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枭宠灵妃,有点拽〕〔武之掌控〕〔快穿系统:百分百〕〔唐思雨邢烈寒〕〔扮猪吃老虎:王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帝国巨星〕〔福晋难为:四爷,〕〔学霸重生:女神娇〕〔农家小贵媳〕〔神魔之倾城绝恋〕〔邪君的第一宠妃〕〔重生霸道俏总裁〕〔偷生萌娃:坏坏总〕〔替嫁神医:腹黑世〕〔早安:我的总裁老〕〔垫底主播要翻身〕〔狠戾总裁,腻宠痞〕〔当废宅得到系统〕〔古代的温馨小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番外12】 要活不成了
    “你的镯子是给了他?”看着顾晗玄空荡荡的手腕,顾晗尧平淡的语气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顾晗玄没有回头,轻声应着。

    顾晗尧沉默了一下,说:“秦宣也在队里吧,你们有见过吗?”

    一下午的时间,魏子扬那张笑脸已经完整的印在了这张画板上,不管是嘴角的弧度还是眼神的流光,都跟他本人一模一样。

    顾晗玄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边补色一边说:“见过。”

    “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有。”

    一般他说话不成句的时候,都是他没有兴趣的时候。

    秦宣的事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同意过,还以为他去军队这些天两人能好好认识认识,看来,是他想多了。

    “你把镯子给了那个小子,你确定是在保护他,而不是在给他添麻烦?”

    顾晗玄笔尖顿了顿,“为什么会是麻烦?”

    “因为女人的嫉妒心。”

    闻言,顾晗玄回头看他,“我不懂。”

    顾晗尧深眸眯了眯,“知道把镯子送人,现在跟我说不懂?小鬼,你是长大了,学会跟我装蒜了。”

    顾晗玄脸颊稍稍红了一下,扭过头,想要继续画画,却茫然的不知道从何下笔。

    “哥哥是在打趣我。”

    顾晗尧眼中含笑,看着他说:“你心里怎么想的我是不知道,但是等爸妈回来之后,我想你有的烦了,哦对了,还有祖母,刚刚她以为你说的是个姑娘,这事儿以后你慢慢解释吧!”

    ——

    天渐渐的黑了,吃过晚饭,顾晗玄陪着辛晴在楼下坐着,突然手腕上一阵灼热,瞬间浮出一道血印。

    顾晗玄吃疼,蓦地皱眉站起。

    辛晴被他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问:“小玄,你怎么了?”

    血印的位子就是之前镯子戴在他手上的地方,顾晗玄金色的瞳孔一缩再缩。

    那个镯子用他的血养了十年,克制他的同时,镯子也早就跟他融为一体,镯子误伤他根本没这个可能,但是现在……

    顾晗尧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他一脸凝色,问:“怎么了?”

    走近后,看到顾晗玄手腕上像烫伤一样的红印,顾晗尧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突然出现的,哥,我想回队里。”

    “现在?”辛晴站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都已经这么晚了,再急也得等明天才回去吧。”

    顾晗玄心里有些不安。

    镯子在他手上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虽然他不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的感觉很不好。

    顾晗尧说:“祖母说的是,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回去也不迟。”

    顾晗玄轻轻摩挲着手腕上的红印,没有说话。

    哄着顾晗玄上了楼,顾晗尧给关麦旭拨了个电话。

    镯子既然在魏子扬的身上,突然出现异状,他怀疑是魏子扬做了什么。

    电话响了很久,却没人接听,顾晗尧又打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队里的电话也没人接,顾晗尧蹙起眉。

    都这个时间了,居然没人接电话?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希望不是什么大事才好。

    ——

    军队这会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操场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吵吵嚷嚷的声音持续了很久。

    魏子扬被江家的人一掌打出了几米远,一口血喷出,强撑着没有晕过去。

    黎瑃江扶着他,眉心紧锁,看着江风,“事情没有查清楚,你们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黎瑃江才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魏子扬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江暮的父母叔伯,满眼怒意,因为江暮从今往后就是一个再也聚不起辰力的废人。

    一个被罗列枪打中的辰力者,一辈子都不会再被暗夜所用。

    江暮的父亲江风,也就是出手打伤魏子扬的人,双眼通红,浑身散发的恨意恨不得再打上魏子扬一掌,直接将他打死。

    顾念着江家和黎家两家人的交情,江风隐忍着怒气,却藏不住脸上的恼火,“人证物证都已经摆在面前了,还要什么证据?他偷了罗列枪,我们家江暮现在就躺在这,你还想查清楚什么?黎生已经说了,是魏子扬动的手,难道你连自己亲生儿子的话也不相信吗?黎兄,我知道他是你们黎家的人,但就算他今天改姓黎,这一掌我还是照样会送给他的,我留他一条命已经是仁至义尽,看在你我相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希望你能亲手解决了他。”

