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神话里有钢铁侠〕〔骗嫁之权臣有喜〕〔呆萌小厨娘:殿下〕〔纨绔小农民〕〔篮下我为王〕〔农家娇女香满园〕〔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我有田园与星辰〕〔青梅萌萌哒:竹马〕〔王牌大高手〕〔武步诸天〕〔机灵萌宝:给爹地〕〔一夫当官〕〔杀戮商城〕〔鬼帝狂妃:系统御〕〔早婚晚宠〕〔唯武独尊〕〔柔情万千痴爱成骨〕〔饥渴大刀之影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番外15】 血煞无解
    寝室里,魏子扬靠坐在床上,顾晗玄坐在床尾正在包扎自己手上的伤口。

    看着顾晗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魏子扬心里一大堆问号。

    舌尖上的咬伤还没有愈合,咽口口水都发麻,回想刚才发生的事,魏子扬觉得一定是他出现幻觉了。

    他眼一闭,再睁开,终于忍不住问:“顾晗玄,你刚才……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顾晗玄不看他,可能也有点害羞,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

    他说:“跟你结了血煞。”

    这词儿听着新鲜,魏子扬不知道血煞是什么鬼东西,他自己理解了一下问:“就跟歃血为盟差不多,是不?”

    顾晗玄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方法,点了下头。

    魏子扬盯着他的侧脸,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但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人会不会太冷淡了点,平时一声不吭就算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难道就不打算解释一下?

    魏子扬心里忍不了这种事,他问:“血煞只能用舌头尖上的血吗?”

    顾晗玄一只手给自己缠绷带,听到这话,他的的动作顿了顿,“不是。”

    要不是身体状况不允许,魏子扬这会儿已经跳起来了,“不是?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给我一把刀,我也在手上割个口子,为什么要……要……”

    整个队里魏子扬要是说自己脸皮是第二厚的,都没人敢认第一,现在居然连他都有说不出口的话了!

    顾晗玄突然看了他一眼,魏子扬皱眉,“别这么看我!”

    之前他总会打趣他说,这么看他,会让他误会对他有意思,妈的,乌鸦嘴成精了!

    顾晗玄敛回视线,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要”。

    魏子扬一脸懵逼的寻思了一下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这突然的一句“不要”他有点接不上茬。

    他说要在手上割一道口子,他说不要?

    还是他不让他盯着他看,他才说的不要?

    “顾晗玄,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我听不懂。”

    顾晗玄没说话,他听不懂,他也说不明白。

    他已经说了,魏子扬是他的人,证明这句话最好的办法可不是在他手上割一刀。

    “喂,你这个人,能不能说句话!”

    突然,有人敲门。

    顾晗玄刚好逃了解释,他走过去开门,魏子扬靠在那瘫了瘫身子。

    “哥。”

    房间不大,顾晗尧站在门外一眼就看遍了,他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轻轻蹙了下眉。

    “你的手怎么样?”

    魏子扬一直跟他说话,顾晗玄心不在焉的半天也没有绑好绷带,他轻轻握起,“不碍事,哥,能不能帮魏子扬把伤治一下?”

    “先让我看你的手。”

    顾晗玄握了握拳,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抬起手递到他面前。

    顾晗尧三两下就扯掉了绷带,看着他手上的伤口,顾晗尧拧起眉说:“你到底用了多少灵力,连这么点伤口都愈合不了了?你为了他连自己都不顾了是吗?”

    顾晗尧要被他气死了,自己从小疼到大的人,现在却被一个混小子勾搭去了,过去这二十年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现在倒好,为了这个才认识几天的人居然对自己动刀子。

    魏子扬听着这话心里有些愧疚,毕竟顾晗玄这么做是为了他。

    顾晗尧手掌扣住他的手心,短短一瞬,顾晗玄手上的伤口快速愈合。

    看着顾晗尧走进来,魏子扬撑着自己想要坐起来。

    “顾大哥……”

    顾晗尧毫无征兆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用力之大,魏子扬竟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顾晗玄一惊,两步就从门口冲到了顾晗尧的身边,一把抓住顾晗尧的胳膊,“哥!”

    顾晗尧眸光收紧,看着魏子扬。

    他挨了江风的一掌,连关麦旭多说他凶多吉少,之前看到他出现在这,顾晗尧怀疑他伤的并没有那么重,一个普通人躲不过江风的一掌正常,但若他不是普通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到顾晗玄手上的伤,顾晗尧相信魏子扬好好的坐在这有可能是因为黎瑃江和顾晗玄的功劳,但是,能让罗列枪的子弹拐弯,这他妈的是在开玩笑吗!

    “哥,你快点放手!”

