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诱惑〕〔宠妻成瘾:恶魔厉〕〔皇家小医女〕〔重生全能女王:龙〕〔天做岸〕〔灭绝之境〕〔狂神刑天〕〔灭天归来当奶爸〕〔宋缔〕〔县主有令〕〔天下豪商〕〔情动99次:护妻狂〕〔奇迹的召唤师〕〔江湖密文〕〔重生八零之娇妻有〕〔重生八零之军少的〕〔重生之世子宠妻记〕〔战道天图〕〔吞天龙王〕〔阳光正好,我不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千金妈咪 【287】 不会有妹妹
    顾长德说,顾长乐过去在顾家极度受宠,三兄妹之中顾槐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女儿。

    听到司徒葵的话,顾长德有些不敢相信,尤其是听到她说顾家将顾长乐锁在屋子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相信这样的话。

    他这个妹妹从小胆小善良,当年他被冤枉赶出顾家,只有这个妹妹帮他说话,帮他求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自己是顾家过的最差的一个人,没想到,当年备受宠爱的顾长乐居然也变成了这样。

    晚上,司徒葵没有睡好,梦里好像一直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在看着她,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但又备受强制,说不出来。

    司徒葵被梦惊醒,来看了一眼睡在身旁的顾熙,心里乱乱的,没有叫醒他,随手披了一间外套,出门透透气。

    院子里,一个人影背对着她站着,举头望天。

    这个背影她已经看了十几年了,似乎每个夜晚他都会这样一个人对着天空。

    过去,她从没看出过这个背影的孤独,如今倒是让她看着有些心酸。

    “师傅。”

    文青争听到叫声,转过身,从未对她展露过笑脸的师傅,这一刻迎着昏暗,他似乎在笑。

    “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司徒葵走过来,看着他的脸。

    果然没有笑容,就给很多年前一样,他给她的总是一味的严肃。

    照片里他抱着司徒葵时的笑脸她似乎从来都没见过,他说她是他的女儿,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要求过她叫他一声父亲。

    也许在他的心里,责任早已大过了父亲二字。

    两人站在昏暗的院子里,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

    半晌,文青争问:“有心事?”

    司徒葵摇了摇头,“没有,就是睡不着,师傅,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文青争看着她,脸上虽然不带笑容,但眼中却全都是对女儿的关爱。

    十九年了,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只可惜,她是还要回去,她没有按照他给她安排好的路去走,但她是他的女儿,他尊重她的决定。

    司徒葵抬头看着他,目光带着打量,“你后悔吗?你牺牲了哥哥,一切都是为了我,你救赎了我,但却放弃了哥哥,你就不怕他会恨你吗?”

    文青争的心里何尝不觉得自己亏欠了杰森。

    他转过头,看向幕蓝色的天空。

    今晚的星星格外的明亮,正如现在的场景,所有的人都聚集,等待的是最后的一刻。

    他说:“这是他的命。”

    单单一个“命”字,说服不了司徒葵。

    她看着他,文青争单单叹了口气,“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不管是我,还是杰森,包括你的母亲,我们的命运全都被定格,你是这个世上最耀眼的那颗星,而其他人,全都不过是你的陪衬,为了你,不管是我还是杰森都会不惜牺牲性命的去保护你,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是他的妹妹。”

    多么令人心酸的话,即便她的心已经坚硬无比,但还是会被这番话打动。

    她可以不去管别人的生死存亡,她也可以不去叫他一声父亲,但是在她的心里,她却比任何人都在乎他们的安危。

    “我不懂,这世上为什么会有暗夜的存在。”

    “因为信仰。”

    司徒葵无情的笑了,“信仰?这份信仰葬送的是无数人的姓名,多少人被连累,多少人无家可归,这种信仰保护的到底是谁?”

    文青争看了她一眼,感慨道:“几年不见,你当真是长大了。”

    “跟几年无关,是这几个月让我看清了很多。”

    文青争也很想自己的女儿一生无忧无虑,像以前一样纯真活泼,可是那样的代价太大,他不能用她的姓名去冒险。

    “恨我吗,是我让你变成现在这样的。”这话是在问,但是文青争的心里却是憎恨自己。

    司徒葵摇头,“我没有资格去恨谁,就像你说的,这是命。”

    “那你认命了吗?”

    “不认,但是我会利用我的命运去改变这一切。”

    文青争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他知道,不管他说的再多,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

    也许在她的心里,他是自私的,但是他能做的就是继续维持这种自私,宁愿负了天下人,也要保全她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师傅。”司徒葵看着他,“我母亲真的死了吗?”

