,魏子扬笑了一下,“猴哥,你脾气可不咋好啊。”

    他再次伸手,顾晗玄却把他的手拦下,“它都几千岁了,别这么摸它,它不喜欢。”

    魏子扬嘴一张,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猴子。

    他只听过千年王八万年龟,猴子活几千岁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顾晗尧坐在一旁看了魏子扬一眼,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魏子扬在想什么,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顾晗尧咳嗽了一声,“咳,别闹了,它是来帮你治伤的。”

    魏子扬愣怔的看向顾晗尧,伸手指着赤鱬,“它?给我治伤?”

    “啊呦!”

    小赤抓住他的手指一掰,魏子扬嗷叫一声,顾晗玄连忙把他的手从赤鱬的爪子里夺过来,不满的看着赤鱬,“你别这么对他。”

    赤鱬呲了呲尖锐的牙齿,嫌弃的撇开眼睛,它伸出爪子在魏子扬胸口受伤的地方戳了一下,淡淡的气蕴入他的体内。

    魏子扬低头看着,忍不住感叹道:“还真是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猴子都会看病治伤,了不得。”

    罗列枪的枪伤就算是赤鱬也不能让他完全复原,让赤鱬来医治不过是想让他体力恢复的快一点,顾熙跟龙泰说了他们的提议之后,龙泰答应了,虽然有过犹豫,但顾熙理解他犹豫的原因。

    这件事怕是拖不了几天了,魏子扬也没有太多时间乱窜。

    ——

    两天后。

    顾瑶白天跟正常人一样出门,经过一家餐厅门前,突然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孩,撞了她一下。

    “你这孩子,不长眼是吗!”

    龙玉谦抬头看了她一眼,正准备跑,突然,顾瑶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狠狠的皱起眉,“不会道歉吗,你爸妈没教过你,还是你没有爸妈教你?”

    这个孩子长的像极了她深恶痛绝的一个人,捏在孩子胳膊上的手不由得收紧,龙玉谦突然凑近,顾瑶感觉自己腹部一凉。

    低头,看到孩子手里一把铮亮的到插在她的肚子上,愕然的同时她满脸狰狞。

    “你是谁?”

    龙玉谦一脸冷静,一点都不怕她,他松开然满血的手,说:“龙玉谦。”

    “你……姓龙?”

    “玉谦。”

    前方传来的一声叫唤,这声音,顾瑶再熟悉不过。

    僵硬的脖颈一点一点的抬起,看着走来的一男一女,她突然笑了。

    龙玉谦甩开她的手正准备跑,顾瑶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拔下肚子上的刀,闷哼一声,抵在了龙玉谦的脖子上。

    “好久不见,龙泰。”

    她颤抖着嘴角,看着曾经她深深爱过的人,可如今,他已经不再是她的。

    站在他身边的女人看上去很冷静,但隐约间皱起的眉头却出卖了她。

    “小谦……”

    龙泰拉住龙怡静,淡淡的看着顾瑶,“放了我儿子。”

    顾瑶看了一眼被她掐着的小鬼,脸上那一丁点难看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你儿子?真是没想到,一向以龙家为重的你,居然也会有儿子,那她呢,她是你什么人?”

    龙泰不说话,他之前答应引顾瑶的时候就说过不让她们母子参合,可是她们却不听,一定要跟来。

    龙怡静上前说:“我是他妻子,顾瑶,放了我儿子。”

    闻言,顾瑶哼笑着说:“妻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他什么人?你儿子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既然他现在落在我的手里,那我就替你们处理了。”