    在这么下去魏子扬就要被掐死了,顾晗玄突然朝顾晗尧出手,顾晗尧拦住他打来的一掌,同时也松开了魏子扬的脖子,“你慌什么,我又没说过要杀了他。”

    顾晗尧刚刚还掐着魏子扬脖子的手,这会儿悬空贴近了他的胸口,一股浅色的光晕一点点散开。

    魏子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轻快,原本还有些疼的胸腔,也慢慢的恢复。

    刚才他还以为自己要被掐死了,谁知道现在是不是回光返照?

    他看向顾晗玄,心里怕怕的。

    顾晗尧看着他那求救的眼神说:“别担心,你不会死在我手里的,你是小玄看上的人,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把他照顾好,少一根头发我都会算在你的身上。”

    魏子扬:“……”

    他照顾?

    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他能照顾谁?

    顾晗尧气息一敛,看向顾晗玄,“这事我不会帮你瞒着,该怎么解释你自己想,我帮不了你。”

    顾晗玄知道他说的是跟家里和暗夜的交代,点了下头,“谢谢哥。”

    顾晗尧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帮他关上了门。

    魏子扬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呼气吐气试了试,似乎比以前还要顺畅。

    他抬头看着顾晗玄,“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好点了吗?”

    魏子扬吸了吸鼻子,挺起身子拍了拍胸口,“你哥真厉害。”

    他是心大,刚刚差点被他哥掐死,现在居然还夸他厉害。

    顾晗玄眉心下的不安像是心有余悸,魏子扬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顾晗玄本来就站在床边,他让他过来,他只能俯身凑过来。

    魏子扬咬着牙,一把拉住他的手,转身时用的力气极大,直接把顾晗玄反压在床上。

    他跨坐在顾晗玄的腰上,按着他的手腕,直勾勾的瞪着他说:“刚才不能动,憋死我了!他妈的,哥哥我好好的一个钢铁直男,居然被你给……”

    魏子扬心里不服气,可是瞪着他这张脸,他又说不出狠话来。

    “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顾晗玄不动,也不挣扎,任由他按着自己撒气,“你想要什么交代?”

    “你说我想要什么交代?那可是我的初吻,你好意思吗?”

    “哦。”

    “……”魏子扬嘴角一抽,“你哦什么哦,老子现在要夺回来,你怕不怕?”

    顾晗玄点了下头,态度极其敷衍,“嗯,怕,不过,没关系。”

    “没,没关系?”

    “嗯,我说了,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当然,我也是你的。”

    魏子扬还想强硬一下让他害怕,可是为啥他感觉自己现在脸红心跳的,快要受不了了似的。

    他转身从顾晗玄的身上翻下去,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咳,你能不能给你别乱开玩笑,刚才的事我知道你是在帮我,所以算了,就当没发生过,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至于你说的什么血煞……”

    “不放在心上?”顾晗玄淡淡的打断他的话。

    魏子扬看了他一眼,脸上红的有些不太正常,“嗯,我没那么小气,不就是亲个嘴吗!”

    顾晗玄突然坐起,手在他脑后一勾,覆上的唇带着淡淡的薄荷香。

    魏子扬瞪大了眼睛,顿时血气上头。

    天知道他是怎么压抑着自己说出这些话的,他倒好,不费摧毁之力就把他打回了原形。

    “现在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顾晗玄看着他,很认真,之前的那个吻不是玩笑,现在这个更不是。

    “你如果不接受可是说出来,我不会逼你,还有,血煞无解。”

    无解?

    魏子扬到现在都不知道血煞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这件事一定关系着他们两个。

    他堂堂暗夜的二公子,居然愿意一辈子跟他捆绑在一起,魏子扬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还是他的不幸。

    “你去哪?”

    看到顾晗玄要走,魏子扬急忙拉住他的手,顾晗玄看了一眼,他又马上松开。

    “你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回来。”

    他这个时候出去能做什么?

    魏子扬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他看着顾晗玄,为难的说:“能不能放过黎生?”

    “我没想对他怎样,我只管你,至于别人,自然有人管。”

    魏子扬拿出罗列枪递给他,“这个我不要,我有阴影,又不想要了。”

    顾晗玄拿过枪看了他一眼,眼中似乎带着一抹浅淡的笑,“你什么时候没有阴影告诉我,我拿来给你玩。”

    ——

    外面的人还没有散,他们都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

    江风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黎瑃江也想问问魏子扬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晗玄从宿舍楼里走出来,手里拿着罗列枪,他看了一眼没有离开的那些人,视线最后停留在薛海的身上。

    “队长,这件事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薛海有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帮魏子扬洗清罪名,他已经做到了,还需要什么处理?

    薛海想了想说:“魏子扬既然没做错事,自然是可以回队里。”

    魏子扬回队是必然的,顾晗玄点了下头,“然后呢?”

    “然后?”薛海真的不懂了。

    顾晗玄说:“之前你说魏子扬偷枪触犯了军规,所以让他离队,现在已经证明了偷枪的另有其人,队长难道不要秉公处理?”