    魏子扬撑在地上的手一点一点的握紧,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江风这一掌震碎了,连喘口气都牵动着全身在疼。

    他摇着头说:“不是我,黎叔叔,不是我。”

    黎瑃江心疼这好好一个孩子变成了这样,魏子扬说不是他,黎瑃江相信,但是别人不信他也无可奈何。

    黎瑃江看着江风说:“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子扬不承认是他做的,我相信他,江风,你这一掌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先让我把他带回去。”

    江风握紧了拳头,恨的发抖,“不可能,他的命今天必须留在这,你要不舍得动手,就让我来。”

    江风上前,手上运起的是一股深深的恶意,黎瑃江蓦地站起,挡在魏子扬面前,“江大哥,子扬年纪虽然小,但也不是不懂分寸的人,这种事他不会做,你难道就不想找出真相吗?”

    一旁,黎生脸色苍白的躲在人群当中,看到魏子扬差点被江风打死,他更是不敢出头。

    吵闹中已经没人再去管他这个目击证人了,突然,黎生手臂被人一扯,他吓的一个哆嗦。

    秦宣拉着他走出人群,手一松,脸上那丝丝严肃更是让黎生心里发慌。

    “秦,秦宣。”

    “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生使劲摇头,“不,不知道。”

    秦宣皱起眉,瞪着他,“不知道?你刚刚不是还在江家人面前说你亲眼看到魏子扬偷枪吗,现在跟我说不知道?黎生,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就算你再不喜欢魏子扬,也不能乱说话要了他的命!”

    黎生目光涣散,不安的乱瞟,他平时做坏事大家都由着他,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都已经快闹出人命了,秦宣不能眼看着他犯错却不管。

    “你跟江暮一直称兄道弟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连实话都不敢说了是吗?枪到底是不是魏子扬偷的?如果不是,枪是谁偷的?!”

    黎生慌乱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

    他不知道?

    他的样子像是不知道吗?

    江暮现在昏迷不醒,魏子扬马上也要没了命,就剩下他一个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却这个德行。

    秦宣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真的看到魏子扬偷枪了吗?”

    秦宣声音刻意压低,就是不想把事情闹的更大,黎生一个劲的摇头,嘴里念叨着“不知道,我不知道”。

    黎钟发现黎生不见了,从人群中退出来,就看到他们两个拉拉扯扯的。

    眉心一皱,“秦宣,你在干什么?”

    见到黎钟,黎生一把挣开秦宣的手,躲到他身边,“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别再问我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魏子扬该受不该受的都已经受了,不管枪到底是不是他偷的,这个名声也已经扣在了他的头上,黎钟不是看不出来黎生的奇怪,只是,这件事有关黎家和江家,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让魏子扬一个外姓人去承受这一切总好过拖累了黎家。

    黎钟看着秦宣问:“你在怀疑什么?黎生跟江暮是朋友,难道你怀疑是黎生偷了枪打伤的江暮吗?”

    秦宣没想过是黎生打伤的江暮,但是这件事实在是怪异,她不相信黎生会做这种事,同样的,她也不相信魏子扬会这么做。

    她不是第一天认识魏子扬了,这一年多来不管黎生怎么欺负他,他都没又报复过,如果他想,就凭他跟顾晗玄现在的关系,只要他随便说一句话,黎生就不可能继续留在队里,更何况他跟江暮又没有仇,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惹来横祸,最后害的却是自己?

    秦宣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想法,她也不相信黎钟真的一点怀疑都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魏子扬到底有没有偷枪,江暮到底是怎么被罗列枪打中的,现在江家的人在找魏子扬偿命,如果你们觉得让魏子扬就这么成了替罪羊就能解决这件事,你们未免也太天真的,别忘了,顾晗玄会回来的。”

    闻言,黎生脸色惊变。

    听她用顾晗玄来吓唬他们,黎钟眉心拧的更紧,“你现在是拿顾晗玄来吓唬黎生吗?黎生跟你青梅竹马,你真的要为了一个魏子扬把他也卷进这件事情当中?还是说,你也像其他人一样想要讨好顾晗玄,所以才竭尽心力的帮他?”

    真的很可笑,听着黎钟这些狗急跳墙的话,秦宣无语的笑了笑。

    她需要讨好顾晗玄吗?