    虚空打来的力道弹掉了顾瑶手中的刀,下一瞬,一根极细的铜丝勒在了龙玉谦的脖子上。

    失望的情绪二十年前顾瑶以为自己已经耗尽了,再见到龙泰,她却觉得有些事即便是二十年,或者是三十年,她都没有办法忘怀。

    她说:“你不是说过,龙家最重,你不会娶妻生子吗,你不是说过,没人配生下你的孩子吗,你不是说过,会跟我一起左右暗夜,会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背叛我?龙泰,过去那么多年,你可曾有一刻真心爱过我,可曾在我没有彻底丧心病狂的时候对我付出过真心,是你一步步把我带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到最后,你却为了自己的前途放弃了我,你何其狠心。”

    看着手中的孩子,顾瑶只觉得更加心痛。

    如果当年他能让她留下一个孩子,她也不至于二十年来孤苦无依,她恨,但凡看到孩子都能引起她的恨,更可况是他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或许在我改变主意的时候我应该先跟你说一声,但你我心里都清楚,就算当时我阻止你,你也不会听我的,你一心想要夺走暗夜,你以为你计划的很周详,但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错觉。”

    “哈哈哈,错觉,一句错觉就让我从此变成一个废人,你当时可有念在往日的情分上站出来为我说过一句话?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对我你难道都不会良心不安吗,你每天搂着别的女人的时候就不会想起我也曾跟你……”

    “够了!”龙泰低喝。

    龙怡静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明明什么都没说,龙泰却默默拉起她的手。

    顾瑶缩了缩眸子,命令道:“想要这小子活着,你就亲自过来换他。”

    龙泰刚准备挪动脚步,顾瑶一怔,蓦地抬头。

    她虽然没了辰力,但是过去那么多年当中她一直跟辰力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有人拉出了界她还是可以感受到的,另外这个界,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顾瑶扬起金粉,金粉瞬间消失,她愕然的看向龙泰,“你做了什么?”

    听她这么问,龙泰就知道顾晗玄和魏子扬已经动手了,他说:“放了孩子,我会给你个痛快。”

    “你以为我想要的就是一个痛快?”

    顾瑶拿出一瓶蓝色液体,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给你个选择的机会,杀了你身边的女人,我放了你儿子,不然……”瓶口对准龙玉谦的嘴,小家伙扭了下头。

    司徒葵和顾熙从龙玉谦刚刚跑出的餐厅里走出来,司徒葵看了一眼顾瑶手里的药水,“这就是你给我加小玄喝过的东西?”

    看到他们也在这,顾瑶拧了下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为什么都在这?”

    这个问题问的好笑,司徒葵毫不收敛的笑出声,“我们都在这,当然是为了你呀,这话还用得着问吗?”

    说着,司徒葵朝着龙玉谦扬了扬下巴,“小谦,喝了它,替姑姑尝尝它是什么味的。”

    龙玉谦点了下头,一把拿过顾瑶手里的药水,仰头喝了进去。

    顾瑶一怔,想拦他,但已经晚了。

    “尊主姑姑,苦。”

    司徒葵心疼的说:“可怜我们小玉谦了,等回家之后姑姑给你糖吃。”

    “司徒葵!”顾瑶受不了这种无视,怒喝过后,看向手里的龙玉谦。

    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顾瑶不敢相信的喃哝,“这不可能。”

    司徒葵笑眯眯的说:“什么不可能?会不会是你的药失效了?”

    失效?

    开什么玩笑,她研究了二十年的东西是那么轻易就失效的吗!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司徒葵手里的金鞭一甩,啪的打在顾瑶的手上,龙玉谦伺机跑到父母身边,龙怡静揽着他的肩膀,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顾瑶,有句话说得好,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二十年前放你一条生路是我仁慈,可如今,我真的再也找不到放虎归山的理由。”

    顾瑶手里最后的筹码都无用了,她只能故作轻松的大笑,“仁慈?对别人你或许用得上这个词,但是对我,你就不觉得违心吗?当年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就废去了我一身辰力,之后轮到你自己的儿子杀人,你却将整件事都瞒了下来,堂堂暗夜尊主,竟是背着世人做些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你就不怕被人知道?”