    薛海一怔,看向黎瑃江父子,“这,这不太好吧。”

    “不好?你刚才说魏子扬的时候可没有觉得不好。”

    说着,顾晗玄绕过薛海,走到关麦旭面前,手里的罗列枪还给他,“子扬说对这把枪有阴影,不想玩了,先还给你,等他什么时候有兴趣,我再问关叔叔借。”

    关麦旭拿过枪,突然笑了一下。

    以前他觉得顾熙就挺雷厉风行的,没想到这小子倒是比他老子还牛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亲就亲,管他天王老子!

    关麦旭拍了拍他的肩,像是在鼓励,“行,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关麦旭跟司徒葵一样,都不是个有世俗成见的人,魏子扬的事他能接受,想必司徒葵也能接受,唯一难一点的应该就是顾晗玄的外公和祖母,另外还有他父亲顾熙。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顾晗玄说:“关叔叔,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说来听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罗列枪的用途是惩治不守规矩的辰力者,辰力者不可对普通人动手,否则是要被这罗列枪打的,我说的对吗?”

    这事人人都知道,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似乎有言外之意。

    关麦旭看了一眼江风,“是。”

    顾晗玄听到了想要的回答,他转身看向江风,“那么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惩罚他了?他打伤普通人魏子扬,没有任何理由,只为泄私愤,这罗列枪用在他身上似乎很合适。”

    江风一听这话脸色大变,“我打伤魏子扬是因为他打伤了我儿子,我不是没有理由。”

    顾晗玄眸光淡淡,语气也透着淡漠,“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偷枪的人是江暮,开枪的人也是江暮,魏子扬根本就是一个枪靶子,你儿子自己打偏了,你还要怪枪靶子站的歪?”

    江风:“……”

    顾晗玄又说:“法族收了你们这些外姓子弟,不是要你们耀武扬威的,江暮是自作自受,但魏子扬凭什么要受你的一掌?我让关叔叔惩罚你不守辰力者的规矩是于公,于私,你打伤我的人,这笔账我们单算。”

    他们都看出来了,顾晗玄今天不只是要帮魏子扬摆脱强加在他身上的责任,还要帮他讨回公道。

    顾晗玄护魏子扬已经是明目张胆的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亲都亲了,护犊子又有何不可?

    江风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他又要他接受惩罚,还要帮魏子扬讨回公道,这一来二去的,不就是想要他的命吗!

    江风之前一直挺硬气的,这会儿却是真的怕了。

    顾晗尧说:“小玄,江风虽然有错,但看在他儿子已经受到惩罚的份上,你也网开一面。”

    顾晗尧都开口求情了,顾晗玄也不会不给自己大哥这个面子。

    顾晗玄不是个拖沓的人,话干干脆脆的出口,“好,既然哥哥这么说,那就二选一,要么接受罗列枪的惩罚,要么,我替魏子扬还他一掌。”

    所有人:“……”

    他替魏子扬还上一掌,那江风还有命活吗?

    虽然没人看到过顾晗玄真正的实力,但是仅凭十年前的事,就没人愿意去尝试他这一掌的后果。

    江风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以为今天来会给他一个说法,没想到是为了要他的命。

    二选一,不管怎么选都不是好的结果,他不甘心的说:“凭什么我要相信黎生的话?他跟魏子扬说不定是一伙的,我们家江暮到现在都没醒,我不相信他的话!”

    顾晗玄也不急于一时,他说:“好,给你两天时间,江暮应该醒了。关叔叔,还要麻烦你把江暮带去军团,免得有人动什么手脚。”

    顾晗玄从来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他好像非要跟江风争出个长短。

    这些人当中了解他的只有关麦旭和顾晗尧,看他连这种小事都斤斤计较,他们知道,这小子这回是认真了。

    江风要是聪明的话就去跟魏子扬道歉,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换的余地,不然的话……

    “江暮得到了惩罚,我就不计较了,至于黎生……”

    “砰!”

    “啊呀!”

    一块板子无缘无故的从楼上掉了下来,还伴着一声惊叫。

    大家抬头看上去,就见魏子扬挂在窗户上,半个身子都探出来了,就差跟着画板一起掉下来。

    “呃,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魏子扬趴在开着的窗户上,朝着下面的人尴尬的笑了笑。

    他伸手指着掉下去的画板说:“顾晗玄,那是你的画板,捡一下。”

    别人看不出来他是故意的,顾晗玄看的出来。

    画板早不掉晚不掉,偏偏等到他说黎生的时候掉下来,有这么巧?

    顾晗玄回头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黎生,没说话,转身走到墙根下捡起画板,走了回去。

    没人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追究还是不追究了?

    魏子扬心里松了口气,看了黎瑃江一眼,之后爬了回去。

    黎瑃江收回视线看了一眼黎生,低声喝道:“去给子扬道歉,他要是不原谅你,你这辈子都不用再回黎家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