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王〕〔万域神帝〕〔木叶起航〕〔六瓣梅之京城风云〕〔太古天龙诀〕〔莞城禁爱庄阳〕〔我在僵尸先生世界〕〔剑九江湖〕〔星船警备队〕〔毒商天下〕〔在你梦里为所欲为〕〔抠神〕〔无敌气运〕〔重生八零:军妻有〕〔天龙武神诀〕〔大时代之巅峰人生〕〔独家婚宠:军少,〕〔万界自由佣兵〕〔抗日之少年战将〕〔乡村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306】 牺牲了太多的人
    让她儿子去接少主的位子?

    司徒葵笑了。

    “什么叫狗急跳墙,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到底是哪个聪明的人提出的建议,就没人去怀疑一下这个人的意图?”

    回到房间里,几个人说话也就放开了些。

    贺家的意图的确没人说穿,但这也不表示没人看出来,最起码,龙秋水就看出来了。

    司徒葵说完,自己叹了口气,伸手把司徒晗尧招呼到身边。

    “妈咪,我是不是闯祸了?”

    司徒葵摸着儿子的小脑袋瓜,“没有,你做的很好,那种人就是欠收拾。”

    龙屠靠墙站着,听着这话,无语的摇了下头。

    “这孩子就是被你教的没轻没重。”

    这话司徒葵不愿意听,她看向龙屠,反驳道:“我儿子怎么没轻没重了,那种人难道不该收拾吗,没什么本事还想嚣张跋扈,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格。”

    龙屠冷眼看着她,“所以呢,现在把人废了,还要把自己倒贴进去,这种做法就是对的?你养的儿子跟你一样没脑子。”

    “你说谁呢,你才没脑子呢,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是帮我的还是气我的?”

    司徒葵嚷嚷的再大声,龙屠都是一脸的不为所动。

    他瞥了她一眼,“来教训你的,蠢。”

    他说完就走,不给司徒葵一点反驳他的机会,司徒葵气的直往下蹿,“龙屠你给我回来,你说谁蠢,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蠢了,我儿子做的就是对,就是对,你要是看不惯就别管闲事。”

    见她气得脸红脖子粗的,顾熙不插嘴,苏冬亚和苏启泽插不上嘴,龙秋水站在一旁看热闹。

    龙秋水终于知道这么多年为什么龙屠动不动就被赶出暗夜了,这两句话就能把她的火气挑起来也是不简单,整个暗夜恐怕也就只有他那张整天要死不活的脸可以把她气成这样了吧。

    “噗呲。”龙秋水突然笑出声。

    随后苏冬亚也跟着笑了。

    司徒葵气的直砸床,看到他们笑,她气呼呼的瞪了过去。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龙秋水敛了敛笑意说:“现在我终于知道当初把龙屠送到你身边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了,我本是想促成一段良缘,没想到却促成了一对冤家,过去我想不明白,还以为龙屠是因为气我们故意跟你过不去,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是你们俩八字不合,打个喷嚏都能吵起来。”

    “这是打喷嚏那么小的事吗?”司徒葵不乐意,她也不想跟龙屠吵架,但是这人一说话就能戳中她的雷点,。

    司徒葵曾经也怀疑过他是不是故意的,后来慢慢发现,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两个人太熟了,所以才会互相什么话都敢直说,甚至不怕触怒对方。

    今天的事司徒葵始终都不认为自己错了,就算今天在场的人换成是她,她也一定会跟小家伙一样出手废了顾长启,这种无能又新欢挑拨的人,趁早赶出暗夜最好。

    笑够了,龙秋水脸色严肃了些,“老实说,你们这次回来是专门针对顾家的吗?看你们的样子像是有意针对顾家。”

    从他们回来到现在,顾梁一家子几乎全都废了,这才几个月,好好的一家人死的死,废的废,被抓起来的到现在都生死未卜,龙秋水虽然之前什么都不问,但眼下这种情况,就算她不说,想必别人也都看出来了。

    司徒葵跟顾熙相互看了一眼,顾熙说:“没有针对,事情一不小心就变成现在这样。”

    “骗鬼。”龙秋水又不是傻子,信他就有鬼了。

    不过,他们想做什么,龙秋水多少也能猜到一点,虽然她不知道冷染是怎么变成司徒葵的,但是这个过程中一定有不好的事发生,他们是知道了什么她不知道的,这一点她能肯定,至于是什么事,她也不想去多问。

    ——

    龙屠跟司徒葵吵架已经成了习惯,好几个月不吵,他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今天这么一吵,看着她气的通红的脸,龙屠莫名的身心舒爽,回去的路上那张冷冰冰的脸泛着笑意。

    其实,他也不是不赞成司徒晗尧的做法,但凡是顾家的人都是他们这次回来的目标,不过现在看来,除了顾家,贺家的野心似乎更大。

    一想到以后的路多番难走,龙屠就笑不出来了。

    司徒葵现在怀着孕,很多事情都不能做,现在那个孩子这么一暴露,肯定有很多人都会盯着他不放,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算的,愁人。

    回到龙家,刚好龙泰也从外面进来。

    “龙屠,我有话问你。”

    龙屠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问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不是说过你跟顾熙没什么交情吗,你为什么要帮他?”