    司徒葵一脸无所谓的端了端肩,“知道就知道呗,那又如何?我是尊主,我最大,谁能说什么,谁敢说什么?既然我当家作主,我想保我儿子就保我儿子,我想保我儿子喜欢的人,我照样保,你能如何?”

    司徒葵只是随口一说,顾瑶却从中听出了什么,她微怔,看着司徒葵,“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阿扬,难道还活着?”

    “哟,没事叫我儿媳妇叫的这么亲切,该不会是你人到中年还对一个孩子有什么想法吧,可别,你要是坏我儿子好事,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这话算是坦白了魏子扬还活着的事。

    顾瑶四处看了看,“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顾晗尧原本是在对面的楼顶保护顾晗玄和魏子扬,见他们半天只聊天不动手,他忍不住下来看看情况。

    “老妈,你们是在考验小玄他们的耐力吗?”

    一旁,龙玉谦把刚刚喝下去的药水全数吐了出来。

    顾瑶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孩子,龙玉谦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

    司徒葵之所以让一个孩子当诱饵,是因为这个小家伙有个本事,吃下去的东西可以暂时保留不去消化,随时随地都可以吐出来。

    顾瑶点着头,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原来你们早就想好算计我,二十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为了我,你们不惜两次大动干戈,倒是让我充满了成就感。”

    顾熙凉凉的说:“成就感你自己去享受吧。”

    顾熙的鬼斧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如今再次出现,带出的是一阵嗜血的戾气。

    对面顶楼,顾晗玄的界穿过魏子扬的身体散开拢住了整条街道,这样的事别说是魏子扬,就算是一个正常的辰力者都是不可承受的。

    顾晗玄看着身前的人,隐隐皱着眉,“撑得住吗?”

    魏子扬嘴角泛白,点了点头。

    天台的门被人推开,一声金属摩擦地面的声响,顾晗玄以为是他大哥回来了,回头,猛然一怔。

    “是你?”

    黎钟自从上次被罗列枪打中能自己走动开始,就一直在找顾瑶的下落,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却面临这被毁灭的遭遇。

    顾瑶金粉失效,黎钟就猜到了是顾晗玄做了什么,只是他没想到,跟他一起做这件事的人,还有魏子扬。

    “你果然还活着!”

    黎钟走到魏子扬面前,脸色苍白的吓人,魏子扬看了他一眼,“你来干什么?”

    “你说呢?”

    黎钟手里的刀在阳光下明晃晃的,魏子扬皱起眉,“你是想杀了我来给你自己报仇吗?”

    “不,不是杀了你,而是你们。”

    顾晗玄只有一双手,没办法同时做两件事,顾瑶必须被界控制着,他不能功亏一篑。

    看着黎钟走上前,魏子扬虚弱的说:“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杀我的事是谁告诉顾晗玄的吗?”

    黎钟手里的刀已经高高扬起,听到魏子扬的话,他冷笑。

    魏子扬没有给他犯蠢的机会,他说:“你觉得是我说的?如果是我,他为什么会这么久之后才去找你?”

    闻言,黎钟皱了下眉,手里的刀迷茫之下重新攥了攥。

    魏子扬喘着大气,疲惫的他连说话都觉得是奢侈,可是没办法,为了不被这个二逼弄死,他只能说。

    “是顾瑶,顾瑶说的,你跟她也是有过接触的,她多精明难道你不清楚吗,她若是想把你置之事外,怎么会脱口说出你的名字?她无非是想告诉顾晗玄,是你杀了我,好让他去找你报仇,在她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她可抛可弃的棋子,她出卖了你,你却还要帮她,黎钟,就你这智商,你确定你能成为黎家的一家之主吗?”

