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超级护花天王〕〔阴阳风水录:民国〕〔医妃嫁到:储君独〕〔传奇女玩家〕〔婚婚向暖:傅先生〕〔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魔鬼主教〕〔唐朝小庄主〕〔绝地求生之空投成〕〔医圣都市纵横〕〔拜师九叔〕〔穿越之再造帝国〕〔替嫁甜妻:总裁大〕〔超级冒险大师〕〔在你梦里为所欲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294】 我可能要犯病了
    失心咒是顾家嫡传的咒法,顾熙刚刚回来,他们都没来得及教他,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司徒葵轻轻动了动眼睫。

    她要怎么说?

    她能说这是大法师亲自教她的吗,在她还是冷染的时候?

    见她不说话,顾长音狐疑的眯起眼睛,“司徒小姐,请你回答我的话,你是怎么会我们顾家的学法?”

    “是我哥教我的。”

    闻言,顾长音一怔,“杰森?”

    “没错,我哥这些年一直在这,一面陪着你们的少主,一面偷学技艺,他没有辰力,做的不过是一些普通人能做的事,但是他记性不差,每次你们的少主学到点什么,他都会记下来,找机会送给我,这咒,就是其中之一。”

    能把谎话说的这么清新脱俗还让人找不出破绽,顾熙也就只服她了。

    顾槐万万没想到错竟然出现在杰森那边,失心咒被外传,他固然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她是要嫁进顾家的人,往后也算是半个顾家人,这事他也就不想在计较。

    只是他想不到一个外人使用的失心咒,居然连他都解不了,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却不可小觑。

    “顾晟今天发狂,当真不是你做的?”顾槐还是有些不相信她的话。

    司徒葵说:“我哥交给我的只有失心咒,或者说你还有别的咒法教过你们的少主,我哥却不知道?”

    的确,如果她是从少主那偷学来的话,他的确没有教过她可以使人发狂咒法。

    她的话顾槐半信半疑,“就算今天的事跟你无关,顾晟得罪你也得到了相对的惩罚,我希望你能别跟他计较,解了他身上的咒。”

    司徒葵没有马上答应顾槐的话,而是看向顾瑶,“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顾晟今天是被谁动了手脚?”

    她怀疑是顾瑶,因为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么差,一直以来被她当成好姐姐的人,一口一个哥哥的喊着顾熙,这种时候,她宁愿相信是她出手帮了他们。

    顾槐和顾长音顺着她的视线看了顾瑶一眼,却不明白她这一眼代表了什么。

    顾槐说:“事情是要查,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堵住外面那些人的嘴,今天发生的事都被大家看在眼里,我们顾家如论如何也要给贺家一个解释。”

    司徒葵垂眸轻笑,“顾家跟贺家还真是要好。”

    顾槐稍稍一噎,“贺家跟我们毕竟是亲家。”

    “亲家?”司徒葵抬头看向顾槐,“你确定当着我们的面说‘亲家’两个字合适吗?”

    “。…。”

    哪来的亲家?

    贺绥新一不是顾熙的生母,二也不是她未来的婆婆,亲家,那不过是他们自己的亲家罢了,跟他们又屁关系!

    司徒葵想玩,又不想这么快结束,顾熙虽然不知道她下一招会出什么牌,但是多少还是能摸清她的想法。

    他拉住司徒葵的手说:“既然顾晟有他要承担的责任,那就由他去吧。”

    反正该报的仇也报了,该吃的也吃了,有什么火她也撒的差不多了,解了他的咒也没什么大不了。

    司徒葵眼一眯,凑在他肩上笑了笑,“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

    房间里,顾熙洗过澡出来,就见司徒葵坐在床上,捧着笔记本电脑发呆。

    “想什么呢?”

    “龙秋水认出我了。”

    闻言,顾熙神色一凝,“龙屠说的?”

    “之前我也猜到她发现我了,她临走前邀我去灵族,估计是想试探我。”

    司徒葵叹了口气,合上电脑放在一边,“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龙秋水,我总觉得在我们身边,还有什么人是藏在暗处的。”

    这种感觉顾熙并没有感觉到,见她一脸愁容,他有些不忍心,“你觉得对顾晟动手脚的人不是顾瑶?”

    “我不知道,顾瑶给我的感觉跟以前很不一样,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不管她站在哪一边,都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好一句让人伤心的决绝。

    司徒葵看着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你一定要这么打击我吗?”

    “这不是打击,我只是想让你看清事实,事实证明,顾家的人,每个人心里都存有秘密,顾瑶身为顾长音和贺绥新的女儿,两个这么复杂的人,你觉得她真的会心思单纯到没有一点杂质吗?”