    闻言,文青争皱了下眉,“为什么这么问?”

    司徒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也许是因为她心存一丝期待。

    她落寞的笑了一下说:“因为死而复生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最近我的心里总会有些不安,我想,或许我的母亲也还活着。”

    “傻孩子,所谓的死而复生不过都是人为,你母亲,的确不在了。”

    “你是亲眼看到的吗?”司徒葵突然间很纠结这件事,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文青争,文青争也因为她的话顿了顿。

    “是我亲手送走她的,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亲手送走她的……

    司徒葵失望的低下头,“没什么,就是在想,会不会有一天她也出现在我面前,就像苏启泽的妈妈一样。”

    顾长乐的事情文青争也听说了,不过这十几年他在暗夜没有关注过顾家太多,自然也不知道顾长乐的事。

    “我的母亲是不是也有一双金色的眼睛?”

    提起她的母亲,文青争只能用叹息来怀念和感慨,他摇头,“不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和你一样的眼睛,也没有任何辰力。”

    一再的失望,司徒葵落寞的低着头。

    文青争说:“世代暗夜尊主都是从外带回暗夜,暗夜尊主没有继承者,是因为世代暗夜少主都是女人,但是不论她们是否觉醒,生下的孩子都不会是女孩,所以,暗夜少主的位子从来没有亲子继承。”

    闻言,司徒葵一怔,“不能生女孩?”

    那豆包的妹妹怎么办?

    文青争看着她,眼底一如既往的严肃,“不是不能生,而是没有这个先例,暗夜尊主生下的都是男孩,而这些男孩不会被养在暗夜,都要流放出去,以免一代一代结合,看看你的这个孩子你就应该明白其中的原因,顾熙的母亲原本应该是暗夜的少主,她虽没有被暗夜抚养,但她却始终是少主之身,她的孩子比一般的人能力要强,而他跟你生下的孩子将会比他还要强,除了你之外,他足以毁掉任何人。”

    司徒葵想说,她已经发现司徒晗尧的能力在许多人之上,只是她没想到这居然只是皮毛。

    “你明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让顾熙和我认识?”

    这是文青争所作的这些事情当中最大的败笔。

    他说:“因为我没想到会有这个孩子的出现。”

    他的确没想到,他只是想利用顾熙,让他用愧疚来弥补她,保护她,谁曾想会有这个孩子的出现?

    孩子的出现虽然是意外,但司徒葵并不觉得这个意外有多差。

    淡淡的叹息伴随这浅笑,她似乎有意在安慰他,“不是很好吗,豆包很懂事,他是我的儿子,即可以保护我,又不会被人欺负。”

    “好吗?”文青争反问了一句。

    司徒葵小脸微微僵持,看向他。

    “如果这个孩子长大后一心向善,自然是好,但若反之,便是这天底下的大患,看好那个孩子,不要让他铸成大错。”

    ——

    司徒葵原本只是被梦打扰,跟文青争聊完之后,她更睡不着了。

    小家伙会变成祸患,司徒葵想都不敢想。

    这孩子的确比平常人聪明,他的能力也是她一点一点让他学起来了,倘若他成为祸患,那也是她造成的,不管怎样都怪不到孩子的身上。

    至于她不能生妹妹……

    司徒葵的叹息声把顾熙吵醒,睁开的眼却是清明的没有一点睡意。

    “别胡思乱想。”

    司徒葵看向他,“你醒了?”

    “嗯。”

    他早就醒了。

    “你都听到了?”

    顾熙拉着她的手把她拽进怀里,“我们的儿子不会变成他说的那样,他很懂事,也很疼你,这世上最不会背弃你的人,除了我,就是他。”

    是啊,他们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司徒葵搂紧他的腰,把自己蹭进他的怀里,“顾熙,豆包要是没有妹妹,会不会不高兴?”

    顾熙从没想过他们会在妹妹这件事上出现为题,文青争的话令他意外,他跟司徒葵担心的一样,小家伙一直都想要妹妹,如果他们只能生儿子却不能给他生妹妹,他怕是要失望了。

    ——

    两天一转眼就过去了,这两天顾家的人在忙活着,小家伙回不回来取决于司徒葵,但他自己的意见也很重要,让他开心是顾槐最想做的事。

    宴会开在中午,人来人往,顾家许多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暗夜几个家族的人都来了,虽说热闹,但也够乱。

    自家有自家的秘密,谁都不愿意外人掺和进来,今天这场面不出事还好,若是出事,谁都难推脱。

    杰森几个人被放出来有几天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就跟以前一样,甚至不走出围楼。

    现场,杰森三个人个你龙屠碰了面,他们是认识的,人人都知道,就算他们成群结队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只是,他们为什么被关起来大家都知道,现在为什么会放出来却没人得知原因。

    骇客探头探脑的看着,半天也没有见到人,他小声问:“少主人呢?”