    秦家本来就是暗夜的人,就算她和顾晗玄之间的婚约不作数,也改变不了她姓秦这个事实。

    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魏子扬不是陌生人,另一方面的确有顾晗玄的原因,自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顾晗玄开始,他就成了她心里不可磨灭的存在,她不觉得这个世上有什么人配得上他,她不配,魏子扬也不配。

    但是,凡是顾晗玄想做的、喜欢的、在意的,都可以成为她保护的存在,即便这个人是魏子扬。

    说话间,人群突然散开了。

    不知道黎瑃江和江风都说了什么,江风没有继续阻拦他带着魏子扬离开。

    秦宣随手抓了一个人问:“怎么回事?”

    好巧不巧,秦宣抓的人是张冰,看到秦宣,张冰慌了一下,“萱姐。”

    “他们说了什么?魏子扬怎么被带走了?”

    张冰低着头,苦着脸,满脸都是于心不忍,“魏子扬已经不再是队里的人了,江暮的父亲同意魏子扬离开,但前提是他要离开京都,再也不能回来。”

    “这样的结果很好不是吗?”黎钟冷冰冰的话,说的事不关己。

    秦宣失望的看看了他们兄弟两个一眼。

    好?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张冰一直都不敢在他们这些人面前说什么,可是今天看到魏子扬平白无故的受到这么大的冤枉,仿佛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将来,也不知道魏子扬挨了江风一掌之后还能不能活下来,这样的宿命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是为了求生存才来当兵,可是,不用遇到外地,自己内部的人就能要了他们这些人的命,如此,在这还有什么意义?

    张冰不服气的看着黎家两兄弟,“对你们来说当然是好结果,因为有人替你们背了黑锅。”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黎钟凶神恶煞的上前,秦宣一把拉住张冰甩到身后,昂着头与他对视,“辰力者不得对普通人用武,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清楚。”

    黎钟手骨攥的咔咔响,“秦宣,你什么意思,你为了魏子扬那个臭小子要跟我作对是吗?”

    “我没想过跟任何人作对,但是我也看不惯有人说谎,仗势欺人!”

    张冰站在秦宣身后,不服气的说:“没错,黎生就是说谎,魏子扬一整个下午都跟我们在一起,他哪有时间去偷枪?他出现在仓库,黎生和江暮就都去了,有这么巧吗?黎生,你平时欺负魏子扬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冲着他的命去,你好恶毒!”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黎生还是什么话都不肯说,秦宣失望至极,未免黎钟找张冰的麻烦,秦宣看着他说:“你先回去吧。”

    张冰不是傻子,看得出来秦宣在帮他,他点了下头,临走前又看了一眼黎生和黎钟两兄弟。

    魏子扬被带走,这些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了。

    在黎家两兄弟和秦宣离开之后,关麦旭才从不远处走出来。

    他来这才不到半天的时间,就闹的鸡飞狗跳的,现在江家和黎家都有人受伤了,但事情却还是没有弄清楚。

    回到房间,看到手机上有几通未接来电。

    他回拨电话,很快就被接起。

    “小鬼,你找我?”

    “你怎么不接电话?”人后顾晗尧会叫他一声关叔叔,当着他的面,顾晗尧就跟小时候一样,他不介意关麦旭叫他小鬼,他也不会跟他用任何尊称。

    关麦旭疲惫的靠在窗前,说:“出了点事,刚处理完。”

    “你现在人在队里吗?”

    “嗯,不是跟你说了今天要来训练,不过我没看到小玄,他们说他回家了。”

    关麦旭这次来,说白了就是为了顾晗玄来的,这小子一直以来都有人际障碍,司徒葵和顾熙不在,他这个当叔叔的自然要来照看照看,只可惜,他来得不是时候,他刚来,那小子就跑了。

    顾晗尧说:“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说到这边发生的事,关麦旭长叹一口气,“说来话长,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简单来说就是有人偷了我的罗列枪,打伤了江家的一个孩子,江家来人,又把偷枪打伤人的人给打伤了,我这么说你能听得懂吗?”

    “偷枪?”顾晗尧诧异,“谁偷了枪?”

    “枪到底是谁偷的没个结果,有人说是黎家的一个小鬼,叫,魏,魏……”

    “魏子扬?”

    “对,就是这个魏子扬。”关麦旭说完,愣了一下啊,“你怎么知道他叫魏子扬,你认识他?”

    顾晗尧之前还以为是魏子扬做了什么,没想到是他出了事,他语气沉了沉,说:“我跟他倒是不熟,他是小玄的朋友。”

    闻言,关麦旭一怔,“小玄……也有朋友?”

    顾晗尧淡淡的应了一声说:“你也觉得神奇是吗?那你现在能告诉我,这个魏子扬怎么样了吗?”

    关麦旭惊讶过后,想到江风那充满了辰力的一掌,心头一凉。

    他说:“被黎家的人带走了,江风的一掌是冲着他的命去的,只怕,小玄的第一个朋友,要活不成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皇家小娇娘.〕〔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