    黎钟隐隐皱眉,看着顾晗玄和魏子扬,心中恨意不减,“收起你的巧言善辩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为什么不信?我从没想过跟你争夺黎家,你对我不过是臆想,臆想你懂吗?简单点说就是一个白痴在胡思乱想,每天提心吊胆的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

    魏子扬咽了咽口水,继续唠叨,“我又不姓黎,我凭什么黎家会给我?就连黎生都能想到的事,你却一直都在幻想,你说,你不是白痴是什么?”

    “对,我是白痴,我是臆想,那又如何,我就是把你幻想成了自己的敌人,可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吗,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这都是因为你!你根本就没有死,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对我,黎生值得原谅,为什么我就不能!”

    “因为性质不同,因为你是叛徒!”顾晗玄低沉的话令黎钟头脑轰响,脚下不由得踉跄。

    叛徒,这是个多么严重的词。

    身为暗夜的人,最害怕的就是被扣上叛徒的帽子,而他,却被下一任少主亲自“加冕”。

    突然,黎钟被一股戾气打翻在地,随后秦宣从后走来,越过顾晗玄和魏子扬,踩住他摸着刀的手。

    “黎钟,你简直是死不悔改!”

    黎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杀了我吧,别让我当第二个顾瑶。”

    街头,顾瑶被龙泰亲手刺死。

    临死前,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滑落,她看着他,低声问:“你……爱过我吗?”

    刀刃从她腹中拔了出来,染着灵气的刀具,一刀就足以令她毙命。

    龙泰看着她,动了动嘴角,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她看到了。

    她扬起嘴角笑着,仿佛回到她最纯真的那个时候。

    “够了,足够了,但是我不爱你了,龙泰,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顾瑶握住他的手,再次将刀刃插进自己的腹中,扶着那渐渐瘫软的身体,龙泰蓝色的眼眸划过一抹哀伤。

    这是他最后对她说的话了。

    ——

    黎钟没有死,但也没有活。

    他从顾瑶那里弄到一颗药,吃了之后跟死了没什么区别,他会陷入昏睡,毫无知觉,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醒过来的一天。

    ——

    半个月后,魏子扬身体恢复了,人却不见了。

    顾晗玄找遍了整个暗夜都没有看到他人,好端端的一个温润公子,在遇到魏子扬之后就不知道温润是什么鬼东西了,他急三火四的样子吓到了不少人。

    回到围楼,顾晗尧看了他一眼,“他都那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顾晗尧倒是不怕他丢了,他是怕魏子扬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他说这里不是他的家,他会不会离家出走了?

    一个小时后魏子扬晃晃荡荡的从外面回来,看着脸上苍白的顾晗玄,他悠悠哉哉的问:“你咋了?生病了?”

    顾晗玄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刚要开口,顾晗尧淡淡的说:“以后出门最好先跟他说一声,他差点烦死我。”

    弟控也有嫌烦的时候?

    魏子扬撇了撇嘴,眯着眼睛看着顾晗玄笑了笑,“走走走,回屋去,我给你看样东西。”

    顾晗玄脾气越来越躁,但是一看到魏子扬,就变得完全没脾气了。

    看着他们两个拉拉扯扯的上了楼,顾晗尧嫌弃的摇头。

    回到屋里,魏子扬把门一关,直接脱衣服。

    顾晗玄愣怔的看着他,“你……”

    魏子扬衬衫一敞,露出半个胸肌,顾晗玄拧了下眉,“你跑出去一上午,就是去弄这个?”

    他胸前的伤疤上纹上了一个玄字,之前他说过会做这样的事,可是顾晗玄没在意,以为他说着玩的,可是现在……

    顾晗玄看着他,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心疼,“这个字会一辈子在你胸口吗?”

    魏子扬点头,“当然啦,很疼的,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洗了吧?”

    顾晗玄摇头,失笑,“那,现在这是你的家了吗?”

    魏子扬想了一下说:“唔,不一定。”

    顾晗玄拧眉,“为什么?”

    “因为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你要是不在这了,这就不是我的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知青女配已上线〕〔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女总裁的读心神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