    她不相信,所以才选择相信了他的话,司徒葵问:“每个人都有秘密,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大法师,他的目的是什么,你父亲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都对你没有好处,不然他们也不会限制你的辰力,放在你身边的除了龙屠和会制造幻境的梦,剩下的都是无法扶持你的人。”

    ——

    这一夜司徒葵又没有睡好,她思来想去,脑子里混沌一片,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又出现那双金色的眼睛。

    那双眼睛似乎想要对她说什么,可是无论她怎么听,都听不到半点声音。

    好累,好疲惫,不知道要怎么从这场梦中醒来,她只能看着那双眼,去猜想它要对她说的话。

    第二天一早,顾熙醒来见司徒葵满头大汗,叫了她半天才把她叫醒。

    她脸色苍白,看上去很不好,顾熙扶着她坐起来,“你怎么了?”

    握住她微凉的手,顾熙猛然一惊。

    她居然一晚上都在使用辰力,毫无控制的,而他却丝毫没有发现。

    虚度了一晚上的力气,这会儿自然疲惫不堪,顾熙蹙着眉心,“你在想什么呢?”

    司徒葵瘫着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呼了口气,还好自己总算醒了。

    “好累啊。”

    顾熙轻抚着她的背,已经是大汗淋漓,“到底怎么回事,睡个觉也不安生。”

    “不知道,最近我总会做梦,很奇怪,每次都会梦到一双和我一样的眼睛,甩也甩不掉。”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虽然不在意,但总归是让她精神紧绷。

    顾熙在她头顶轻轻吻着,“好了,你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晚上才会做梦,再睡一会,我守着你。”

    顾熙拉着她的手让她睡,感受着她的同时也感受着她的梦境。

    果然,司徒葵一闭上眼睛又梦到那双金色的眼,无意识中,她似乎是想反抗,所以才会在梦里泄露自己的辰力。

    顾熙拧起眉。

    那双眼的确跟她的很相似,可是怎么会呢,若是梦,怎么会接二连三的梦到?

    “小染。”

    司徒葵突然被叫醒,散发的辰力来不及收回,直接把顾熙弹了出去。

    她惊醒,却见顾熙被他甩到床下。

    “顾熙!”

    顾熙靠着墙,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你没事吧。”

    司徒葵急忙从床上爬下来,蹲在他身边,“这话应该我问你,我没伤到你吧?”

    顾熙摇头,轻笑着摸上她的脸,“还好你没想要我的命。”

    司徒葵回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顾熙拉着她打过来的手,敛起笑意,“你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这几天我好像不太正常,经常做梦,而且一天比一天累,就连睡觉都累。”

    顾熙站起来,拦腰将她抱起放在床上,“这些天就因为怕你累,有些事都免了,怎么反倒更累了?”

    看着那张凑近的脸,司徒葵脸一红,“少来,累的人是你,别往我身上扯。”

    顾熙扯开嘴角,含住她的唇,“是吗?”

    她脸色不好顾熙看在眼里,刚才的那个梦连他都记忆尤深,更别说是她了,他想让她忘记,看来只能色诱她不去想那些事。

    事情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停了。

    司徒葵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随后,敲门声响起,司徒葵金色的眸子瞪向门前,龇了龇牙,“谁这么没眼力劲啊!”

    顾熙笑了一下,在她唇上轻轻一吻,起身拢好衣服去开门。

    打开门,就见顾长音站在门前。

    “有事?”

    “你爷爷让我叫你们吃早饭,一会好去……”

    “不吃了。”顾熙打断他的话,“小葵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晚点再说。”

    他想让他们去给顾晟解咒,顾熙知道,反正他都疯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门关了,没有给顾长音第二次说话的机会。

    顾长音站在门外长叹了口气。

    回到屋里,顾熙看了一眼坐起来的司徒葵。

    司徒葵手撑着自己的脸,看着他,“是来找我的吧。”

    顾熙叹了口气,“你昨天真不应该逞一时之快。”

    “可是我来了这么久,也是时候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了呀,更何况是他先对你儿子动手的,你这个当爸爸的就不心疼?”

    “你可以交给我。”顾熙走过来,眉心始终紧着。

    司徒葵挪着身子凑过去,抚平他的眉心,笑容比平时多出一丝狠厉。

    “我当然知道可以交给你,但是你始终是顾家的人,昨天那么多人在场,你若出手,毕竟会落下个不孝的名声,我可不想让那些不入流的人茶余饭后的议论你。”

    “嗯,所以你宁愿他们议论你。”

    司徒葵笑了笑,“是啊,反正从以前开始我就是他们议论的话题,我不怕被议论,但是你不行,你这张脸这么招蜂引蝶,万一别的女人议论的同时对你有了非分之想怎么办。”

    顾熙被她的话逗笑,“就只有你会这么想。”

    “怎么会只有我呢?贺幽昨天对你做了什么难道你忘了?要不是苏冬亚及时赶到,你贞洁就不保了。”

    “贞洁?”顾熙笑出声,“我的贞洁不是早就给了你吗?”