    “嘶~”

    梦在他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把,警告道:“你要是在口无遮拦的乱说话,我就让你变成哑巴。”

    骇客捂着胳膊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你就不能轻点?我是问顾家的小主子呢!”

    龙屠警惕的看着骇客,这家伙小脑没张全,那点聪明全都放在黑别人电脑上了,说话做事每个分寸,让他来,绝对是来冒险的。

    “你们都来了?”

    他们站在角落里,一般人看到他们都躲得远远的,以免被连累,居然有人来搭讪?

    梦回头,看到走过来的人顾瑶,她松了口气,“是你啊,我还在想,会是谁主动跟我们说话呢。”

    顾瑶走过来笑了笑,“前段时间你们被关着,我也去求过爷爷,但是很抱歉,爷爷没有听我的。”

    “没关系,我们也不想让你为难,再说,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顾瑶的年纪跟梦差不多,她经常出入围楼,三个女孩关系比较好。

    杰森原本就跟他们玩不到一起去,又因为她是顾家人,所以很少说话,龙屠为人冷漠,更是跟顾瑶没交情。

    骇客没心没肺的说:“你们家那老头什么脾气我们都清楚,你要是说话惯用的话,那就见鬼了。”

    顾瑶为难的笑了笑,“自从少主过世,你们就没有自由过,我真的很想帮你们。”

    杰森站在一旁冷冷的说:“习惯了。”

    闻言,所有人都他一眼。

    他说的也没错,可不就是习惯了吗,就算冷染在的时候,他们也是被关在那,顶多出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还能做些什么?

    “听爷爷说你们跟那个孩子认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是因为我哥吗?”

    “不是……”

    “是偶然认识的。”

    骇客开口却被梦打断,其中刻意的程度太明显,顾瑶怎么会看不出来?

    以前他们有什么事都不会瞒她,虽然她不是和他们一路的,但是这些年顾瑶觉得他们已经对她有了信任,可是现在,这种信任似乎一下子就不复存在了。

    顾瑶一脸失落,“小染不在了,我就是想去看你们都找不到理由。”

    说着,她伸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脖子上大片的烫伤尤为显眼。

    梦一怔,推开她的手,“这是怎么了?”

    顾瑶连忙侧过身子,用手挡住自己的脖子,“没什么,不小心弄的。”

    大片的红肿和水泡哪里是不小心就能弄成的?

    梦不死心的拉开她的手,“伤的这么严重,你要怎么不小心才能把自己伤成这样?”

    梦已经看到了,顾瑶也不在遮遮掩掩,她垂下头,“是我妈,用开水烫的,不过已经好多了,我上过药,不碍事。”

    “你妈是不是疯了?再怎么样你也是她亲生的,她怎么能这么对你?”

    顾瑶苦涩的笑了笑,“我都习惯了。”

    从小到大贺绥新对她动辄打骂,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顾瑶每次去找他们的时候,身上多少都会带些伤。

    梦的同情掩盖了一切。

    回想一下,冷染对她,又何尝不是同情?

    大批的人从外涌进,暗夜的人该到场的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这么多人,而且穿着全都一样,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带来的。

    暗夜军团,克制暗夜唯一的存在,一行人只是走进,所有的人就全都安静了下来。

    司徒葵没有穿的太过显眼,一件深色的连衣裙,走在人群中很容易将她淹没。

    而顾熙,军团上校的服制,一出场便惊讶了所有人。

    今天可是顾家小重孙的生日宴,顾熙身为孩子的父亲,却穿成了与暗夜对立的样子出现,他是想表示什么?

    司徒晗尧被打扮的想缩小版的骇客,衬衫,背带裤,领口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小领结,趁着那张小脸,看上去十分精神。

    跟在他们身后的人当中有苏启泽姐弟俩,也有文青争和顾长德。

    文青争和顾长德易了容,自然没人的得出他们,可是久不回暗夜的顾长德再次踏进这个地方,心里却忍不住的感慨和悲伤。

    三十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顾槐身为顾家家主,暗夜的大法师,这时候必须是他出场。

    然而,在他走出来的同一时间,杰森、龙屠和骇客也一起走了过来。

    几个人面面相窥全都站在司徒晗尧面前,司徒葵嘴角轻轻一扯,松开小家伙的手。

    众目睽睽之下,小家伙朝着杰森走了过去,抬起手求抱,喊了声:“舅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