    龙屠今天要是不出现,暗夜的人无论如何都会处理了顾熙,哪怕加上那个孩子,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一切的计划都是那么的完美,多出一个贺幽而已就算了,谁知道他居然也来搅局。

    龙泰不明白,他今天出来站在顾熙身边,还说出那些话,到底是为什么。

    龙屠停下脚步,看了龙泰一眼,“大哥哪只眼睛看到我帮顾熙了?我帮的明明是那个孩子,之前我也说过,我跟那个孩子有交情,我帮他,有什么不对?”

    “可是你说你是暗夜军团的副将,这话怎么说?”龙泰拧起眉,以往他都不会忘记在龙屠面前做出一副好大哥的形象,可今天,他的确有些急了。

    龙屠过去很少回家,对大哥的印象也是停留在小时候,回来这么久,龙泰对他都像以前一样,说话不疾不徐,也不会太过大声,然而他现在的样子却让龙屠觉得陌生。

    “一个月前,我把我的军队带去了暗夜军团,现在我手里所有的人都是军团的人,包括我也是,我是军团副将,这一点是事实,大哥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龙泰闻言,眉心狠狠一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龙屠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大哥,说:“我做事,从来没有‘谁让’,从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只听我自己,或者大哥觉得除了阿染,还有谁能指使我?”

    是啊,这也是龙泰想不通的地方,他的个性这么犟,除了冷染还有谁能指使他去做什么事?

    可是冷染死了,她已经死了,他还会听谁的?

    看着龙泰变换的表情,龙屠淡淡的问:“大哥难道也认为那个孩子该被关起来吗?”

    “这难道不应该吗?他有暗夜少主该有的能力,甚至远远超过暗夜少主,他理应被看管起来。”

    闻言,龙屠蓝眸一缩。

    看管?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自己的家里听到这么一句形容暗夜少主的词汇。

    贺家的人有野心,想要快点找一个人接任少主,那他呢?他的亲大哥,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龙泰一世情急,话没有过脑子就说了出来,忘了他曾经跟冷染的关系,也忘了他跟他并不是站在一边的。

    看着龙屠的表情变了,龙泰急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你也看到暗夜现在的情况,顾家和贺家人仰马翻,若是现在找一个人来稳定人心,对整个暗夜来说都会是好事。”

    “大哥。”

    龙泰话声一顿。

    “大哥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发慌,说话就没完没了,你慌什么?”

    龙泰手紧紧一握。

    龙屠顺着他的胳膊看下去,看着那握紧的手,心里的失望无以言表。

    之前司徒葵说龙家也有不安好心的人,他还不信,现在他要怎么去反驳她的话?

    龙屠低着头,不想再去看他那虚伪的面孔,“大哥,有些事没有走到最后,是有机会回头的,整个家里我最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不要让我对你失望,也不要让我对这个家失望。”

    ——

    贺澜回到家,一巴掌把贺幽打倒在地,“贱人,你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你疯了是不是?”

    顾熙从杀了顾晟到今天是第一次露面,贺澜想要抓住这个机会,联合顾长启说动了所有人去看这场好戏,谁能想到,他心心念念的一场戏却被自己的女儿给毁了。

    贺幽捂着带有五个掌印的脸坐在地上,嘴里发出一声声的低笑,笑声越来越大,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贺幽的母亲听到声音走出来,看到贺幽坐在地上,急忙过去扶她。

    “这,这是怎么了?”

    贺幽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借着自己母亲的力气站起来,她看着贺澜,笑的刺眼。

    “没错,我就是疯了,你打死我,你要是不打死我,我保证你以后会更后悔。”

    “你……”

    贺澜手高高扬起,贺幽的母亲一惊,赶紧抱住贺幽,“你要打就打我吧,小幽是我们的女儿,她已经受了这么大的罪,你怎么还能下得去手?”

    从贺幽浑身是血的被糟蹋那天开始,贺幽的母亲就没有一天开心过,每天不是以泪洗面,就是愁眉不展,原本她的身体就不好,这短短的几个月,她更是比之前憔悴了许多。

    贺澜手一甩,“孽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有用的孽障!”