    司徒葵伸手推了他一把,“去去去,你们家的人真烦,弄的我兴致都没了。”

    被推开的顾熙才觉得自己可怜呢。

    “这是要去哪?”

    司徒葵从床上下来,找衣服来换,“还能去哪,去把顾晟解救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这还用看吗,除了娶她,你以为顾家还能那什么来弥补?”

    闻言,司徒葵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惊讶,“弥补?这件事说到底也算得上是贺幽自找的吧,如果昨天被人捉奸在床的那个是你,他们也会要你去弥补?”

    这话听起来是有点荒唐,但是顾熙相信,倘若昨天顾晟换成他,他们的决定也会一样。

    见他不说话,司徒葵口无遮拦的骂了一声“操”。

    顾熙看着她没说话,随后就见她突然加快了换衣服的速度。

    “又怎么了?”

    “我突然想马上把顾晟的咒解了,让顾家和贺家赶紧联姻,我倒要瞧瞧,这样促成的婚姻到底有什么好下场。”

    ——

    司徒葵难得想开了来给顾晟解咒,走到门口却被顾长启和陈娴拦住了。

    “你们来干什么?”

    司徒葵凉凉的瞥了他们一眼,“来杀人,让开。”

    司徒葵要往里走,陈娴猛地推了她一把。

    司徒葵完全没有预料,要不是顾熙站在她身后,这一下她肯定得被推到。

    顾熙冷眸一凝,“看来你们全家都活够了。”

    陈娴被气昏了头,顾熙一开口她才想起来顾寒还在他的手里。

    顾槐随后走来,说:“他们是来帮顾晟解咒的,快让开。”

    司徒葵推开顾熙扶着她的手,站稳,“刚刚是来解咒的,可现在不是了,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跟我跪下过一次吗,跪吧,跪到我满意,我在考虑要不要救你的儿子。”

    “司徒葵,你别得寸进尺!”一天之内他们家惨遭变故,顾长启就算心再大都没办法做到视若无睹。

    现在她又要他老婆给她跪下,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顾长音刚想说什么,顾瑶从后拉了一下他的胳膊。

    顾长音回头看她,就见她轻轻摇了下头。

    “我好心好意来帮忙,你们拒我于千里之外也就算了,推我的力气不小,难道你们就不要为此付出些代价?或者,让顾晟疯一辈子,关我什么事!”

    司徒葵转身就走,顾槐蹙起眉头拦住她和顾熙,“来都来了……”

    “来都来了,我还要被他们打死之后再走吗?让开!”

    那双眼,不知为什么,那一瞬让顾槐感到一阵瑟缩。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让开的路,再回过神的时候,就见司徒葵和顾熙已经走了过去。

    司徒葵一边走,一边气呼呼的嘟囔,“给脸不要脸。”

    自从这几天总是梦到那双眼睛开始,司徒葵就很容易生气,就好像不受控制似的,受到一点委屈就想要发泄。

    昨天对顾梁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

    司徒晗尧跟杰森他们去了围楼,既然司徒葵和杰森的关系公开了,小家伙往那跑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往回走的路上,司徒葵忍不住去看对面的房子。

    那里她到底还是放不下,总想去看看,看看被锁在那的人到底是不是顾长乐。

    “顾熙,我觉得我可能要犯病了。”

    闻言,顾熙一怔,“犯病?”她有什么病,他怎么不知道?

    握住她的手,顾熙眉心一紧,低头看了一眼。

    她的手,紧的骨骼突出,就算她生气也不会气成这个样子。

    “你怎么了?”顾熙压低了声音。

    司徒葵深吸一口气,却缓不下内心的暴躁,她看向顾熙,“不知道,我控制不了自己,感觉,那段时间的失控要回来了。”

    回想那段时间,可能是顾熙这辈子最悲惨的时候了。

    他握紧她的手,把她揽进怀里,“不会的。”

    大门外,龙秋水走了进来,龙家的人以往不会轻易踏进顾家,更何况是龙秋水这种很少露面的人。

    她出现,让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然而让他们更好奇的却是她目不斜视的朝着司徒葵走了过去。

    司徒葵停下脚步,心里的狂躁与不安仿佛受到了控制和净化。

    司徒葵看向龙秋水的手,莹蓝色的光,淡淡的散发着,控制着她的情绪。

    她走到司徒葵面前,拉过她的手腕,微微含眸,“跟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