    今天的事贺浩鸣也很生气,他站在一旁看着,却什么都没说,任由贺澜对她又打又骂。

    “你给我滚回房间待着,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这辈子都不许再出门,你就是死也给我死在家里,别出去给我丢人!”

    贺幽推开自己的母亲,勾起嘴角看着贺澜,邪魅的笑意让贺澜觉得碍眼,再加上她肚子上的血晕染的衣服,他更是看着就觉得闹心。

    “滚上去!”

    贺幽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幽深的目光哪里像是在看自己的父亲?

    她说了,他今天不打死她,他一定会后悔,一定。

    ——

    今天的事打乱了不少人的计划,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波动的人确是顾瑶。

    她跟往常一样在家善后,收拾了烂摊子,又在顾槐身边陪着,听着顾槐和顾长音是怎么商量以后的事。

    贺幽的出场虽然没有跟她事先商量,但她也不觉得意外,毕竟她们之前有过默契,不管怎样贺幽现在最恨的不是顾熙,而是贺家的人。

    她想霸占贺家,当然会阻止贺澜一切爬上巅峰的机会,而今天,他想要顾熙的命,就是他做的最错的地方。

    人都走光了,看着地面上的碎裂,顾槐长叹了口气。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何止是顾槐不知道,顾长音简直差点吓死,“那孩子最近跟龙家走的很近,听说龙长老不惜把灵族珍藏的书普都拿出来了,可能是因为这样吧。”

    顾槐再次叹了口气,他看了顾长音一眼,“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搞得我头昏脑涨的,对了,那边你有没有去过,都这么多天了,我怕……”

    顾槐欲言又止,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顾瑶。

    话说了一半却不说了,摆明了是有什么事不想让她知道,顾瑶很有眼色的站起来说:“爷爷,我去给你们泡茶。”

    看着顾瑶走开,顾槐还是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

    顾长音知道他想说什么,他害怕的事,他何尝不怕?

    “我也不知道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龙秋水已经知道了,她也问过我,我没有跟她明说,我现在害怕的事小熙那边。”

    顾槐皱着眉点了点头,“桂娘怎么说?”

    “桂娘说他们还没有见过,也许是时间不凑巧,每次刚好都错过了。”

    “错过?”顾槐有点怀疑。

    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顾熙他们去那边少说也有三四天了,房子就那么大,他们是怎么每次都错过的?

    顾长音说:“桂娘是这么说的,她不会骗我的,如果他们已经见过面,小熙不会这么平静,问都不过来问上一句。”

    “那倒也是。”

    顾瑶在厨房泡茶,他们的话她一字不落的听着,只是他们说的模棱两可,她有点听不太明白。

    龙秋水知道了什么?

    谁跟谁每次都错过?

    桂娘不就是一个伺候姑姑的佣人吗?

    那栋房子从她小的时候就在,而那个她从没见过的姑姑,也是在她小的时候就被关在了那。

    过去她也对那个姑姑好奇过,后来被警告过几次,她就再也不去好奇了。

    现在她爷爷和她父亲神神秘秘的,说的明显就是那边的事,那边到底有什么秘密,就连他们说起来都像是有什么避讳。

    听他们说完了避讳的事,顾瑶端着茶走出来。

    顾槐对顾长音说:“司徒葵已经在那几天了,他们也不让余家人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还是过去看一眼吧,好歹有什么需要的也让他们吱一声。”

    顾长音有点为难,“我倒是想去,可是刚刚那么一闹,小熙一定不想见我。”

    谁说不是呢,顾槐也愁着呢。

    早知道他就不站在贺家那边了,现在事情没成,他反而落了一身不是。

    见他们两个愁眉不展的,顾瑶说:“要不我去吧,嫂子是女人,你们去看也不方便,我去好一点。”

    闻言,顾长音看向她,想了想,点了下头,“好,你去也好,就是去看看,别乱说话。”

    顾瑶淡淡的笑了一下,“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爸,您刚刚帮哥说话,哥哥不会怪你的。”

    顾瑶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没有去管顾长音和顾梁会是什么表情。

    她前脚走出门,顾长音转头看了一眼顾槐。

    顾槐摇着头,满脸失望,“人人都说你比顾长启适合当掌家,但是谁又知道,你在心软这方面连顾长启都不如,感情用事连场合都不分,怎么能做大事?”

    顾长音苦笑着说:“我的确不能担当大任,但是因为这个位子,已经牺牲了太多的人,我没有守护好小熙,我不能再让他的孩子受到牵连,我真的做不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